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狐苏/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蛇咬了。”苏北转头看到她拖着的是一头野鹿,点头,“不错,有营养。”

轻轻地揉捏了一下,在真气的引导下,很快就愈合了伤口。

他站了起来,往干柴堆走去。

接下来,便是苏北以及刘淑做饭的时候。

安苏在旁边看着,出奇地安静。

虽然这样的场景,她看到过无数次。

可是,每当她看着苏北生火,剖洗野兽肉的时候,她就会想,苏北先生为何愿意做这些事情。

她看着看着, 竟然痴了。

如果嫁给他该有多好。她的心中忽地跳出来这个想法,吓得她急忙回神。

“在想什么呢?”苏北宰割野鹿的大腿,淡淡地说。

“没……”安苏慌张地抱着孩子,支支吾吾地说,脸上通红无比。

同为女人,如何能看不出安苏的想法。

刘淑笑着说:“她应该在想,大叔是个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厨艺。”

“大厨大部分都是男性,难道我会厨艺就不行吗?”苏北反问。

“只是愿意做这些事情的男人实在太少,特别是大叔还是霸体。”刘淑叹了一声,“天才不应该都是在修炼和玩耍之中的吗?”

她实在是不理解这样的一个绝世霸体,为何会愿意做这些女人家才做的琐事。

“那我问你,如果我没有出现在你的身边,你是不是连走路都需要有人背你?”苏北的话虽然问的有些夸张,但却有深层次的道理在里面。

“是啊!”刘淑认认真真地回答,“大叔的心境真的很好,这些事情做起来明明很丢脸,但大叔做了之后,我感觉也没什么大不了。”

苏北笑了一下:“能这样想不错。人嘛,活着还不是柴米油盐醋,可大部分人都把心放在了炼气身上。”

“因为有实力才能够有地位和身份,柴米油盐醋也就能够轻易的得到。”

苏北放下手中的剔骨刀,盯着刘淑说:“那我问你,先有柴米油盐醋,还是先有炼气?”

“当然是柴米油盐醋了,那是炼气之前,大家都需要的。”

“炼气不就是直指本心吗,想要真正的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就必须要亲手体会一下柴米油盐醋的生活,不要忘记人的本质。”

苏北看着远处的夜空,幽幽地说:“有时候,人只有在失去之后才能够懂得珍惜,懂得理解。炼气何尝不是,不经历酸甜苦辣,你如何能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

“大叔是个有故事的人,你好感慨噢!”刘淑轻轻一笑。

苏北只是一笑置之,并没有否认,也没有回答。

“做一些普通人做的事情,虽然实力上没有得到提升,但是心境上确实有很多的不同,我现在很平心静气,很少有以前的那种暴脾气。”刘淑淡淡地说。

以前,她很倔强,也很行侠仗义。

可跟在苏北的身边这么久,他渐渐的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意气用事就能够解决的。

“跟我去洗鹿肉。”苏北扛着鹿腿往不远处的河边走去。

“剩余的怎么办?”刘淑问。

“扔远点。”苏北淡淡地说。

他们在宰割肉,血腥味早就吸引了远近的食肉动物。苏北的神识已经察觉到有几只庞大的野兽在悄然接近。

当然,以他们的能力,可以轻易的宰杀这些野兽。不过,他们没有必要这么做。

苏北把剩余的鹿肉扔远,是想把这些野兽吸引远点。如果还不知进退,他不介意出手再宰杀几只。

刘淑抱着剩余的鹿肉,跑到两千米外的地方,随手一扔,然后往河边走去。

“走吧,我都处理完了。”苏北的动作很娴熟。

“你真不想是个炼气者。”刘淑又一次评论。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当炼气者。”苏北转头看向刘淑。

刘淑也许是在想事情,她走着走着就拉近了与苏北的距离,以至于苏北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可以清晰的看得到她的瞳孔。

沧桑的目光平静而深沉,璀璨纯亮的瞳孔。两个人一对视,刘淑下意识地躲开了苏北的目光。

她低着头,紧张得手不知道要往哪里放。

“为什么?”刘淑找话题。

“你不觉得过些普通人的生活,会更简单吗?”苏北的话让刘淑一阵疑惑。

火柴堆燃烧起来,苏北用刀把鹿肉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撒上辅料,开始烧烤。

安苏抱着孩子静静地坐在草席上,好似在发呆。

她看了看身旁盘坐修炼的蒋吟吟,忽然说:“公子,可否让我的孩子拜吟吟为师?”

突如其来的话,让苏北一愣。

他看了看安苏怀中熟睡的婴儿,挑了挑眉头:“为何?”

