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少妇与孩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叔叔。”蒋吟吟见一个陌生女人出现,吓得赶紧后退。

女人站在马车前,柔声:“不要怕,你的亲人虽然死了,但我会保证你安全的。”

她的心中恼怒,之前她还救下这辆马车。现在想来,应该是疾风与这银白色长发大叔在做戏而已。

“你才死了,我叔叔没有死。”蒋吟吟哼了一声,趁女人不留神,忽地冲向马车,往苏北跑去。

“这么快的速度。”女人一呆。她被蒋吟吟的速度给吓到。

虽然她能够跟得上这女孩的速度,可她惊讶的是女孩这超出普通凡人的速度。

女孩绝对是一名炼气者,只是这么小的炼气者她还从来没有见过。

苏北抱起蒋吟吟:“你在不去追他,就晚了。”

“你们不是同伙?”女人疑惑地问。

“你这智商不适合做游侠。”苏北淡淡说了一句。

“不早说。”女人对苏北的话很怒,她瞪了一眼苏北,跳下马车,冲向疾风。

疾风已经前脚开溜。

“对了,那边山洞里有人绑着,应该是那家伙动的手脚。”苏北提醒了一声。

女人顿时止住脚步,冷笑地看着疾风:“让你走,我救下人就行。”

疾风离去。他不想把不确定的因素卷入自身的事情之中。

苏北再没理这女人,带着蒋吟吟上了马车,准备离去。

“等一下。”女人喊了一声。

“还要干嘛?”苏北皱眉。

“能不能帮一个忙?”女人指着山洞说。

“不能!麻烦是你自己惹的,别扯上我。”

“好无情的男人。”女人看苏北有着出尘的气质,却没想到竟然是如此冷漠的心态。

苏北的嘴角一笑:“就你这情商,还是回家做自己的大小姐去,别来瞎参合这些江湖中的事情,它不适合你。”

“不帮就算了,没心没肺的男人。”女人哼了一声,自个往山洞走去。

“做事情之前想清楚,敌人走没走,小心菊花不保。”苏北哼笑一声。

这话说的有些污,不过苏北说的确实有理。

这是一种战斗经验,是一种套路。

“臭流氓!”女人对苏北的印象彻底变成负面形象。不过,她还真不敢大意走进去。

苏北驾着马车,路过女人,故意对蒋吟吟说:“吟吟,你这么聪明,以后要多个心眼,以后别跟这女人一样,神经大头,做事情从不推测就乱来,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女人阴沉着脸说:“孩子,以后别学你这叔,见死不救。”

这话一说出口,苏北的心中咯噔一下。

他感觉自己的话有些多了。

“什么见死不救呀?”蒋吟吟不满了,她对着女人瞪眼,“叔叔很好心的好不好,叔叔怎么可能会见死不救。”

她的脑子里回想到了苏北救助水原帝国三公主的事情。

在她的心里,苏北就是无敌的存在,是她的精神支柱。这个可恶的女人,生的漂亮,但是话却这么恶毒。

苏北眠了眠嘴,快马加鞭想要离去。

“那你自己问问他。”女人指着山洞,“他分明知道里面有人遭绑架,还一点出手的意思都没有。”

蒋吟吟不服了,她反驳:“怎么可能!叔叔不是这样的人!”

苏北阴沉着脸看向女人,正好看到女人幸灾乐祸的样子。

蒋吟吟问苏北:“叔叔,如果有人遭到绑架,叔叔会救的吧?”她的目光带着纯净的光芒,不带任何杂质。

苏北深吸一口气,跳下车说:“有人遭到绑架,只要吟吟看不过去,我自然会去出手援救。”

女人哼了一声,指着山洞说:“在外面守着,我去救人。”

“行啊!”苏北的脸色并不好看。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生气。

分明是自己的话太多,把蒋吟吟给扯了进来。

他的心中有些郁闷。

当了这么多年兵王,他还是第一次把自己给坑了。虽然事情不大,但是坑了自己,就是有那么一点不爽。

“叔叔,你之前是不是知道里面有人?”蒋吟吟见女人不在,便问。

对于这句话,苏北想要撒谎。

“他并不知道,是我故意试探他的。”女人也知道收敛,身上抱着一名少妇,怀中抱着一名婴儿走出来,为苏北解围。

苏北的脸色才稍微好了不少。

“走吧,我们直接前往平春城。”女人得意地看向苏北。

“上车。”苏北面无表情地说。

在车上,女人检查了一下被绑架者的伤势,发现没有大碍,就是受到了惊吓。

简单的处理了一番,女人来到马车头。

她把方天画戟摆在车门前,问苏北:“刚刚看你的举动,也不是什么坏人,怎么想着与那家伙交谈起来?”

苏北没回答。

“我问你话呢。

“……”

“小气鬼。”

“……”

“不说算了,我还懒得愿意说呢。”

“……”

十分钟后。

“你们这是要去平春城吗?”

