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婉清?狐苏?/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孙益民说到这里,就被蒋琳琳的话给打断,他当下就没敢再问。

苏北打量孙益民的身影。

他知道孙益民想说什么。

孙益民想说的是,一旦蒋琳琳遭受到背叛,也许会因爱生恨。那种因爱生恨产生的力量,将会产生非常巨大的破坏力。

也许,她会心灰意冷,抑郁而终,也许会性格大变,走向自己从来不敢想的道路。

僵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婉清的出现,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得到转移。

淡蓝色的裙装出席,上面的淡淡冰蓝色花朵好似散发出了丝丝寒气。

婉清妖异而美到极致的蓝色双目,让人深入心底。

那是一种直入心底的妖异目光。

眉间微微的一皱,好似整个天地都知道眼前的人儿心中有事。

孙益民倒吸一口气:“果然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如果她是男的就好了!”米雅忽然说了一句。

南宫瑾的双眼也是一亮。

她自己也是个美到极致的女人,对自己的面容也很有自信,可是此时此刻,她竟然有一种被比下去的感觉。

是的,这是她第一次出现这种感觉。

苏北称赞:“果然不愧是狐苏。”

婉清现在最在意的就是苏北的称赞。

听到他的评论,微微皱眉:“苏北哥哥,我不是狐苏。”

“你是婉清。”苏北一笑,提醒。

孙益民忽然说:“就是这样!开工开工!”

四周的工作人员回神过来,开始紧张的忙碌。

刚开始抱怨不想演的婉清,此时正要上场的时候,反而紧张起来。毕竟她只是一个刚成年的女孩。

成为万众瞩目的她,紧张地看向苏北,想要从苏北的身上寻找安全感。

她手拿剧本,紧张地走到苏北的面前,微微笑了笑:“苏北哥哥。”

苏北看出了她的紧张,笑着安慰:“深呼吸就不紧张了,记住,你可是个谁都无法打败的古武者。”

婉清鼓着双颊,重重地点头。

她深深呼吸,然后缓缓吐气。

然后,她转身走向前方的假山。

所有设备都已经准备好,就等着她了。

与她对戏的是一个当红小生。

小生看到婉清的那一刻,也紧张起来。

如此妖艳而高冷的女人,到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action!”孙导演说了一句。

场记手拿场记伴,只听到咔地一声,场记迅速的离开现场。

摄像机开拍。

所有人进入到工作状态。

“你为何闯入我的后花园?”婉清好似变了一个人。她心里想着,她就是狐苏。

全身心地放松下来,让身体来控制自己的意志。

那一刻,她的声音都变了。

狐苏再现!

双眼犀利,不怒自威的神态看着小生。

当这一刻假戏真做,让人流连忘返。

小生紧张而不知所措地望了一眼婉清。

那眼神动摇,摇摆不定。他是真的不知道把双眼放在哪里。

面对这样一个十全十美,甚至是连上天都嫉妒的女人,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害羞,拘谨。

“本座再问你。”婉清勾起兰花指,放在自己的眼前,好似赏花似的看了一眼。

那漫不经心的样子,犹如掌控了一切。

小生的脸色通红,他低着头,好似认错了小孩子。可是,他还是想要在辩解,他不想在这样的女人面前认怂。

深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的他抬起头,摇摆着双眼,期期艾艾:“小、小生来自寻来县,因家中妻儿染了风寒,准备外出采药,无意间闯进姑娘的领地。”

“知道这里是哪儿吗?”婉清的神态越是漫不经心,给人的感觉就越如高山寒冰。

她的声音渐渐地变得低沉。

所有人都被婉清以及小生的对白而吸引。

摄像师从摄像镜头内忘我地看着,孙益民痴痴地看着。

所有人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是谁,心中都在想,接下来,她们会发生什么。

因为,婉清说出的对白,在剧本上没有。

她没有按照剧本上的说,也没有按照剧本上的做。

小生被婉清的对白牵着走,剧本台词从他的口中渐渐偏离了方向。

他的心中只知道一个道理,不能够在这样的女人面前怂。

只有苏北几个古武者还能够稳定心神。

苏北凝重地盯着婉清,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婉清身上的陌生气息。

好似,眼前的婉清不再是婉清,而是另一个人。

南宫瑾皱眉,低声说:“她是谁?”

“狐苏。”苏北摇头。

“不知者无罪,本座饶了你一命。”婉清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

莫测的笑意,让所有人的心神再次带入了一个新的深度。

她为何要笑?

