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盯上淑淑/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人尖叫一声,背后的方天画戟取了出来,对着苏北就劈砍下去。

可是她忽略了苏北身旁的安苏,忽略了安苏怀中的婴儿和身旁的蒋吟吟。

庞大的天阶级别的气势释放出来,顿时扩散出去。

安苏是个普通人,婴儿就更不用说了,要是真被这种庞大的气势给震到,别说婴儿,就说是安苏都有可能会重伤。

“太乱来了!”苏北站起身,双眼冷冷地盯着女人。

身上释放出真气罩,保护住安苏以及蒋吟吟。

婴儿的哭闹声响起,惊醒女人的理智。

这个时候她才看向安苏以及蒋吟吟。

刚刚她差点杀人了。

她的身体一僵,悬空的方天画戟一动不动。

“你知道你刚刚差点杀人了吗?”苏北也有些怒了。

“哼!”女人冷冷地盯着苏北,脸上带着倔强的委屈。

苏北刚刚说她太冲动,缺少考虑,她下一刻就差点失手杀人。一时间,女人脸上无光。

可她也有自己的尊严,她不愿意在苏北的面前示弱。

毕竟都是女性,安苏冷静下来后,看了一眼女人,她便轻声说:“我们没事,真的没事。”

“你可以走了吗?”苏北冷淡地说。

女人收回方天画戟,双眼中溢满眼泪,可被她硬生生地忍住没流出来。

“走就走!真以为我怕了你吗?”她忽地转身,一脚把房门踹出个大洞离去。

“叔叔,她哭了。”蒋吟吟忍了半天才说。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让她好好反省一下,没有坏处。”苏北看向安苏,“她说的,你可同意?”

女人说过,要给她很多钱。

“我真的觉得淑淑做的很多很好了,公子没必要这样迁就安苏。”

“叫做淑淑吗?”苏北喃喃。

“就这么定了吧。”苏北准备下楼,“等她把钱给你。”

刚刚要出房,掌柜和跑堂的听闻楼上的嘈杂声,急忙上来一看,脸色微微一变。

“尽快修好门,今晚我们还要睡觉。至于钱的话,我会赔偿。”苏北说。

掌柜这才安了心。

“滚!”楼下传来淑淑的怒吼声。

苏北的神识释放,眉头微皱。

女人一脚把今早上的户主——肥胖的商人,踢飞在大街上。

“你敢踢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谁让你跟来的?”女人正好在气头上,她阴沉着脸说。

“不就是让你说出我兄弟的地址吗?话也不说就走了,钱还没还给我。”肥胖的商人大怒。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女人冷笑,“这么肥迟早有一天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商人终究不敢跟这女人来硬的。他知道这女人很强大,所以他冷漠地说:“那就把钱给我。”

他伸手。

路人疑惑地看着这两人。

女人的脸色涨红。

“今早上我们两个可是说好的,你保护我的安全,我给你提前支付银子。你倒好,一言不合就走了,现在还伤我。”

商人有理。在他没有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之前,他确实有理。

“你又想祸害良家妇女,好意思说这些?”女人底气不足地说。

“哼!我祸害你了?”商人冷冷地盯着女人说。他身边的下人也底气十足地瞪着女人。

街上行人对女人指指点点。

“这女人长得端庄美丽,怎么会有这种性子。”有人提升评论。

对于她这个天阶强者来说,再低的声音,她也听得见。

“知人知面不知心。”行人哼了一声。

肥胖的商人脸上带着傲然的笑意:“你说啊?”

女人刚在楼上受了委屈,尴尬无比,此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说,她的心中的无限委屈涌现。

正所谓物极必反,她差点就起了杀心。

“大兄弟,你可是在找我?”苏北在窗口前往下喊。

“哎哟,可找到你了大兄弟,这女人是你的朋友吧?实力还可以,就是性子太不真诚。”肥胖的商人小心翼翼地绕开女人,往楼上走去。

女人深吸口气,忽地冲向远处。

“我做的都是对的,为什么最后还是我的错!”她在楼顶飞跃,低声哭泣。

她本来闭关成为天阶初期炼气者之后,想要出来历练一番,好好的体验一下从来没有切实接触过的红尘,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的麻烦。

她本来就是为了避免安苏受到伤害,才没有说出安苏所在的客栈地址。

她本来就是为了安苏有个安定的家,避免苏北又要说她管人到一半就撒手不管,当初就不该救人,才低声下气当他人的保镖。

她想不通,心中的委屈和愤怒无处发泄。

“啊!”低吼一声,爆发出全部的实力,往远处冲去。

在一处望月楼的最高楼,一名翩翩公子合上扇子,笑着说:“看到没?那样的女人才算是真正的有含金量。”

“公子,她是天阶初期的炼气者,目标有点大。”

“我记得你手下有个叫做疾风的人,人杀了,但是任务却失败,现在不知道逃到哪里去……”

“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这始终是你的错。”公子哼了一声,“就那个女人了。我们极夜盟很久没有这种含金量的女人,正好也可以弥补疾风的失误。”

他身后身穿黑衣的男子低声应了一声:“是!我会派出极夜盟的那几位。”

公子妖异地舔了舔嘴唇:“这样的女人才有味道。”

在客栈中。

肥胖的商人看着破损的房门,吃惊地问:“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他抬头,一眼看向的是安苏。

安苏低着头站在苏北的身后,心跳个不停。

她怕的便是这样的地主人物。

“被那个疯女人给破坏的。”苏北淡淡地说。

肥胖的商人哼了一声:“这种女人你也能与她做成朋友,可真够为难老弟了。”

这一句话便把兄弟层次给分清楚了。

苏北罢了罢手没再说什么。

“你是来我这里,是有何事?”

