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一尺匕首/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让的神色一愣。

燥热的风从远处飞来,卷起不少黄沙。

苏北的银色长发被吹散。他看着小让淡淡一笑。

汉莎的低声哭泣,苏北莫名的笑意,小让愣神的情绪,在这个黄沙之中定格。

深夜,众人继续休息。

他们在沙漠中已经前行了一天一夜,早已经劳顿,便在一处残破的戈壁处休息。

在这过程中,他们遇到很多只沙漠中的野兽,实力非常强劲,当然,那是相对于除却苏北与南宫瑾而言。

当然,在这些野兽即将出现在这支队伍前,都被苏北提前给驱散,并没有让整个前进的队伍受到任何阻碍。

“如果按照这种速度,两天之后,我们就能够穿越过干秋沙漠,到达浮雨城。”小让拿着地图,跟同伙商议。

汉莎比以前更沉默,也更呆。

她抱着膝盖,坐在火堆前,若有所思。

直到午夜时分,守夜人开始防范四周的危险,苏北则是上了马车内。

看着车内的南宫瑾,他握住南宫瑾柔软无骨的芊芊细手,低声说:“我带你一起去。”

南宫瑾明白苏北说的意思,她的双眼灼灼地看着苏北:“你去吧。”

苏北疑惑地看着她,随即想到了什么,神色带着犹豫。

“这里需要有人守着。”南宫瑾看了一眼熟睡的蒋吟吟,“如果我也离开的话,她可没人保护。”

沙漠中有无数危险,没了他们两个,队伍相当于是等待宰割的羔羊。

“我已经记住了位置,等任务结束,我带你去。”苏北没有在坚持。沙漠确实危险,蒋吟吟以及汉莎等人的人身安全,需要有人保护。

虽然南宫瑾的实力没有苏北的强大,但是她的境界仍然是这个国家的人所渴望的存在。

苏北悄然走出马车,加快速度往沙漠深处冲去。

四十多分钟后,他看到了那处绿洲。

灵气浓郁地从绿洲之中释放出来。

他轻车熟路地进入绿洲中央,扫了一眼湖泊,来到岸边。

那只沙漠飞蛛依旧趴伏在裂缝旁边,正在有规律地吸收着灵气。

苏北观察得出来,这家伙的实力简直是一天一个变化。

要不了多久,它就能够从地阶后期提升到达天阶初期。

一旦达到天阶初期,这对于干秋沙漠来说,是一个超出生物链循环的存在,更是能威胁到这个国家的存在。

所以,苏北准备在离开沙漠之前,解决掉这头会破坏平衡的飞蛛。

双眼看着深不见底的裂缝,他的神识延伸进去,依旧没有探到实地。

苏北也不准备深究,当下就盘坐在沙漠飞蛛的身旁,开始吸收灵气。

凌晨时分,天色即将明亮起来的时候,苏北睁开双眼,口中吐出一口浊气。

他站起身来,没有留恋,离开了绿洲。

再次回到马车内,南宫瑾一直没有松开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

队伍再次出发。

再次遇到危险的强横生物,队伍已经没有起初的紧张和忐忑。

有苏北的存在,他们丝毫不用担心危险的来临,这也导致队伍中的人比昨天多了几分活气。

气氛轻松不少。

到达下午时分,苏北放眼望去,前方有一处残破的戈壁,在戈壁之中有一处小绿洲。

“到了这里,基本上再过一天,就能够到达浮雨城。”小让轻松地松了一口气。

“在那里休息一下吧。”苏北淡淡地说。

他的目光深邃地盯着绿洲,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

小让点头,转身说:“小姐,到达待补绿洲,下来休息一下吧。”

当马车进入绿洲之中,汉莎下了马车,看着前方的一小片湖水,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临近黄昏,温度正在下降。

所以在这个时候休息,是最舒适的时候,特别是在一片小湖水旁边。

有水的地方必定有生命。

苏北的神识扫射了一下,发现在湖水之中潜伏着两头深长十米的沙漠巨鳄。

但是被他用神识强横地压制住,这两头沙漠巨鳄倒也不敢乱来。

蒋吟吟下了马车,似乎是好久没有看到水一样,蹦蹦跳跳地往岸边跑去。

南宫瑾为了避免她出现意外,只得跟去。

“今晚就不用赶夜路了,在这里休息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在出发。”苏北沉吟。

小让言听计从,其余队伍中的人也没有意见。

吃了点干粮,一群人聚在一起聊着天。

汉莎坐在火堆前,抬头看着上空犹如银河般密集的星辰。

沙漠里的夜是最美的。

此时的汉莎倒是跟南宫瑾有几分相像。

苏北坐在南宫瑾的身旁,逗弄蒋吟吟。

“叔叔,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个地方啊?”蒋吟吟一点也没有受到炎热沙漠的影响。

白天的时候,南宫瑾释放出真气,笼罩蒋吟吟,驱散她身上的多余热量。

到了晚上,马车内有厚实的棉被可以保温。

这小妮子一点也不像是在沙漠中生活。

“明天,明天过后,我就带着你去另一个城市吃奶豆腐。”

蒋吟吟乖乖地点头,她把小脑袋放在苏北的膝盖上。下巴支着左右摇摆,双眼好奇地看着远处的天空。

南宫瑾独处惯了,坐在原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队伍内的人小声说着话,时而有笑声传来。也许,他们作为门派内的人,并不在意门派高层的事情,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多想。

夜色渐渐深了。

苏北看着中间的火堆,叹了口气说:“既然来了,何必要一直藏着?”

