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救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求你,你要什么都行!包括我的命!”他坚信眼前的男子能救小姐。

“口头上的承诺,我听过太多了。”苏北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让对面的男子焦急到想要杀了苏北。

可他还是忍住了。

没有坎坷经历的人,是不会懂苏北此时的心态。

也许,他们认为苏北是见利忘义。

“爷爷,救她!她快死了!”刘不许恨恨地盯着苏北,“这家伙就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他在乘人之危。”

“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难道不想见死不救吗?”有些少女怒。

学员们骚乱起来。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互相帮助的时候吗?

只有老人们镇定,目光静静地观察着局势,包括刘不许的爷爷和金校长。

“苏北,能走了吗?”南宫瑾淡淡地说。

苏北平淡地看着前方焦急的男子,没有回答南宫瑾的话,而是多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先给我点我想要的东西。”

忽然,男子怀中的女子咳嗽一声,黑色的血液吐了出来,吐在男子的胸口处,惊心动魄。

学员们受到惊吓,纷纷神色大变。

“给你。”男子一咬牙,从怀中拿出一颗白色的丹药,扔给苏北。

苏北拿过来一闻,感受到了一股灵气的清香。

他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把丹药扔给南宫瑾:“拿着,这东西在这种地方可是很罕见的,留给吟吟用。”

以他如今的实力,想要提升境界,非常困难。

他本来就没有打算从这家伙的身上得到能够提升自己境界的宝物。毕竟,能够让他提升的宝物,绝对是上等中的上等。

眼前这个男子是没有资格接触到这种东西,否则也不会来到这种地方,找他求救。

男子瞪大双眼看着苏北。

苏北走过去,平静地看了他一眼,说:“把她平躺在地上。”

男子急忙照做。

暗金丝边华服的少女脸带痛苦地躺在地上,在她的胸口处还插着一颗绿色的兽牙,非常的恐怖。

在她的身上各处,都有割伤。

苏北的神识扫射一下,眉头微微一皱:“中毒了。”

“沙漠飞蛛所伤。”男子跪在地上,干咽一口口水,“你能不能治?”

苏北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头对南宫瑾说:“瑾儿,你过来一下。”

南宫瑾来到身旁。

苏北握住南宫瑾的手腕,他的食指释放出一道锋利的真气,双眼看着南宫瑾:“你的血有抗体。”

在南宫瑾的手指上割出一道口子,鲜血从其中溢出。

苏北用手支开少女的小嘴,把南宫瑾的血放入少女的口中。

总共五滴。

“能用吗?”

“有用。”苏北说。

南宫瑾曾经身中三十六种剧毒,每一种都是世间罕见。

苏北也为了解救南宫瑾,亲自前往死亡谷,经历九死一生的战斗才获得了解药。

虽然化解了南宫瑾体内的剧毒,但是苏北也很清楚,在如此多的剧毒之下存活下来,体内必定也相应地产生了很多对抗剧毒的抗体。

苏北用嘴喊住南宫瑾的葱葱细指。

南宫瑾脸色微红,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蒋吟吟躲在南宫瑾的裙中,好奇地看着地上昏迷的少女。

男子密切地关注着小姐,忽然,他的脸上一喜。

只见到少女脸上的青黑肤色开始消退,正在变成健康的黄色。

苏北的神识一扫,感觉少女体内的血液中蕴含的青黑色毒液正在溶解。

少女似乎是感受到轻松,痛苦的神色开始缓缓消失。

也许是胸口的伤势太久,她已经麻木,体内的毒液才是导致她剧痛的原因。

“基本上保住性命了!”苏北单膝跪在地上,含着南宫瑾的食指,含糊着说:“记着,你还差我两样提升实力的宝物。”他在坐地起价。

自家小姐获救,男子心中升起希望,也不在意苏北的这种行为。门派里面还是能拿得出来这些宝物。

他先斩后奏,门派里面也能够理解。

苏北见到男子看向少女胸口处的毒牙,便侧过头看向南宫瑾:“拔出她的毒牙,你应该行的。”

“为什么?”当南宫瑾看向少女的胸口时,一瞬间明悟了什么,便答应下来。

让苏北去拔出毒牙,那还不如让南宫瑾去做。

“先送到学院的医务室。”苏北让男子抱起少女,他在前方引路。

“金校长,这女孩受了伤,借用一下医务室,没问题吧?”

金校长急忙笑着说:“没问题,我跟着去,需要什么,都好说话。”

“谢了。”苏北淡淡一笑,转头看向抱着少女的男子,“你看,又让我欠了一个人的人情。”

眼神在男子的身上乱扫。

那意思是说,你又差我一个宝物。

男子的脸色铁青了一下,最后也只得点头:“我家小姐安全之后,三个宝物。”

刘不许跟在后面,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他鄙夷地说:“这小子真势力,人命关天的事情,还敢趁火打劫。”

他的爷爷瞪了他一眼:“你来干什么?跑到下午为止!快点!”

