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浮雨城/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尺匕首走投无路,他红着双眼威胁苏北:“杀了我,独门不会放过你。在独门里面可是有天阶的前辈。”

此话让所有人的心中震撼。

“可惜这样的人并不会为了你这样的人出手。”苏北淡然地说。

“会!我认识天阶的前辈,不能杀我。”他在垂死挣扎。

“你的话太多了。”苏北的手掌中释放出真气,震碎了一尺匕首的筋骨。

一瞬间,他变成了废人。

苏北提起这家伙的后领,往湖中扔了去。

他把镇压湖中巨鳄的神识收回。

这家伙浑身无力,缓缓沉入湖中。

不过一会,湖面沸腾起来,有两头凶猛的巨鳄吞食了一尺匕首。

南宫瑾抱着蒋吟吟走出马车。刚刚的那一幕,她并没有让蒋吟吟见证。

就像是苏北所说,刚刚的那一幕,是蒋吟吟必须要经历的,可说到底,他们还是想让自己去代替。

气氛一时间沉闷而紧张起来。

杀人的人来了,也就说明,门派真的生了大事。

“养精蓄锐,明早出发。”苏北沉稳地说。

这件事情过后,再也没有杀手出现。

深夜时分,苏北再一次悄然出动,往绿洲而去。

沙漠深处的绿洲依旧释放出灵气。

在绿洲中央,那头沙漠飞蛛依旧趴伏在原地,吸收着裂缝中释放出来的灵气。

今天之后,他无法在继续吸收灵气,因为他准备前往浮雨城。所以,他决定消除隐患。

超出生物链的存在,苏北不介意顺手铲除。

盘坐在裂缝旁边,他盘坐在沙漠飞蛛的身旁,开始吸收灵气。

待到天即将明亮的时候,苏北出手,一掌震碎了沙漠飞蛛的内脏。

这家伙的实力虽然强横,可它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如何死的。

看了一眼裂缝,苏北把沙漠飞蛛的身体直接塞进裂缝,堵住缺口。

灵气泄露的时间越长,发生的变数也就会越多。

苏北还暂时不想把干秋沙漠的事情闹大。

身上释放出真气,把沙漠飞蛛的身体震碎,彻彻底底地封住裂缝。

灵气消失,四周蛰伏的野兽们纷纷骚乱起来。

苏北也在这个时候,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原地。

回到队伍中,见众人没事,心中松下一口气。

在马车内,苏北深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带着笑:“我恢复了。”

南宫瑾握住苏北的手,激动地点头。

“接下来我就不用绊手绊脚的做事了。”以前的他,就算是微微动用一下真气,也会引起伤势恶化。

当然,随着伤势缓缓恢复,他也敢适度的使用真气。

到如今,他的身体恢复如初,也就不用在顾忌使用过多真气而导致身体内的暗疾复发。

早晨,队伍开始出发。

看了一眼马车内还在贪睡的蒋吟吟,苏北下了马车,来到汉莎所在的马车头坐着。

他需要随时观察四周的危险,以便保护整支队伍的安全。

日上三竿,队伍稍息一会,所有人补充完体力,便马不停蹄地继续出发。

终于在黄昏时分,他们看到前方出现绿色的荒草,更远处更是有稀疏丛林。

这说明,他们快要穿越过干秋沙漠。

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轻松的神色。

从危险的干秋沙漠中穿行而过,如果不是苏北的保护,他们早已经全军覆没。

到了这个时候,谁都不愿意在耽误时间,所以前进的速度很快。

天色刚刚暗下来,他们也刚好走出沙漠。

走在一条主道上,小让给苏北介绍:“双剑刺客是浮雨城的第一大势力,掌握着城邦的管理权。”

“原来是跟政权扯上关系的势力。”苏北点头,“实力如何?”

“炼气者非常多,单凭正一闻就有玄阶后期的实力,是双剑刺客的供奉。”小让说到这里,脸色凝重。

听到这里,苏北能大致的判断出,浮雨城要比秋来城繁荣强盛几倍。

秋来城不可能会出现地阶级别的强者,玄阶后期也没有。而在浮雨城,一个保镖就有玄阶后期的实力,那么双剑刺客内部想必也有地阶级别的强者吧。

“汉天楚的实力如何?”汉天楚也就是汉莎的爷爷,门派的掌门人。

“玄阶后期。”小让的神色黯然,“虽然比不上双剑刺客,但是在城内也是有名气的门派。”

苏北点头:“怪不得正一闻有了贪心。”

“前辈,连一尺匕首都出现,这也能够看出正一闻的决心。这一次,门派只怕凶多吉少。”

小让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向被车帘挡住的汉莎。

苏北面无表情地点头:“先进城再说。”

深夜时分,他们终于来到城门下。

“什么人?”手持长矛的士兵警惕地拦住这一支队伍。

他们正好要关闭城门,恰好遇到这支深夜出现的队伍。

“护心门派弟子护让。”小让拱手。

“护心门派的人?”一名带队队长若有所思地看着小让。

他的眼珠转了转,手指着马车:“里面都有什么人?”

