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魂具/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哇,真厉害啊!”蒋吟吟拍手,她迫不及待地吃着。

徐蓉以及小灰也津津有味地吃着。

“掌门。”小让正襟危坐,问了一句。

苏北回神,把目光转向小让:“什么事?”

“你不吃一点吗?”小让问。

“大叔,不吃可是要饿肚子的。”汉莎夹了一块肉片给苏北。

苏北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

过了一会,他问小让:“测试仪是以什么来判断年龄的?”

之前发生的一幕,小让也看到了。

他如实回答:“根据灵魂,灵魂是不会骗人的。”

“这孩子的精神力很强大嘛!”苏北揉乱蒋吟吟的头发。

蒋吟吟不依,摇头:“哎呀!不要揉乱人家的头发,等会姐姐要骂我了。”

“女孩子家的头发是不能够随便摸的。”汉莎认真地说。

“快吃,再不吃就凉了。”苏北淡淡一笑。

他刚刚说完,一股莫名的气息从他的身体中透体而出。

这一刻,他的全身紧绷,忽地看向远处的西边。

“掌门,发生什么事情了?”小让见苏北的举动变得异常,立马警惕地问。

苏北摇头:“吃吧,吃完赶紧回去。”

话中有几分凝重。

可惜孩子们并没有察觉,他们仍然津津有味地品尝食物。

小让点头:“都快吃啊,谁吃的最快,下次我就带他再来一次。”小让哄骗小孩。

汉莎老成地哼了一声:“骗谁呢。”

“小姐,快吃吧。”小让用眼神示意汉莎。

汉莎一愣,看向苏北。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苏北的神色不知道何时,已经发生变化了。

她再不敢乱说。

吃完饭,苏北带着几个人匆匆往门派内赶去。

小让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当他路过浮雨楼的时候,浮雨楼的楼顶上出现了三个人。

这三人的气势隐隐释放,有威压在扩散。

“这位阁下,行事匆匆,是要去哪?”楼顶上最中间的一名中年美妇淡淡地开口。

苏北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回家!”

“还不说实话吗?”

“说了又如何?”苏北的语气很冷淡。

“大胆!竟敢对女王不敬!”中年美妇的右边,同等年龄的女人大声呵斥。

苏北不想惹麻烦,他的语气松了点:“家里出了点事,如果有对女王冒昧的地方,还请恕罪。”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带着人离去。

“女王……”右边的女人欲言又止。

“他的实力不只是地阶中期这么简单,他也感觉到了。干秋沙漠终于出事了!”中年美妇的目光望着西边,神色间带着凝重。

“是否要把他抓回来?”右边的女人问,“魂具本来就是个诱饵,让某些人上钩!”

她的意思是在指苏北。

“不用!就算是找到想要魂具的人,我们也要去一趟沙漠。如今沙漠出事,这项计划也告终了!”

“那接下来……”左边的护甲女人说。

“等待!”中年美妇的眉间忧心忡忡。

苏北加快脚步回到门派之中。

前脚刚进,南宫瑾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回房。”苏北简洁地说。

他见蒋吟吟走得慢,一把抱起,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与南宫瑾回到曲欣苑。

院落,南宫瑾指着远处的天空:“有特殊气机。”

苏北点头:“感觉到了。本来在这个特殊的国家,气机与气息是无法被捕捉的,可这一切都变了。”

他的心中有不安。

他们之所以会在这里出现,就是为了躲避曾经追杀他们的半身**大汉。

那个从世界大门内走出来的强者。

“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南宫瑾询问苏北。

“静观其变。”苏北并不知道西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够等待。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很清楚,西边的天空之下,是干秋沙漠。

他想起了干秋沙漠中的那条裂缝,那个能够释放出灵气的裂缝,同时,他也对夜晚出现的阴魂蛛产生不安的情绪。

白天一天,对于浮雨城来说,跟往日一样,没有什么异常。

夜,苏北站在院内,与南宫瑾并肩而立。

“你还要出去吗?”

苏北摇头:“不用,我感觉今晚要出大事情。”

南宫瑾握住苏北的手:“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身边。”

深夜。

浮雨城大乱。

苏北的侦查斥候部队不断收集全城消息。

“掌门,西城门失守,有不明生物闯入,双剑刺客的人正在抵御,但效果微乎其微。”

苏北的脸色有些难看。他问:“百花团那边可有动静?”

