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记得我的贺礼/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的神识铺展开,双眼盯着四周,一直愁眉不展。

“大叔,你在想什么呢?”少女问。

“在想那沙漠飞蛛。”他反问,“以前在浮雨城可出现过这类事件?”

“原来大叔不是本地人啊。”少女明显把问题的核心转移到了苏北本人的身上。

看得出来,她对苏北感兴趣。

苏北摇头:“以前在浮雨城可出现过沙漠飞蛛?”

“我没有见过,也没听过。”少女摇头。忽然,她啊了一声:“糟了,母亲要是知道我不在房间,现在肯定在焦急的找我。”

“那我们现在赶回去吧。”苏北说。

“恩!”

“我背你,速度快点。”苏北说。

少女红着脸跳上苏北的背,双手搂着苏北的脖子。

苏北提住少女的细嫩大腿,忽地加速,往前冲去。

这一次,他不用在顾忌沙漠飞蛛的速度,可以全力冲刺。

真气护体罩笼罩少女,他快的犹如影子。

“哇!”少女惊讶,“大叔是浮雨学院的导师吗?好厉害!”少女第一次见到能够发挥出如此快速度的人。

在她的眼中,四周的景物在闪电般的倒退,让她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

半个小时后,苏北来到城门前。

轻轻一跃,直接跃上城墙,趁没人注意,落入城中。

苏北凭借着之前的记忆,回到了少女的院落外。

“大叔,能带我回到房中吗?”少女为难地说,“我要是这样走进去,肯定会吓到母亲的。”

苏北也觉得有理,提住少女的大腿:“别出声。”

话刚刚说完,背着少女,落入院中。

“这里这里。”少女好似做贼心虚一样,压低声音说。

苏北推开门,一股少女的闺房清香味传来。

他放下少女说:“换下我的衣服,我得走了。”

“大叔,女儿家的闺房可不能够随便进,你是第一个进入我房间的男人。”少女羞涩地说。

显然,她再次忽略了苏北的话。

苏北笑了一声:“你想说什么?”

“哎呀!”少女情窦初开地看了一眼苏北。

“该给我的衣服了吧?”

“大叔不多坐一会吗?”少女低声问。

“夫人在家中等待多时,我得赶回去了。”

少女失望地哦了一声:“大叔,你先出去一下。”

苏北来到门外等待。

过了一会,少女抱着苏北的外衣出了门,递给苏北:“大叔,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苏北想了一下,说:“墨一白。”这是婉清临死前,为他取得名字。

婉清不信蒋吟吟所说的夜一白,所以她另外取了一个名字,以此来打破夜一白的魔咒。

“墨一白……”少女喃喃地念了一口,好似要把它记在心中。

“后会无期。”苏北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少女站在门口,痴痴地看着苏北离去的方向。

对于一个第一次接触男人的懵懂少女,昨夜的拥抱,昨夜的追击,深深刺激到了她。

这可能是她一生当中最难以忘记的一幕了吧。

苏北不做停留,回到护心门派。

不过,刚刚要跳墙进入门派内,却发现牌楼前来了一堆人。

“汉天楚呢?给我出来!”一名手持巨斧的男子对着护心门派的大门大吼。

其余人纷纷叫嚣,一股股杀气弥漫。

苏北从墙边走了出来,来到牌楼前,问:“这位大哥,你找老前辈做什么?”

“哪来的家伙?”巨斧男子神色不耐地看着苏北,“护心门派的?”

苏北刚要回答是,门开了。

大师兄打开门,目光冷冽地盯着巨斧男子。

“掌门。”大师兄见苏北在巨斧男子前,不由得诧异开口。

“护心门派的掌门人就是你?”巨斧男子怒目圆睁,“原来汉老头死了。”

大师兄怒:“不许你侮辱汉掌门。”

巨斧男子大笑:“人死不能复生,我看你们还是趁早跑吧。那日,这老头被我巨斧门派围攻成重伤,没想到这么快就撒手而归,这样也好,这护心门派也能早点乃入我们门派的口袋中。”

他的话刚刚说完,转身,手中的巨斧对着苏北砸了下去。

“原来是你们做的好事。”苏北一动不动,双眼冷冷地盯着那巨斧落下。

“掌门小心。”大师兄吃了一惊,想要上前阻止,但是被巨斧门派的人阻拦。

“铛!”

清脆的武器碰撞声传来。

一把长剑挡在了巨斧的攻击。

“谁?”巨斧男子怒吼。

“我。”剑刺冷淡地开口。

巨斧男子猛地转头,一双虎目瞪过去的一瞬间,气势全消。

“是,是庄主大人。”巨斧男子吓得急忙收手。

“原来是巨斧的掌门人呐。”剑刺拉长音调。

“不敢!不知庄主大人来此地,有何贵干?”巨斧男子低头恭谨地说。

在浮雨城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要接受双剑刺客的统治。

此时,大师兄身后的一众弟子也走了出来。

不过,在他们之中,还真没有能主事的。所以,他们把目光看向苏北。

“当然是来求见护心门派的掌门人。”剑刺对着巨斧男子冷淡一笑,“你有何贵干?”

