第661章 女人的心思太复杂/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一会,蒋琳琳与南宫瑾进了房间。

当蒋琳琳与苏北对视时,她感觉有些不自然。

蒋琳琳活动了一下脖子,坐在椅子上,看着床上的苏北。

这是一间单人房。

A组织在墨西哥城的分支。

“你找我什么事情?”看到苏北醒过来,她的心中算是松了一大截。

南宫瑾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北在床上坐起,整理了一下思绪便说:“那个中年人既然是武术馆的馆长,想必你也知道他的真名吧?”

“他的外国名叫做杰夫,大陆名叫做宏宇,十五年前横跨太平洋来到墨哥西城。”

蒋琳琳说完,她并没有让苏北继续问,而是拢了拢头发:“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可在你来之前,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一个武术教练而已。”

“真的吗?”苏北的目光很深邃,深深地盯着蒋琳琳,“那婉清让他上去的时候,你为何没有阻止?”

蒋琳琳应该知道婉清是古武者,就算不清楚她的恐怖能力,但也知道婉清不是一个普通的武林高手能够镇压得了的。

“你是在质疑我?”蒋琳琳有些火大,她瞪着苏北。

南宫瑾抬起头,冷淡地看着蒋琳琳:“你以为他会害你?”

蒋琳琳冷哼一声:“谁知道!”她这是气头话,而且,质问她的人还是南宫瑾,因此心头忽然不服气起来。

南宫瑾没说话,而是看着蒋琳琳,嘴角冷冷的一笑。

两个女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僵硬起来。

“等等。”苏北急忙当和事老,“大家都是开玩笑,别当真。”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蒋琳琳毫不示弱地盯着南宫瑾。

苏北转头看向南宫瑾。

南宫瑾不去看苏北,而是看着蒋琳琳:“那你以为我是会开玩笑的人吗?”

苏北呵呵笑了两声:“你们这是在玩些什么?”这是他故意说出来的。

“没玩什么。”蒋琳琳先开口,气氛一下子轻松不少。

“我从来就没质疑过你,只是我想更多的了解一下那个叫做宏宇的家伙的资料。”

刚刚说到前半段,南宫瑾的神色就阴沉了不少。

没质疑过蒋琳琳,这在两个女人面前,多多少少显得有些暧昧。

苏北咳嗽一声:“那个家伙现在很危险,不能够留着。”

蒋琳琳淡淡一笑:“你能想到的,我自然已经派人去做了,现在正在搜集他当年在大陆的资料。”

“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问?”蒋琳琳认真地看着苏北。

“你之前真不了解宏宇?”苏北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蒋琳琳,又小心翼翼地说。

蒋琳琳哼了一声:“你要是觉得我骗了你,你也可以立马离开这里。”

“苏北,我们走。”南宫瑾站了起来,手挽住苏北的手臂往上一提。

苏北有些头疼,问几个问题也会挑起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

从西北大城市开始,他就知道南宫瑾与蒋琳琳很不对付。

特别是那次南宫瑾独自前往昆仑山的事情,更是让苏北感觉出蒋琳琳与南宫瑾之间,存在着非常大的隔阂。

他现在有些后悔,应该暂时分开这两个女人来着,这样的话,也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请。”蒋琳琳面无表情地说。

其实,她的心里同样后悔说这句话。

她不过是气头话,气苏北如此的不信任她。同样的,她也想做给南宫瑾看。

可当南宫瑾真的要与苏北离开时,她才发觉吃亏的竟然是自己。

“别闹了,行不行。”苏北没有看南宫瑾,生怕她以为自己是在针对她。

同样的,他也没有去看蒋琳琳,生怕说这句话是做给她看的。

他看着被单说的。

可他还是低估了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能力。

特别是这两个女人之间还有很深的隔阂和敏感线的时候。

不管他是以什么形式说出来的,可话始终是有意无意地针对南宫瑾。

南宫瑾微怒,看到蒋琳琳也在看着自己,心中有一种被压了一等的感觉。

她冷淡地说:“你要是觉得我闹,我可以离开这里。”

蒋琳琳的嘴角带着一丝笑容,款款坐在椅子上,一副看戏的样子。

苏北见她真的要走,急忙拉住她的手腕:“你别多想啊!我没说你闹。”

“哼!”蒋琳琳玩弄自己的指甲,忽然停顿了一下。

苏北那个头疼啊!

好好的几句问话,再次引发了两个女人的战争。

“你们两个都没有闹,是我问话的方式问错了。”他很郁闷。

南宫瑾见苏北一副皱眉的样子,忽然觉得愧疚了几分。

他还是伤者!

