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雪中瑾/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内心存在着侥幸心理,那绝对会死的很难看。

苏北看她们犹豫的神情,就知道她们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侥幸。

认为即便是跑到地球的另一边,这些强者也无法找到他们。

只是,没有到达苏北这种境界,是永远也无法知道这些强者的强大。

另一个世界的强者入侵这里,只要给他们时间,这个世界的权势会很快的落入到他们的手中。

而苏北等人只要还在地球上,就永远只能过着老鼠般的生活。

苏北不想每时每刻都提醒吊胆。

而且,苏家祠堂中也提到过关于另一个世界的描述。

苏北他想要彻底解决好灵隐山的麻烦,必须要前往另一个世界。

总的来说,他有去的理由,也有不得不去的无奈。

“总之,今晚上从屋内出来的人,都被那家伙记住了。苏北沉默了一下继续说,“普通人的气息是大众气息,神识无法分辨。你们这里的某些人是很安全的。”

“你说的是哪一些?”李琳问。

“没有从屋内出来的普通人。”苏北用手指指着许丽、蒋珑珑、李琳,“还有钟婶和秦晓蕙。”

其余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屋内,所以都被那大汉看到。

“周曼、柳寒烟、安琪儿,你们都是普通人。”苏北看着这三个女人说,“也许,他对你们的气息没有捕捉到,你们的安全要少很多。”

安琪儿坐在苏北的另一边:“我会跟着你去。”

脸上无所谓,但是语气上很坚定。

苏北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现在,该你们做决定了。”

“这个世界,就这样让它发展吗?”蒋寒雪忽然轻声说。

“事态发生成为这个样子,我无法控制,只能够任由它发展吧。”苏北淡淡地说,“你们决定吧。”

今夜,所有人都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这一群人的忽然消失,李家人做好了安排。

他们的失踪,不会对江海市造成影响,对于世界,更不会。

两个月后。

白雪飘飘,冰冷的温度让人不想四处走动,只想在温暖的家中呆着。

一栋风格怪异的三楼楼房被寒雪覆盖,给它披上了白色的外衣。

一楼,南宫瑾身穿雪白色裙装走出房间,走在中间的场地上。

抬起头,看着远处的白雪皑皑,她的双眼中泛起回忆。

仔细看的话,还能够看得出她脸上的忧郁。

“瑾儿姐姐,你在想什么?”房间内的蒋吟吟蹦蹦跳跳起跑了过来。

经过两个月的相处,蒋吟吟已经适应了南宫瑾冰冷的外表。

也许是受到了苏北的影响,南宫瑾的性子得到极大的转变。

她转过身,看着小萝莉跑过来,嘴角带着一丝笑:“这么冷不在里面呆着,是想感冒吗?”

“姐姐,我每天都学习那些口诀,好累啊!想出来玩雪人。”蒋吟吟嘿嘿一笑。

“学业完不成,你就无法升学,然后会被所有人看不起。”南宫瑾威胁蒋吟吟。

“哼!我才不怕呢!苏北哥哥这么厉害,谁敢看不起我!”蒋吟吟挥舞着小拳头,耀武扬威地说。

说到苏北,南宫瑾不由得看向一楼最角落的房间。

那里是杂物室,可如今成为了苏北的寝室。

“姐姐是想哥哥了吗?”蒋吟吟小声地说。她小心地看了看四周,嘘声:“姐姐,你现在可以去看哥哥的,只要不被其他姐姐看到。”

南宫瑾被蒋吟吟的话给逗乐了。

她摇了摇头:“进屋吧。”

“我要玩会。”蒋吟吟不依。

南宫瑾只得陪在这小姑娘的身边。她赏雪,蒋吟吟玩雪。

美到极致的南宫瑾穿着白雪裙装,在白雪之中犹如雪中寒梅,孤傲地宣示着自己的清高。

身旁的蒋吟吟兴致盎然地推着雪人,小手痛得通红,但脸上很有兴致。

远处看,这简直就是一副美人图。

不过一会,有一名穿着白袍的青年从远处的走道上走了过来。

青年长得清秀,属于耐看型。

他步履偏偏地走过来,装作才看到南宫瑾一样,他惊讶地说:“南宫小姐,你怎么在这外面?”

“为什么你怎么在这里?”南宫瑾淡淡地反问。

“天降大雪,这可是学院三年来的头一次。而且,这几个月也是学院同届大比的毕业季和升学季,这可是瑞雪的征兆,一时间心血澎湃,顺道出来赏雪。”

这青年似乎是提前想好了措辞,这一话说的那叫一个溜。

“那你赏雪吧。”南宫瑾直言不讳的话让青年一阵尴尬。

“南宫小姐也是在赏雪?”

“不是。”

青年找不到话题,便看着地上的蒋吟吟说:“小妹妹,玩雪人呢?”

蒋吟吟白了他一眼:“这不明摆着吗?”

