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颓废男苏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这样一个美女管着,想必苏北也不会乱来。

当时苏北也是在重伤状态,整日需要在房中休息,极少外出,使得他基本与这寝室楼的人很少接触。

可毕竟南宫瑾是出名在外,使得很多男女学生对苏北很好奇。

直到刘不许等人揭开苏北好吃懒做的这面目,才让他们对苏北不齿。

纷纷为南宫瑾可惜。

为何这样的一个顶级美女,会如此的袒护这样一个废物。

钟老师进入二号寝室楼,径直往一楼最角落的杂物间而去。

女生们纷纷停下脚步,看了过来。

往杂物间而去,想必也是去找那个传说中的废物。

蒋吟吟在门口玩耍,见到老师往杂物间而去,急忙跑进房间,叫来南宫瑾。

“苏北,给我出来!”钟老师重重地砸门。

门是木质门,被砸得摇动。

学员们纷纷驻留。

看着钟老师那阴沉的神色,都不知道苏北对钟老师做了什么。可是她们也只是用看热闹的眼神看着。

这样一个靠着女人在学院内生活的男人,也正是这些女人最厌恶的存在。

南宫瑾走出房,往钟老师走去。

她双眼中的冷光一闪,刚刚要出声,门开了。

银白色的长发,沧桑的双眼中好似有星辰在运转,鬓角的两屡白丝随风飘动。

三十好几的苏北靠在门口,双眼看着钟老师。

他好似很累,所以脸上有些颓废,目光虽然深邃,但微微有些散光无神。

“老师,你找我什么事情?”浑身上下散发着颓废沧桑气质的他,淡淡的说。

这本该是少女杀手的气质,可了解了他吃软饭、好吃懒做的性格后,这气质就变得可有可无。

同样三十好几的钟老师并没有苏北这种气质,见到他懒懒地看着自己,心中就有一股愤怒涌现。

“你觉得我找你只是聊天?”钟老师阴沉着脸说,“你应该知道你自己做了些什么。”

苏北打哈欠:“我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他见到南宫瑾过来,打招呼:“没去上课啊?”

“姐姐说课的内容好简单,就没去了。”蒋吟吟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钟老师,怯怯地说。

“也是。”苏北的眉头一皱,淡淡回了一声。

从他的口中说出,顿时遭来四周女生的逼视。

你这样一个浑身没有半点实力的废物,也好意思说出这种话。

钟老师怒:“我在问你话,别把我当做不存在,可以吗?”他冷冷地看着苏北,“要不是那几个老家伙看你可怜,早把你赶出去了。”

苏北的双眼淡淡地看着他:“你要说什么?”

他见南宫瑾的双眼带着冷意,罢手:“你回房间。”

南宫瑾不解地看着他:“你现在还有伤,回房间的应该是你。”

“我没事,你回去。”苏北说。

南宫瑾犹豫。

钟老师忍着怒意,冷淡地说:“东面的杨柳湖你知道吧?”

他心想,只要说出这句话,苏北就应该明白了。

“那个地方啊,我去过几次。”苏北恍然,“最近下雪,我也很少去了,那地方很美。”

四周的人却是恍然大悟。

东面的杨柳湖有钟老师设置的冰层结界,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既然老师来找苏北说那个地方,必定也是与冰层结界有关。

“还在装聋作哑!”钟老师伸手去抓苏北的手臂,“跟我去一趟,我让你见见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没见苏北做什么,但就是能够轻松的躲过钟老师的手。

钟老师一开始没在意,他再次去抓,可还是被苏北躲过。

这才让他看向苏北的眼神有些变了。

真气宁愿在手中,快速地往苏北抓去。

苏北的身上没有半点真气,但还是能躲得过他的手。

南宫瑾见到这样的场景,快步走过去。

苏北瞪眼:“你干什么?”

南宫瑾冷着脸说:“他要抓你。”

“他是老师!”苏北冷淡地说,“寄人篱下就该有寄人篱下的态度,你给我老实回房间去。”

“可是……”

苏北瞪眼,南宫瑾顿时不再说了,只是也没回房间。

“你也知道你这是寄人篱下,那你告诉我,你为何要破坏我的冰层结界?”钟老师此时知道苏北有两把刷子,也不敢乱来。

他冷静地说。

“你的东西我从来没动过,我只不过是去散步而已。”苏北淡淡地说,“我没事干弄你的东西干嘛?而且,你有证据?”

“那个地方基本没人去,你散步,谁信!”

“正是因为没人我才去,我也不用你信,老师。如果你有证据,我可以仍由你处置。”苏北的这句话说的不卑不吭。

钟老师顿时被问的哑口无言。

此时,他的心中也出现疑惑。

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

可是,去东面冰层结界的人,他看到的人也只有苏北啊!

