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碰瓷?/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苏也忍不住轻笑。她越是跟在苏北的身边,就越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个男人的不同一面。

有哪个强者会听信一个没有任何实力的弱势女人的话?

苏北的做法,想必也让安苏体验到了不同的感觉。

吃完晚饭,苏北刻意把马车速度放慢。

安苏似乎也有了几分心情,跟蒋吟吟讲着当初自己当孕妇的事情,听得蒋吟吟又是心疼,又是好奇。

走了没有多久,苏北见前面的道路宽阔起来,而且周边的摊位也逐渐少了不少,便知道快要到达目的地。

前方是宅院区域。

当马车刚刚进入宅院区域的大道时,发生了一点麻烦。

“救我。”从一处幽深的小巷中冲出来一名身穿破烂的男子。这男子的手中拿着一块快发霉的馒头。

“想跑?今儿个就等着进牢房吧。”后方有五个大汉手持着铁棒追了过来。

破烂男子的身体素质明显不能够跟身后的大汉相比,两者的距离在拉近。

一名大汉冷哼一声,猛地把铁棒扔了出去。

破烂男子被吓了一跳,他慌不择路,从小巷中宠出来后,一个不留神,往苏北所在的马车冲去。

也在这个时候,铁棒好巧不巧地往马车的马头砸去。

要真给砸中,马儿受惊,绝对会是一场祸乱。因为,那破烂男子正在从侧方往马儿的身边跑。

苏北的双眼中出现一道精光,单手释放出真气,弹开了铁棒。

这一瞬间,他忽然看向扔出铁棒的大汉。

他发觉出不对劲了。

在他把铁棒弹出去的瞬间,大汉的神色忽然失落起来。

“哼!”苏北的嘴角一笑,“碰瓷?”

铁棒被弹开,苏北继续驾驶着马车前进。

眼见侧方的男子慌不择路的撞过来,他单手一挥,一股真气墙挡在马儿的侧前方,

“好危险。”蒋吟吟拍着小胸脯说。

苏北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丝毫不理会附近发生的麻烦事情。

“求求这位大哥,让我上车吧。我一旦被抓住,他们会打死我的。”破烂男子跪在地上哀求。

“我看你往哪儿跑。”一名大汉狰狞着脸说,“你竟然敢偷李员外家的东西,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他快步往男子跑去,手中的铁棒紧紧地捏着。

“求你了。”破烂男子不断磕头。

“滚!”苏北冷冷地瞪了一眼。

“叔叔!”蒋吟吟不满苏北的态度。

“坐好了。”苏北严厉地说。

蒋吟吟委屈地看着他,一脸的不情愿。在她的心中,苏北一直是她最崇拜的对象。

不管是对谁,她都能够很自豪地说,她的叔叔是最好的。

可是,刚刚发生的一幕,让她难以接受。

“吟吟。”安苏轻轻拍着蒋吟吟的后背。

“孩子,救救我吧!”破烂男子一直跟在马车的侧边。

“有路你不走,偏偏要上我的车,你是想杀谁呢?”苏北冷哼一声,“玄阶后期的炼气者!”

破烂男子的双眼中,瞳孔一缩,但是脸上却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他茫然地看着苏北:“我要是炼气者,就不会沦落到现在了。”

“三声不走,必杀你!”苏北的双眼中释放出杀气。

以他的境界释放出来,可以想象得出威慑性有多强。

破烂男子下意识地后退,脸色苍白地看着苏北。

蒋吟吟一愣:“难道他是装的?”

苏北冷冷地看着后方过来的五个男子,他干脆停下车,用真气固定住要起身的破烂男子。

“唉,我给你们逮着了,打吧,打死活该!”他看向那五名大汉。

五名大汉来到破烂男子的身前围着,他们五个互相对视着,神色有些惊愕,却一直不下手。

“怎么,舍不得打了?”苏北讥嘲一笑。

“应该是假的。”安苏低声对蒋吟吟说。

蒋吟吟吐出一口气:“还好是假的,我就说嘛,叔叔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人。还是叔叔厉害。”

