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这一边的……馒头/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愣神之际,南宫瑾走了过来。

顿时,千百道目光往苏北的身上聚集。

因为南宫瑾,苏北也备受关注。

“下课了?”苏北一笑,“休息一会,去食堂吧。”

南宫瑾摇头:“我不饿。”

苏北想了想,低头看着好奇地看着四周的蒋吟吟:“我们出去吃怎么样?”

“啊!”蒋吟吟跳起来,“好啊!”

她说完,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南宫瑾。

南宫瑾忍不住一笑:“你想去才是真的吧?”

“姐姐,外面的东西很好吃啊!”蒋吟吟想要用美食诱惑南宫瑾。

“那走吧。”南宫瑾说。

“上次的十个银板我可以一点没动,正好出去换成零散的。”苏北胸有成竹地说。

三人刚准备出去,学校大门处的那条大道内出现骚动。

一群身穿着相同黑色劲装的人,手持或身背各种武器的人走了进来。

他们不同于学院内的学员,从他们的身上,苏北能够感受得到他们身上的杀气。

这些家伙才是真正的社会人。

这个世界的社会人。

学员们皱眉看着这一群人。

这些人给他们的感觉很难受,可也是以后他们也会拥有的感觉。

校务区内此时也走出一个人。

苏北看去,猜测到了几分:“不会是这家伙的团伙吧?”

“叔叔,能出去吗?”蒋吟吟生怕苏北会被眼前的这些人给阻拦,小心说。

“走吧。”苏北大手牵小手。

三个人同行,与这一群人擦肩而过。

暗金丝边的男子看到苏北,错开身子,绕开这一群人,来到苏北的身前,恭谨的拱手:“苏北前辈,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吃饭。”很简单的两个人。

“多谢苏北前辈救了我家小姐,我们正不知道如何感谢前辈,不如让我们为前辈安排一场宴席吧!”

“记住你那五个宝物就行了。”苏北一口回绝,“我不喜欢热闹。”

说完,带着人离去。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撞了好运,正好救了小姐罢了。”一名手持大斧的男子见苏北说话太狂,冷冷地哼了一声。

其余人的脸色也不好看。

只有暗金丝边的男子不仅没有脸色难看,反而更加恭谨。

在炼气者的世界,强者至强,强才有狂的资格。

“小让,我们先去见小姐,这种人下次见面,还是这种态度,宝物一概不给。”另一个阴柔男子说。

苏北冷淡地看了过去。

他不在意什么歪风邪语,他在意的是宝物。

“前辈,宝物一定会承诺给你。”暗金丝边男子生怕激怒前辈。

见到小让如此的谦卑,终于让队伍内的人忍不住情绪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人质问小让,“我们门派再不济也不用随便随人恭谨吧?”

小让叹了口气,小心地看了一眼苏北,然后把关于苏北吓跑沙漠飞蛛的事情说了出来。

一时间,整个队伍被震住。

“前辈是有狂的资本。”小让说。

可惜,苏北已经出去了。

“那……那……”之前那个手持大斧的男子惊慌到说不出话。之前他可是当面讽刺过苏北,生怕苏北会对他动手。

“前辈淡泊名利,否则我也不会在这种地方遇到这种强者。”小让安慰。

“之前不是说准备好给前辈安排宴席吗?”之前质问小让的人再次提出来。

“前辈说不能,那就不能。”小让犹豫了一下说,“前辈似乎喜欢这样安静的生活,我看我们还是不能打扰。”

“先把宝物凑齐,对了,要适合小孩子用的。”小让提醒。

苏北带着蒋吟吟以及南宫瑾出去。

母子装的一大一小顿时成为了街道上的靓人,回头率百分之百。

这一天,是蒋吟吟最开心的一天。

他们逛遍整个小城,吃遍各个地方的小吃。

下午时分,他们回到了学校。

苏北与南宫瑾两个人分开,回到了杂物间。

南宫瑾则是带着蒋吟吟回到寝室中开始修炼。她要指导蒋吟吟打好修炼基础。

第二天一早,小让亲自在二号寝室楼拜访。

他不是苏北,只能够在大门外等候。

昨天,因为已经知会学院,他们门派的人暂时驻扎在其内,不过他们深知学院里面有强者,因此并不敢妄动。

苏北在早晨时分走出来。

他看到小让在门外等候,看了眼走廊上活动身子骨的舍管大妈,他走了过去。

“你在等我?”

“前辈,我家小姐醒了。”小让惊喜地说,“我家小姐想见见救命恩人,希望前辈恳请。”

苏北正好没事干,点头:“正好跟她商量宝物的事情。”

“前辈放心,五个宝物必定会送上门。”小让坚定地说。

“我还怕你们不给?”苏北说的平淡,但是入小让的耳中,实在是霸气无比。

小让没再说话,只是恭谨一笑。

进入校务区,小让所在的门派内的人早已经聚集在一起,不过个个都是态度大变。

他们对苏北更加的拘谨。

“前辈!”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苏北挥手示意他们不要如此客气。

“人呢?”他问。

“在里面。”小让穿过走廊,带着苏北进入重病房,其余人留在外面。

苏北进去,一眼就看到发青春呆的少女正在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小姐,苏北前辈来了。”

青春呆少女一愣,回过神来,转眼一看,吸了一口气:“好帅的大叔!”

