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与苏北一样的男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让对苏北的态度更加恭谨。

这一刻,他才深刻的体会到眼前这个男子的强大,根本就不是字面上的玄阶后期,就算是地阶初期也不是这个男子真正的实力。

遇上这样一个超级强者,他们如何不恭谨?

浮雨城也没有这样的强者。

汉莎迷迷糊糊地探出头来,望着炎热的四周,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我们继续走吧。”苏北淡淡地说。

汉莎看了眼苏北,没说什么,又坐回了车内。

这小姑娘对苏北有了隔阂心理。

苏北也无法做什么,这种心结只能够让她一个人去解开。

过了中午时分,晌午时分的炎热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沉闷无比,精神力要比之前降低不少。

这时候,连说话都感觉是一种多余的劳累。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苏北淡淡地说。

他早就看出身旁的小让欲言又止了。

从一开始就是这种样子。

小让一愣,然后转头看向苏北。

苏北的目光看着前方,神色平静。

他深吸一口气说:“苏北前辈,能和你说话,是小让的荣幸。”

这是苏北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对话,心中还有点新鲜。

这里的人无法理解地球人的世界观,同样的,地球人也无法理解这个世界的世界观。

“你是觉得我很强大,跟你讲话就是一种本不该的事情?”苏北好奇地问。

小让没有闪躲目光,很认真地点头:“强者一般都不会对弱者投入过多的注意力。”

“你放心,我跟任何人都处得来,包括即将圆寂的老人,街头的乞丐。”苏北洒脱一笑。

这让小让一愣。

“说吧,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苏北说完这些话,反而让小让激动起来。

眼前的这位强者并没有如他所想的一样,盛气凌人,拒人于千里之外。

“是关于汉莎小姐的。”小让说到这里,语气多了几分沉重。

苏北没回答,在等他继续说。

“其实,汉莎小姐是个孤儿。”听到这里,苏北不由得转头看向他,眼神中有诧异。

“小姐有时候发青春呆,其实是父母离世之后养成的。”小让说的这句话,让苏北忽地想起了美如画的白画扇。

当初在一座小岛上,他对白画扇的第一印象就是呆。

不管在做什么,都在发呆。

后来才知道,她是在想事情,一直一直想,其实是有些自闭。

“小姐对门派的生死存亡非常的在意,因为父母离世之后,是门派内的师兄姐陪着她走出那段最黑暗的时期。”小让说到这里,却是叹了口气。

“你继续说。”

小让见苏北有兴趣,脸上一喜。

他整理思绪说:“她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的挫折,因为每当有人欺负小姐,门派内的师兄姐就会一起为她出气。”

他天真似地笑了笑:“她可真幸福。因为所有人都在保护她。”

“只是这种幸福中蕴含着其他意思。”苏北淡淡地说。他感觉出小让语气中的其他意思。

“前辈说对了。小姐的爷爷也就是门派的掌门人,在一次对外御敌的战斗中身受重伤,现在还躺在床上,最近更是如苟延残喘的老人。”

“这件事情是谁散播出来的?”苏北深知这些事情中的复杂关系。

一个门派的支柱出了事情,很容易引起一个门派的混乱。

这种事情,高层应该会封锁消息才是,可小让也知道此事,这就不太对劲了。

“正一闻。”小让的语气有些冰冷。

苏北恍然:“怪不得她对正一闻这人反感。”可是一想到汉莎忽然答应让他接受任务,心中不由得哀叹一声。

这孩子始终是把门派放在心中的第一位。

“正一闻应该不是门派中人吧?”苏北推测。如果是门派中人的话,那么当他在病房中说出地灵果时,汉莎的反应就不会如此的平淡了。

“他是双剑刺客的供奉,类似于前辈一样,是双剑刺客的保镖。”小让咬牙切齿,“他的目的我们很多人都清楚,就是想要推翻掌门人现在的政权。”

“双剑刺客……”苏北喃喃,把它记在心中。

“本来掌门人一旦出现意外,小姐的父母也会相应的撑起门派的政权,只是现在……”小让叹了口气。

“前辈,汉莎小姐很天真。门派出现危机,她懵懂无助,所以对关于门派的一切都很敏感。”

“就算是门派拿出一枚宝物,也会让她以为,有人对门派别有用心。”他摇头,“特别是这一次,门派的派送队伍在沙漠中全灭,给小姐很大的打击。”

苏北点头。

“她这一次能够坦然接受正一闻的人情,是因为她生怕自己的爷爷出意外。”小让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

就算是苏北也难免不会多想。

门派出现这么大的人力财力损失,掌门人将会承受多大的压力?