刘不许耸拉着眼,有气无力地答应一声。

苏北握着南宫瑾的手腕,看了一眼已经没有在出血的食指:“可以了。”

其实,以南宫瑾的强横恢复力,是可以轻易的让伤口瞬间愈合。

南宫瑾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只是脸上的桃红还没散去。

就在众人往校务区走去的时候,远处有一道尖锐的嘶吼传来。

金校长猛地转身,双眼带着恐惧地看着远处:“这声音……”

男子的浑身一震,惊骇地说:“沙漠飞蛛跟来了……”

苏北的双眼一扫他怀中的少女:“是毒牙,它循着气息过来的。”

男子瞬间面如死灰,连向四周人求救的意思都没有。

沙漠飞蛛太强大了,根本就不是这个地区的人能抵挡的,他能够逃出来,还是因为沙漠飞蛛在吃食他们队伍的其余人,没有顾忌到他们。

“再加两个宝物,我可以让它走。”苏北走到男子的面前,悄声说。

男子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睁大双眼看着苏北。

“行不行?”苏北的双眼蕴含着深邃的目光,低声说。

“行……行……”男子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大叔能抵挡,可他别无选择。

“五个宝物。”苏北展开手掌。

男子点头,这时候才回过神来,震撼地看向苏北。

远处,有一个黑点在不断地接近这个地区。

所有人都开始慌乱起来。

苏北站在原地,转身,神识释放。

忽然间,他的双眼半开半合之间,瞳孔忽然定格,一股强烈的杀机释放。

银色长发无风自动。

那一刻的他好似回到了顶尖战斗状态。

杀机没有彻底释放,只是在那一瞬间,化作丝线一般,直射上空。

神识作为引路,直接震荡在远处的黑点身上。

嘶鸣声从远处的黑点上传来,声音中带着恐惧。

那不断变大的黑点忽然间往来的方向逃去,最后渐渐地消失在了天边。

“这是怎么回事?”金校长惊出冷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下意识地看向苏北。

苏北摆手:“应该是秋来第一盾的人出力了吧。秋来城遭受破坏,他们也无法做生意。”

男子震惊地看着苏北,那一刻,他的内心震撼。

同时,他也终于明白,自己遇到的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物。

能够吓退地阶初期的沙漠飞蛛,这等实力,绝对不是地阶初期那么简单。

同级别的战斗力,根本就不可能把对手吓破胆,除非是战斗力之间有巨大差距。

难道说,他是地阶中期?或者是地阶后期?

男子忍不住滚动喉结。

“记住你的承诺。”苏北说。

“什么承诺呀?”蒋吟吟小心翼翼地问,大眼睛一眨一眨,好奇地看着神神秘秘的苏北。

苏北揉乱她的头发:“给你提升实力的承诺。”

男子恍然,原来如此。

以苏北的实力,根本就不需要他拿出来的宝物,他根本就是为了给眼前这个小女孩用。

男子看向小女孩的眼神也微微变了变。

这女孩应该很受眼前这个强者的关心吧?

“咳咳!”少女咳嗽中醒了过来。

血液中的毒液应该消散不少,她苍白着脸,缓缓睁开双眼。

“小姐,你醒了!”男子惊喜。

“我们不是……”少女似乎还在迷糊之中,意识有些混沌。

“我们得救了,是眼前的前辈救了我们。”男子激动地说。

少女的眼珠挪动了一下,看向苏北。

“这位大叔救了我们?”她问。

“先别说话,你太虚弱,先去校务区。”苏北说。

他与南宫瑾和蒋吟吟走在前面。

他们不管是在何处,始终是最耀眼的存在。

不过,学员们对苏北的印象降低了不少,甚至有一些产生厌恶感。

乘人之危是他们最反感的。

只是,永远生长在温室的花朵,一辈子也不懂得血雨腥风之后的坦然处世。

第二天清晨,苏北从杂物间中走出。

在雪地上深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清新的空气。

银色长发仿佛与雪地融为一体。

学员们已经出发前往教学楼上课。

距离下个月初还有十天,十天之后,就是全院的毕业季的毕业考以及升学季的升学考。

如今已经到了学员们开始发奋冲刺的时候。

整个学院充斥着压抑的学习气息。

站在雪地上,空荡荡的场地为苏北营造了一个安静的环境。

经过一夜的真气周天循环,第二天起来依旧是神采奕奕。

“下个月初,我应该是下月中旬就能够稳固身体的根基了。”苏北说到这里,神色中带着激动。

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整个寝室楼只有他一个人在此。

南宫瑾则是象征性地去教室上课。

苏北跟她嘱咐过,他们是在寄人篱下,不能够肆意妄为。逃课要适度,该去的时候还是要去。

因此,今天早晨,南宫瑾去了她很久没有去的教学楼。

而蒋吟吟也跟着去感受一下高年级的课程。

所以,只剩下苏北一个人,当然,还有舍管大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