“……”

“你是哑巴吗?”女人忍受不了苏北的这种沉默,她快要抓狂。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苏北冷淡地说。

“你!”女人气的胸脯不断起伏。

苏北斜眼看过去,点头:“发育的不错,你多大了?”

这话问的露骨,让女人脸色通红。她挥手对着苏北劈去。

“老娘闭关修炼了五十多年,你耍娃娃呢?”

“五十多岁的老太婆。”苏北皱眉。

“小气鬼,你是不是在报复人啊!”女人瞪眼。

“我只是想说,你岁数虽然大, 但心智还不如我家吟吟。”这类人一般都是闭关不问世事,虽然年纪上很大,但是经历的很少。

“自以为是,难道你经历的多吗?”女人怒了,“看你这样子,想必一百多岁,快入土了吧?”

“至少不像你这种胸大无脑。”苏北说。

女人被苏北多次说了胸脯,也不得不看向自己的胸。

确实有点大。

她冷眼看向苏北:“等会进了城,分道扬镳。”

“越早越好,我可不想跟你扯上麻烦。”苏北看了一眼她,“你说嫉恶如仇还是任务在身?”

“关你什么事情?”女人找到机会报复苏北。

苏北再没说话。

女人也懒得在开口,坐在马车头的另一边,看着远处的天空。

马车渐渐的离开了深山,进入了低矮的平原地带。

他们能够看见猎户出现,这说明危险已经降低到了很低的程度。

过了一片密林,苏北能够看得到远处的城池轮廓。

他驾驶马车,加快速度往城池而去。

这女人的心还是憋不住心中的疑惑。

她试探性的问:“那个孩子是炼气者吧?”

之前她就想问了,不过被苏北的态度给气恼。

“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苏北说的很沉稳,态度也很沉着。

女人看苏北的态度,再想想自己之前的情绪变化,心中还是有些不服气。

她心里承认这是一个非常成熟有魅力的男人,可她也不是什么都一无是处啊!

闭关多年有所成就,刚好想要出来体验红尘,准备做一番自己心中梦想多年的事情,却遇到了这个给她当头一棒的男子。

她不在多问,哼了一声,继续看着风景。

“我问你,你救了人,那这对母子你该如何处置?”苏北的话让女人一愣。

她看向苏北,迟疑了一下:“当然是送他们去城池啊。”

“然后呢?”苏北转头看向女人,“就这样完事了?”

“我可是救了他们的命。”

“也是。但你不过是变相的把他们放在另外一个危险的地方。”苏北指着前方的城池,“如果那个城池对于这对母子来说是个陌生的地方,你觉得他们的命运如何?”

吃人不吐骨头的社会里,没有实力没有人脉,孤苦伶仃的母子俩要如何生活?

他们连吃住都有问题,更不用说安家了。

刚死了亲人的他们,想必绝望之下,母亲可能会沦落到青楼吧。

苏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有些事情不能帮,到最后还可能是帮倒忙。”

看着女人沉默:“名叫疾风的家伙应该是个人贩子吧?”

“是。”女人乖乖地点头。

“让他把这女人卖给大户人家,也比把这母子扔在一座陌生城市好啊!”

“可是就是他亲手杀死了那对母子的亲人。”女人反驳。

“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我也不多说,你好好的想象要如何处理这对母子。”

女人的脸色涨红说不出话来。

“帮人帮到底,我猜测你应该是个游侠,别把人帮到绝望坑中。”苏北提醒。

一行路上,苏北再没说话过,而女人也再没问过话。

苏北是不想说,而女人是没心情说。她被苏北的话给说的烦恼无比。

这一刻她反倒觉得苏北说的有理,可是自尊心告诉她,不能向这个男人低头。

她们在黄昏时分来到了城门口下。

接受盘查之后,进入城内。

刚进城,苏北停下马车,看向女人:“该下车了。”

女人看向苏北,目光有闪动。

“那对母子也请下去,我们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苏北冷淡地说。

“你做人不能这样无情。”

“你认为我做的还不够吗?”苏北哼了一声,“难不成我要抚养他们一辈子?”

从一开始,苏北就没打算扯上这件事情。

女人固执地哼了一声,倔强的一把夺过靠在车门前的方天画戟,然后打开车门,淡淡地说:“下车吧。”

苏北看向车内,一愣。

蒋吟吟靠在刚哭过的少妇怀中睡着了,在少妇的另一边,是熟睡的婴儿。

“去哪儿?”少妇畏惧地看着外面昏暗的天空。这一刻,她的心跟那无尽的夜空一样,没有方向,没有盼头。

女人沉默了一下说:“先下车吧。”

苏北没说话,一直在一旁等候。

少妇哽咽了一声,想要轻轻推开蒋吟吟。

“还是都在车上呆着。”苏北叹了口气,终于开口。

女人大喜,但是倔强的她没有表露出情绪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