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幽怨的花魅/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魅下意识地后退,警惕地看着苏北:“在这荒郊弄不出脏,你看我这么倒霉了,不用了吧?”

“我对于艺术的追求可是很执着的。“苏北的笑声在花魅看来,犹如恶魔。

“我不是艺术品啊!”花魅哭丧着脸。

“怎么不是,经过我的改装,那妥妥就是一花瓶。”

“尿瓶还差不多。”花魅见苏北一不注意,转身逃了。

“既然你已经答应了,就算是跪着也要做完,知道不?”

“大叔有怪癖,已经够了!”花魅大叫,跑得更快了。

“这是你自己答应的事情,知道不?”苏北哼笑一声,忽地加速来到花魅的身边。

他抓住花魅的后领子,轻轻地提了起来。

“走,大叔带你去完成最后一道程序。”苏北大笑。

花魅挣扎,可是没有任何作用。

苏北的神识搜索四周,可惜在这干燥的地界,根本就没有可以弄脏身体的东西。

“对了,我可以帮你找泥潭啊!”

花魅吓哭:“够了够了!大叔,求求你了!”

“想不想提升境界?”

花魅睁大明亮的双眼,不住地点头:“想!”

“我最恨那种不信守承诺的女人了!”苏北义正言辞地说,“在我看来,失了承诺的人,我一般都会敬而远之。”

“大叔,哪里有泥潭?”花魅咬着嘴唇,可怜兮兮地看着苏北。

“没有泥潭,我们自己造。”苏北爆发出天阶后期境界的超强实力,双眼盯着远处的沙漠,“这附近有一个绿洲,走!”

把花魅扛在自己的肩上,犹如一阵风,消失在了沙漠之中。

不过一会,苏北来到这处绿洲。

苏北用脚踏了一下脚下的少许黄土,点头:“很好,条件都有了。”

花魅坐在不远处,幽怨地看着苏北。

当大坑做好,苏北把泥土和水参杂进去。

“小花,你过来。”苏北招呼一声。

花魅不情不愿地走过来,心有余悸地看着大坑,把可怜的目光投向苏北。

“过滤一遍就行。”苏北把花魅推进大坑中。

好好一个美人,偏偏被苏北的艺术眼光给糟蹋了。

当花魅重新站在苏北面前的身后,浑身都是泥渣,身上破破烂烂,肚子上还有伤势,脸上苍白无比。

苏北打量花魅:“等我家夫人见过你一次面之后,我会帮你治好你身上所有的伤势。”

“好人都被你当了。”花魅怨气很重。

她深知苏北不会因此她说的话而气恼,所以她才敢说。如果是之前,她绝对不敢开口。

苏北抽了抽鼻子:“这也是无奈之举啊!”

“这次让你舒服点。”苏北准备背着花魅回去。

花魅跳上苏北的背,故意把身上的泥渣在苏北的身上抹擦。

不能够一个人脏!

当苏北与花魅进入浮雨城时,已经快到中午。

“大爷,两份奶豆腐。”苏北背着花魅来到快收摊的早点铺前。

“小伙子,今天你来的可比平时晚啊!”大爷诧异地看着苏北,然后转头看着他背上的花猫脸,“这孩子怎么变成这样?”

“是个可怜的孩子,我发现她的时候,她正在被一群痞子欺负,我看不过去,救了她。”

花魅怒意再生,委屈感不断递增,最后哭了出来。

“唉,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苏北无奈,“来,吃一碗奶豆腐稳定下心情。”

“我要最贵的,还要双份!”花魅报复似地说。

刚刚双十年华的她,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被人弄得这么惨。

苏北笑:“行啊!你要十份都行,只要你吃得下。”

“大爷,你这里的奶豆腐,我全要了。”花魅见苏北还嬉皮笑脸,哭兮兮地说。

苏北的眼角一抽。

“大叔,你不会是没钱吧?”花魅认真地说。

“怎么可能!”苏北知道这姑娘是在怨他,也不恼,只是觉得花魅这报复的方法很可爱。

他从怀中拿出一个银板,递给大爷:“大爷,这些够了吧?”

“够了够了,我找不开!”大爷吃了一惊,竟然不敢去接。

“不用补钱,你把这担子全给我,重新买个新的。”

大爷一脸的幸福:“都给你都给你!”他看向苏北背上的花猫脸,“唉,小姑娘,还好你遇到了这小伙子,心好,又热情、助人为乐。”

花魅的心中更怒,碎碎念。

苏北单手提着一担子的奶豆腐,支在肩膀边上,往门派的路线走去。

这一次,他没有见到双剑刺客的剑双以及浮雨第一盾的不双的等候。

也是,时间过去这么久,他们可能也猜测苏北并没有跟往常一样,也许现在正在门派之中。

虽然没有这些重量级人物的等候,背着一个浑身破烂、泥渣的可怜虫,这个神秘强大的男子,还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这孩子有福了!竟然被护心门派的掌门给收留。”有人羡慕地看着花魅。

“是啊!要是我是她就好了,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机遇。”另外一人评论。

花魅听得再也忍不住怨气:“好人都被你当了,什么都是你好。”

