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剑刺庄主/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沧桑的神色给人一种很安稳的感觉。

汉莎点头,深吸一口气,稳定住情绪,踏步走了进去。

当她出现在议事厅的那一刻,那品茶的青年,手上的动作一顿。他的眉头微微一皱,双眼中带着沉思。

“爷爷,汉莎在沙漠中遇到了暗杀我的杀手,经历一番波折,终于来到你的身边。”

汉天楚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犀利的光芒。

“你没事就好!”他带着怒意说,汉莎,你可知道杀手是谁?”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罗林恰好在这个时候打断了汉天楚与汉莎的对话。

他是看向苏北说的。

苏北刚要跨门而入,听到此话,停顿下来,目光望向汉莎。

“这位大叔是我的私人保镖。”汉莎面无表情地看着罗林,“罗林前辈,我怀疑这里也有要害我的人,所以大叔要时刻跟在我的身边。”

“可笑。”罗林的脸色微变,他咳嗽一声笑了出来。

“年轻人,进来吧。多谢你保护了我唯一的亲人。”汉天楚目光深邃地看着苏北,淡淡一笑。

“这是我的职责。有人对汉莎不利,我必定会追究到底。”苏北拱手。

他进来之前,转头对小让小声说:“让他们在外面等着,注意四周的变化。”

小让暗暗点头。

“破门而进的事情,暂且留着日后处理。”汉天楚目光淡漠地看着罗林,“我们继续说之前的事情。”

罗林没说话,而是用余光注意着身旁的品茶男子。

“正一闻,你也在?”汉莎故意用诧异的声音说。

“让你们进来听,而不是插话。”罗林皱眉。

“多谢师叔的指教。”汉莎站在右边的尾座下方。苏北跟在她身后。

品茶男子也就是正一闻,对着汉莎笑了笑:“护心门派的实力大减,应邀门派高层的请求,前来抵御可能会出现的外敌。”

“这件事情我可并不清楚。”汉天楚看向罗林,“这一切都是你在运作?”

“当时掌门身受重伤,正在密室中疗伤,门派不可一日群龙无首,为了门派安危,罗林越权做了此事,还请掌门赎罪。”罗林随是这样说,但一点也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免了。”掌门人形式上说了一声,“既然我已经出来,那这抵御外敌之说,也就子虚乌有,正一闻小生,我护心门派商议,还请你到育心亭休息一二,等商议完后,老朽亲临作陪。”

罗林的神色往四周暗示。

众门派内的高层在用眼神交流。

“打扰一下,恕我冒昧,这位兄台有些眼生啊!既然作为汉莎小姐的保镖,是否透露一下名称?”

正一闻把矛盾转移向苏北。

“苏无墨。”苏北用深邃的目光看着正一闻。

“喔!~”正一闻拉长音调,眯着双眼说。

“我这次来,也正准备找你交接一下任务进程。”苏北隐晦地把矛盾丢给正一闻,“关于你与秋来第一盾交易的保护汉莎小姐平安到达浮雨城的任务,我已经完成。”

说到这里,他补充一句:“还好我的实力有所保留,否则路上遇到的暗杀者,差点连我也制服不了。”

正一闻眉头微皱,他第一次感觉到眼前这个银色长发男子是个变数,而且在此刻还是个麻烦。

“原来是正一闻小生的手段,让我的孙女平安来到我的身边。”汉天楚冷冷地说。

“各位前辈放心,那杀手已经死在我的手中,并且关于一些重要的情报,我已获得。”苏北逼视正一闻。

好家伙,心机深沉。面对苏北的逼视,正一闻丝毫不惧,神色间没有任何的变化。

正一闻缓缓点头:“我该问的也问了。既然护心门派的高层在商议大事,我这个外人在这里确实不合理。”

他的语锋一转:“不过,在这里的外人不止我一个吧?”

罗林点头,其余高层纷纷赞同。

汉天楚看了一眼在座的人,心中凄凉。

没想到,门下的人竟然都离了心,等自己死后,门派更是名存实亡了吧?

“那关于任务的进程,我已经完成。”苏北继续这个话题,“对了,一尺匕首死之前,向我对你问声好。”

他皱眉故作疑惑:“真奇怪,暗杀汉莎失败,临死前说的话竟然与你有关。”

在场的所有人脸色一变。

一尺匕首是谁,在座的谁都清楚。

省城三大强者之一,虽然是地阶初期,但那可是地阶初期的刺客,实力雄厚,不是一般的地阶初期炼气者能比。

而且,之所以以地阶初期的实力问鼎三大强者之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尺匕首强横的背景。

没想到这个银发男子杀掉的人竟然是一尺匕首。

就算是汉天楚也意外地看向苏北。

“希望你以后的路能好走。”正一闻阴沉着脸说。

一尺匕首身死,错不在他,矛盾必定是针对苏北。可毕竟也是他请来的人物,出了意外,他以后想跟独门打交道,可就难了。

“太平静就无聊了。”苏北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苏北小生,一尺匕首临死前说了一些什么?”汉天楚抓住了苏北说出这句话的重点。

