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苏北与花魅/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恩恩,花魅会使用魂具!”花魅点头。她感觉自己活着的希望增大了不少。

“那好,今晚就陪着我在这城中逛逛。”苏北的嘴角一笑,他放开了花魅。

花魅一愣,她恢复了自由。

在那一刻,她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那种爆发全部的力量,转身就要逃的冲动。

可当她看到苏北果断地转身,往前冲去的背影,她深吸一口气,压住那份冲动,跟了上去。

苏北哼笑:“这是聪明的选择。刚刚你要是转身,现在你已经是尸体了。”

花魅浑身冷汗,她干笑:“花魅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傻事,前辈的实力这么强大,我是不可能乱来的。”

“知道就好,好好的跟在我身边就行。”苏北的双眼看着上方的明月,“这城我转了不知道多少回,你可以推荐几个位置走走。”

这句话带着深意。

花魅随即答应了下来,而且是毫不犹豫地答应。

她知道,这位强大的男人还是没有相信她的话。让她带着这位男人走,还是在考验她。

同样的,她也看出了这男人的强大自信。

如果她在这座城中还有伙伴,一旦她带着去与同伴汇合,这男人绝对会毫不手软地解决她们。

这一切,都源于这男人强大的实力和自信。

她之所以答应的这么干脆,是因为她怕这个强大的男人对她生出疑心。

不答应,就代表她心存犹豫,可能会被这个男人看成是城中有自己人,可自己人的实力并没有资格与这个男人战斗。

虽然我傻,可这一点我还是看得出来的。花魅的心中暗暗得意。

她在城中确实没有伙伴,可为了取得这个男人的信任,她只能够如此做。

“明天百花团就要来到浮雨城,她们有什么手段能够找到你?”苏北转头看着在自己侧后方的花魅。

这问题问的有些废话。

如果真有手段,花魅一定不会说。

“对了,琉璃花使以前没让副队长在前方探路吧?对付一个小小浮雨城,只需要玄阶级别的炼气者就够了。”

苏北补充。

见花魅的脸色一沉,他继续说:“当然,加上这次的奖项忽然变成魂具,想必很清楚这座城池不一般,能够派出副队长也能理解。”

花魅的脸色一松,随即疑惑地看向苏北。

她不理解,为何苏北还要为百花团和她的关系找理由。

“可她们要是知道,这座城池里有我的存在,还让你一个人前来,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这一下,花魅心中的怒意更甚。

苏北这一招可算是暗度陈仓。

从苏北的第一句开始,花魅的心中就对百花团产生了怨意。当然,想必花魅在百花团中不招待,可能也有这一部分原因吧。

总而言之,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苏北已经让花魅对百花团产生芥蒂。

第二句虽然是解释百花团为何会派一个副队长当斥候,可也名正言顺地把苏北自己,这样的一个强者出现在这里,已经暗暗埋好了伏笔。

第三局,当苏北说出来的时候,花魅会理所当然的认为苏北出现在这里是多么的合理,而百花团派她来这里,可能真的是要害死她。

怨气一层一层的堆积,让花魅对百花团真正有了隔阂。

“手段有是有,前辈也清楚神识这东西。不过地阶级别的神识不过三四十米,天阶的也不过几百米。”花魅无奈地说。

“希望你没说谎,你应该也清楚,你是不可能回到百花团中。”

“花魅本来就不准备回百花团,跟在前辈这样一个强者身边,是我的荣幸。”花魅笑。

“你巴不得离我十万八千里。”苏北点破她心里的小九九。

“怎么会呢。”花魅干笑。

“你们百花团专门寻找天才儿童而诞生,想必如何训练孩童非常有经验是吧。”苏北没等花魅说话,继续说,“正好,我的身边有两个萝莉,你来帮我训练训练她们。”

“那是我们的专业,前辈放心的交给花魅身上吧。”花魅听到这里,顿时信心满满。

“当然,回去之后,我也不知道如何像我夫人交代,毕竟她跟我的实力是一个级别。”

“啊!”花魅被吓傻,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

“小心阴魂蛛。”苏北的提醒,才让她加快速度,追了上来。

“前辈,你……”

“叫我苏无墨,或者叫我大叔也行。”

“大,大叔,你有家室了?”花魅诧异地问。

“敢情我这年纪不应该?”

“前辈,不,大叔有这么强大的实力,正直黄金年龄,应该专研修炼才是。”

苏北哼了一声:“人与人的追求都不一样,你不要以为全天下的炼气者都是为了变得更强大、获得更多的金钱和权力,而修炼。”

花魅的瞳孔微微一动:“大叔难道不是为了这些?”

