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如护国神将一般/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沉闷声响,双剑刺客全部被扫翻在地,口吐鲜血。

所有人震撼。

苏北大踏步上前,冷眼斜视:“不想死就滚。”

“敌人太强,走!”带队男子捂着胸口,逃之夭夭。

他们继续前进。

此时的他们吸引住了这一条街道的所有人。

在浮雨城,还没有人敢惹双剑刺客。因为,他们是这里的土皇帝。

可是,在今夜,还真有这样的人,敢惹。

他们想看看这样的人的结局。

苏北等人往前走,身后是一堆看热闹的市民,更后面则是城门士兵。

前方灯火通明,小让激动地说:“在走过一条街道,就能到了。”

队伍走到一半,双剑刺客再次来人。

“好大的胆子,敢擅闯城门,打伤我双剑刺客的人。”一名中年人穿着白袍,威严地看着苏北。

苏北对视,徐徐开口:“擅闯城门不敢,只是有人趁机要杀我的人。”

中年人斜视苏北:“哦?”意味深长地拉长了音调。

“汉莎可知?”

中年人的双眼中出现精光,随即内敛于内:“她是谁不重要,也与我双剑刺客无关,现在的事情是,你擅闯城门。”

“恕在下冒犯,等我先解决了汉莎的家事,我再来双剑刺客赔罪。”

“晚了!”中年人的脸色一怒,“得罪双剑刺客,这是有损浮雨城的城威。”

“好一个城威,双剑刺客是天高皇帝远,当土皇帝当上瘾了不是?”

“哼!今天你就留在这里吧。”中年人亲自出手。

庞大的气势释放,让所有人的呼吸一滞。

玄阶初期的实力并没有让苏北受到任何影响。

中年人刚刚近身,苏北浑身一震,直接被中年人震飞,落地后昏迷不醒。

“够胆!”双剑刺客再次来人。

来者共有五人。

为首同样身穿白袍,其余四人暗蓝色劲装,胸口绣着银色的交叉双肩图案。

“双剑刺客的银组!”有人惊呼。

“这家伙要倒霉了。”

“敢打伤我双剑刺客的人,报上名来。”白袍男子大喝。

小让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眼前出现的敌人,已经不是门派能够抵挡得住的。

“叶良辰。”苏北冷淡地报出名字。

“你就是本地叶良辰?”白袍男子的双眼出现精光,“我可是听剑武少爷说过。”

说到这里,他舔了舔嘴唇:“他说你的实力不错,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实力不错在哪里。”

白袍男子刚刚说完,快速地冲向苏北。

下一秒,白袍男子直接被震飞出去。跟上一个人是同样的结局,落地后昏迷不醒。

银组的四个人一句话没说,配合默契地冲向苏北。

结果同样跟上一个人一样,被震飞,落地后昏迷不醒。

“玄阶后期的前辈就这样被苏北前辈镇压了。”小让激动无比。

之所以激动,是因为苏北的实力越强,对他们稳定门派和保护汉莎的安全多了几分信心。

“走!”苏北单一个字,却让所有人都陶醉其中。

男儿行走江湖,图的就是痛快。

此时此刻,苏北完美的诠释了这一点。

“大叔……”汉莎愣愣地看着苏北,说不完全话。

队伍缓缓走出这条街区,往下一个街区而去。

只要过了下一个街区,他们就能到达护心门派的所在地。

所有人忐忑,汉莎在其中最紧张。

只有苏北,仍然是淡然处之,一身傲骨气势无人能敌,无人能胜。

穿行于下一个街区,再没有人来阻拦他们。

“到了。”苏北走到街口,双眼缓缓扫过前方的一群人。

暗蓝色劲装上绣着双剑刺客,过百人站在护心门派的牌楼前。

小让紧张地说:“双剑刺客的人基本全到了。”

苏北的嘴角一笑:“让汉莎出来。”

马车停止前进,南宫瑾抱着蒋吟吟下了马车。

汉莎是最后一个出来。

当她看到牌楼上的护心两个大字,双眼泛红,在往下看,无数的人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她及她身边的人。

“双剑刺客维护城市治安,你们知道破坏了治安,有什么后果吗?”一名魁梧的双剑刺客,胸口刺绣着金色的图案。

他的身后背着两把蓝色双剑,站在所有人的前方,虎目威视。

“正一闻在哪里?”苏北淡淡地说。

见没人答应,他走到汉莎面前,手往护心门派指去,口中询问汉莎:“你来喊他出来,好吗?”

汉莎紧张的快说不了话。她胆怯地扫视前方的一群人。

她很清楚,如果没有苏北,眼前的一群人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瞬间杀死她。

“不要怕,我找正一闻出来,是想要提交任务。”苏北安慰汉莎。

小让站在汉莎的面前,为她鼓劲。

“我在问你话。”背着蓝色双剑的剑双冷冷地开口。

苏北的目光一横,瞪了一眼剑双:“别人说话的时候,能否别插嘴。”

剑双倒吸一口气,他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那一刻,他感受到了莫大的威势。

“我来帮小姐喊。”小让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苏北。

苏北定定地盯着汉莎,见她紧张得双手互抠在一起,眼神闪躲,便点头。

“正一闻!汉莎小姐已到,快快出来!”小让大吼,面对前方每一个都比他强大的男人,他临危不惧。

没有任何回应。

“那我们只有进去再说了。”苏北伸出手,看向汉莎,“走?”

