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独处的两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房。”

“我陪你看看风景。”苏北把南宫瑾拉回座位上。

南宫瑾沉默地坐在石椅上,一句话不说,就像没有遇到苏北的时候一样,她时常沉默地静思。

两个人没说话,直到晚饭时间到。

有门下弟子送饭过来。

到达了他们这种层次,一天不吃也没问题,只是这是一种习惯,他们还在保持。

“叔叔,我的肚子鼓鼓的。”蒋吟吟早已经醒过来,她捂着自己的肚子皱眉。

苏北看向南宫瑾。

“你买了一担子的奶豆腐,被她吃了三分之一。”南宫瑾用手轻轻一点蒋吟吟的额头,“吃坏肚子了吧。”

“姐姐,我不应该偷吃这么多。”吟吟可怜兮兮地说。“可是我的肚子鼓鼓的好难受。”

苏北叹了口气,伸手把蒋吟吟抱在自己的怀中。

责备地看着她:“这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蒋吟吟乖乖地点头。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睡着的。”苏北揉了揉蒋吟吟肉肉的小下巴,“我感觉我养的是一头小猪。”

蒋吟吟脸红地不说话,面向南宫瑾。

“我给你揉揉。”苏北把手伸进蒋吟吟的小肚皮上。

“痒!”蒋吟吟调皮地笑。

“别乱动,不然等会肚子再疼,可没人再管你了。”

“可是真的好痒。”蒋吟吟忍不住乱动。

苏北只得多分点心。

手掌中释放出淡淡柔和的真气,顺着柔软的小肚皮,缓缓地渗透进体内,帮助胃部加快分泌消化其中的食物。

蒋吟吟感觉到一股股暖洋洋的气流透过全身,非常的舒服。

这个时候,苏北的心中不禁惊叹这孩子的体制。

真气竟然有一半被筋骨吸收,另外一小半竟然在缓缓的自行运转周天。

这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蒋吟吟被揉久了,一股股暖洋洋的感觉席卷全身,渐渐地,一股倦意用上心头。

她躺在苏北的怀中睡着,口水顺着嘴角流进苏北的脖子中。

“你去洗个澡,我带着回房。”南宫瑾见蒋吟吟睡着,轻声说。

“先吃了晚饭再去。”苏北指着石桌上的饭菜说。

苏北抱着蒋吟吟,在渐渐昏暗的院落之中,陪着南宫瑾,吃着晚饭。

昏黄的天色,微微起风的声音,犹如寂静多时的歌声,让人不禁多了几分感慨。

都说秋意懂情,这话没错。

苏北与南宫瑾没说话,可都能感觉得到对方的心意。

“晚上风大,我们进去。”苏北放下碗筷,看了一眼早已吃完,等待她的南宫瑾说。

陪着南宫瑾进了房。

在杂物室中取出大木桶,苏北去库房旁边的大热炉中取了热水。

门派内可没有丫鬟,苏北洗澡也没让人给他备好热水的习惯。

不过,守护大热炉的门派的老人可不敢让苏北去做这事。紧忙让身边的助手给苏北端热水。

“你们都回去吧。”苏北挥了挥手说。

助手们离去。

南宫瑾从里间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木桶内热气腾腾的水,她走在苏北的身后,为他宽衣。

烛火间,两人的身影好似纠缠在了一起。

房中一时间充满了暧昧。

“你身上的疤痕太多了,为何不用真气缝合?”南宫瑾看着光着身子,站在自己身前的苏北说。

“这些是经历,我不想忘记。”苏北从来没有忘记自己以前的身份。

一道道疤痕,代表的是他曾经与猎鹰部队里的战友并肩作战过。

“当时的你,应该还不是古武者吧。”南宫瑾心疼地抚摸苏北的胸膛,抚摸胸膛上的一条条疤痕,“疼吗?”

“没感觉了。”苏北一笑,“如果没有这些疤痕,我想我也成不了如今的苏北,更不可能会遇见你。”

当初,智清大师要是不把他送入猎鹰部队,苏北现在只怕是个普通人,被封印的记忆永远都不会解开。

而他也只会碌碌庸庸地过完自己的这一辈子。

南宫瑾知会地一笑:“等会水要凉了。”

苏北坐进木桶内,让温热的水触及全身。

南宫瑾手拿毛巾,轻轻擦拭苏北的身体。

苏北全身体放心,一副疲倦的样子。南宫瑾就像是等待自己丈夫下班回来的贤淑妻子,细心地擦拭苏北的身体。

谁也无法想象,曾经那个冷血无情,高傲如梅花的南宫瑾,也有这温柔的一面。

苏北回想往事,不禁感叹命运坎坷。

“瑾儿,南宫家族是被谁杀戮的,你可知道?”