“哥哥姐姐,你们让一让。”蒋吟吟稚嫩的声音在气氛凝重无比的时候传了出来。

这声音对于剑刺来说,无疑是记忆犹新。

他看向护心门派的大门前。

蒋吟吟像头小羊羔,挤出了一条路,在她的身后,南宫瑾款款走来。

众人赶忙让出一条道路。

剑刺的神色微微一变。

好在南宫瑾出来之前,目光就一直放在苏北的身上。

她见到苏北无视,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睡得可好?”苏北淡淡一笑。

“叔叔,你不知道,姐姐一晚上没睡。”当众说出这种话,把南宫瑾差点憋出内伤。

她脸色通红到无处发泄。

如果说这话的不是蒋吟吟,她绝对会刀剑相向。

有人憋着笑不敢笑,有人看向苏北的目光带着丝丝羡慕。

“问你话呢。”苏北适当地转移话题,对着巨斧男子说。

巨斧男子笑不出来,他看的出来,剑刺在偏袒护心门派。

“我来恭贺护心门派的新任掌门人。”巨斧男子把巨斧放在脚边,干笑着对苏北拱手。

剑刺冷笑,手中的剑缓缓指向巨斧男子。

巨斧男子恐惧地后退。

苏北上前拦住,把手伸到巨斧男子的面前,理所当然地问:“既然是恭贺我,贺礼呢?”

“贺礼……”巨斧男子慌张地想措辞,忽然见到剑刺的目光带着杀意,他一咬牙,“还在路上,我现在就去催催。”

“叔叔,我要奶豆腐。”蒋吟吟听到贺礼,便小声的说。

苏北的眼转一转,对着巨斧男子笑:“贺礼等会给我也行,先去帮我闺女买两份奶豆腐回来。”

护心门派的众弟子差点笑出来。

一代掌门人,竟然要为一个小屁孩买奶豆腐。

巨斧男子脸色阴沉地看向苏北。

“怎么?”苏北瞪眼。

剑刺淡然一笑:“苏掌门吩咐的事情,听到了吗?”

经过剑刺的提醒,巨斧男子阴沉地说:“老实的呆在这里,看好我的斧头。”

他对门下弟子说完,转身往闹市区跑去。

护心门派的弟子终于忍不住笑意,纷纷大笑。

同时,他们看向苏北的目光也有了几分佩服。连剑刺这等人物都要对苏北礼敬三分,可见苏北的手段之高明。

“苏掌门,此次前来的仓促,等会我命人补上一份贺礼。”剑刺歉意地说。

苏北不明白这家伙为何对他这么殷勤。这家伙昨天被南宫瑾狠狠的打了一顿,面子被扇了不知道多少次,今天竟然能跟没事人一样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能够说,能够当上庄主的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没事,我等得起。”苏北可不客气。

护心门派的实力大减,正好需要这些家伙献的资源补充一下库房。

巨斧掌门人的速度很快,他端着两碗奶豆腐跑了回来。

蒋吟吟见这大汉脸上有刀疤,害怕地说:“能吃吗?”

苏北笑:“能吃。”他走过去接住。

转身,递给蒋吟吟一碗:“来,慢慢吃,吃完我在给你另外一碗。”

这幅大叔暖男的模样,看的所有人的神色怪异。

掌门人不管是在何处,都应该保持好自己的威严形象。

苏北可倒好,刚刚上任不到一天,就把自己的形象给转换成了和蔼可亲的大叔形象。

不过,此时的巨斧和剑刺不敢小看苏北。

南宫瑾上前,柔声:“给我吧,你去处理事情。”她接过苏北手中的奶豆腐。

这一副温馨的画面,在这个场面出现,好生怪异。

风华绝代的大叔气势,冰山女神南宫瑾高不可攀的仙姿,可爱懵懂无知的蒋吟吟,倒也是一绝配。

“在下斧刀,不知道这位兄台是如何称呼?”巨斧男子努力消化之前的举动,干笑着说。

“在下苏北。”苏北平淡无奇地说,“记得我的贺礼。”

掌门人当到这个份上,还真需要一定的脸皮。

大师兄不忍再看,差点就想带领众师妹师弟关上大门。

剑刺的脸上也是一阵尴尬。他笑:“今天是苏掌门的上任之日,谁敢抹了您的面子。”

斧刀也跟着笑了两声:“我这就去准备贺礼。”

“记得多送点宝物,我这人一般不记仇,好伺候。”苏北一副笑面虎的样子,看的剑刺和斧刀心中一阵心寒。

剑刺可是清楚,一夜之间灭了隐藏在全城各地的护心门派高层,这等实力,让他心惊。

就算他是一名地阶初期的强者,能够释放出神识,可想要在一夜之间用三十米覆盖范围的神识搜索全城,并且杀死玄阶级别的炼气者,那是天方夜谭。

除非他的实力要超出地阶初期。

得知此事的他,如何敢惹苏北和他的夫人南宫瑾?

庄主思来想去,只能够忍气吞声,与这两位新来的强者打好招呼。

从此,在浮雨城,双剑刺客也多了两名不敢惹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