汉莎低着头,被苏北牵着。

南宫瑾被队伍里的人包围,跟随着队伍前进。

“你挡住路了。”苏北冷冽地盯着剑双。

剑双的神色难看,他在刚才感觉到了眼前这男子的实力深厚。他们双剑刺客与正一闻没有在护心门派上的利益关系。

双剑刺客今天之所以要针对苏北等人,那是因为他们擅长城门,损了双剑刺客的权威,打伤双剑刺客的人等。

苏北的强大,让剑双有了想要妥协之意。

可是,事情走到这一步,单单他一个人妥协,是无法是逆转双剑刺客的意志。

“你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剑双的话中有退让的意思。

这让身后的下属窃窃私语。

在这座城市,双剑刺客就是帝王般的存在,谁也无法在上作乱。

可剑双今天的态度,实在是不明所以。

“如果你们单单是针对我擅闯城门,打伤你们的人,还请你们等候一时,我需要处理其他的事情,等事情处理完毕,我自会前来问罪。”

苏北说的不卑不亢。

剑双犹豫了一下。

“剑主,此事怎么能够任凭他做主?”有下属不服。

“应当就地此时解决此事。”

“请你们让开一下。”苏北往前走一步,剑双往后退一步。

有人看出剑双的不对劲,所以看向苏北的时候,神色多了几分凝重。

“正一闻是我双剑刺客的供奉,是我双剑刺客的人,你们想要找他,也就是找我们双剑刺客。”有不开眼的下属大吼了一声。

这话一说完,所有人的目光一冷,逼视苏北。

剑双的心中大骂。他是一名半步地阶初期的炼气者,实力强筋,但在之前,他却被苏北的一眼给镇住。

敏锐的感知告诉他,眼前这个银发男子的实力比他强。

可有下属把正一闻与双剑刺客的关系摊开,让他进退两难,只能够硬着死撑。

“那就恕在下得罪了!”苏北的话一说话,长发在身后微微浮动,一股庞大的气势以自身为中心,呈涟漪扩散开去。

四周的空气好似塌陷般黏稠起来。

他往前踏出一步,一股沉闷的好似压迫空气的声音传出。

他在压迫空气。

气势陡然提升。

剑双的胸口沉闷,惊骇地看着苏北。他往后退一步。

这一刻,双剑刺客的人才明白剑双为何要在此时妥协。

因为,眼前的男子不是他们能应付的。

单凭那股庞大的气势,双剑刺客的有些人快要晕厥。

他们的实力大多是在黄阶阶段,如何能承受得到苏北释放到地阶后期的气势?

更有一些还没有到达黄阶阶段,他们被逼迫到角落,七窍流血,休克倒地。

“请让开!”苏北不想把更多人牵连进来。

手牵着汉莎,他就像是护送帝王前进的无畏勇士,一人力敌千军。

剑双再不敢乱说话,大手往后一挥:“让开!”

下属不敢在说正一闻与他们的关系,纷纷后退。

小让激动地走在汉莎的身后,心中有一股热血好似要喷涌而出。

蒋吟吟紧紧抱着南宫瑾的脖子,她羡慕地说:“我也想让叔叔牵着我。”

南宫瑾被蒋吟吟的样子逗乐:“在你没成长起来之前,会有这么一天的。”

牌楼被清空一片,苏北走了进去。

看了一眼上方的护心两个大字,苏北背对着小让说:“开门。”

小让热血澎湃地大喝一声,也不管这门派就是自家门,冲上去就是一脚。

咣当一声,杉木大门被踢飞。

汉莎大怒:“小让!你在干什么!”

小让尴尬地一笑。

“走。”苏北感觉自己好不容易营造的气势全被这家伙给破坏了。

队伍走了进去。

空荡荡的前院,没有任何人。

苏北的神识一扫,嘴角勾起一丝冷意,他转身看向牌楼前的双剑刺客,看向剑双:“他如果死了,对你们没什么影响吧?”

剑双的脸色微变:“他是我们双剑刺客的供奉……”

“我说的是,他要是死了,你们就不需要用高额的资源供奉他了吧?”

“剑主,可以让庄主来主持大局。”下属在他旁边说。

“待我问问我家庄主。”剑双的话中暗带威胁,他说完,快速离开。

苏北全盘接受:“可以,希望你们的速度快一点,否则你们只能够看到尸体。”

他转身,牵着汉莎的小手:“祠堂在哪里?”

汉莎深吸一口气,低声说:“穿过中庭走廊,在最右边的角落。”

一行人走过前院,穿过正大厅,走入中庭走廊之中。

中庭四周,假山、花木、小湖,无比彰显护心门派的形象。

“汉莎,这就是你生活的地方?”苏北悠悠问。

门派空无一人,让汉莎的心中生起恐惧。从进入门派的那一刻起,她的内心就充斥不安,根本就无心留意苏北说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