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四季百花团/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并非如此,前辈,花魅只是感觉到这里阴气很重,便出来查探了一番。”花魅后退,恐惧地说。

“赠送给你们百花团魂具的人到底是谁?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苏北的心中有些恼怒。

虽然不知道赠送魂具给百花团,到底是何用意,但是他感觉得出来,眼前这个女子,没有好心。

当然,还有一个猜测就是,赠送魂具给百花团的人,应该知道浮雨城会出现半实体的沙漠飞蛛,也就是此女口中说的阴魂蛛。

而沙漠飞蛛与干秋沙漠有非常大的联系。

一想到那巨大的联系,苏北的心中就感受到不安。

如果这个猜测真的属实的话,赠送魂具的人是真想把灾难降临到浮雨城的所有人身上。

因为,那裂缝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可单单能够释放出精纯的灵气就可以吸引无数人舍身挖掘。

那绝对是一场浩劫。

“是一个小孩,在来的路上把魂具赠送给百花团,事后我们搜索这小孩身后的人,没有得到任何的线索。”花魅正在想尽办法保全性命。

苏北绕着圈,冷冷地盯着花魅。

花魅被黑色衣袍笼罩,看着这样一个天阶后期的强者围着自己,她的心中恐惧而忐忑。

“前辈只要不杀小女子,小女子做什么都愿意,能侍奉前辈,是花魅的荣幸。”花魅一咬牙,把大黑帽往后一翻,露出精致而魅惑的面容。

苏北在这一瞬间只有一个想法,他想到了婉清。

婉清的心性才十八岁,有着少女般的天真的心性,可身体是狐苏的。

狐苏作为九尾妖狐,自身带着魅惑,比之眼前的花魅要魅惑更甚。不过,婉清终究不是狐苏,所以以狐苏的身体表现出来的形象,让苏北记忆犹新。

虽然是魅惑,可带着的是成熟而调皮的魅惑。

至少,当初婉清得到狐苏肉身的时,在自我介绍中,她说自己姓苏。

微微甩了甩头,苏北冷淡地说:“收起你这招。”他一口回绝了花魅话中的意思。

“花魅从来没有侍奉过任何一人,一直以来都是纯洁身。”花魅以为苏北是在嫌弃她,赶紧解释。

“我对你不感兴趣。”苏北摇头,“我问你,为何要把魂具当做这次百花大赛的奖项?难道说,孩子们也适合使用魂具?”

此话一说,花魅的神色一愣。

苏北捕捉到了这一点,他冷冷地哼笑了一声。

这声犹如魔音,吓得花魅浑身一颤。

“你到底还瞒着我什么?”苏北忽地来到她的面前,一手抓住花魅的脖子。

花魅瞪大双眼,豆大的泪珠从眼眶中打转。

“害怕了吗?害怕你就说啊!”苏北阴森地在她的耳边述说。

不过,苏北依旧没有停止自己的奔跑。

沙漠飞蛛不断地追逐着他,没有放弃。

“我要是把你扔给沙漠飞蛛,今夜我也就不用再大街上闲逛到天亮了。”苏北威胁。

“我,我……”花魅恐惧紧张到说不出话来。

“放轻松,只要你说出来,我不会杀你。对付你,还不值得用我的手。”

花魅恐惧地对苏北点头。

“说吧,为何要以魂具作为比赛的奖项?还有就是,你今夜为何会来到这里?魂具的具体信息,你们还隐藏着什么?”

花魅哭哭啼啼,被吓到了。

从未有这么一刻,死亡对她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晰。

“至于魂具作为比赛奖项,我也不是很清楚,来到浮雨城之前,奖项本事一枚蜕变体质的宝物,可就在前天,百花团的高层临时决定,改变了宝物奖项。”

花魅见苏北的眉头微皱,深怕自己会遭遇不测,急忙解释:“我真没有骗你,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护花使者,根本就不懂高层的用意。”

“继续说。”苏北舒缓神色,喜行不露色。

“我今晚来到这里,也是高层的决定。花使说,明天百花团即将到达浮雨城,让我先行一步到达浮雨城,也好为百花团的到来清除一些障碍。”

花魅这一刻犹如做错事情的少女,哽咽:“魂具的事情我刚刚也说了,这也是花使告诉我的。”

“照你的意思来说,你就是炮灰咯?”

花魅幽怨地看了一眼苏北。

苏北并没说话。他读懂了花魅眼中的意思。

百花团的背景强硬,与浮雨城的各方多少利益关系。

不管是在哪里,谁都不敢招惹百花团。花魅自然也是百花保护伞里面的一员,就算是当做斥候和前锋,也没人敢招惹。

再加上浮雨城虽然繁华,那也是相对而言。

地阶初期就是这座城市的强大存在。

花魅作为地阶后期的存在,谁能够动得了她?

