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熟悉的声音让柳寒烟浑身一颤。

可这独眼的举动让她害怕和惊慌,当下便说:“混蛋,赶紧帮我赶走他,还有他们!”

“遵命!”苏北上前,直接捏碎了独眼抓住柳寒烟手臂的手。

独眼惨叫一声,疼的在地上翻滚。

柳寒烟怒气未消,对这独眼瞪眼:“打他,把他打哭!”

“苏北!”周曼忽然从柳寒烟的身旁冲了出来。她的双手上缠着绑带,之前被柳寒烟挡住,瘫坐在地上,并未看到苏北。

“兄弟们,上,弄死这插手的小子。”

独眼的众兄弟往苏北冲去。

苏北看着周曼双手上的纱布,淡淡地问:“谁伤的?”

周曼死命抱住苏北,大哭:“原来不是梦,我就知道你会找到我们的,一定会。”

柳寒烟也回神过来,转过身,看着苏北,浑身一颤。

“你……你……混蛋……禽兽……”柳寒烟激动的语无伦次,她的双眼一红,豆大的泪珠从眼眶中滚落出来。

苏北轻声说:“有我在,现在没事了。”

他的双眼看着冲过来的一群人,淡淡地说:“给他们个教训。”

小让下令,众弟子瞬间镇压了这群盗匪。

独眼傻眼。

柳寒烟自从见到苏北的那一刻,就再也没有注意到四周的局势变化。

她语无伦次的大骂苏北,然后又扑倒苏北的身上大哭,各种倾述这一路走来的艰苦。

苏北的心中叹了一口气,也难为了这两位都市里的丽人。

“大哥,我错了。”独眼知道惹了不该惹的人。

“她的手,是你们的人打伤的?”苏北冷冷地问独眼。

独眼死命扇自己耳光:“不是我干的,我发誓不是。”

“那就是你的兄弟咯?”

“坚决不是!我们也只是刚好在这里遇见这两位姑娘。”独眼差点要哭。他已经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

柳寒烟不解气地上前,一脚把独眼踹在地上:“他就是我的保镖,我现在叫来了,你怎么不欺负我了?”

苏北一笑:“几个月不见,性子变彪悍了。”

如果是以前的柳寒烟,绝对是不敢动手。她只是在商场上有纵横的手段,可在其他方面,就是软妹子一个。

柳寒烟转过身,哼了一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环境改变人啊!”苏北又笑。

周曼破涕而笑:“还好有寒烟姐,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撑到现在的。”

“难为你们两个了。”苏北的双手放在周曼受伤的双手上,释放出真气。

“我说你们两个,不好好跟着蒋寒雪,怎么出来乱跑?”苏北开始责怪两个人。

独眼见正主转移了注意力,他见小让等人眼神不善地看着他,差点吓尿裤子。

“这位大姐,还有这位大哥,求你放过我吧,小人从此以后一定会金盆洗手,做个安分点小老百姓。”

柳寒烟转过头,瞪眼独眼:“苏北,打哭他。”

苏北摩拳擦掌。

独眼被吓哭,裤子尿了一地。

“还没被打就哭了。”苏北笑。

刚刚笑完,苏北淡淡地说:“小让,送他一程。”

独眼被吓晕。

“好端端的怎么送他,应该让他深刻的认识到,惹了姑奶奶的下场。”柳寒烟并没有听懂苏北话中的意思。

“那你打吧。”

柳寒烟见独眼晕倒,犹犹豫豫地说:“看他怪可怜的,算了,你还是送他一程。”

小让听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这女人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女魔头啊!

杀个人还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不过一会,周曼的手恢复。

“苏北,我们赶紧去和蒋寒雪汇合吧。”周曼轻声说,双眼中的柔情,让苏北浑身燥热。

“以后不要乱跑了,知道吗?这个世界很不安全。”苏北提醒周曼以及柳寒烟。

“还不是因为你。”柳寒烟哼了一声。

“我?”苏北奇怪地看着柳寒烟。

“昨晚上,上空出现一道流星,有人说,那是有人在召唤命格之力。”柳寒烟的话让苏北的神色一变。

柳寒烟曾经在海棠别墅看到过他使用命格之力,就算不知道命格之力,也应该知道苏北召唤七杀剑的时候,七杀剑一般都是从天而降,像一颗星星一样陨落下来。

这应该是柳寒烟以及周曼脱离蒋寒雪保护圈的原因。

“是谁给你说的?”

柳寒烟摇头:“不知道。我们在半路遇到的,他说完又消失了。”

苏北的神色凝重不少:“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出发。”

他命令小让继续组织队伍出发。

“苏北,这些都是你的人吗?”周曼的心中安稳不少。

“算是。浮雨城出了大事,我们正在迁移到华玉城。”苏北的双眼警惕地看着四周。

当来到中间的马车前,南宫瑾牵着蒋吟吟的手,目光平静地看着柳寒烟两个人。

纵然有最强大的力量,可在她们的面前,南宫瑾的心还是有些自卑的。

毕竟,她是一个后来者。

“南宫瑾!”柳寒烟见到伙伴,心中很高兴。

“姐姐!”蒋吟吟往柳寒烟的怀中扑去。

“小不点,都长高了不少,你看下巴的肉肉。”柳寒烟激动。

周曼与南宫瑾笑了笑,便安静的站在苏北的身旁。

“大家一起去马车内,现在还要去寻找其余人。”苏北说。

几人坐进马车。

周曼以及黏在苏北的身旁,蒋吟吟坐在柳寒烟以及南宫瑾的中间,小嘴一刻不停地述说着在秋来城以及浮雨城经历的事情。

“蒋寒雪她们现在在哪里?”苏北问周曼。

“我们本来也要去华玉城,想去寻找你,到半路的时候,我们昨晚见到那颗流星,所以今早上忍不住出来了。”周曼靠在苏北的肩膀上,“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苏北还能说什么?