苏北经历的多,他又一次回想到陈雪菲的爸爸的遭遇。

洪威为了夺取陈家的资产,竟然用卑鄙手段活生生气死了陈家的支柱,陈雪菲的爸爸。

他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一丝余怒。

回想如今,掌门人呕心沥血的经营着门派,他可能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可能为门派的未来担忧,可能会为汉莎担忧。

但是,如今门派的派送队伍全军覆没,这让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如何去面对?

这绝对是一个打击。

苏北敏感的闻到这件事情背后的大格局变化。

既然正一闻的目的连小让等人都清楚,其手段也必定是心狠手辣,胸有成竹。

门派内的人肯定会对掌门人施压,还有可能落井下石,尽早的推翻门派的现有政权。

有可能在这段时间,掌门人会被暗杀。

而作为掌门人唯一的亲人汉莎,此时还在秋来城之中,根本就插手不了政权局势的变化。

汉莎想必没想到这么深,但她能大致的感觉到门派有危险。

苏北叹了口气:“你是担心小姐会在途中被暗杀是吗?”

“正一闻坦然让前辈接下这次任务,肯定有后手,但是他万没有想到,前辈的实力根本就不在玄阶后期。”小让冷哼一声。

“也许小姐在沙漠中出现意外,是正一闻要下手的契机。但是前辈是个变数。”

苏北觉得好笑:“你想说什么?”

小让对着苏北磕头:“请前辈收小姐为义女!”

苏北收敛笑意,淡淡地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让的双眼发红:“只有这样,小姐才能够转危为安。她太天真了,一旦掌门人身死,政权被正一闻夺取,小姐必定是第一个遭暗杀的人,或许现在也是。”

苏北冷淡地看着他,没说话。

“求你了,前辈!”小让不停地磕头,“小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我怎么可能看着这样一个天真的孩子被正一闻夺取了生命?”

他喃喃:“她应该跟学院里面的学员一样。”

苏北转头看了一眼车内。

磕头的力度太大,声音应该传入了里面。

“前辈神通广大,就算不收小姐为义女,一个门派的政权,想必对前辈也有好处吧?”

“我对那些不感兴趣。而且,你为何如此的相信我会真的对你家小姐不利!”

“前辈淡泊名利。”小让深吸一口气,“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而且从来不会看不起我们这样的人。”

“就这些?”苏北觉得这家伙的思维有些奇怪。

“还有就是,您也有女儿,想必也理解丧亲之痛吧?”小让的这句话让苏北的心中一沉。

丧亲之痛?

他经历过,还不止一次。

“求前辈帮助小姐渡过难关,以前辈的实力,必定是轻而易举。”

苏北威严地盯着小让:“我凭什么要帮你?”

见小让愣愣地看着他,脸上逐渐出现绝望。

这件事情,小让埋在心中太久了。可当希望出现的时候,却给他如此巨大的打击。

也许,是他自己太过自作多情了吧。

“你能拿得出让我帮你的东西?”苏北的嘴角一笑。

“前辈不是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与生命相比吗?”小让的双眼坚定地看着苏北。

“你偷听我说话?”苏北的神色一冷。

“是小姐对我说的,她说完还对我说,前辈很特别。”小让凄凉一笑,“我的命很廉价,但如果能够换得前辈顺手的相助,我愿意把命送给前辈。”

“小让!”汉莎忽地掀开车帘,冷冷地盯着小让。

只是,那双眼中不断打转的眼泪在告诉在场的人,她再忍。

“小姐,局势太复杂了,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小让对着汉莎磕头。

“大叔他有自己的家人,帮助我也会给自己惹上麻烦,你又何必苦求于人。”她大口大口呼吸,想要以此来压抑即将流出眼眶的泪水。

“小姐,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小让磕着头沉声说。

汉莎用漠然的目光看了一眼苏北,忍着哭意地说:“大叔,小让有些过激,你别在意。”

苏北的嘴角一扬,打量汉莎:“你现在不也是过激吗?他可要比你成熟的多。”

“你闭嘴!”汉莎咳嗽一声,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

苏北转头看向沙漠,冷淡地说:“小让,你为什么会为了她拼命?”

“这世界上纷纷扰扰追求利益的人太多,现实很残酷,可前辈为什么会淡泊名利?”小让反问。

苏北一愣。他真的被小让的这句话给问到了。

小让一笑,继续说:“我见过太多的残酷现实,忽然看到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姐要面对这些现实,我设身处地地想,为什么要让她面对呢?”

苏北叹了口气:“这是她必须要经历的。”

“她必须要经历,让我们来为她经历就行了。”

“你真这么想?”苏北转头看着小让,深邃的目光让小让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

汉莎瘫坐在地,愣愣流着眼泪,看着小让。

“前辈也有自己的亲人,难道前辈就想让她们经历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多谢赐教!”苏北遇到了同道中人。

也许很多人都会这样说,可真敢赌上自己性命而真正去保护的人,苏北还真的很少见到。

小让很像曾经的他,可惜他并没有自己这么幸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