被一个小萝莉给白了眼,让本就尴尬的青年更加尴尬。

此时,他的心中也多少有些不喜。

“哥哥陪着你玩。”青年找不到话题,便想从蒋吟吟的身上下手。

“你不是我哥哥,我的哥哥是苏北。”蒋吟吟跳到一旁,故意远离这青年。

“就那整天睡觉的废物?”青年嗤笑。

“你刚刚说什么?”南宫瑾的声音冷了下来。

“没什么。”青年知道南宫瑾对苏北的态度很不一般。

起初,他还以为能够得到南宫瑾青睐的人必定不同凡响,可到了眼前一看,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不过是个整天好吃懒做的废材大叔而已。

“高看了他了。”这是青年跟朋友说的。

从那以后,他对于苏北的态度是一天比一天差。

因为,不管苏北做些什么,美人南宫瑾对苏北的态度一样没变。

南宫瑾冷哼一声,看向蒋吟吟:“吟吟,回房间,这里有脏东西。”

青年的心中一怒,冷淡地说:“脏东西是什么?我怎么没看见?”

蒋吟吟见南宫瑾的语气强硬,乖乖地走过去。

南宫瑾牵着蒋吟吟的手,淡淡地说:“你当然看不见。”她的嘴角带着嘲讽的笑。

南宫瑾以及蒋吟吟走后,青年站在雪地上,一脚踢碎半成型的雪人。

他的目光冷冷地看着一楼最角落的杂物室,哼了一声:“苏北是吧!如果没有你,南宫瑾也不会对我这样,既然如此,也别怪我不客气。”

他说完离去。

离开这一栋楼,他往教师楼而去。

刚刚要进楼,正面与一个黑胡子的中年人碰面。

“钟老师,外面这么冷,你这是要去哪啊?”青年热情地打招呼。

“去办公楼去一些资料过来。”钟老师好奇地打量青年,“刘不许,你这是找谁?”

“闲来无事走走,路过这里而已。”刘不许淡淡一笑,说到这里,他的神情出现些许疑惑。

紧接着他说:“钟老师,我还得提醒你一下,二号寝室楼的那个家伙最近总是去东面的杨柳湖晃悠,你的冰层结界可能要出问题。”

钟老师一听到这句话,神情立马沉了下来。

他的冰层结界修复了好几回,而且间隔不超过一个星期,这让他纳闷了。

照理说,除非是硬件出现问题,否则是不会出现这些问题。

可是这些硬件,他检查过,没大问题,这只能够说,有人在人为破坏。

想到这里,他便去亲自蹲守,到底是谁在破坏他的冰层结界。

在某一天,终于被他发现那个被学校救来的家伙经常去杨柳湖,虽然没有直接见到这家伙破坏冰层结界。

可是在校的学生都知道那个地方有他设置的设备,所以那里一般很少有人出现。

偏偏那个家伙每次晃悠过后,设备就会出现失误一次。

此时,听到刘不许的话,钟老师一直忍耐的心好似要爆发。

“他现在就在杨柳湖?”钟老师忍着怒气问。

“之前我见他去过杨柳湖,现在应该在寝室内睡大觉吧。”刘不许很认真很思考地说,“不过你的去看看你的冰层结界,要是出问题,这大冷天的修复起来也怪麻烦。”

“你这样的好学生不多了。”钟老师欣慰地看着他,“下个月就是你们二年级的同届大比,我很看好你。”

“放心吧,钟老师,我一定会发挥出我的真实水平。”刘不许傲然一笑。

钟老师点头,然后往杨柳湖而去。

他要去看看杨柳湖上,自己设置的冰层结界是否被破坏了。

如果真的被破坏,那没的说,他必须要给那个小子一点颜色瞧瞧。

总是这样的忍耐可不是办法。

刘不许见到钟老师往杨柳湖走去,便往三号寝室楼而去。

他的手中拿着一颗蓝宝石一般的圆石头。

放在手中抛来抛去,嘴角带着冷笑:“核心的动力源被我拿走,这一下,苏北你可要遭殃了。钟老师肯定以为你把冰层结界的动力源拿走。”

当钟老师来到岸边的时候,脸上铁青到发紫。

因为,他设置的冰层结界消失了。

在冰层结界内部的杨柳此时已经被白雪覆盖。

如果有冰层结界,是可以屏蔽掉外面的寒冷温度,让结界内的人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

“这小子果然是不长记性,这一次不给你点亏吃吃,还以为我怕了你。”钟老师冷哼一声,往二号寝室楼走去。

在去往的途中,正好是放学时间,因此在路上遇到很多学员。

学员们本来想跟钟老师打招呼,可是看到他阴沉着脸,个个乖乖地离这位心情不佳的老师远远的。

二号寝室乃是女生寝室楼,而苏北能够在二号寝室楼居住下来,明显就是个意外。

当时,苏北等人来到学院的时候,正好是学院的招生季,

学员满员,寝室楼全部入住了学员,除了女生寝室楼的杂物间。

苏北只能够在杂物间居住下来,在加上有南宫瑾等人的保证,学院才破例答应。

学院最主要答应的原因就是因为南宫瑾。

她美如画,如仙女下凡。

这样一个美女偏向苏北,声言管得住他,这才让学院放心。

否则的话,依靠苏北的话,学院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