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湖泊里的纤细身影/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发飘扬的他,风华绝代。

抢过一名炼气者的灵器长剑,爆发出天阶中期的实力,加速。

忽然间,他来到华玉城的城墙之下。他化作白光,从城墙之下一跃而上,百米之高,一瞬间而至。

白光从地面弹射到城墙上,然后又从城墙上弹射而起,往那让人恐惧的黑灰色长虹而去。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好似见到了黑暗中的一抹闪电。

从黑暗中惊醒,把黑夜刺亮成了白昼。

苏北在那一刻,释放出接近阴魂兽的一瞬间,实力瞬间从天阶中期爆发到后天境界。

庞大的力量,让全城的人颤栗。

那是一种可以让所有人都仰望的力量。

长剑爆发出刺眼的白光,斩断长虹。

“它的实力不强,只是趁她睡着的时候偷袭而来。在我的身边,它是实体化,全力杀了它。”玄武沉稳地说。

苏北既然已经做了,那就会做到底,绝不会半途而废。

长发飘荡,他踩在玄武的背上,再次往短成两截的长虹斩去。

一瞬间,两截长虹变成四截长虹。

到最后,苏北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化作了光。

当他安稳落在玄龟背上的时候,长虹化作灰色气流,消失在空气之中。

“可以告诉我,她为什么会睡着吗?”苏北问。

“她是睡梦体。”玄武的话让苏北诧异。

“还有这种体质?”苏北古怪地看着玄**上的少女。

“睡醒之后,实力将会大增。”玄龟的这句话,让苏北彻底认清睡梦体的强大。

睡一觉后就拥有强大力量,这简直就是逆天体质。

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拥有超越后天境界的实力。

“我并不清楚你的立场和背景。这一次解决这东西,完全是因为拯救我自己。”

苏北收起长剑,转身离去。

“小子,我记住你了。总有一天,我还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玄龟的话让苏北转身。

“你放心就好,每一个霸体,没有成长起来之前,都极其容易夭折。当你强大无匹时,我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苏北的目光流转到少女的身上:“她受你保护?”

玄武知道苏北说的意思,便解释:“对于阴魂这类东西,我无法应付。”

苏北点头,转身离去。

玄龟低吼一声,缓缓往远处离去。

苏北一行人的队伍依旧没有停止前行。

既然阴魂兽能够来到这里,那就说明,浮雨城早已经被大量的阴魂兽入侵,而且还有蔓延之势。

那些赶往战场的强者们,只怕也凶多吉少吧!

“苏北,你这么厉害!”柳寒烟瞪大双眼,对着苏北眨巴眨巴。

“所以当你们的保镖够格了吧?”苏北调侃。

柳寒烟心中大定,她白了一眼苏北,进入马车内。

护心门派的人心中更是自豪。万没有想到,他们的掌门竟然强悍到了这种地步。

一瞬间,跨越城池,上天镇压阴魂兽。这等实力,他们只能够仰望。

这一刻,队伍中的气氛渐渐轻松起来。

逃亡的道路,依旧在前方。

这一夜,他们马不停蹄地前行,远远地离开了华玉城。

这一夜,西边时而传来的兽吼在告诫他们,危险并没有散去。

同样在这一夜,上空的长虹从没有断过,他们赶往西边战场。

直到凌晨两点十分,苏北才下令停止前行。

在一个山谷中,队伍修整。

躺在帐篷内的简易床上,苏北左思右想睡不着,干脆穿上外衣,往外走去。

“掌门,你这是去哪?”守夜人见苏北深夜外出,不由得询问。

“你们继续巡视就行,我散散心。”苏北说完,悄然走出队伍。

夜风也无法吹散他心中有些纷乱的思绪。

霸体、干秋沙漠、阴魂兽以及追杀,让他的内心烦闷无比。

即使是来到了这个世界,也依旧感受不到任何的轻松。

“难道说,真的要让我成为最顶尖的强者,才能够安稳的享受生活?”苏北的双眼带着疲惫。

耳边传来水声,他不知不觉中走了过去。

是一条小溪。

夜空上的月亮照射下来,让小溪的水面有几分银光。

静怡的山谷,细声涓流的小溪,这一切让苏北有了想要永恒的感觉。

忽然间,几道水花声从远处的小丛林传来。

“不会有人在洗澡吧?”苏北猜想。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往回走。

他可没偷窥别人洗澡的习惯。

刚刚转身,他就见到一条猩红大蛇潜入水中,往下游而去。

苏北的心中一惊,转身跟了下去。

沿着小溪蜿蜒前行,绕过前方的灌木丛,一片小湖泊出现在苏北的眼前。

弯月映照在湖面,静怡而祥和。

在侧边的湖边,水花声清晰的传来。

苏北看了过去,只见到一个纤细的背影。

这一刻起,他把目光投射过去时候,就再也收不回来。

神秘的图案附着在肤如凝脂的背上,让这个背影多了几分玄妙。

忽然间,借助月光,湖面有一条猩红大蛇,正在悄然接近那纤细的身影。

苏北在心中冷哼一声,一道真气从手指中弹射而出,往湖中的猩红大蛇弹去。

“噗通!”