“长官,里面都是门派内的弟子。”

“哼!深更半夜来此,我怎可轻易相信你说的言辞?”他一挥手,“来人,搜。”

小让等人要阻止。

士兵冷冷地盯着小让等人。

一时间,箭弩拔张,气势凝固到极点。

苏北冷漠地看着那队长,淡淡地说:“汉莎,瑾儿,都出来吧。”

小让犹豫地张口,但被苏北制止:“这件事情不需要隐藏。”

汉莎打开车门,掀开车帘。

队长一见汉莎,脸色一变,他的双眼一转,手中的长矛对准汉莎,冷冷地一喝:“她是谁?怎么如此想浮雨城的通缉犯?”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长矛就往汉莎的脑袋上戳去。

队长是一名黄阶初期的炼气者,实力强筋,不是汉莎这样一个还没有炼出真气的少女比拟的。

她被吓到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

苏北冷哼一声,一股凌厉的杀气瞬间灌入队长的脑中。

队长浑身一颤,晕死在地。

士兵们吃了一惊,纷纷用武器对准苏北等人。

小让来到汉莎身前,手持长剑,警惕四周的士兵。

南宫瑾抱着蒋吟吟下了车,目光冷漠地环视四周。

“我们没有出手,他自己倒下去的。”小让解释。

士兵们可不管这些,队长出了事,那必须得有个交代。

他们把矛盾对准苏北等人。

苏北的余光看得清楚,角落的士兵往城市的深处走去,想必是去通风报信了吧。

他的嘴角傲然一笑:“我们走。”

小让一愣:“怎么走?”眼前有一排的士兵阻拦着他们。

“想怎么走就怎么走。”苏北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冷冷地看着这些士兵,强大的地阶后期势力爆发,直接震晕士兵。

他一手一个,跟扔小鸡似的,把士兵扔在旁边。

队伍继续前进。

城墙上的士兵见状,大呼敌袭。有士兵正在关闭城门,有人在钟鼓楼敲响大鼓。

小让等人忐忑地跟在苏北的后面。

苏北见城门即将关闭,缓步走上去,双手按在城门两边,怒哼一声,强大的力量涌现。

高达二十米的城门,被他一个人硬生生推开。

所有士兵看的是呆若木鸡。

“继续走!”苏北的长发飘飘,霸气而凌厉地走在最前方。

深邃的目光看着前方摆阵御敌的士兵,嘴角勾起一丝笑。

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之前的颓废,有的是临危不惧的宗师之势。

风华绝代的气质,给了在场所有人压力。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说的就是此时的苏北。

“擅闯城门,这是死罪!”一名身穿铠甲的大将大踏步走了过来,在他的手中拿着双流星锤。

“黄阶中期的实力。”苏北的双眼释放出凌厉的气势,盯着大将,“你有让我死的能力吗?”

气势一放,瞬间让大将的脸色苍白,单膝跪地。

其余士兵更是七窍流血,晕倒在地。

“高手!”大将吃了一惊。

他看了看四周的士兵,一咬牙:“散开。”

士兵们被苏北的气势给吓破胆,听见大将的命令,立马往城墙上跑去。

“双剑刺客你应该知道吧?镇守城门的任务是他们的职责。”

“滚!”苏北眯着双眼,冷冷地一喝。

大将口吐鲜血,脸上出现骇然。

他转身往城内跑去。

“前辈,事情闹得有些……”

“有些小了是不是?”苏北背对着小让,淡淡地说。

小让一愣。

“你不是说你的命能交给我吗?”苏北冷哼一声。

“前辈一句话,小让万死不辞!”小让跳下马车,在苏北的身后单膝一拜。

“起来吧,牵好马车。”苏北缓步前进,如今已经来到了街区。

夜市繁华的大道上,苏北一行人太过扎眼。

风华绝代的气质、一代宗师的气势,从苏北身上散发,让他成为队伍中的中心店。

士兵们不敢接近这支队伍,只能够在身后远远地跟着。

苏北豪不在意,而是轻喝:“护心门派在哪个方向?”他看着前方的两条岔口说。

“左边。”小让见苏北风范,心中忍不住一热。

忽然,繁荣的街区出现十多名身穿暗蓝色劲装的人,在劲装的胸口处勾画着两把交叉的双剑。

“双剑刺客!”有人惊呼。

“怎么会出现这么多人?难道是出大事了?”

“快看,那个银发男子。”

苏北往左边走去,但是在左边的大道上,十多名双剑刺客的炼气者阻拦他们的挡路。

“你们是有何事?”他淡淡地说。

“大叔难道一直都是这样吗?”汉莎紧张而激动起说。她被苏北的声音吸引,掀开车帘看着前方的一切。

“我起初以为前辈很温和,没想到……”

“大叔是因为我吧?”汉莎的脸上醉红,低声说。

小让重重地点头。

“擅闯城门,格杀勿论!”一名带队男子冷冷地说,“上!”

十多名黄阶初期和带队的黄阶中期男子往苏北等人冲了过去。

苏北冷哼一声,单手一挥,强横的真气横扫眼前的双剑刺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