南宫瑾的手一顿,沉默了一会才说:“当初以为是这个世界的端木家族,可是……”

苏北转过身来,看着脸上有哀伤的南宫瑾说:“是啊!那个时候,世界大门还没有出现破绽。”

“可是地球上又有谁有能力打压我的家族。”南宫瑾摇头,深吸一口气,“不说这些。既然来到这个世界,我何必给你平添忧心。”

她清楚,她们是因为什么才来到这个世界。

“你是我的女人,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知道吗?别把麻烦堵了自己。”苏北拉着南宫瑾的手说。

“就像你说的,要放眼未来……”南宫瑾的话说到一半停顿。

苏北把她的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脸上,轻声说:“但也不要忘记过去。南宫家族的事情,我会追究到底。”

“侦查斥候部队给出的消息,端木家族来自于北方的巨森城,等百花团离去,我们就动身去查个清楚。”

苏北坚定地说。

其实,在他的心里,还有一个判断,杀手可能是宏一天。

那个在三百年前就来到地球上的神秘男子。

也只有他有能力杀害南宫一族。不过,苏北并不清楚宏一天有任何杀戮南宫一族的动机。

不过,只要有一丝线索,苏北也不会放过。

南宫瑾点头:“累了一天,你好好躺着。”

“说到地球,你的七杀剑呢?”南宫瑾问。

“被我带来了,埋葬在婉清的坟墓之中。”苏北淡淡地说。

这个举动,南宫瑾深知是什么道理。

婉清的死与宏一天有莫大的关系。

而杀破狼三星命格的人与宏一天的联系紧密。七杀剑埋葬在婉清的坟墓中,代表的是苏北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宏一天逼死婉清的场景。

“瑾儿,我这样做,你会不会怪我?”

南宫瑾摇头:“瑾儿只是有些嫉妒婉清。”

苏北转过头,诧异地看着南宫瑾。

“苏北,婉清给你的记忆很深吧。”

苏北沉默地看着木桶边的芊芊细手,没说话。

“我不是柳寒烟,也不是周曼,瑾儿认可婉清的。”南宫瑾淡淡一笑。

“多谢你了。”

“苏北要是想要东山再起,瑾儿绝不会拖苏北的后退。”南宫瑾霸气斌然地说。

“你的骨子里还是好战。”苏北笑。

“不好战,如果苏北不愿意的话。”南宫瑾幽幽地说。

曾经的她性子暴躁,动手杀戮,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可自从遇到了苏北,她变了。

“当然不愿意。”苏北哼了一声。

两个人聊着天,夜渐渐地沉了下来。

苏北光着身子从木桶中站起身来,南宫瑾用干毛巾为苏北擦拭身体。

苏北穿好一身夜行衣,站在院门,对着南宫瑾说:“很快就会结束的,一定会!”

南宫瑾重重地点头。

行走在夜色之中,苏北等待着阴魂蛛的出现。

他有一种恐惧,生怕阴魂蛛会进入护心门派之中。而阴魂蛛的实力估摸不定,不过他推算过,至少也地阶初期。

这样一个大家伙,也只有他能够暂时制服得了。

剑刺虽然也是地阶初期,可要带着阴魂蛛满夜乱转,时间一长也吃不消。

当然,每天夜里运转周天真气,带着阴魂蛛游离于城市之中,对于真气的凝练度,和丹田内真气的活跃度有一定的好处。

苏北每天晚上好似在做无用功,但是他对于自身真气的凝练度和操控度将会越来越熟练。

深夜,阴魂蛛照常出现。

不过,出现的不只有阴魂蛛。

这是苏北的预料之内。

在远处的一处店铺角落内,琉璃身穿夜行衣,默默地注视着苏北的举动。

苏北以地阶中期的实力奔跑于大街小巷中,他早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

看来,琉璃对于花魅的失踪,还是有几分上心。

当然,这也只是好奇罢了,并不是真正的关心。

你只是想要提前找好一个背锅人吗?苏北的心中冷冷一笑。

琉璃心思慎密,一旦花魅失踪的事情被女王或者是上方的护花护卫重点注意到,他也好找一个能够说得过去的理由。

否则,自己的手下失踪,她怎么说也得负点责任。

这一切的前提是,花魅失踪的事情,百花团内的人无人问津。

琉璃注视着这一切,她万没有想到,苏北已经注意到了她。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不对劲。

因为,苏北带着阴魂蛛奔走的路线,隐隐在围绕着她旋转。

也就是说,苏北正在以她为中心,不断地旋转着。

想到这一点,琉璃的心中一惊。

她急忙转身,进入小巷之中。

转身的一瞬间,她就看到小巷前方的墙壁上,站着一个人。

“琉璃花使,深夜到此,有何贵干?”苏北与她一样,穿着夜行衣,站在墙壁上,居高临下地说。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问你。”琉璃也不再隐藏,冷淡地说。

“以你的手段,应该很清楚我为何会在这里。”苏北在说琉璃是明知故问。

苏北他每夜都要出动,在各个势力的眼中早已经不是稀奇事。琉璃想要了解他,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行。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琉璃想要主导话语权,冷静地反问。

“还请琉璃花使明说。”苏北又一次一动。

他忽地往琉璃的身旁闪过,身后的阴魂蛛往琉璃的身上扑来。

琉璃冷哼一声,一个闪身,躲开了阴魂蛛。

不过,阴魂蛛却把注意力放在了她的身上,开始追击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琉璃奔走于大街小巷,冷冷地对不远处跟着的苏北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