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暖心大叔/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巨斧门派与剑刺返程准备贺礼去了。

大师兄护合对苏北拱手:“掌门,巨斧掌门人斧刀围攻汉老前辈,这件事情,不应该如此草率的处理啊!”

“该干嘛干嘛去,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苏北淡淡地说。

护合不敢再说,带着师妹师弟往演练场而去。

“护心门派昨夜刚刚经历了大清洗,以后很多事情还需要你多费些时间。”苏北看着护合离去的背影说。

“弟子一定不会怠慢。”护合凝重地说。

“先回去吧。至于斧刀对汉前辈的伤害,不会这么算了。”苏北挥手。

护合刚刚走没有多久,汉莎红着双眼跑了过来。

“大叔,大叔!!”汉莎跑过来抓住苏北的衣袖,“大叔快去看看爷爷,他,他快不行了。”

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哭成泪人。

小让一脸沉重地走过来,看着苏北摇了摇头。

苏北的心中一沉。

“大叔,求求你帮汉莎救救爷爷吧。”汉莎无力地抓着苏北的衣袖大哭。

“汉莎姐姐,不要哭,吟吟以后也会保护你。”蒋吟吟认真地对汉莎说。

苏北叹了口气:“走吧,我们去看看。”

护合远远的听到这句话,脸上微变,转身上前说:“恳请掌门让我们一同随往。”

一行人往右侧的院落走去。

闭静苑。

苏北安慰汉莎,低声说:“都在外面等着。”

只有他与汉莎进入。

南宫瑾的神识一扫,神色沉重地看着苏北以及汉莎,不说一句话。

闭静苑的里屋,汉天楚盘坐在简洁的床榻上,双目紧闭,在他的身边有一张纸条。

“大叔!”汉莎用恐惧的目光看着苏北。

苏北不说话,走上前,拿起那张纸条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看着汉莎。

“汉莎……”

汉莎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像一个无助的小女孩一样,哇哇大哭。

哭声让人不禁动容。

从里屋传到门外。

护合等弟子跪在地上,沉重地哀悼。

“斧刀,我护心门派绝不会善摆干休。”护合红着双眼怒吼。

汉天楚在今日清晨时分,坐化。

此事一经传出,全城震动。

双剑刺客派人送来两份礼。

一份贺礼,一份丧礼。

以庄主剑刺为首的所有高层全部到场,为汉天楚哀悼。

这个举动让全城的各方势力不禁猜测,护心门派到底有什么分量,能够让土皇帝的双剑刺客如此看重。

不过,既然连双剑刺客都要对护心门派如此敬重,其余势力当然也要有样学样。

当然,浮雨城最忧心忡忡的只怕是巨斧门派的人了。

在早晨传出汉天楚坐化的大事后,斧刀携带自己的几位亲信,遗弃门派准备跑路。

不过,得到剑刺吩咐的剑主,立即带着人去捉拿。

下午时分,剑双携带银组把逃亡的斧刀送到了护心门派。

此在当时,各方势力正在正厅改造成的灵堂哀悼汉天楚。

当他们见到玄阶后期级别的斧刀被剑双和银组抓回来的时候,心中非常震撼。

竟然能够惊动双剑刺客出动银组,这让各方势力的大佬对苏北这个新上任的掌门不禁留意。

“给汉天楚前辈陪葬。”苏北冷冷地下令。

斧刀挣扎无效,在汉天楚入土的那天,被生生活埋在了地下。

此事过后两个月。

护心门派的高层政权基本建立。

护合从弟子之中脱颖而出,成为继承罗林之位的掌邢长老,小让成为库房长老,专管护心门派众人的生活起居事宜。

刘澜,众弟子中的二师兄成为护山门派长老,对于外界的一切入侵、公关事情,由他处理。

有苏北与南宫瑾坐镇护心门派,没有人敢去招惹重新大换血的门派。

门派虽弱,但也强的惊人。

同时,苏北也特意组织了一队直属组织,由他指点,成为侦查斥候部队。

主要任务就是寻找苏北要的几名指定人物。

这些人物全部由苏北与画师联合画出。

两个月的时间,过的不快不慢,整个浮雨城都在有条不紊地运转着。

早晨时分,苏北站在沙漠边缘,目光深邃地看着远处的沙漠。

“又跟丢了。”他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这两个月,他几乎每天夜里都能够发现有一只沙漠飞蛛来到浮雨城,抽取人的灵魂。