“外人不是应该出去吗?”罗林出声。

“对!护心门派商议的是门内事务,闲杂人等速速离开。”其余人附和。

“闭嘴!”汉天楚发威。毕竟也是一门之掌,这话一说,让所有人的呼吸一滞。

这个时候,他们才清楚,真正执掌大权的还是这名风烛残年的老人。

“苏北小生,你讲,没人敢打扰你。”汉天楚冷哼一声,“真是人老了有些力不从心,但是判断局势,我还是有点能力的。”

苏北点头,上前一步,环视四周,最后把目光锁定在正一闻的身上:“一尺匕首临死前威胁我,独门的天阶强者与他有关系。”

他冷哼一声:“我没放在心上,就算天阶炼气者找我麻烦,也看他有没有胆子。”

天阶是传说,至少在这片区域,是每个人脑子中都不敢亵渎的存在。

苏北的这句话,让正一闻的瞳孔一缩。

议事厅一片寂静。

由来历不明的苏北说出这句话,确实有威慑性。

其实,苏北之所以说出这句话,主要用于震慑。

他要镇住某些图谋不轨的人。

“这似乎跟我没关系啊?”正一闻皮笑肉不笑地说。

“有,这是前一句,后一句是……”苏北意味深长地一笑,终于让正一闻的神色出现不安,“你给他的情报有失误,护送汉莎的保镖,实力太强,他杀不死。”

汉天楚大怒,手忽地拍在扶手上,怒吼:“正一闻,你可知罪?”

强横的玄阶后期的气势直接镇压在正一闻的身上。

汉天楚清楚正一闻的目的,可是因为一直没有出手的理由,特别是到了这个危急时刻。

他很清楚,如果没有苏北的出现,护心门派原有的政权几乎是百分百的要被逆转。

他的心中基本绝望,唯一担忧的就是孙女汉莎。

可在这一刻,他的心中又燃气希望。

因此,在苏北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他当场发作,势必要镇压住这个城府极深的正一闻。

“我哪里来的罪?”正一闻的目光一冷,横扫汉天楚,身上的玄阶后期的气势同样释放出来。

罗林等人见状,身上的气势也有意无意地释放,充斥整个商议大厅。

一瞬间,大厅内的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大有一言不合就会引发一场大混战的趋势。

汉莎的心中一紧,转头看向苏北。

“大叔……”她低声说。

此时的气氛确实很紧张。

苏北按住她的肩膀,摇头:“你放心吧。”

“双剑刺客庄主剑刺求见。”一道洪钟大吕的声音出现。

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愣。

正一闻听到此话,脸上带着喜色。

本以为苏北的出现,会为自己夺取政权带来很多麻烦,甚至给自己带来危机。

没想到,双剑刺客的庄主也插手此事。

汉天楚的神色一愣,随即心中一沉。

局势变得更复杂了。

汉天楚还没有说话,这庄主剑刺就主动走了进来。

不过,刚刚要踏入门槛,却被身后的一只手拉住。

“谁让你进去的?”一道清冷的声音。

苏北听后,嘴角出现一丝怪异的笑意。

“何方宵小!”剑刺大怒,转身一掌劈去。

“轰隆!”

外面传来打斗声。

“我说谁让你进去的?”南宫瑾冷冷地质问。

所有人忍不住伸长脖子去查看。

“庄主?”正一闻站起身,要出去观察情况。

“你是谁?”剑刺惊骇的声音传来。

“我问你,谁让你进去的?”南宫瑾冰冷的声音依旧传来。

大厅内的所有人都被震撼了一下。

剑刺乃是双剑刺客的主人,实力到达地阶初期,乃是远近闻名的霸主。

没想到,在此时,竟然听到剑刺惊骇无比的声音。

苏北上前一步,看了一眼要与自己擦肩而过的正一闻,他对着汉天楚拱手:“汉前辈,你还是让他进来吧,别让庄主太尴尬。”

此话一出,在座的所有人不自然起来。

苏北这句话有两层意思。

能拦住庄主的人,实力必定是超过庄主的存在。而苏北在此时说这句话,就说明,拦住庄主的人物是苏北的人。

第二层意思是说,苏北他是向着汉天楚,给足汉天楚面子。

强大的实力面前,没有人感到自然。

汉天楚畅快一笑:“那就听苏北小生的话。”他大手一招,“剑刺庄主快快请进,老朽身有重伤,无法起身迎接,请恕罪啊。”

苏北淡淡地补充一句:“汉前辈既然说了,那就请庄主进来吧。”

“哼!有人让你进,你才能进,知道吗?”南宫瑾冷哼一声。

在场的没有人敢说一句话,就算是正一闻也是忍不住倒退到自己的位子上。

他的脸上出现不安,双眼带着恐惧。

他感觉今天的局势超出他的预料。

“既然护心门派在商议政事,鄙人也不适打扰,下次在拜访,告辞!”剑刺阴沉着声音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