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汉氏一族/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苏北问。他的神识释放,可依旧没有任何用。

“这是老祖。”汉莎吃了一惊,她指着那名长胡子老者说,“这是汉莎的老祖。”

苏北端详四周:“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些画像指的就是护心门派的先辈们。”

既然是祠堂,就必须要有这类东西。

再加上汉莎认出她的老祖,苏北也就推测了出来。

“恩恩!很像啊!”

“你不知道这些?”苏北问。

汉莎脸红:“爷爷临死前告诉过我,如果我信任大叔的话,就带我来这个地方,但我从来没有来过。”

苏北摸了摸她的头发,继续往前走。

大厅内只有墙壁上的雕刻,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这让苏北认为,大厅是另一种形式的灵位。

汉莎借助苏北身上的光芒,好奇地看着四周。

大厅的前方只有一条甬道。

苏北带着汉莎走过甬道,来到第二个大厅。

这一个大厅比之前的大厅要小很多,而这大厅中只有一块石头。

应该说是一面石碑。

苏北用神识搜索,竟然感知不到石碑的存在,可肉眼却能看到。

他伸手去触摸,冰凉感传入手掌心。

“镇仙碑!”苏北读取这上面的古楷字。

“镇仙!”他又一次喃喃地说。

自从见到罗刹的存在,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渐渐地相信了,除却科学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规则世界。

仙,在这个世界并不是不存在。

如此霸气的名字出现在这面石碑上,让苏北遐想连篇。

苏北的双眼往这三个大字下面扫去,只有一行字。

“汉氏一族永世镇仙——汉卜龙祖训。”

“汉卜龙是我家的第一位老祖。”汉莎震惊地说,“永世镇仙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苏北想起了地球上的葬神塔。那里面埋藏着一位大妖,需要三个霸体体质的人去镇守。

“如果没有被镇压,想必狐苏也是一位超级强者吧?”苏北的心中在猜想。

婉清仅仅是借用了狐苏的肉身,就获得了超越先天后天境界的实力。如果是真正的狐苏,那……

苏北不敢在想下去。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石碑的另一面有一个凹槽。

“好像一根权杖啊!”汉莎用手去触摸这个凹槽。

苏北的脸色一沉,回想起那名四季女王手中的魂具。

魂具本身就是护心门派的宝物,难道说,魂具原本的初始位置就应该是这面石碑?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正一闻当初盗取魂具的时候,也应该知道知道石碑上的那行字代表的是什么秘密。

那么,四季女王也应该知晓这件事情,否则,她怎么会在罗刹攻城的时候,说出一些关于魂具的神秘来历?

“既然是镇仙家族,为何四季百花女王想要杀害汉天楚?”苏北的心中出现种种疑惑。

魂具明显可以让阴魂兽实体化,是克制阴魂鬼物一类的宝物。但魂具出现在镇仙碑上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镇仙碑镇压的是大魔,而不是仙?

他想不清楚,只能够压下心中疑惑,留着以后有机会在解开。如果没有,他会永远的埋在心中。

毕竟,这与他没有多大的关系,也没必要去深究自找麻烦。

苏北再次观察四周,发现这座大厅是尽头,除了石碑之外,什么也没有。

“走吧,我们看完了。”

“好奇怪的地下祠堂啊!”汉莎疑惑地摇头。

“寓意很深,现在的我们还并不清楚这座地下祠堂的秘密。”苏北说完,带着汉莎往外走。

从这一刻起,他对于汉氏家族的背景多了几分神秘感。

再看向汉莎的时候,他的目光深邃而神秘。

“还记得你爷爷对我说过的话没?”苏北在幽深的甬道中说话。

汉莎疑惑地想了一下,然后摇头:“不知道爷爷曾经对大叔说过什么。”

“他说,让我保护好你,总有一天,你会成为让我飞翔的翅膀。”苏北回忆。

汉莎甜甜一笑:“大叔,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等大叔以后老了,就让汉莎来保护大叔。”

苏北笑:“看来,你和吟吟是一样的目标啊!”

“对了,大叔,吟吟是大叔的女儿吗?”汉莎问,“很大师兄师姐们说,吟吟是大叔的女儿。”

“她跟你有相似的经历,不过现在是我的女儿。”

汉莎想了一下,恍然大悟:“是被大叔收养的?”

苏北没说话,但是汉莎已经得到了答案。

“大叔和姐姐的心真的很好。”汉莎的双眼中有羡慕的神色。

苏北猜想,她一定是在羡慕蒋吟吟。

“所以我绝不会抛弃你的。”

当两个人出来,便往曲欣苑而去。

南宫瑾以及蒋吟吟早已经等候多时。

蒋吟吟虽说也在等,可早已经睡着。

看着她躺在南宫瑾的怀中,口水流到南宫瑾的衣服上,苏北无奈一笑。

“让我抱着吧。”苏北走过去抱住蒋吟吟。

“莎莎。”花魅在门外喊了一声。

“恩,花姐,你进来嘛!”汉莎招手。

听两个人喊得亲密,那绝对是相处的非常好。

“有什么需要收拾的吗?”苏北看向南宫瑾。

“需要打包一下吟吟需要蜕变体质的宝物。”南宫瑾淡淡地说,“我已经装好了。”

“汉莎你们呢?”苏北看向汉莎以及花魅。

花魅耸肩,表示自己一清二白。

“已经收拾好了。”汉莎留念地看着院落。苏北清楚,她是在留念这个门派。

当初她可是说过,门派与她的生命是同等重要的。

如今她却要离开这样的地方,她如何不伤心?