安苏看着苏北,看着他苍白头发下的沧桑的脸颊,双眼中的光彩越加明亮。

“要不要我帮你们打?”苏北话刚说完,直接来到破烂男子的身前,一脚踢了上去。

破烂男子大怒,刚要起身,却又被苏北一脚给踩在地上动弹不了。

“我身上有敛气符,你怎么发觉的?”这男子愤怒地盯着苏北。

他好歹也是一名炼气者,被旁人给打,他心中顿时怒了。

五名大汉见装不下去,便围住苏北。

苏北摸着下巴:“敛气符。”这东西确实有点作用,能够加强自身内敛的气息,做到不会轻易的被人察觉出自己是炼气者。

可是,这也只是在实力差距不是很明显的情况下。

刚开始苏北是无心关注这些事情,可见那名扔铁棒的大汉有异后,才仔细的观察破烂男子。

顿时,他就发现这家伙竟然是炼气者。

一个炼气者还需要偷吃馒头?还会被五个普通打手给吓住。

因此,苏北在那一瞬间就知道,这些家伙是故意来找事的。

能够请得动炼气者,这就说明,有人要故意的害苏北。

他在想,在这个城市,有谁有要害他的动机。

“还上不上车?”苏北低头看着破烂男子,冷冷一笑。

“上不上你也要死。”破烂男子彻底释放出自己的气息。

“要让我死的人是谁?”苏北问。他在后退。

“等你下去好好想想去吧。”破烂男子往苏北一掌劈去。

苏北反手直接扳断他的手臂,一脚踩在他的肚子上。

地面出现裂缝。

男子口吐鲜血,差点晕死过去。

另外五个大汉手持铁棒往苏北的脑袋上敲去。

不用炼气的能力,以兵王的手段,他就轻易的打趴这五人。

“说!谁派你来的?”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破烂男子闭目装死。

苏北的神识一搜就发现这家伙的小心机。

这一刻,他冷哼一声,从地面捡起铁棒,把真气灌注在铁棒内,对准破烂男子的脑袋。

“既然你不能够说,那你也没有什么价值,还是死在这里吧。”苏北手持铁棒,故意把铁棒上的真气凌厉地与破烂男子的脑袋接触。

一股头皮发麻的感觉席卷全身。

破烂男子忽地睁开双眼,哀求苏北:“别杀我!”

蒋吟吟顿时松了一大口气:“还好他醒过来了。”

安苏考量前方的局势:“你的叔叔应该不是真的要杀他吧。”

“姐姐你怎么知道?”蒋吟吟问。

“感觉刚刚他也是在做戏,故意把这些找麻烦的揭露。所以,我感觉他是在逼迫这个男人醒过来。”

蒋吟吟拍脑袋:“吟吟经历的少,没有叔叔经历的多。”

“以后你会学到的。”安苏轻笑说。

“恩!叔叔很厉害的,我会努力学的。”

前方。

苏北居高临下地看着破烂男子:“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别杀我,我也是受人指使的。”破烂男子下跪磕头。

“说吧,是谁?”

“富得利。”破烂男子老老实实地回答,“是平春城三大盐商之一。”

“原来是他。”苏北的嘴角出现一丝杀机,“他还真会弄这一出啊!”

富得利就是那名肥胖的商人。

既然是他做的手脚,那么目的也就很明显了。

站在富得利的角度看,苏北是无权无势,一旦在这个宅院区惹了事情,必定会有大量的麻烦。

到时候,富得利趁机出现,帮苏北解难,自然会让苏北对他感激涕零,他也就拉近了自己得到安苏的步伐。

要么更狠毒的就是,让官府的人把苏北送入监狱,那样的话,安苏也就没有人看管。

可以想象得到,没有苏北在身边,安苏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其实,苏北一直在容忍着这富得利的做法。可没想到,他刚刚试探出苏北没有什么背景,就想出这么一招,着实有些狠毒。

“求你别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破烂男子后悔。他丝毫没有想到,这辆马车内也有如此厉害的炼气者。

其实是富得利低估了苏北的能力。他可能推测苏北有炼气能力,所以才会派出一名玄阶后期的炼气者。

他没有想到苏北的实力恐怖的惊人,玄阶后期的来这里也只是被秒杀的份。

苏北想了一下说:“他应该是雇你来找我麻烦的吧?”

“是是是!他想要送你到监狱里面去。”破烂男子说到这里,头直接磕在地上,不敢抬起来。

“我不会杀你,我还会放了你。”苏北忽然一笑。

破烂男子一愣,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苏北。

“富得利故意没有告诉你我的炼气者实力,分明是想要用你来试探我。”苏北哼了一声,“所以,现在该你去报复他了。”

“没问题!”破烂男子的双眼中出现危机。

他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因为富得利的情报有问题。

他冷冷地说:“大不了我不在平春城呆了。”

这座城市内的高手也很多,要是发生命案,自然也会有很多的麻烦事情出现。

小小的玄阶后期的炼气者在这座城市并不起眼,因此影响一旦出现,也可能会波及到他的前途命运。

“行!”苏北点头,“我先去一趟福府,然后你再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不阻止。”

破烂男子点头:“一定会一定会。”

“想害我,我先让你尝尝后果是什么。”苏北冷冷一笑。

破烂男子见苏北对富得利也有几分敌意,心中大定。他带着仇恨离开了。

本想要捞点外快,却没想到,竟然把老婆本给赔了出去。

他的心中如何不怒?

麻烦解决之后,苏北上车,载着两人抵达福府。

苏北下了车,敲门。

不过一会,一名管家开门询问:“请问一下,你找谁?”

“富得利。”苏北淡淡地说,“你就说他兄弟搬过来了。”

管家疑惑地看着苏北。

“你这样说,他就知道了。”

管家不敢托大,关上门去询问自家老爷。

过了一会,富得利笑脸堆上来:“原来是老弟过来了,赶紧的进去。”

“挽着我。”苏北走回马车,把安苏扶下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