“我只需要合适的实力就行。”苏北说的这句话,听得花魅莫名其妙。

“花魅认为,这世界上没有合适的实力,只有更强的实力。”花魅与苏北聊天,心态渐渐地冷静下来。

“如果我身边的人不会遭受任何伤害,我宁愿我现在只是一名没有任何实力的普通人。”苏北淡淡的说。

花魅心里嗤之以鼻,有了这份实力才说,好虚伪的大叔。

嘴上则是笑呵呵地附和:“大叔的心境很高啊。”

苏北转头看了一眼花魅,笑了笑:“不高,我只是经历的多而已。你知道吗?我身边有一个跟你有点相似的女孩,因为我的因素,死了。”

花魅显然是个八卦主,反而忘记现在的处境。

她问:“大叔这么厉害,她怎么会死?难道是遇到了更强大的对手?”花魅想象不出,以大叔如此逆天的实力,竟然保护不了一个女孩。

“当时的我使用了秘法,比现在还要强大,可惜啊,可惜,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她死去。”苏北自嘲,“如果没有她出手,死的人可是我。”

“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竟然会威胁到大叔。”

“所以,我要是保护不了我身边的人,我要这一身实力有何用?”苏北从战场中归来,本来行尸走肉的他,是被都市里的那几个女孩,唤起了生的希望。

他从保镖一路走到现在,体会到的辛酸苦辣,非常人能够体会。

对于花魅来说,这句话可能还一时半会理解不了。

在这个弱肉强势的世界,每个人为了自身安全和自身地位,都要不断地踩着另一个人走上更顶端。

这过程中,有狡诈,有无情,有尸骨,就是没有所谓的亲情,所谓的保护。

“要是大叔真这样,身边的人一定很幸福。”对于她来说,这是一种新的价值观。这句话,也是她有感而发。

一定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只能够在人的心中幻想。

花魅此时就是在幻想,所以当她说出来后,脸色微微一变。她这话相当于是变相的不承认苏北之前说的种种。

“这可不一定。”苏北不在意花魅话中的意思。

见苏北没在意,她松了口气,然后很快过滤了之前的对话。

“大叔的夫人这么厉害,你们怎么会想到在这个小城生活呀?”这是花魅的不解。

“隐世相信吗?”

“相信!”花魅理解这句话。

“你还是多给自己找一个跟着我回去的理由吧!”苏北提醒。

他也是在告诫花魅,他身边的人很强,要她打消一些不好的想法。

花魅是真的苦恼了,她没有想到苏北想的这一层,因为她根本就不敢有那种想法。

一个跟大叔一个级别的强者,她要是找不到理由,一旦见了大叔的夫人,搞不好会被大叔的夫人误会,从而对她心生妒意。

一个超级强者对她产生不好的想法,这可不是一个好事。

当然,她的想到有些极端,苏北确实有这个念头,可他也清楚南宫瑾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了,大叔,你可以当我是被你捡来的人。”

“你觉得她会信吗?”

花魅苦恼:“大叔可以把我打扮成乞丐模样,这样她就不会怀疑了。”

“这倒是可以。”苏北摸着下巴思考,“她知道我晚上去干什么, 你扮的可怜点,衣服破烂点,身上脏一点,再来点伤,那妥妥的。”

话说到这里,他一转头,就看到花魅打了一个冷颤:“对了,你忍得住吗?”

这话等于白说,他见花魅打了一个冷颤就知道,这孩子不行。

不过,在面对一个超级强者的注意前,她一咬牙:“怎么不行。”

“行啊!等到天明的时候,我就带你去打扮一下。”苏北很有兴趣地看着花魅。

“大叔,伤势就算了吧?”花魅显然很忌惮这一点。

“怎么?怕我出手没有轻重?”

花魅急忙摇手:“怎么可能,要是大叔连轻重都控制不住,还怎么能够达到这种境界?”

“我这人什么都行,就是对轻重分的不是很好。上次对付一个天阶初期的炼气者,本想让他轻伤,哪知手上的力量没有判断清楚,一巴掌上去,那家伙死了。”

花魅浑身一颤,哭丧地说:“大叔,你别吓我行吗。”

苏北一笑:“刚刚的那点妩媚去哪了?一下子就现原形了。”这家伙一点也没有形象可言。

花魅碎碎念,一副幽怨的样子。

当黎明来临,在沙漠边缘,苏北与花魅眼睁睁看着阴魂蛛消失。

“你知道这家伙是如何产生和出现的?”苏北问。

“想要让一个生物以幽魂的形式出现,只有两种方法。”花魅的双眼看着一望无际的沙漠。

“哪两种?”

“第一种,有人会使用魂术,束缚住刚死不久的生物的灵魂,让它转换成为幽魂。”

苏北点头。这个方法,他觉得放在死亡谷的阴兵上很合适,还有这些吞魂阴兵也是如此。

“第二种,生存于黑暗边缘或者是深渊中的生物,达到一定的境界之后,本身就拥有能够利用刚死不久的生物的灵魂。”

花魅指着远处的沙漠:“所以,我认为这干秋沙漠中有东西在作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