不过,他还真没有发现苏北亲手破坏过冰层结界。

一时间,他有些说不出话来。

“老师,刚刚放学,老师也要备案,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苏北给老师台阶下。

钟老师冷淡地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希望你也别不学无术,整日在学院里虚晃度日。”

说完,他离去。

“多谢老师的忠告,我会认真反思的。”苏北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蒋吟吟松了一口气,跑过去,用小肉爪拉住苏北的手,心有余悸地说:“哥哥,刚刚老师的样子好可怕,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苏北疲惫地摇了摇头:“小不点,是不是逃课了?”

蒋吟吟脸色涨红,求助地看向南宫瑾。

南宫瑾还没从刚刚的事件中缓过神来,脸上带着不善。

蒋吟吟见求助无效,只能乖乖地说:“南宫瑾姐姐说,她亲自教我。我学的那些内容很很简答,姐姐交的话,会更好。”

这倒是实话。

但是,对于蒋吟吟这种逃课的行为,苏北是不赞成的。

“所以你就逃课了?”苏北蹲在门槛,看着蒋吟吟。

蒋吟吟低着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可是,我没有耽误学业。”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你逃课的理由,是不是觉得很正确。”

蒋吟吟撇着嘴,转头看向南宫瑾。

南宫瑾的心情不佳,但几次见到蒋吟吟求助的眼神,她也冷静了下来。

“是我让她逃的,那些东西太简单,不适合她。”南宫瑾是知道蒋吟吟有王体潜质的,“而且,我也逃了。”

对于这样一个未来可能会成为一方霸主的存在,她们自然是想要尽心培育。

苏北摇头:“你让她逃得心安理得了。”补充一句,“你是你,她还是个小孩。”

蒋吟吟见哥哥和姐姐争辩起来,顿时红着眼睛,可怜地说:“苏北哥哥,我以后再也不逃课了,我会去上课的。”

她再也不希望南宫瑾姐姐和苏北哥哥闹起来,否则,那脆弱的安全感将会很快失去。

“她由我亲自培育。”南宫瑾皱眉说。

苏北叹了口气,双手撑膝站了起来。

蒋吟吟抓住苏北的衣角,正怕他说一些更激怒的话。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跟学校的教务处说一声,她要么以后不要去上课,要么就老老实实的去上课。”

苏北说的话,南宫瑾还不是很理解。

但是,下一句她还是懂的。

“瑾儿,寄人篱下这四个字,你应该懂的吧?”苏北疲惫地说,“我们不能够在学院里面乱来。”

不远处的一名女生看不下去。

她忍不住说了一句:“不就是逃课嘛,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对自己的女人说教。”

她看向苏北的眼神带着厌恶。

苏北之所以能够安身学院,还是因为南宫瑾。

“逃课就不应该。”苏北说。

她嘲讽地笑了一声:“谁没有逃过课?在这学院内,本身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苏北摇头:“从小养成这个习惯可不好。”双眼看着蒋吟吟,“不要给逃课找理由,也不要认为有理由而心安理得,知道吗?”

蒋吟吟背着小手,低头:“知道啦!”

南宫瑾说:“我等会会跟教务处的人说一声,反正少一个免费入学的名额,对于学院来说,也少了一些麻烦。”

见到南宫瑾如此坦然的接受苏北的批评,那个女生诧异:“你就这么信他?”

南宫瑾看了她一眼,淡淡点头。

“你可真奇怪,怎么会喜欢上这种人。”女生看向苏北,皱眉,“这么好的女孩,凭现在的你可守不住,自己小心点。”

“多谢提醒。”苏北点头。

女生哼了一声,离去。

等人散的差不多,苏北才蹲在地上,咳嗽一声,一滩鲜血吐了出来。

南宫瑾吓了一跳:“苏北,你刚刚使用真气了?”

蒋吟吟慌张起来:“哥哥不要有事啊!”

苏北靠在门前,摇晃了一下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点:“我没事。”

“叫你不要动用真气,你过度使用精元,伤到了根基,你这样下去,会毁了自己的。”南宫瑾很少对苏北动怒,这一次,她是真的动怒了。

“我回房间好好休息。”苏北疲惫地叹了一口气,“你们两个好好休息一下,准备下午的实训课。”

他摇摇晃晃地走进房间。

南宫瑾担心苏北,也跟了进来。

“我说让你回去。”苏北不耐地说了一声。

南宫瑾怒:“你变了,苏北。当初所有人走散在大雪地里,你就变得越来越阴沉。”

蒋吟吟哭:“姐姐别生气,哥哥也别生气。”

苏北抱起蒋吟吟,安慰她:“我没生气,我只是在和你姐姐探讨一些问题。”

“现在你让我出去,难道是把我当做空气的存在吗?”南宫瑾受了气,她心中也委屈。

苏北摇头:“我只是想一个人呆会。”

“一个月了,来到这个地方一个月了,你已经一个人呆了一个月,难道还不够吗?”南宫瑾的双眼发红,“你总是这样,让我们怎么办?”

苏北一愣。

“大家走散,不是你的错,你也别把它当成心理负担。你好好养伤,然后我们再去找她们,不行吗?”南宫瑾怕苏北变,也怕苏北不听自己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