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别看流氓一样地看我/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刚刚说完,忽然惊讶地说:“难道说,我们百花团里面的高层,早就猜测到了这一点?”

不然的话,为什么奖项会换成魂具?

也许她们早就知道浮雨城会出大事。而这件大事,就算不是自身情报得知,也是那个赠送魂具的人提供。

她们是准备在这里大干一场吗?

说到这里,她把头转向苏北。

苏北也正在看着她。

“大叔,我可能真被百花团遗弃了。”花魅的脸上从未有过的失望。当一个人,认真的思考到某些事情的本质的时候,会比被一个人说服更加有效。

“你的脑子终于开窍了。”苏北冷哼一声。

“百花团之所以把奖项变换成为魂具,肯定是想要吸引某些人参加比赛。而这些人,肯定是想要得到魂具的人。”花魅叹了口气,“大叔半夜追阴魂蛛,必定也是要参加比赛。”

苏北漠然地看着她:“赠送魂具的人,不安好心。必定是想要利用百花团,把浮雨城闹个天翻地覆,最后再把干秋沙漠的秘密挖出来。”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这件事情隐隐在针对他。

因为,只有他一个人在半夜之中追着阴魂蛛。

同样的,这人冒险把魂具交给百花团,目的必定是想要找出想要魂具的人,而这人对于百花团来说,绝对不是好事情。

借刀杀人,或者是借百花团,挖掘干秋沙漠中的秘密。

只有这两点,是赠送魂具的人的最终目的。不是其一,必是其二。

“而我,还傻傻地来这里当斥候。”花魅呆呆地看着远处,“她们是想要利用我的实力来探探底,探探想要得到魂具的人的实力。”

“也还好是我,否则你早已经不在这个世上。”苏北嗤笑。

“我难道真这么惹人讨厌?”花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往事,愣愣地说,脸上有悲伤的神色。

这一刻,她是多么的想要逃离百花团,逃离浮雨城,然后躲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过上自己新的生活。

苏北看出了这个女孩的悲伤,同样的,他也看出了这个女孩曾经对百花团有多么的崇拜。

“你当初为何要加入百花团?”

“因为它叫百花。”花魅蹲在地上,幽幽地说,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孩,“我原以为,百花所说的是我们,那可能是我们女孩子的世界。”

抬起头来,勉强对苏北一笑:“后来我才明白,之所以叫做百花,是因为她们在寻找百花。”

“花就是孩子们,未来大陆上的中坚力量。那个时候我才明白,百花团的真正意义。”

“那个时候,后悔吗?”苏北问。

对于一个拥有着自己理想的人,苏北从来不会看不起。

花魅摇头:“我怎么可能后悔。”她把头埋入双臂之间,“我当时很庆幸,因为她们寻找的是希望。”

苏北叹了口气,这段话有些矫情,可对于当初拥有满腔热血,心怀懵懂希望的少女来说,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个理想和坚持啊!

“当初的我们也是百花,如今我们正在为寻找百花而奔波。”花魅竟然呜呜哭了起来,“所以我才会努力的为百花做贡献。”

“可残酷的现实告诉你,百花也是一个组织。”苏北蹲下来,用手轻轻拍着花魅的后背,“你再怎么努力,要是不注意人情世故,终究还是要被排斥的。”

这话戳到花魅的心眼子里了。

她哭的更大声:“我也伪装了啊!”她抬起红肿的双眼,“大叔,刚开始的时候,我不也是装的很像吗?”

苏北一笑:“确实很像,可是你就没有想过,我是否隐藏实力了吗?就像你也隐藏了实力一样。”

“难道我真没有脑子!”花魅反抗似地瞪了一眼苏北,红肿的双眼流着豆大的泪珠。

“这不叫没脑子。”苏北用真挚的目光看着花魅,“这叫真性情。”

他想起了李琳的直率和调皮,想起了柳寒烟那直来直往,装心机也装不成的笨蛋。

“大叔……”花魅真的感受到了苏北那双眼睛中的情绪变化,她忍不住颤抖地喊了一声。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用,我还是被淘汰了。”花魅哭。

“那是你没跟对人。”苏北悠悠地说。

花魅再没说过话。

昨夜到现在,她从未想过百花团是真正的背叛了她。她当时还以为,苏北说的一切,只不过是离间计,虽然她的心中已经对百花团产生隔阂。

可当自己把一切关系理顺,把一切缘由回想一遍,才真的知道,百花团是把她当做了炮灰。

那一瞬间,花魅的心好似丢了似的。

毕竟,她曾经也把百花团当成了一个神圣的团队,把寻找百花当成了神圣的职业。

苏北坐在沙地上,发呆似地看着太阳。

“大叔,你太特别了。”许久,花魅才说出自己的第一句话。

是的,她是真的感觉到眼前这个强大的男人的特别之处。

真正的强者,会在意一个蝼蚁?

特别是这个尚武的世界,谁会真正的聆听你的心事?陪着你发泄心中的难过?