“闲来无事,找老弟唠叨唠叨。”

“我还以为你是找她要钱的。”

“本来是,但见到兄弟你,我觉得没必要让老弟为难。”肥胖的商人看向安苏,笑着说,“好可爱的婴儿。”

苏北的嘴角一笑:“这是我的二女儿。”

安苏知道苏北是在保护她,便乖巧地来到苏北的身旁,紧挨着。

肥胖的商人干笑了一下,问:“兄弟你是哪里人?”

这是来调查背景的。

这家伙也是个老油条,想要先看看苏北的背景如何,如果强硬,他就结交一个朋友,对他没什么坏事。

毕竟苏北的气质确实不普通,必定不是普通人。

“外地人。”苏北淡淡地说。

“哟,那老弟你和我结交就没错了,我在平春城虽然不是什么人物,但一些小麻烦,你一声,我必定会帮你解决。”

苏北看向这商人。

他的神情松懈下来,双眼也有些变了,

是的,他认为苏北只是个外来人,他是本地地头蛇。

“你这么说我反倒不好意思了。”苏北一笑。

“咱两兄弟一场而已。”商人看着四周,“兄弟初来乍到,怎么能住在这里?走,去我的府邸。”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是在表面上关系苏北。

第二层意思,商人在试探苏北在这个地方是否有关系背景。

如果有的话,苏北不应该住在这里,但也不确定苏北真在这里有背景。

所以,他在等苏北自己回答。

相见不过几次的人,一般人是不会这么厚着脸皮答应这种事情。但是拒绝,也是要有理由。

有些客套话也可以套出一些深层次的东西。

苏北点头:“好啊!”

商人一愣,随即点头:“老弟这么豪爽,我喜欢。”

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人一点都不按照常理出牌。

安苏紧张地看着苏北。此时的她最害怕的就是这个商人。

苏北要是带着她去商人的府邸,相当于是进入了虎穴。

两人互相客套一番,商人提前离去。

“叔叔,我们真要去那个大胖子家吗?”蒋吟吟有些抗拒。因为她现在也能够敏感的感觉出商人话中的虚伪。

安苏睁大双眼看着苏北。

“白吃白住难道你不喜欢吗?”

“可是,他好像对安苏姐姐有些……”蒋吟吟说到一半没有说下去。

“我当然知道他要干什么。”苏北的嘴角一笑,“但是他有那个能力吗?”

转头看向安苏,他安慰地说:“你就暂时当做我的夫人吧。放心,我既然答应他,就有信心不会让你受到欺负。”

得到苏北的保证,她稍稍安心。

“我们也应该知会一下那个姐姐的。”蒋吟吟可不像苏北这般铁石心肠。

她说的那个姐姐自然便是手持方天画戟,性子倔强的女人。

“不用管她。”苏北喝了杯茶,“收拾收拾,吃过晚饭,我们游街走过去。”

他的心情在此时有些悠闲。

有人请他白吃白喝,自然是件好事。

蒋吟吟兴奋地抱住安苏细嫩的大腿:“我要喊你妈妈了。”

安苏的脸色一红,揉了揉蒋吟吟的头发,没说话。

几人简单的收拾一下包裹,下楼结账。

看到掌柜有些担心的模样,苏北多给了一锭银子:“这是赔偿你们的。”

楼上的房门被破坏,这可是会影响到客栈的生意。

苏北顺便叫了一顿丰富的晚餐。

几人吃完,出了客栈。

小二把马车从马圈拉出来,交还给苏北。

“上车。”

安苏和蒋吟吟上了车。

苏北坐在马车头,往商人所说的府邸开去。

也许是车内有些昏暗,蒋吟吟打开车门,担忧地说:“那个姐姐不会有事情吧。”

“她很厉害的,你可别担心太多。”

“叔叔不是说她做事有些缺考虑吗?”

苏北看向远处昏暗的天空,淡淡地说:“这倒是。”

“公子,淑淑小姐心是好的。她救了我和孩子,我本该谢她的。”安苏也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观察苏北的神情。

“她这么大的人了,说一句又不会死。”苏北无奈地说,“行了行了,要是真出了事,我保她,行吧?”

蒋吟吟从马车内走出来,从后面勾住苏北的脖子:“我就知道叔叔最好了。”

“还不是你小姑娘心太泛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