“毕竟救过你啊!”苏北笑。

“哼!”花魅晃动了一下身子,以此来抗议。

苏北一笑置之。

当他背着花魅走进门派大门,来到前院,最后到了演武场,南宫瑾正在靠墙的凉亭中坐着休息。

“苏北,你去哪了?”南宫瑾见苏北回来,松了一口气。

花魅忐忑地看向南宫瑾,不禁倒吸一口气:“好美,比女王还美。”

“少说话,要哭!”苏北提升。

“咦,她是谁?”南宫瑾打量花魅。

花魅知道来了正主,也不敢再乱来,躲在苏北的背上,细细哭泣。本身怨气就大,委屈感不是一般的强,因此哭起来,那也不是装的。

“哭了?”南宫瑾微微皱眉。

苏北放下担子,叹了口气:“昨晚,沙漠飞蛛追的就是她,当时她躲进一家废弃的地窖之中,还好被我发现,不然又是一条人命。”

他犹豫了一下说:“是个乞丐,权当是做好事,想把她收入门下。”

南宫瑾的神识一扫,发现花魅的身上确实有伤,伤心也是真事。

因此,南宫瑾也没再多想。

“你买这么多奶豆腐干嘛?”南宫瑾疑惑地指着担子说。

“门派内不止吟吟一个孩子。”苏北问,“他们的训练结束了?”

此时,演武场空荡荡。

南宫瑾点头:“走吧。我先带她去洗洗。”

“让汉莎来做就行,我怕你吓到她。”苏北笑。

南宫瑾白了一眼苏北,冷哼一声:“我回房了!”

对待苏北,南宫瑾才会如此温柔,除却蒋吟吟之外,南宫瑾在门派可是出了名的冷。

苏北背着花魅往侧方的走廊走去。

“大叔,我的实力难道被你隐藏了?”

“恩,不然你以为能这么容易瞒过她的眼睛?”

花魅忧心忡忡:“可是,这不可能一直隐藏啊!”

“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苏北担心的对象更多是百花团。

一个成员消失,百花团必定会在全城搜索。苏北每夜都要出去,必定会成为嫌疑之一,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消除嫌疑。

苏北感觉花魅欲言又止的语气,他淡淡地说:“我可以封印你的修为,这段时间,没人感知得到你的实力,当然,你也使用不了实力。”

“那怎么行……”花魅一想到苏北的夫人,但是垂头丧气,“也行的。”

“先带你去洗洗。”

“啊!大叔,你不会是要帮我洗吧?”花魅抗拒地说。

“你要是想,我也不介意。”苏北调侃。

“我自己来!”

苏北带着花魅来到汉莎的院落。

汉莎这孩子正在院落之中作画。

见她对着院落中的杨树勾画,模样认真,苏北一时间没上前打扰她。

“她是大叔的孩子吗?”

“不是,对她而言,我现在是托孤人。”苏北嘘了一声,“别打扰她。”

汉莎还是听到了安静院落中的对话声。她转头看向门口,笑:“大叔!”

刚说完,神色疑惑地看着花猫脸:“这位姐姐是谁?”

“被我捡来的,你带她去洗洗。”苏北一脸哀叹。

“姐姐好可怜。”汉莎走过去,善良地看着花魅,然后她对着苏北甜甜一笑,“大叔的心真好!”

花魅恨的牙痒痒!

她能变成如今这模样,全部都是拜苏北所赐。

这家伙现在还被当成老好人,让花魅恨不得站出来说出真相,揭穿苏北这一丑陋的行为。

花魅被汉莎带着去房中洗澡。

“等一下。”汉莎刚刚要带着花魅进房,又被苏北叫住。

花魅疑惑地看着苏北。

苏北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说:“汉莎你先在外面等一下,我有事情要跟花魅说。

花魅见苏北认真的神色,也不敢乱发言。

“大叔,有什么事情呀?”

“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苏北拉着花魅进了房。

一进房,苏北的双手抓住花魅的两边肩膀。

花魅的身体一抖,畏惧地看着苏北。

“现在就封印,百花团的人来了。”苏北感受到了一些危险的气机。

身经百战的经验告诉他,这一定跟他有关系。

花魅的神色黯然,沉默地低着头,一句话也没说。

她对四季百花团很失望,因为四季百花团抛弃了她。这一刻,她对于封印的事情,没有强烈的反抗。

苏北看着她,双手凝聚出真气,忽地镇压进了花魅的肩膀之中,顺着肩膀进入五脏六腑,随后是丹田气海。

花魅闷哼一声,晕倒在地。

过了一会,苏北走了出来。

“那位姐姐在哪里?”

“在里面,她受了伤,刚刚替她治疗后暂时性晕倒,休息一下就没事。”苏北淡淡的说。

汉莎吃了一惊,急忙冲进房中。

苏北回到了演武场,看着凉亭中的担子,他叫来小让,吩咐他把这些奶豆腐,分给那些孩子们。

百花团如往年一般地来到浮雨城,可今年不同,奖项是魂具,这是个特殊的信号。

作为给孩子们的奖项,魂具本身就有很大的不妥。

再加上浮雨城夜晚出现阴魂蛛,这让很多人联想到了很多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