炼气者们的价值观,决定了他们只会往前走,踏着尸骨,耍着狡诈权谋而走。

苏北来自地球,花魅不懂苏北为何要陪着她这样一个之前还可能是敌人的人。

“我当然特别,年纪不大,头发都白了。”苏北笑。

“我说的不是这个。”花魅发泄一通,好过多了。她红肿着双眼说:“我刚刚觉得大叔好可怕,会真的杀了我,可现在,我一点也没有那种想法了。”

“你现在依然有能够给我惹麻烦的手段。”苏北冷淡地说。

“你放心吧,大叔,我不会骗你的。”花魅叹了口气,幽幽地说。

“现在心情好多了吗?”苏北站起身来,低着头望着穿着宽大黑袍的花魅。

花魅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说:“差不多了。”

苏北莫名一笑:“那就开始吧。”

“开始什么?”花魅的心中有不详的预感。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倒退一步,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叔,你该不会真要先奸后杀吧!”

苏北满头黑线:“你是蠢呢还是萌呢?”

“萌是什么?”花魅恼怒,“你就是在说我蠢,什么真性情,根本就不存在。”

“你忘了刚刚你和我商量的话?”苏北用眼神示意花魅仔细想想。

“啊!”花魅的脸色一红,“刚刚全把注意力放在伤心事上,我哪能想起那些。”

“大叔不会真以为我蠢吧?”她小心翼翼地问。

“不蠢,哪里招人喜欢?”苏北笑。

“哼!”花魅瞪了一眼苏北,瞪完她心中一惊,小心地观察苏北的神色,生怕他一怒之下,斩红颜。

“你要什么样的伤势?”苏北摩拳擦掌。

花魅后退,微微摇头:“能不能不要伤势?就把脸弄脏点,衣服破烂点不就行了吗?”

“你要知道,我夫人跟我是一个级别,这点小技巧,要是被她发现,可比就这样去严重的多啊!”苏北在提醒花魅。

“那花魅自己来行吗?”花魅想起苏北之前说过的话。苏北不分轻重,一巴掌扇死一个天阶初期的强者。

那可是天阶级别的强者啊!她触目不到而又必须仰望的人物。

虽然她的实力到达了地阶后期,可想要达到天阶,没有机遇,那是痴心妄想。

“行啊!只要你下得了手。”苏北看她细皮嫩肉,心下好奇,这家伙如何下手。

花魅看着自己的手掌,沉思、考虑、衡量。

“你快点,我还得给我闺女买奶豆腐。”

花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什么?!”她笑完,急忙用手捂住嘴巴,心想完了,敢嘲笑天阶强者。

“赶紧弄,别耽误我时间。”苏北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点也不在乎这些嘲讽。

也许这个世界的强者拥有着生杀大权,也许看对方不顺眼,杀一个人,也没人敢说一句反对。

可他是从地球而来,是从小受尽坎坷的军人、古武者和保镖。

大叔真特别。花魅在心中又想了一次。

这一次,她忽然想起苏北昨晚上说的话。

苏北说,如果身边的人不会受到威胁,那么他宁愿自己就是普通人。这一刻,花魅反而有些相信了。

“发什么呆?”苏北瞪眼。

花魅急忙展开手掌,看了一眼苏北,一咬牙,挥向自己的脸颊。

微不可擦的啪声传来,看的苏北的眼角忍不住抽搐。

“你这是在按摩?”苏北哼了一声,“别耽误我时间。”

他说完,直接走到花魅的面前。

花魅抬头怯弱地看了一眼苏北:“大叔……”

“自己下不去手,我帮你。”苏北说完,双手抱起花魅的细腰。

花魅大叫挣扎:“非礼啊!”

苏北哼笑一声,双手用力,直接把花魅往高空抛去。

距离地面千米的高空,这是花魅第一次看到,也是她永生难忘的经历。

“怎么样?想不想飞?”苏北后发先至,在空中看着脸色苍白的花魅。

“下去吧!”苏北一掌拍在她的肚子上。

花魅痛叫一声:“大叔,你下手太重啦!”

一分钟后,头发散乱的花魅瘫坐在地上,嘴角带着鲜血,畏惧地看着苏北。

苏北笑吟吟地走过去:“伤有了,接下来就是脏和破了。”

蹲在花魅面前。

花魅大哭:“对一个女孩子下手这么重,你还是人吗!”

“我可是为了你以后的安全着想。”苏北像个流氓,扒住花魅的黑袍就开始扯。

“啊!大叔,你不会要在这里做吧?”花魅倒退挣扎。

“蠢!”苏北三下五除二,把她的衣服撕得破烂,像个小乞丐。

花魅像被欺负过的懵懂少女,红肿着双眼,对着苏北看了不停。

“行了行了,别看着我!”苏北觉得自己像个强奸犯,“以后等你感觉境界饱和的时候,我帮你灌顶,提升到天阶境界。”

花魅睁大明亮的双眼:“真的?”喜从天降,这一刻,她感受到了巨大的幸福。

“难道我会骗你。”

“大叔真好!”花魅的笑声清脆。

“别用看强奸犯的眼神看着我就行!你一个平胸,谁想上啊!”苏北哼了一声。

“你才平胸!我这是发育晚。”花魅怒。

“行,我们还是完成最后的脏吧!”苏北不想跟她闲扯浪费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