至于清除障碍,应该也是处理一下一些小麻烦而已。

遇到苏北,被苏北镇压,这完全是一个意外,一个百花团根本就没有料想到的意外。

“百花团的内部制度是什么, 你给我说说。”苏北觉得百花团不对劲,还是先打探一下具体的情由再说。

“我们是这个国家的分支百花团,叫做四季百花,最高的统治者与前辈的境界是一样的。”花魅哭啼,“我一辈子也没感受过统治者百花女王的气势,也没感受过她的实力。”

“不,我现在感受到了。”苏北感觉自己是在欺负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一种罪恶感油然而生。

“继续。”苏北不看她的双眼,否则他会真的想起婉清。那个曾经为了他而羽化的单纯小女孩。

“四季百花的统治者是百花女王,在下面就是护花内卫,总共有左右两位。”

“左右两个护花内卫分别统领下五支护花护卫。”

“然后呢?”苏北没想到,百花团内部的分支竟然如军事管理一样的严厉。

“我是其中的一支护花护卫编队成员,琉璃花使是这一支护花护卫的队长。”

苏北眯着双眼说:“也就是说,仅仅是一支护花护卫的成员,实力也到达了地阶后期?”

这让他的心中不由得震撼。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百花团到底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花魅咬着嘴唇摇头:“我是个特例,曾经我也是一名护花护卫编队的队长,只是又一次端茶水的时候,一不小心洒了女王一身,所以……”

苏北回想起之前花魅自信满满,一副一神秘感爆棚的样子,不由得一笑。

“护花护卫的编队成员的大部分实力是什么阶位?”苏北还是得了解一下这个强大的百花团分支,是有多少的含金量。

“大部分都是玄阶层次,一般一个编队里面,有一个地阶初期的副队长。我是琉璃编队的副队长。”

“没想到我遇到了一个没脑子的家伙。”苏北的双眼洞察花魅的双眼,察觉到她说的时候,瞳孔没有动摇。他知道,这家伙说的不是假话。

花魅大怒,可刚刚怒起来的神色,又垮了下来:“前辈,能放过我吗?我真的很害怕。”

“你看我。”苏北淡淡地说。

花魅的双眼扫视苏北的面貌:“小女子看了,然后呢?”

苏北嗤笑:“既然看到了我的面貌,你觉得然后是什么呢?”

花魅忽地反应过来,再没有之前的妩媚、高冷,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我说过要毁尸灭迹了吗?”苏北感觉他在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纯真女孩。

“前辈该不会是要先奸后杀了我吧?”花魅害怕地说,“花魅发誓,绝不是说出前辈的身份。”

“我刚刚还真是这样想。”苏北调侃。

花魅浑身一颤:“只要前辈不杀我,我可以一直服侍在前辈的身边,端茶递水,洗衣做饭,我都可以学啊!”

“知道你为什么当不了花使吗?”苏北的嘴角一扬。

“前辈为何如此问。”花魅的脸上带着泪痕,看起来楚楚可怜。

“因为你太天真了。我猜想,你以前还在当花使的时候,肯定被其余四支编队孤立了吧?”苏北哼了一声,“洒了女王一身茶水,这可不是降你级的原因,而是有人在背后捅你刀子。”

见这姑娘长了一副妩媚众生的样子,没想到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前辈,这个时候,你就别埋汰花魅了。”花魅可怜兮兮地看着苏北,“我真的是第一次感受到天阶后期强者的气势,我觉得跟在你身边,也未尝不是好事。”

苏北见她瞳孔闪躲,知道她这时候是为了活命,而不断在证明自己还是有价值。

“跟你一起来浮雨城的还有其余人吗?”

“本来有两个手下,但我把她们留在团里面,只有我一个人来。”花魅说这话,当真是把自己逼近了绝路。

可她也同样聪明,她很清楚眼前这个强大的男人,为何要这样说。

如果她说有人,苏北可能不会杀她,但是相比于不杀,杀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毁尸灭迹,就是杀的理由。

如果她说没有,苏北杀她的可能性很大,可是不杀的她的理由也就少了不少。

主要是她清楚,百花团对于大陆的威慑性非常强,可这是一个分支的百花团。

一旦她逃出生天,试想一下,分支里的成员会为了一个已经逃出来的,已经被降级的成员,去报复一个与分支统治者相等级的强者吗?

不可能!

可要是真杀了她,以百花团的尊严,分支可能会像上级申请更强者,不是会花魅报仇,只是为了百花团的威严。

杀,损了百花团的利益,真真正正打了百花团的脸。

不杀,百花团没有损失什么,只要人没死,谁都不会为一个谁都不看好的成员复仇,而且复仇对象还是一个超级强者。

“你真想活下来?”

花魅点头:“恩恩!”

“会不会使用魂具?”

花魅一愣,然后点头:“我会,可是魂具在百花女王的手中,我夺取不来。”

她非常害怕苏北会要求她去盗取魂具。

“当然不会。既然你会使用魂具,那就代表你有利用价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