“既然你是为了救你的娇妻,那好,我给你这个机会。”婉清的双眼微微一动,指着侧方说:“后方的深山中有很多仙草,都是本座闲来无事栽种。”

微微一顿:“我现在允许你去采摘。”

小生鼓足勇气道谢。

婉清的话锋一转:“但是,里面可是有很多吃人的野兽哦。”

小生浑身一抖,抬起头凝视了一下婉清。

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这个女人。

“怎么?不敢吗?”婉清又一次笑了,嘴角的弧度在告诉小生,他很懦弱,这是婉清早就预料到的。

小生心生胆意:“多谢姑娘提醒。”他甩动了一下衣袖,往婉清所知的方向走去。

婉清的双眼微微一睁,似乎是在告诉别人,她很惊诧。

“小子,告诉我你的名字。”婉清叫住小生。

小生转身凝视婉清:“小生墨一白。”双眼中的目光摇动几分,似乎是在犹豫。

但他还是一咬牙,拱手说:“如果小生出了事,可否请姑娘转告我的妻子,让她转嫁吧。”

画面瞬间定格。

所有人的内心被这句话给震撼到了。

被吸引住的心神,微微一颤。

同样的,画面也在这一瞬间,忽然一转。

婉清的浑身一震,双眼中竟然涌现泪光。那纤细的手捂住自己的樱桃小嘴,似乎是控制不住地后退。

她蹲在地上,低声哭泣:“一白!一白!夜一白,你在哪里?!”

所有人被拉回现实,愣愣地看着地上哭泣的婉清。

“这……”孙益民诧异地看着哭泣的婉清,“怎么回事……”

小生呆呆地站在原地,摇头说:“不应该啊!”

苏北沉默地走上去,拉起婉清。

蒋琳琳跟上去说:“夜一白是谁?”

“应该是狐苏认识的人。”苏北轻叹一声。

婉清抬起头,想看看是谁拉住他。

陌生的双眼一睹苏北,挣扎着说:“你是谁?”

那双带着泪光的双眼,瞬间变得寒冷无比。

直射心底的目光,让苏北感觉全身都被眼前这个女人看了个透。

他的心中一惊。

“给本座让开!”婉清的声音忽然低沉而带着杀机。

南宫瑾被吓到,冲上去拉住苏北。

蒋琳琳也警惕地盯着婉清。

苏北运转真气,低沉地一喝:“婉清!”

声音中带着真气,直接灌入婉清的脑中。

婉清一愣,下一瞬间,她浑身一震,双眼中的瞳孔一缩,然后恢复原状。

清脆的声音从婉清的口中出现:“苏北哥哥,怎么了?”

感觉到双眼中的湿润,她皱眉疑惑地说:“我怎么哭了?”

苏北等人沉默地看了婉清一会。

“怎么回事?”婉清觉得有些好笑,“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夜一白是谁?”蒋琳琳忽然问。

婉清的双眼一亮,随即目光闪躲地看了一眼苏北,摇头:“我不能告诉你们。”

苏北想了一下,然后伸头对孙益民说:“孙导,差不多了吧?”

孙导演见到婉清没事,早已经去回放之前的录制,听到苏北的话,高兴地说:“非常不错!简直是完美啊!”

“还有没有她的戏?”苏北问。

“没了!不过,我们可以为她专门修改一下剧本。”孙益民想要给婉清增加镜头。

“不用!就这一个就行了!”

孙益民刚刚要反驳,但他见到苏北严肃而认真的目光,犹豫了一下没开口。

作为一个电影狂人,他自认为这是一种价值的挖掘,如果不挖掘,那就是对电影人来说,不亚于是浪费资源。

“就这样吧,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不过她不会过多的出现在电影里面。”苏北坚决地摇头。

他怕了。

他真的怕,他怕婉清会彻彻底底地变成狐苏。

那一瞬间出现的冰冷眼神,好似真的可以毫不犹豫地释放出杀机的眼神,他不想再看到。

也许,狐苏还没有死,还一直在这具身体之中。而婉清,不过是表面上占据了这具身体而已。

今天,对于孙益民来说,应该是整个剧组的人来说,是值得高兴的一幕。

当电影播放出去之后,整个大陆的人能记住的就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高傲不可攀的“本座”。

对于苏北来说,却是一个相当沉重的经历。

果然,婉清不可以小看啊!

在她的心底深处,还隐藏着一颗随时能够毁灭世界的双眼。

一不小心释放出来,那可真的是一种灾难。

苏北在剧组呆了两个小时,但是因为婉清的事情,让他没有多少心思在这里逗留,便告别了江涛等人。

蒋吟吟一直嚷嚷着要尾巴,在离开的时候,苏北在剧组里面找了三条白色的尾巴送给蒋吟吟。

“姐姐的是九条。”蒋吟吟撇嘴。

苏北瞪眼吓她:“你太小了,如果有你姐姐这么大,我给你十六条都行。”

“人家不是小孩人!”蒋吟吟的小肉爪被婉清牵着,不服气地说。

一时间,沉闷的气氛轻松不少。

婉清微微一笑,她知道气氛为何会变得这么差。

可能是因为她自己吧。

其实,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她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些什么。

但是,因为她身上的各种经历,让她猜出是因为这具身体的原因。所以,她尽量的没有做出其余奇怪的举动。

“现在去哪里?”婉清问。

“现在出发前往灵隐镇,到达目的地已经是深夜。”苏北提议,“先找酒店休息,明天再去。”

“我听苏北哥哥的。”婉清一笑。

苏北见状,心中反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前往灵隐山,宏宇是一个变数,婉清呢?也许也是一个变数吧。苏北在心中默默地想着。

苏北几人在附近找了一间星级宾馆,准备第二天出发前往灵隐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