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赌汉莎的一个未来/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弟子难以接受这群高层说出的事实。

可事情摆在眼前,没有人会故意把自己推向深渊边缘。

“苏前辈,这次是我不对,还请恕罪。”罗林说完,转过身来,一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

“滚吧。”苏北冷漠地说。

他之所以要让他们亲口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主要是为了以后好维持门派的运转。

众弟子默默地看着罗林如丧家之犬一样地离开。

正一闻不是门派内的人,他是最为恐惧的。

当初,就是他窥探护心门派的资源,本身就受到护心门派弟子的敌视。

这场大事情由他一手策划,如何不让人愤怒?

大师兄看向汉天楚。

“我不再是掌门。”汉天楚苍老的脸庞上带着几丝漠然。

他一咬牙,对着苏北单膝跪地:“掌门,这厮不能留。”

即使他的实力是在黄阶后期,即使他所说的这厮已经有玄阶后期的实力。

可是,如果他不怎么说的话,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这最后的罪魁祸首逃之夭夭?

“让他走。”苏北挥手,“我苏北是言而有信之人。”

这话激起了所有弟子的不服。

“他差点让护心门派解散,不能够放走这个大毒瘤。”一名清冷的蓝裙女弟子开口。

“要是让他走,以后我们护心门派的弟子也不敢出门了。”另一人附和。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吵吵闹闹。

“汉掌门,单单这件事情,弟子们不服。”大师兄倒戈向汉天楚。

汉天楚看了一眼苏北,皱眉:“我已经不再是掌门,没必要在说给我听。”

“可是,可是掌门为何要把掌门之位传给他?”大师兄终于说出心中的不服。

其余弟子也闹了起来。

“住口!”汉天楚大怒。

“这件事情不需要理由。我相信他能帮到。”汉天楚力排众议。

“正一闻你可以走了。”苏北淡漠地看着正一闻。

正一闻对着苏北磕头,逃也似地冲了出去。

弟子们想要拦住,但是以他们的实力,根本就无济于事。

见正一闻离去,苏北转头看向南宫瑾:“瑾儿。”

南宫瑾的目光闪动:“要杀谁?”

弟子们的呼吸一滞,纷纷听苏北接下来的话。

“我说的是让他们离开这里,不会动手,但不代表我不能在外面动手。”苏北的嘴角带着一丝残忍的笑。

“瑾儿,让正一闻回来,要死的。”

南宫瑾活动了一下手腕,微微躬身拍了一下蒋吟吟的小脑袋:“陪在苏北的身旁,别乱跑。”

“姐姐去哪?”

“我一会就回来。”

所有人都把目光注意在南宫瑾的身上。

这位让人惊为天人的绝世美人,是要杀人么?

“注意安全。”苏北吩咐。

南宫瑾点头,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所有人的心中不由得一惊。

这绝对是高手!

“诸位都去休息吧,具体的门派事务安排,等明天再说。”苏北挥手。

弟子们把目光看向汉天楚。

对于这个刚刚上任的掌门,他们的心中还没有建立起关于苏北的政权威严。

“看着我干什么?”汉天楚大怒。

也在这个时候,南宫瑾回来了。

在她的手上提着正一闻的尸体。

小让见状,走过去把正一闻的尸体处理了。

苏北捂住蒋吟吟的眼睛,看向汉莎:“你的年纪大,看住她,别让她看到。”

汉莎走过去,抱起蒋吟吟。

众人哗然。

玄阶后期的强者,在短短半分钟的时间不到,就成为了一个尸体。

“都散了。”苏北的这句话终于出现了几分震慑。

强者为尊,这些弟子们虽然没见过苏北的实力,但从他身边的人也能够窥探一二。

当人全部离开,汉天楚再次把注意力放在苏北的身上。

“苏北小生,老朽的要求虽然有点过分,但要是没有我,汉莎只怕……”汉天楚内疚地说。

苏北摇头:“老前辈,门派之事我并不擅长经营,我希望还是由你来操办一切。你说的保护汉莎,我会为她扫平眼前的障碍,至于她的成长,还是要看她自己。”

“那你之前……”汉天楚吃惊地看着苏北。

“掌门人的要求,在众弟子面前,在这些高层的面前,我怎么敢不答应。”苏北淡淡一笑。

“已成事实,这已经不可逆了。”汉天楚哀叹。

“只需要老前辈处理门派事务就行,我这个掌门有名无实,在门派实力没壮大之前,我就是一个保护伞。”这才是苏北真正的目的。

如今护心门派的实力锐减,如果他不答应汉天楚的话,那么第二天,护心门派的仇家就会前来踏平这里的一切。

“汉莎虽然年纪小,但再过两年也到了结婚的年龄。”汉天楚还是担心汉莎的未来。

他看了一眼南宫瑾,犹犹豫豫地说:“老朽知道以我家汉莎的背景和实力,只怕给苏北小生提鞋都不够资格,但老朽恳请苏北小生收留下汉莎。”

汉莎的双眼一红,抱着蒋吟吟抹眼泪。

小让默默地站在一角,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他知道,关于汉莎的未来,一切在于苏北的态度。

“就算是当一个小妾,甚至是暖床丫鬟就行。”汉天楚又一次下跪,“只要她能够平安的度过这一生就行。”

苏北紧紧皱眉,扶起汉天楚。这一次,他强制性的把汉天楚扶了起来。

双眼深邃地盯着汉天楚:“老前辈,你这是在说遗嘱?”