像是石头落入水中的声音。

真气命中猩红大蛇的头部。

大蛇在水中痉挛了两秒,然后缓缓沉入湖中。

危险虽然解除,可也惊动了洗澡的人儿。

“谁?”纤细的背影忽然警惕地观察四周。她的双手捂住胸部。

苏北犹豫了一下,转身离去。

“我看到你了。”

苏北淡淡地无声一笑,根本就没有任何慌乱。转头再看一眼那背影,神情一愣。

“还真被看到了。”苏北见少女看向自己。

汉莎下意识地捂住嘴巴,睁大双眼看着苏北。

忽然间,她反应过来,手捂住了嘴巴,可全身都被苏北看光了。她急忙用双手捂住胸部,然后蹲在浅水中。

“大叔,没想到,大叔竟然会是这种人!”汉莎羞得脸色涨红。

“你觉得我像吗?”

“太像了,你现在就是!”

苏北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但他还得解释:“刚刚有一条蟒蛇要袭击你,我不出手,你已经受伤了。”

他无力的解释。

“真的吗?”汉莎天真地看着苏北,羞愤的神情变了。

苏北一愣,心想:“还真信了!”

这一刻,他反倒眼前的汉莎有些可爱和天真。

“大叔什么时候骗过你?”苏北说。

汉莎脸红地低着头:“大叔,对不起噢!”

苏北咳嗽一声:“我先回避一下,你洗吧。”

“大叔,听你说有野兽,我不敢洗了!”汉莎害怕地看着漆黑的四周。

“深更半夜也只有你敢打着胆子来这里洗澡。”苏北瞪眼。

“我以为很安全嘛,再说了,都好几天了,浑身臭死了。”汉莎小声辩解。

“你洗吧,我等你。”苏北说完,背对着汉莎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大叔不许看啊!”汉莎提醒。

“之前就看过一次了,你那小身板,谁稀罕。”

苏北刚刚说完,一颗小石头落在他旁边的水中,溅起水花,湿了他衣服。

“我现在还在发育期,大叔这样调戏汉莎,小心汉莎去告状。”汉莎哼了一声。

“赶快洗,不然我走了。”

“别!”汉莎溅起水声。

静怡的夜晚,苏北抬头看着月亮,心中的郁气也因为遇见汉莎而散了不少。

“汉莎,你身后的图案是什么?”过了一会,苏北问。

“被大叔发现了。”汉莎叹了口气。

“如果不想说,我不会强求。”苏北深知汉氏一族的神秘,他不想深究其中。

如今的他,麻烦已经够多了,他可不想卷入另一场麻烦之中。

“其实汉莎也不知道是什么,爷爷在我小的时候说过,我背上的图案天生就有的,从出生就出现了。”

“还有这事?”苏北诧异地说。

“不准看!”汉莎哼了一声。

“我哪里看了?”苏北背对着汉莎,觉得好笑,“你以为我会趁机会看?就你那身材?”

汉莎恨的牙痒痒,最后无力地屈服:“人家还小嘛!”

苏北听到心猿意马,笑:“所以我得保护你直至成年。”

汉莎一下没了声音。

许久许久,水声又响起。

“大叔,我要是成年了,大叔还会保护我吗?”汉莎幽幽地说。

“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就不需要我保护了。”苏北平静地说。

“噢!”以汉莎不明所以的回答而告终了这个话题。

半个小时后,汉莎穿好衣服,落落风风地站在苏北的面前。她转了一个圈,笑:“大叔,好看吗?”

“穿什么,汉莎都好看。”他起身,“走吧,该回去了。”

“我睡不着。”汉莎坐在苏北的旁边,抬头看着月亮。

苏北就是因为睡不着,心中有烦事才出来。

“那就在坐会。”

“大叔,那几位姐姐是大叔的夫人吗?”汉莎对着苏北眨巴眼睛。

“还不是。”苏北简明地回答。他也为这件事情烦恼着。

“这么多漂亮的姐姐。”汉莎嘿嘿一笑,“大叔是情圣啊!骗了这么多女孩子。”

苏北调侃:“你想说什么?”

汉莎笑着摇头:“我就是说大叔太危险了,我不能够离你太近。”

苏北摸着下巴煞有其事地说:“你说对了,我不能离你太近,我先走了。”他说完站起身就走。

汉莎拉住苏北,挽住苏北的臂弯,坐在石头上:“汉莎说的是玩笑,大叔可别离开我。”

“你不是说我太危险了吗?”苏北哼笑。

“可大叔能让人安心啊!”汉莎甜甜一笑。

这一刻,汉莎变成了花痴。

“小机灵鬼,跟吟吟一个德性。”

“吟吟很漂亮啊!以后我都会嫉妒啊!”汉莎天真无聊地看着月亮。

“你知道我现在的任务是什么吗?”

“什么呢?”汉莎笑。

“保护吟吟和你,应该说是保护我身边的所有人。”苏北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是保镖,超级保镖。”

谁能分担苏北心中的压力?他只能够玩笑般地发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