她青春呆地脸色一红。

苏北被这家伙的反应给吓到了。

“她脑子没问题吧?”苏北迟疑了一下问。

小让摇头,但还是忍不住一笑。

青春呆少女怒:“你的脑子才有问题。”她瞪眼苏北。

可当苏北那深邃仿佛忧郁的眼神看过来时,她嘤咛一声,害羞地用被子蒙住头。

苏北无语,哽了一下:“真没病?”

“我家小姐有时候内向,她就是这个性子,希望前辈勿见怪。”

“恩!看她这样子,基本上没大问题。”他说完,用神识扫了一下。

“我叫苏北,小让没跟你说吗?”苏北说。

“啊!”青春呆少女掀开被子,吃惊地看着苏北,“你怎么知道我说什么?”

她刚刚在被子里碎碎念地自语。

“猜的。”苏北淡淡一笑。

那忧郁而带着颓废的一笑,带着风华绝代的气质,让青春呆少女一呆。

她呆呆地抬起头,呆呆地看着苏北。

苏北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小姐犯花痴了。”小让小声笑。

“额……你家小姐有点特别啊!”苏北迟疑了一下说。

经过五分钟的适应,青春呆少女害羞地支支吾吾的介绍:“我叫汉莎,多谢大叔的救命之恩。”

“叫我苏北就行,或者是叔叔。”苏北坦然一笑。

青春呆少女又是一呆。

“她平时都这样?”苏北终于受不了,问小让。

“小姐是个花痴,遇到前辈这样的人才会如此,只是基本上遇不到,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小姐犯花痴这么严重。”他低声说。

还好青春呆少女的实力不强,没听见小让的话。

苏北即使在如何的淡定,内心忍不住一燥。

“既然她没事,那我就走了。”苏北刚要走,转身看向小让,“那宝物……”

“大叔这么快就走了?”汉莎害羞,口吃的问。

小让回答苏北的话:“前辈,五个提升实力的宝物,我们的人正在从门派送来。”

苏北点头,欲要回答汉莎的话。

“什么!”汉莎瞪大双眼,大声喊,“要给他五个宝物?还是提升实力的那种?”

害羞的汉莎好似被夹到尾巴一样,从床上坐起:“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能给他这么多。”

苏北摊手:“这可是救你的交易。”

“好多噢!不能给他这么多!”汉莎撇嘴抗议。

之前那份花痴样瞬间被财迷样给压过。

苏北适应不了这个忽然性格大变的女孩,他摇头:“记得给我就行,我先走了。”

“大叔,你不能走!”汉莎理直气壮地喊,“我们不能给你这么多。”

“你就是喊我爸爸,我也不会改变主意。”苏北悠悠然地开口。

汉莎脸色大红:“占我便宜,大坏蛋,你给我站住。”

得,瞬间变女汉子,公主病暴露无遗。

“我没走。”苏北好笑地看着眼前这风格诡异,容易突变的少女。他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有几种变换风格的形态。

“你!你!”汉莎哼了一声,“就算大叔你很帅,汉莎也不能给你五个宝物。”

小让擦冷汗:“小姐……”

“你闭嘴。”汉莎气不打一处来,“在我昏迷的时候,你背着我做了什么?”

“啊?”小让被吓到,“我没对小姐做什么啊!”

“喂,你胸口流血了。”苏北提醒。

青春呆少女一呆,看向苏北,见到他看向自己,她才看向自己胸口,顿时被吓得脸色煞白:“怎么回事?我的这里流血了?”

她手足无措。

苏北满头黑线:“你说话太激烈,用气过度,撕裂到伤口了。”

小让一惊:“小姐别动,我去叫大夫。”他说完,风一样地离去。

苏北靠在墙上,看向窗外的暖阳。

“大叔,怎么办?”青春呆少女没主见,她见自己的救命恩人在,眼看血越流越多,可怜兮兮地对苏北发出求救。

“什么也别做,等会大夫来就没事了。”

“可是好多血啊!我会不会失去这一边的……的……的馒头啊!”青春呆少女红着脸说。

苏北笑:“不会。”

这女孩的比如太形象了,让他忍不住一笑。

“你笑什么!”汉莎哼了一声,随即脸上出现慌张。

她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说:“大叔,帮我看看,好多血!”

“你就不怕我占你便宜?”苏北的嘴角一扬,“你可并不喜欢别人占你便宜。”

“你这么帅,占一下我不亏。”汉莎哭丧着脸,“大叔,我真的会不会死?”

苏北大笑:“不会死。”

“你!你!”汉莎哼了一声。

“好了,就是裂开了一下伤口而已。”苏北笑的喘不过气来,但见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也收敛笑意,走过去。

“我帮你愈合。”苏北用手指着胸口上的裹巾,“挪开一边。”

汉莎害怕地看着苏北:“你会不会占我便宜?”

“那还是等大夫来吧。”

“那我宁愿大叔帮我。”汉莎颤巍巍地把右边的裹巾挪开。

雪白的玉峰出现在苏北的眼前。

汉莎闭着双眼说:“大叔,来吧!”

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让苏北又一次忍不住笑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