“她是没有爹的孩子,以后的成长,很多时候都要靠自己。等孩子能够说话走路,想必吟吟也是一名很强的炼气者了吧?”安苏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平静。

可在苏北听起来,却有几分苍凉。

他比安苏怀中的婴儿更可怜,家族被灭,从小在部队中长大。这段经历,任何人都比不上。

可他也是幸运的,因为他在部队里面很受照顾。

安苏无法独立生存,如果没有苏北在她的身旁,也许她早就不知道死在什么角落,孩子就更不用说了。

“可以。”

安苏的心中一喜。可是她永远也无法想象得到,今夜发生的事情对她以及她的孩子产生怎么样的重要影响。

可以说,苏北的答复,相当于是给了安苏以及她的孩子,一个新的重生。

“不过,要看她自己答不答应。”

“我答应的。”蒋吟吟低声说了一句,然后装模作样地修炼。

苏北哼了一声,对蒋吟吟瞪眼:“我还以为你能一直装下去!”

蒋吟吟脸色一红:“你们在说话,影响到人家啦!”

“闹中求静,你知道其中的含义吗?炼气者想要修炼,就得先锻炼好自己的本心。”

“知道啦!”蒋吟吟低着头,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点点和红红,两只小狐狸也用委屈的目光看着苏北。

“真是你生的一样。”苏北无奈地看了一眼小狐狸,“别修炼了,等会吃点东西再修炼。”

蒋吟吟顿时兴高采烈地跑向安苏的身边。

“我也要有徒弟了。”她用小肉手轻轻地触摸婴儿的脸颊,“不过,我不要她叫我师傅,我要她叫我姐姐。”

做一个姐姐,这是蒋吟吟一直以来的梦想。

她每次都喊别人姐姐,所以也想感受下别人喊自己姐姐的感觉。

安苏笑了笑:“轻点,小心把她闹哭了。”

蒋吟吟嘿嘿一笑:“知道啦!”

“对了,孩子的名字,你想好没有?”苏北问安苏。

他每一次问安苏的时候,安苏只是摇头:“我还没想好。”

“还是早点想好了,这样也好记名字。”苏北淡淡地说。

其实,苏北知道,安苏是想让自己的男人给孩子起名字,可是还没有起,她的男人便离开了她。

两只小狐狸亲昵地在安苏的旁边叫唤了一声,她轻轻一笑,叹了口气,点头。

也许是小狐狸的叫声惊醒了婴儿,熟睡中的孩子睁开迷糊的双眼。

蒋吟吟被吓得缩回了手:“糟了,妹妹醒了。”

孩子醒来之后,并没有哭,反而被两只小狐狸给吸引住。她纯黑明亮的小眼睛与两只小狐狸对视,忽然笑了一声。

安苏的双眼一亮,嘴角带着笑意:“公子,我想到了孩子的名字。”

苏北把鹿肉放在火上烧烤,坐在一旁,看过去:“说来听听。”

“孩子的爹死的早,没了姓氏……”说到这里,她的脸色微微一红,“如果没有公子帮助,我们母女俩恐怖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苏北怪异地看着安苏,有些意外地说:“不会是要跟我姓吧?”这话问的有些暧昧。

如果安苏真这么想,相当于是间接地把苏北当做了自己的夫君。

安苏被苏北的话说的浑身一颤。她脸红惊慌地说:“不是不是。”

苏北松了口气。

“因为我的名字里也有苏,而公子的名字里也有苏,在名字上也算有缘分吧。”

她哄着自己的孩子,淡淡一笑:“所以,孩子名苏。”

“那姓氏呢?”

安苏看了两眼小狐狸,一笑:“姓狐。”

苏北浑身一震,沉默地看着安苏怀中的孩子。

“好名字。”刘淑拍手,“狐苏,真好听的名字啊。”

安苏看到苏北沉默的表情,迟疑了一下,问:“公子……不好吗?”

“为什么姓狐?”苏北问。

蒋吟吟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苏北的身边。她睁大双眼,看着安苏。她的心中很清楚,狐苏两个字代表的含义。

“她没有爹,也就没有姓氏,以后的成长,需要靠她自己,天生天养,希望她像点点和红红一样,即使没有自己的父母,也灵气十足。”

“好名字。”苏北的嘴角出现一抹看不懂的笑意。

安苏只是看了一眼,便记住了那抹笑意。她看不懂,但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事后她去问蒋吟吟,才知道,原来狐苏这个名字,在苏北的身上,有一段特殊的意义。

她想要改,苏北只是摇头:“没必要,百家姓也有很多人有相同的名字。”

吃过晚饭,苏北坐在草席边上沉思。

蒋吟吟很懂事地靠在苏北的身边,小肉手玩弄着苏北粗糙有力的大手。

两只小狐狸很有灵性,对于人的情绪也有很强的敏感性。两个小家伙没有如之前那般活泼好动,而是静静地陪伴在吟吟的身边。

“小家伙,该睡了。”苏北淡淡地说。

“叔叔,炼气者都不需要吃东西,但叔叔为什么每天按时按点做饭呢?”

“我只是不想忘记我们还是人。”苏北的话对于蒋吟吟来说,有些深奥。

蒋吟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叔叔,我现在还不困。”

“那就修炼。”

用修炼来代替睡觉,这是很枯燥但是却很有好处的事情。

“叔叔陪我。”蒋吟吟说。

“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