汉莎的心中一惊,惊骇地问:“爷爷,你怎么了?”

汉天楚缓缓摇头:“我也服老了。”他枯槁的双手握住苏北的手,“保护好她,她可以成为你的翅膀,让你展翅高飞。”

苏北的心中一沉,忽地想起正一闻来。

正一闻为何要抢夺护心门派?如果只是这个目的的话,为何连一尺匕首这样的强者都要请出来?

而请出来的条件就是让出护心门派一半的资源。

这根本就不符合正一闻夺取护心门派的利益啊。

此时,听到汉天楚如此着重焦急地让苏北答应保护好汉莎,苏北的心中终于起疑,这护心门派有些特殊了。

“老前辈,你就这么信任我?”苏北忽然淡淡一笑。

“我只能信你了!”汉天楚咳嗽一声,竟然有黑色的血液随之出现。

汉莎惊慌地抓住苏北的手:“大叔,帮我看看爷爷,我求你了。”她哀求地看着苏北。

十五岁的汉莎,虽然比蒋吟吟要大八岁,但心智还未成熟,犹如一个小女孩一样。

没了父母,护心门派的高层反叛,爷爷的身受重伤,让她的内心伤痕累累。

这一刻,她真被最后的亲人也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苏北仔细用神识扫视了一下,心中一惊。

他看向汉天楚的目光变了。

“老前辈……”

“我想休息了。”汉天楚苍老一笑。

他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孙女,然后用枯槁的手抚摸着汉莎的头发,浑浊的眼泪在眼珠子里打转。

哽哽咽咽:“莎儿,以后在苏北叔叔的面前,不能任性,知道吗?你要乖乖听苏北叔叔的话。”

他深吸一口气,看向南宫瑾:“苏夫人,请受老朽一拜。”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丧亲之痛,悲情至深。

南宫瑾扶起汉天楚:“老前辈,南宫瑾受不起您的一拜。”她知道汉天楚为何要对她下跪。

因为汉莎,汉天楚生怕汉莎陪伴在苏北的身旁,会给这位正室带来不喜。

“老前辈,汉莎她很可爱,我会当妹妹一样看待的。”南宫瑾让汉天楚放心。

汉天楚重重地点头:“多谢。”

“爷爷,你这是要干什么?”汉莎预感到了不安。

“爷爷累了,想回房睡觉,汉莎送我回去吧。”汉天楚疲倦地说。

“恩,汉莎陪您。”她挽住汉天楚的臂弯,往外走。

小让默默地跟在爷孙的身后。

苏北目光深邃地盯着这对爷孙离去。

“苏北,你真要当掌门?”

“我们需要一个安身之所。”苏北看着她叹了口气,“而且,我不继位,第二天,护心门派就会人去楼空。”

他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老前辈的遗嘱,他想遵循。

“救不了了吗?”

“五脏俱裂,伤及根髓,已是无力回天。”苏北哀叹。

南宫瑾沉默,她陪伴在苏北的身边,低声说:“这是最后一次,好吗?”

“汉莎吗?”苏北的嘴角出现一丝无奈的可笑,“你就把她当成买主,我是她的保镖就行了。”

原来,思想受古代三纲五常影响的南宫瑾,也不全是不在意其余的女人啊!

苏北用手轻轻抚摸南宫瑾的手背,安慰她:“我以为你就是一座冰山。”

南宫瑾白了他一眼。

“好了,等会让汉莎和小让给你们安排休息的地方,我出去一趟。”苏北淡淡地说。

“你要去哪里?”南宫瑾警惕地说。

“正一闻只是一个主谋,既然要解决所有麻烦,就不能够有遗漏。”

“我陪你去。”南宫瑾听懂了苏北的意思。苏北这是准备铲除护心门派的高层。

“好好在这里待着,你要是不在这里,她怎么办?”苏北轻声说话,目光在蒋吟吟的脸上一扫。

他离去了。

深夜之中,神识释放。

小小的浮雨城,虽然在这个特殊的地方,无法用感知力捕捉对方的气息,从而进行跟踪。

但是,以苏北的实力,可以轻易的搜索完一遍全城。

暗金丝边的黑色战斗服让他仿佛融入到了黑暗之中。

从护心门派离开,他闪身进了大街小巷。

神识一扫,锁定一个隐藏在一处荒废大院中的护心门派的高层。

一个闪身,直接来到荒废大院的正房中。

这位高层盘坐在地上,吸收空气中的灵气,丝毫没有感觉到苏北的到来。

“正一闻夺取护心门派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苏北忽然发出声音,吓得这位高层瘫倒在地。

“掌门!”这人的脸上出现恐惧,浑身颤抖。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说!正一闻夺取门派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苏北威胁,“说出来,我饶你不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