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孤立无援的掌门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穿过中庭,来到最深处的院落走廊,众人往右边走去。

虽然是深夜,但宝石放在灯笼之中,释放出白色的光明,把祠堂前的前院照的犹如白昼。

苏北牵着汉莎的手,踏入前院。

小让紧张地看着前方的一切。

“师妹!”一群身穿紫衣练功服的年轻男女跪在地上,对着祠堂排成一列列。

听见众人师兄姐的呼喊,汉莎的身体一颤,情绪激动起来。

“你们……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她的心中充斥强烈不安,“护心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名背负银色长剑的师兄排在最前面,他听见汉莎的话,神色难看至极:“是掌门让我们跪拜祠堂。”

汉莎的脸色微变:“爷爷他在哪里?出什么事情?”

大师兄摇头:“我们从下午跪倒现在,全是掌门吩咐,说是,说是要对得起宗门前辈。”

“他应该出事了。”苏北观察得细致。他指的是汉天楚。

这句话一说,汉莎的身体一震。她被吓到了。

“师妹,他是谁?”大师兄警惕地看向苏北。其余人也是警戒地针对苏北。

“我是她保镖。”苏北解释。

“所有前辈全不见了。”小让得出结论。

苏北点头:“因为,所有高层都在议事厅中。”他说完,把手指向最左边。

“爷爷也在吗?”汉莎紧张地望向苏北。

苏北点头:“正一闻也在。”

大师兄听闻,脸上变色:“连正一闻这个混蛋也在?”他咬牙切齿。

“师兄,要不要去支援掌门人。”有师弟在询问大师兄。

既然牵扯到正一闻,那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大师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双手紧紧地握成拳,似乎正在做什么激烈的思想斗争。

“让他们跟着过来吧,护心门派想要生存下去,没有这些新鲜血液是不行的。”苏北侧身对汉莎轻声说。

汉莎此时完全听任苏北的吩咐。面对如此棘手而复杂的事情,她也只能够依靠苏北了。

“师兄师姐们,听跟师妹一起前往议事厅。”汉莎大喊。

议论纷纷的人群顿时寂静了下来。

大师兄转头看向汉莎,双眼中带着询问。

“派送队伍在沙漠中全军覆没,正一闻正在利用此事,向爷爷施压,汉莎需要你们的帮助。”汉莎用乞求的目光看着这一群曾经维护她的师兄师姐。

“派送队伍全军覆没,谁下的手?难道是正一闻?”大师兄霍地站起来,双眼发红。

其余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干秋沙漠出现异常,是苏北大叔送我过来的。”汉莎抓紧苏北的手说。

“多谢这位前辈,救了我们的师妹。”大师兄也是个直率之人,拱手一拜。

“这护心门派的人还真不一般。”苏北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门派人际关系。

“所以汉莎小姐很特别,如果没有汉莎小姐,护心门派根本就不会变成这种样子。”小让淡淡一笑。

苏北真的理解了门派对于汉莎的重要性,否则的话,也不会出现大师兄的这一场景。

他看得出来,这一群人对他道谢,是由内而发。他的特殊感知力能感觉到这一切。

“各位师兄师姐,请随我前往。”汉莎转头看向苏北。

苏北点头,当先走过前院,往左边的走廊而去。

“其实在来的路上,汉莎小姐就已经遭到了杀手的暗算。”小让走在后面,对大师兄说。

大师兄的脸色一怒,双眼散发寒光:“肯定是正一闻下的手,他对于门派早就野心勃勃了。”

“是一尺匕首,正一闻请来的人。”小让低声说。

大师兄吃了一惊,倒吸一口气:“那种强者,正一闻能请的过来?”

“以门派一半的资源作为代价。”小让咬牙切齿。

“你们能平安回来,那一尺匕首……”大师兄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向苏北的。

“被苏北前辈解决了。”小让冷哼一声,“一尺匕首虽然是省城的三大强者之一,但是在苏北前辈面前,一招也扛不住。”

大师兄看向苏北的目光变了,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瞳孔一缩。

“地阶中期?”大师兄喃喃。

小让摇头:“恐怕是地阶后期巅峰。”他猜测。

“门派有救了。”大师兄的语气中有喜悦,但是眉间也有担忧。

小让没说话,只是跟随在大师兄的身旁。

“叔叔很厉害的。”蒋吟吟被南宫瑾牵着,她得意地小声说着。

“前辈的家人。”小让说完这句话,大师兄的神色有些怪异。

第一次见到有人行走江湖,还拖家带女。

走过深院,左边的议事厅出现在众人眼前。

“汉天楚,这到底是这么一回事?”汉莎以及苏北刚刚来到前院,就听到这么一声咆哮。

“是罗林师叔。”汉莎听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他怎么在质问爷爷!”