“并没。”

“继续观察,一旦有危险,立即撤退。”苏北下令。

“是!”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凌晨时分,剑刺来到护心门派求见苏北。

“苏北前辈,还请伸出援手,拯救浮雨城。”

“具体是什么在入侵浮雨城?”苏北面色平静地问。他感觉,好日子到头了。

“阴魂、阴兵。”剑刺的脸色苍白,似乎在刚才经历了一场大战,体内有内伤。

苏北叹了口气:“那东西,无法触摸!我也没办法。”他预感对了。

这肯定与阴魂蛛有关。

“如今百花女王正在操控魂具,镇压入侵的阴兽。”剑刺直接单膝下跪,“阴兽入侵,事关浮雨城安危,如果浮雨城失守,所有人都会遭遇劫难。”

“既然有她在,我也不必出手。”

“这是女王的意思。”剑刺沉声,“女王让我转述一句话给苏掌门。”

“说来听听。”

“护心门派可否丢失过一件东西。”

苏北皱眉。

他继任护心门派掌门人,并未有任何东西丢过。

要说真有,就是正一闻当初要寻找的东西了。

这件事情当初他调查过,正一闻要夺取门派,就是为了门派内的一样东西。

至于是什么东西,到现在,苏北也不得而知。

百花女王如此问,想必也清楚一些苏北不知道的事情。

剑刺见苏北犹豫不决的样子,他又补充:“当初,苏掌门为了全城安危,每天夜里牵制阴魂蛛,如今城门即将失守,苏掌门反倒是犹豫了吗?”

“本来牵制阴魂蛛就是你们双剑刺客的事情,到这个时候,你们才说出来嘛?”苏北冷哼一声。

“剑刺知错!”庄主忍辱负重。

“瑾儿,在院内守着,我去看看。”

“苏北!”南宫瑾拉住苏北的手,“我也跟着去吧。”

“保护好她们!”苏北用坚定的目光看向南宫瑾。

“实在不行,就回来。”南宫瑾点头,“我会用神识观察,要是发生什么大事,我也会来的。”

“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苏北让剑刺带路。

“多谢苏前辈相救。”

“不用谢我,我只是不想破坏了我的安身之所。”

苏北的气势释放到地阶后期,往西城门而去。

全城灯火通明,所有市民都在往东边逃跑,有些已经准备要出城了。

大街上一片混乱。

苏北从屋顶之上跳跃,身后剑刺跟随。

不过一会,他们来到西城门。

这里一片狼烟,战斗声与厮杀声交替。

苏北抬头望去,在钟鼓楼前,百花女王散发着淡淡彩光,手中拿着一柄权杖。

漆黑沉寂的权杖。

在她的四周,有上次在浮雨楼楼顶见到的两名护卫。

那应该是四季百花团的两大护花护卫。

这两人散发着天阶初期的强横实力,借助权杖的力量,正在抵御四周不断奔袭而来的各种奇特怪物。

每个炼气者都在竭尽全力的战斗,不说保卫浮雨城,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和性命,他们也必须要以尽力搏斗。

女王似有所感,转过身,看向苏北。

“吼!”

远处的西边天空,一头庞大的半实体影子出现。

苏北看去,神色带着一丝忌惮。

那是一个人,应该说是三头六臂的罗刹。

身长百米,就像是忽然出现的一样,对着长空咆哮。

所有人都在颤栗。

“苏北,你过来。”女王依然是面不改色,淡淡地说。

苏北看了一眼那庞大的罗刹,双脚一跃,直接来到了钟鼓楼上。

“你认识它吗?”女王指着自己手中的黑色权杖说。

“它应该就是魂具了吧。”

女王点头:“听你说的话,看来你并不清楚它代表的是什么。”幽幽叹了口气,“看来,我们的计划是个笑话了。”

苏北皱眉:“不知道这位夫人是在说什么。”

“叫我四季就可以了。”

苏北的嘴角一笑。

“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实力,至少也是天阶初期吧?”女王哼了一声。

苏北没回答。

“如果汉天楚还健在的话,他应该知道这魂具是什么。”

苏北的神色一变,低沉地说:“这魂具是护心门派的宝物?”

“你说对了。而且,经过我多番调查,也知道把这魂具放在我这里的人是谁。”

“难道是正一闻?”苏北推测到了。

只要知道魂具是护心门派的宝物,那么苏北也能够猜得到很多事情。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女王并不清楚正一闻与苏北之间的关系。

“我当初毁了他的计划,并且也杀了他。”他现在可以推测得到正一闻的阴谋。

如果正一闻的计划出现失败,魂具只要在自己手里,目的算是完成。

可要是失败之后,把自己也栽进去,他就要鱼死网破了。

就算是自己死了,也要拉着仇人陪葬。

因此,正一闻提前把魂具转移出来,并且交于另外一个人,告诉他,一旦自己出事,那就把魂具放在百花团。

但如此以来,正一闻到底有什么样的信心,认为一件魂具能够让百花团有杀人的理由?

“看来他是想要借我的手杀了你。”女王把注意力放在前方正在奔袭而来的罗刹身上。

“杀的理由?”苏北问。

女王没回答苏北的话,而是把手指向前方的罗刹:“你看,它是什么。”

“阴魂罗刹。”苏北冷淡的说,“四季夫人,你还没告诉我杀的理由。”

“伦家还没成家,只是成熟罢了,不必叫我夫人。”女王妩媚一笑。

“吼!”罗刹愤怒地一吼,震荡四野。

天地昏暗,犹如到了世界末日。

“如果汉天楚健在的话,我就算是要杀,也应该是他。”女王幽幽一叹,“没想到,这魂具作为比赛奖项,到头来只是一个笑话。汉天楚已死,杀成为了无意义的一个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