刚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在意,后来城内出现的死亡人数太多,大多都是身体无恙。

这让他回想起那头沙漠飞蛛。

所以,他开始每夜追查,这才发现一只是那沙漠飞蛛搞的鬼。

从此,他有了另一个习惯,那就是弄清沙漠飞蛛的由来。

护心门派也在浮雨城,他可不想让这头沙漠飞蛛成为护心门派以及吟吟的潜在威胁。

不过,当他每次追击到沙漠边缘的时候,这头半实体的沙漠飞蛛就会悄无声息地潜入沙漠之中。

每到这个时候,苏北无奈地承认,他跟丢了。

好在这两个月有他存在,这沙漠飞蛛的伤人事件少了不少。

因为苏北夜里救人,渐渐在浮雨城流传出一名深夜出动的神侠。

便是双剑刺客也被惊动,可当他们夜里搜索了几次之后,再也没有动静。

回到城内,特意跑到河道闹市街。

“大爷,两碗奶豆腐。”苏北递出铜币。

“又是给你闺女买啊?”大爷笑呵呵地接过铜币,盛出两碗热气腾腾的奶豆腐。

“这奶豆腐有营养,很适合她吃。”苏北端着两碗奶豆腐,往门派走去。

风华绝代的气质,忧郁的眼神,历经沧桑的脸颊,风姿飘扬的银色长发,简直就是万千少女的杀手。

再加上手上的两碗奶豆腐……

路过浮雨第一盾,第一盾分支的不双每天早晨,恭谨地在门前等待。

“苏无墨前辈!”

“很按时啊!”苏北无奈地笑,“我是秋来第一盾分支的人,你不用这么客气。”

“都是第一盾里面的人,没必要分得这么清楚。”不双恭谨地一笑。

“那以后也不用每天站在门口等我,是不?”苏北说。

但见不双恭谨的笑意,苏北也只得摇头离去。

一路上走去,经过双剑刺客总部的时候,称号剑主的剑双早早地在门口等候。

“苏掌门人精神气很好啊,每天为闺女买奶豆腐。”剑双呵呵笑着。

四周居住的大户人家早已经见怪不怪。

这个土皇帝一般的势力,每天都要派出这么一个重量级人物等待这个拿着奶豆腐的男子。

不仅仅是双剑刺客,凡事在苏北要走过的一条路上的势力,都要如此。

苏北也挺无奈,可也没办法。

一代护心门派掌门人,虽然没有树立起平日里的威严,但拿着奶豆腐的他,却被其余势力衬托起来,成为谁都不敢惹的神秘男人。

没人清楚他的实力,可连双剑刺客都要礼敬三分,就能够窥探出一二。

这个外人眼里是个暖心的爸爸级人物,反而成为浮雨城最神秘最强大的男人。

来到护心门派的门口,刘澜带着门下弟子早早地等候于此。

“以后不用管我,你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苏北风风火火地走进去。

这两个月来,护心门派也逐渐接受了这名神秘强大的男人。

门内的女弟子对苏北产生仰慕之情。

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每天按时给闺女买奶豆腐,单单说那份勇气,就足够让人津津乐道半天。

在这个世界,重男轻女的思想不轻不重,但男人持家的几乎没有,甚至被认为男人持家本身就不妥。

苏北来自地球,思想价值本来就与这里的人不一样。他做的事情,让这里的人不解,可也让很多人羡慕。

没人能理解苏北是哪里来的勇气,能够弯下腰,做着女人才会做的事情。

“叔叔。”蒋吟吟在演武场,跟着一众弟子哼哼哈嘿地锻炼身体。

蒋吟吟虽然小,但是在门派内也有跟她差不多年龄的孩子。短时间内,她成为了这群孩子们的大姐大。

这些孩子都是门派收养的孤儿,无父无母,都是曾经的护心门派收养而来。

这个习惯苏北并没有革除,他延续了汉天楚前辈的意志。

当然,想要进入护心门派,不是什么人都会收。

否则的话,护心门派早就人满为患。

她成为孩子们的大姐大,见苏北拿着奶豆腐,反而不好意思。

可是,食物的诱惑让她无法抗拒。

“认真学习,成绩出色的,我每天为你们其中的人买奶豆腐。”苏北看见其余孩子羡慕的眼神,鼓励说。

有一名七岁的男孩坚毅地说:“掌门叔叔,我不要奶豆腐,我要参加百花大赛,成为百花冠王者。”

“掌门叔叔,我也想当百花冠王者,或者拥有一身盖世武功,铲奸除恶,我才不像女孩子一样,吃奶豆腐。”一名五岁的男孩稚嫩地说。

蒋吟吟脸红,瞪了一眼五岁的男孩:“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你知道什么。”

五岁的男孩怯怯地看了一眼蒋吟吟:“本来是嘛。”

苏北笑:“百花大赛,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还真不知道百花大赛是什么。

“叔叔,百花说的就是我们啊。”蒋吟吟似乎知道一些。

他们年纪小,但也有自己的圈子。

“百花大赛说的是年级在十五岁以下的,参与演练的比赛。”蒋吟吟得意地说,“我也要参加,我要成为百花冠王者。”

苏北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群孩子:“想去吗?”

“想!”

“两天后,百花团就要来到浮雨城,我想参加。”

“这么快?”苏北喃喃。

“叔叔,我也要去。”蒋吟吟抓着苏北的衣角说。

苏北定定地看着她的双眼,看到她双眼中的坚定。

这样也好,让她真正体会到成为炼气者是多么的艰难,让她做好心理准备。苏北心想。

蒋吟吟的身体素质还需要提升,等再过半年,苏北就要亲自为她洗髓,把她的霸体体质进一步体现出来。

至于要不要直接觉醒她的霸体,还需要进一步在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