蒋琳琳看了一眼苏北,犹豫了一下,开口:“我先出去了。”

等蒋琳琳离开,南宫瑾缓缓地坐在床边。

她看着苏北,目光中在没有冰山,只有柔情。

苏北在心中叹了口气,头靠在墙上,双眼斜斜地看着远处的天空发呆。

“你在想什么,苏北。”南宫瑾找不到话题,她也不是一个善言辞的人。

见到苏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以为他因为刚刚的事情而生气,不由得问了一句。

苏北摇头:“我在想,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见到苏北没有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她松了口气:“想什么时候回去都行。”

她挽住苏北的手臂,轻声说:“你不要忽视我就行了,即使在柳寒烟的面前。”

她从爱上苏北的时候,就知道绝对的实力在爱情面前,一切都是土鸡瓦狗。

在不管怎么说,是柳寒烟与苏北先在一起的。

她始终是矮人一头。

所以,每当苏北要回到江海市的海棠时,她的心中就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苏北的头微微一摆,目光凝视着南宫瑾。

他发现南宫瑾的双眼中的目光在摇动,似乎是有什么犹豫的事情,在心中不断地选择,可什么也选择不了。

“是我害了你。”苏北轻轻一叹,“要是没有遇到我,你也不会这么累。”

南宫瑾莞尔:“要是没遇到你,我现在还生活在深山中,现在还活在仇恨中。”

头靠在苏北的肩膀上:“所以,你没害我,是我害了你。柳寒烟才是属于你的。”

说到这里,她的鼻子一酸。

这一刻,她才知道,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一种多么的无奈和酸楚。

苏北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好似要跳出嗓子眼。

他抱住南宫瑾:“你……”

他什么也说不了。

这样的回答,反而让南宫瑾更加的无助。

她无声地哭了起来。

冰山女神,再美,再怎么如天仙般的不凡,在柳寒烟的面前,她还是卑微一头。

“我不会抛弃你的!”苏北的额头顶在南宫瑾的额头上,双眼对视,好似在发誓,好似在塑造一种信仰,“我一定不会。”

南宫瑾哭红双眼,点头。

周曼真的很像她。这是苏北心想的。

也许柳寒烟对他忽冷忽热,可是他清楚,一旦没了他,柳寒烟会真的如周曼、南宫瑾一样,从高山之巅忽然坠落进无边地狱。

公寓的楼顶,婉清坐在水池边,双眼无神地看着天空,一双小腿在无节奏地甩动。

她抬头看着上空,双眼中有泪花。

“那我呢?”她幽幽地说。

原来,她一直在注视着苏北,犹如江涛一样,在远处,默默地看着。

就像是单相思。

“南宫瑾姐姐,你真的害了我。”她用手擦干双眼中流出的眼泪,“要是我没认识你们那该多好啊!”

看着上空柔和的太阳:“这是我十八年来第一次敢直面阳光,这曾经是我的梦想,可是……”

天生残魂的她,虽然得到了这具肉身,可是却失去了某些东西。

“妈,我真的好想你!”一个世界级顶尖强者,无人抗衡的存在——婉清,在这一刻,反而感受到了寒冷。

苏北在公寓内休养了三天,才恢复如初。

“我想去一趟武馆。”这是他修养三天之后的第一次外出。

“武馆已经被我封闭了,所有学员被遣散回家,没有什么可查看的。”蒋琳琳说。

苏北坚决地说:“我想见见这家伙曾经居住的地方。”他还是觉得多少能够查到一些什么线索。

“我陪你去。”南宫瑾挽住苏北的手臂。

在蒋琳琳的面前,她放弃了曾经的高冷。亲切的举动,让苏北也觉得不适。

蒋琳琳别过头去:“去吧。”

“你不去?”苏北问。

“我已经去过了,你们去就行。”蒋琳琳盯着南宫瑾的双眼说。

“苏北哥哥,我也想去。”婉清与蒋吟吟大手牵小手,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

婉清的这具身体成熟而妩媚,可偏偏被她的心性给演绎成了十八岁女孩。

成熟妩媚变成了调皮的御姐逗比形象。

“你的尾巴!”苏北提醒。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婉清转头一看,只见到自己的九条尾巴露了出来。

蒋吟吟把头埋进尾巴里面,但被婉清拉了出来。

“姐姐的魔法道具好温柔啊!”蒋吟吟不依,“送我一个好不好?”

婉清严肃地说:“这不是道具,这是姐姐的尾巴,不能送给你。”

蒋吟吟可怜巴巴地看着婉清。

婉清受不了这种小萝莉的目光,她坚定的神情忽然垮了下来:“等会我们去逛街,我买一个给你。”

“好呀!”蒋吟吟绕着婉清转圈,“姐姐最好了!”

蒋琳琳看到这一幕,添上一句:“到底谁是你姐姐?你想要,我现在就给你。”

“啊!”蒋吟吟一惊一乍的样子,顿时惹的一群人笑了起来。

见到婉清以及蒋吟吟也走了过来,苏北借机说:“那就一起去吧。”

蒋琳琳才不情不愿地跟了过去。

南宫瑾挽着苏北的手臂,走进了武馆之中。

路过格斗训练场,苏北看了一眼,里面的场景还是跟上次昏迷之前看到的一样。

全部都没有动过。

路过会议室,来到了馆长的办公室。

这是一间办公兼休息的地方。

苏北的神识释放出来,扫射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