“除了你们两个之外,蒋寒雪的身边还有谁?”

“还有安琪儿。”柳寒烟哼了一声,“这死妮子一直非要说服见寒雪,先去华玉城找苏你再说,现在好了吧,还是我主意好。”

苏北瞪眼:“瞎猫喷到死耗子,要是我不在这里,你有想过后果吗?”

“这不是找到了吗?”柳寒烟不服气。

周曼挽住苏北的臂弯,淡淡一笑:“既然与苏北碰面,我们应该把目光放在前方。”

周曼亲密的举动让南宫瑾有些不适应。她坐立不安。

“姐姐,你怎么了?”以前有些惧怕南宫瑾的蒋吟吟,现在能细致的观察出南宫瑾的不对劲。

这话一说出口,周曼悄悄地放开挽住苏北的手臂。

她深知南宫瑾对苏北的态度。

当初,她们从蒋琳琳的口中得知,南宫瑾为了救治苏北,差点把命给搭上。

虽然并不清楚其中的缘由,但也能够感觉得出南宫瑾对苏北的执着。

就像是当初的周曼被绑架一样。

“没什么,就是觉得闷,想要透透气。”南宫瑾低声说。

柳寒烟打开木窗,深吸一口气:“这里的空气是好,就是太原始了。”

远处的天空,有一群巨大的怪鸟飞过。

“苏北,我们何时能够回去?”柳寒烟说的回去,指的是回到地球。

“你们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吗?”苏北反问。

“打打杀杀的太多了,如果没有寒雪的保护,我们现在已经不在了!”柳寒烟心有余悸的眼神让苏北知道,这妮子经历过什么。

“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你们不用担心,有我在,没什么好怕的。”苏北信誓旦旦。

“还有我!”蒋吟吟挥手,“我以后也要保护各位姐姐。”

她挽住南宫瑾的手:“我以后要成为一名厉害的炼气者。”

柳寒烟看了一眼蒋吟吟的动作,看向南宫瑾的眼神有些微妙。

她看出蒋吟吟与南宫瑾亲密不少。

在苏北的女人团中,南宫瑾给人的感觉就一直很冷,几乎没有人了解过她。

可现在看来,蒋吟吟这孩子也对南宫瑾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依赖之情,这段时间,应该着实发生了不少事情。

“我可以称呼你为瑾儿姐姐吗?”周曼比柳寒烟观察的更加细微。她本身就是个谨小慎微的女人。

南宫瑾点头,生硬地说:“我叫你周曼。”她在努力的适应苏北身边的人。

“叫我曼曼就行。”周曼示意苏北挪一下位置,她坐到南宫瑾的另一边。

“叫我寒烟就行。”柳寒烟也有些生硬地说。

敏感的女人们中,只有周曼表现的很正常。

苏北感觉更加尴尬,他恨不得立马离开这里。

“我去外面巡视一下。”苏北找个理由要开溜。

“我陪你去。”南宫瑾也想离开这个尴尬的马车。

“我也去。”蒋吟吟觉得好玩。她现在还没有察觉到马车内众女人的尴尬。

“这是巡视,不是这么好玩,都老实呆着。”苏北喝止。

他喝止的是蒋吟吟。

南宫瑾与苏北走出马车。

“真难为你了。”苏北低声说。他的心中有愧疚。

南宫瑾淡淡一笑,没说话。

“去汉莎她们所在的马车吧。”苏北见夜色暗了下来,四周的温度有些低。

“我就想吹吹风。”南宫瑾站在马车头,站在苏北的身旁,幽幽地说。

苏北再不说话,只是陪在南宫瑾的身旁。

深夜时分,他们遇到了蒋寒雪的队伍。

蒋寒雪以及安琪儿正在一颗大树下休息,两人的神情都带着沉重。

大部队的到来,让两个女孩的神情紧张起来。

这个世界的丛林法则告诉她们,这里不是法治社会。

“死妮子,看看这是谁。”柳寒烟走向安琪儿。

“你没死。”安琪儿的一句话把柳寒烟气的差点说不出话来。

“你就这么想我死。”柳寒烟瞪眼。

“兵哥哥。”安琪儿下一秒转换视野,目光放在柳寒烟的身后,苏北的身上。

“都还好吧。”苏北坦然接受安琪儿的拥抱。

蒋寒雪见到苏北的那一幕,明显松了口气。

“好好休息,这一次,由我来保护你们。”苏北的话让大家暖心。

“休息一下,恢复真气。”苏北知道蒋寒雪着实很累了。

在这几个女人中,只有她是古武者,而且实力也很中等。想要带着这几个生存能力为0的女人前往华玉城,这对于蒋寒雪来说,是非常艰苦的挑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