声音中带着不可思议。

“到了这个时候,出现什么都不会觉得奇怪。”苏北淡淡地说。

“罗林师叔掌管着刑侦大权,手下的弟子也是实力最强的一列。”大师兄说完,双眼有意无意地望向身后的一处弟子。

“大师兄,如果正一闻执意插手我们门派的大事,弟子们不以师傅为尊,把门派生死存亡当成第一大事。”罗林门下的弟子首先表明决心。

大师兄脸色稍缓,示意众人安静。

他们的到来,很快就吸引住了议事厅内的众人的注意。

“尔等退下!”罗林严厉地大喝。

“罗林师叔,汉莎求见。”汉莎在苏北的眼神的鼓励下,恭谨地对着议事厅喊了一声。

“莎儿。”有一道沙哑如枯木的声音从议事厅中传了出来。

“爷爷。”汉莎顿时泪如泉涌。

大师兄上前一步,单膝跪地:“弟子水天求见掌门人!”

“大胆!门派高层商议,岂容你们乱来?赶紧给我退下。”罗林严重的警告了一番。

苏北的嘴角带着冷笑,双眼扫向小让。

小让会意,他大踏步上前,拔出腰间的长剑,指着议事厅大怒一吼:“大胆,敢对汉莎小姐指手画脚,你这是对门派的不尊。”

他从罗林的这几句话中听得出,罗林基本上站在了正一闻的一边。

苏北用眼神示意他,那是准备让他当点火线。

“哼!宵小一个,竟然对门派长辈不尊!”罗林怒吼一声,一支毛笔穿透窗户,射了出来。

破空声传来,让小让忍不住后退。

苏北冷哼一声,微微释放出真气,直接震碎了飞来的毛笔。

“恩?”罗林诧异了一声。

“外面有高手。”是另一道沉稳的声音。

小让见苏北出手,他的胆子增大。

他上前一步:“罗林前辈,护心门派弟子求见。”

气势咄咄逼人,盛气凌人。

大师兄等人发觉其中的不对劲,也跟着单膝跪地,齐声一喝:“护心门派弟子求见。”

声音威震四方。

议事厅内一下子静了下来。

“是谁让你们来的?”掌门人沙哑的声音传来。

“是汉莎。”汉莎清脆的声音在院子中响起。

“汉莎啊,师兄师姐也是你让他们过来的?”掌门人的语气中很疲惫。

“恩。”汉莎乖乖地回答。

“你们难道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

“哼!”罗林冷哼一声,“掌门人,因为你错误的指令,导致整个派送队伍葬身于沙漠之中,你是在指谁危险?”

“老朽承认此事是我的不对,但让外人插手门内事务,这又是这么一回事?”汉天楚沙哑着声音质问。

“我这是为了门派未来的安危着想,因为派送队伍全军覆没,门派实力大减,为了应付随时出现的敌人,适当的让外人插手,合情合理。”罗林刚正不阿地说。

苏北的嘴角带着一丝冷漠的笑意。

派送队伍不过是门派内的一小支力量,就算是损失完,也不会对门派造成太大的影响。

这罗林分明就是在给外人找一个插手的理由。

这种理由分明很苍白无力,但他说完话之后,竟然没有人反对。

这只能够说明,大部分的高层已经与罗林一样,倒向外人一边。

“护心门派弟子求见掌门人。”大师兄大喊了一声。

“有什么事情,就在外面说了吧。”罗林感觉外面有变动,不敢轻易现身。

刚刚以他的身手,以弟子们的实力,万不可能抵挡得住。可是,他的攻击却在刚刚出去的那一刻,竟然消失了。

这只能够说明,外面有高手。

“你是掌门人?”小让冷哼一声,毫不留情地说。

“护心门派养你,就是让你对长辈不敬的?”罗林的声音冷了下来。

“爷爷,汉莎现在很安全,现在汉莎也想让爷爷安全。”汉莎清脆的说,“爷爷,能让我进去吗?”

话中的意思很明显。

汉莎有王牌。

“门派内部商议,特别是这件事情,我有权让门下弟子知晓。”掌门人说。

“让他们在外面听就是。”罗林反对。

“你是想踩在我的头上,发号施令?”掌门人犀利的一句话,让罗林反驳不了话。

苏北冷哼一声:“小让,开门。”

小让血热沸腾,他一咬牙:“为了小姐和门派安危,今天让我干什么都行。”

握着长剑,冲向大门。

咣当。

大门直接被小让踢开。

门内的人,侧目看了过来。

一个个怒意相向。

小让站在门前,面无表情地看着,其实心里紧张极了。

“你胆子真大,谁让你这么做的?”罗林坐在左边的首座上,阴沉着脸说。

在他的旁边坐着一名清秀男子,不过脸上的沧桑可以看得出,他的年纪不小。

此时的他正在悠哉地品茶。

正座上,脸色苍白的老人疲倦地看向大门外,应该说是看向院中的苏北。

他的右手上还缠着纱布,双眼无神,似乎是在强撑。

“是我!”汉莎走近了,看到爷爷的这般模样,心中一怒,沉声说。

苏北松开汉莎的手,跟在她的身后。

汉莎担忧地转头看向他。

“我一直跟在你身后。”苏北淡淡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