他的话让在场的众人心中一惊。

小让抽出长剑,围在汉莎的身旁,双眼警惕地看着四周。

汉莎茫然地看向苏北。

南宫瑾拉住蒋吟吟的小手,脸色平淡得出奇。

绿洲边缘的一处灌木丛中,一名身穿黑衣劲装的男子走了出来。

他的腰间别着一把匕首,走路很轻缓。

“刺客型的地阶初期炼气者,很难得啊!”苏北冷淡地评价。

“你是谁?目的是什么?”小让看了一眼苏北,警惕地问。

这人站在距离众人五十米前的地方,幽深的双眼从苏北的身上转移,最后定格在汉莎的身上。

他缓缓拔出了腰间的匕首,一股强大的地阶初期气势释放出来,压制得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当然,苏北以及南宫瑾除外。

“你的目的是她?”苏北站起来,手指着汉莎。

汉莎呼吸急促,恐惧地看着手持匕首的男子。

“想要活命,就给我逃吧,有多远逃多远。”男子故意沙哑着声音,冷冷地提醒。

“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苏北走向匕首男,“是正一闻派你来的吧?你知道我的实力,在玄阶后期巅峰。”

匕首男冷冷地盯着苏北:“有些话是到死也不该说出来的,比如你刚刚说的那句话。”

他身上的气势锁定苏北,匕首寒光闪闪:“所以,你还是死吧。”

速度激增,匕首往苏北的脖子上抹去。

“大叔小心!”汉莎终究是善良抵过人心,故意与苏北冷战的她,焦急地开口。

苏北一笑。这妮子很天真。

众人只听到一道闷哼,这手持匕首的男子跪倒在地。

“你……”匕首男的声音没在沙哑,而是震惊地说。

“我什么?你是不是认为我的实力不应该超出玄阶后期对不对?”苏北眯着双眼说。

匕首男再不说话,脚下发力,往外逃去。

“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怎么就走了?”苏北冷哼一声,一个闪身,直接来到了匕首男的身后。

抓住他的后领,往地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砾石地上出现一个大坑。

匕首男脸上的面纱不知何时掉了,只见到他大口吐血,脸色灰白。

“是你!”小让吃惊地看着匕首男。

苏北望向小让:“你认识他?”

“省城三大强者之一,一尺匕首。”小让喃喃,“正一闻这个混蛋,竟然连这种人都请过来了。”

“放了我,我绝不插手你们内部之事。”匕首男咳嗽出血,低声说。

“如果我不放呢?”苏北玩味地说。

“我可以帮你们杀了正一闻。”匕首男在为自己创造价值,否则他会真的死在这个地方。

“不需要你动手,让汉莎去手刃就行。”苏北冷漠地说。他转头看向小让,“杀了他会有什么影响?”

“一尺匕首名声在外,但是背景很神秘。”小让并不知道这些更深层次的东西。

“那还是杀了好。”苏北上前,准备动手。

“不要杀我,我来自独门。”匕首男恐惧地看着苏北。他感觉到苏北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苏北的嘴角一笑:“你就是上天派来的,我也照杀不误。”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放过眼前这个家伙。

看来,这正一闻从一开始就准备剿灭他们。

如果带队的不是苏北,而是普通的玄阶后期强者,或者是地阶初期的强者,绝对会被不知不觉的解决在沙漠之中。

“前辈,独门不一般啊!”小让吃了一惊,急忙阻止。

苏北收手,蹲在坑边,淡淡地说:“正一闻是不是在门派里面做了手脚?”

“我不清楚,他说过,如果杀了汉天楚的孙女,门派有一半的资源可以给我。”一尺匕首艰难地抬起头,哀求苏北,“放了我,我帮你们灭了正一闻。”

“墙头草吗?”苏北故作思考状,忽然摇头,“还是算了,你适合留在这里。”

他看向小让:“你家小姐见没见过死人?”

小让急切地说:“前辈,独门的势力庞大,里面高手辈出,不是我们能惹的。”

“我能惹就行。”苏北的嘴角带着一丝傲然的笑。

他叹了口气:“好了,你该死了。”

话说的很平淡无奇,但让人听起来是如此的毛骨悚然。

此时,在场的人才深知眼前这个颓废男可怕的一幕。

出手狠辣无情!

汉莎紧张地说:“把他抓进大牢就可以了,干嘛要赶尽杀绝?”

“他要杀你。”苏北用很平淡的目光看着汉莎。

汉莎犹豫,小让见苏北的态度坚决,沉默地把汉莎拉到一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