可阴魂兽的入侵,彻底的转变了浮雨城的命运,所有在里面生活的人们,都不得不被迫离开这里。

第二天清晨,刚刚入睡不到两个小时的门派弟子和长老,又一次开始整理行李。

大约在临近中午的时候,门派内的所有重要资源整理完毕,全部装进了马车之内。

一排排的马车,看起来是多么的壮观。

可现在还不是出发的时候。

因为,门派弟子们还要去家中给亲人收拾行李,准备带着家人随门派离开这个生他们养他们的地方。

中午时分,门派弟子陆续归来。

苏北下令出发。

浩浩荡荡的大队伍往东城门驶去。可没有人觉得这很奇怪,因为整个浮雨城内的人都跟护心门派一样,准备离开这座城池。

“支援什么时候到?”百花女王在浮雨楼的上等客房中淡淡地说。

“根据传送仪的判断,还需要一天时间。”护花护卫回答。

“希望在这一天的时间内,这些阴魂兽别出来就行。”百花女王淡淡地叹了口气,“特别是那些比罗刹刚强悍的阴魂兽。”

她的眉间忧心忡忡。

“百花团总部的人必定会尽快赶到,为女王分忧解难。”护卫说。

百花女王挥了挥手:“好了,你们也够累的,都去休息一下。”

等护花护卫离去,百花女王来到窗口,看着东边的天空,自语:“希望其他城池相安无恙。这干秋沙漠内的凶物,可不是一般的恐怖!”

对于苏北来说,这一切都不再重要,因为他已经离开了东城门,往另一个城池,华玉城而去。

最东边的华玉城距离干秋沙漠很远,中间隔着一座浮雨城,相当于是另外一种屏障。

因此,西边来的阴魂兽想要攻占华玉城,就必须踏平浮雨城。

如今看来,华玉城还没有遭受到任何危险,是所有逃难的人想要去的地方。

当然,想要前往华玉城,他们就必须要穿过荒野丛林,应付其中的各种强大野兽。

跟随着强大的队伍,是聪明人的想法。

浮雨城的居民跟随在护心门派队伍的身后,以此来获得保护。

“多人力量大,让他们跟着吧。”苏北吩咐。

队伍前行了一下午,在晚上的时候来到了一处平原。

苏北的神识提前搜索了一下, 并没有发现任何危险。

就算是有危险,也是在平原的四周荒山之中。

黄昏时分,队伍停顿修整。

苏北在马车内休息。

忽然,外面有哗然声传来。

苏北的神识一扫,眉头微微一皱。

他走出马车,看着前方出现的烟尘,淡淡地说:“那些人算是盗匪吧。”

小让在马车旁听到苏北的话,双眼仔细地观察前方的人群。等前方的人群接近之后,他才说:“是荒山中的盗匪,专门倒去城与城之间的贸易商人。”

苏北叹了口气:“如果敢进入平原,解决他们。”

他转身进入马车内。

刚刚要进马车,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细微到可能谁都没有注意的声音。

他的双眼中爆射出精光,忽地转身。

那一刻,他的浑身激动。

“啊!别过来,再过来,我叫我保镖打你。”清脆而颤抖的声音在大喊大叫。

苏北凝神去听,浑身激动之下,他忍不住全身都在发抖。

“终于找到你们了。”他喃喃自语。

“小让,带上人马,跟着我去解决这帮盗匪。”

小让奇怪地看着苏北:“掌门,这些盗匪大多都是普通人,就算是有炼气者,也没有多少含金量。只需要派几个弟子去就行。”

苏北罢手:“让你去做你就去做。”

南宫瑾走出马车,问苏北:“发生什么事情了?”

“人找到了。”苏北指着远处的人群。

“你的保镖在哪啊?是不是还在镖局里面啊!”一名独眼手持砍刀,邪笑。

“别过来!我跟你说,我身边的人都很厉害,你要是敢乱来,你死定了。”这声音传出来的语气很害怕。

“是吗?你倒是让他们来啊!”独眼大笑,“我就奇了怪了,你们两个连这荒郊野外也敢走,是想念哥哥们了?”

“狗屁,你最好给我放尊重点。”

独眼冷哼一声,环视一下四周的兄弟,他走过去,冷冷地说:“尊重?你个臭娘们也需要让我尊重?虚张声势,就算是有保镖,老子也不怕。”

他说完,抓住柳寒烟的手臂。

柳寒烟大叫:“苏北你个混蛋!”

声音震天。

在这群盗匪身后的小让一愣,隐隐明白了什么事情。

“亲爱的董事长,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啊!”苏北出现在她的身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