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灵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风带着腥味,这对于一直生活在大陆内部的人来说,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刘淑睡不着,她跳上蛟龙的背部,迎着风吹着。

她的目光迷离地看着远处的星空。

大海之上的天空密布了无数的星辰,如银河。

蒋吟吟坐在苏北的身边,她眨了眨眼睛,轻而易举地跳上三米多高的蛟龙身上。

“看你这身手,小有成就。”刘淑摸着蒋吟吟柔顺的长发。

蒋吟吟嘿嘿一笑:“主要是叔叔教导的好。”

“真会说话。”

点点和红红在蛟龙背部互相嬉闹,非常的悠闲。

苏北收回看向蒋吟吟的目光,然后坐在草席上,背部靠着礁石,双眼深邃如星空一般,看着上空的星空。

“公子,狐苏是你的妻子吗?”安苏从蒋吟吟的口中得知,狐苏跟苏北有关系,但是并不知道具体是事情。

苏北哼笑了一声,双眼斜斜地看着安苏:“不算是。”

安苏不解什么叫做不算是。

“只是一个朋友,非常重要的朋友。”苏北又一次回想到在世界大门处的场景。

因为他的莽撞,倒是婉清身死。

他的心中很清楚,虽然婉清的身体是狐苏的,但是灵魂是她本人。死的不仅仅是狐苏,还有婉清。

也许是女人比较感性,她看出了苏北双眼中的一抹哀伤。

“我有点后悔为我的孩子取名叫做狐苏。”

“有什么大不了的。”苏北不以为意地说。

“这样会勾起公子的伤心事。”

“你想多了,狐苏是一个回忆,不会影响到我。”

“呀,姐姐你看。”蒋吟吟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北听后,转头看去。他还没有看清楚,一股特殊而熟悉的气机从上空传来。

“命格之力!”他忽地站了起来,转头看着上空。

一道暗金色的光芒从夜空中一闪而逝。

“破军!纵横天下之剑!”苏北震惊地说。

时隔这么久,他竟然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再一次看到了曾经与他一起召唤出命格之力的破军剑。

作为一个霸体,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霸体在这个世界上的重要性。破军以及贪狼作为霸体的存在,从地球归来,必定也会在这个世界上造成非常重大的影响才是。

可苏北来到这里之后,关于他们的消息,没有受到一丝一毫,好像他们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样。

“你竟然在这里。”苏北喃喃。

“怎么了?”安苏疑惑地看着那暗金色的光芒,“流星?”

“恩?”苏北看到暗金色的光芒从远处飞过来,直接落在了岛屿的深处。

“难道你在这里面?”他疑惑地说。

“公子?”

“没什么。”苏北淡淡地说。他坐了下来,头看着上方的星空沉思。

最后,他才说:“难道你们是在隐世修炼?”

他对破军以及贪狼产生不了恨意,但是对宏一天却有不共戴天之仇。

如果不是宏一天,婉清也不会死,而他也不会被迫打开世界大门,逃到里面。

至少,他之前,也应该获得关于袁天行墓地中的墓地。

可就就是因为宏一天,才导致他走到了今天这种地步。

今晚,他看到了破军出现,让他又一次燃起希望。他想要复仇的希望。

婉清的仇,不可不报。

“叔叔,刚刚我许愿了。”蒋吟吟天真的以为那是流星。

“你许了什么愿望?”苏北心不在焉地说。

“我希望叔叔和姐姐们平平安安一辈子,吟吟能一辈子陪在你们身边。”

苏北不由的一笑:“会的。”

刘淑看向苏北:“大叔……”

她感觉出了那是一种特殊的气机,跟当初苏北召唤命格之力的时候的气机有很大程度的相似。

也就是说,刚刚有霸体使用了命格之力。

只有霸体能够只有命格之力,但是,命格之力不是任何一种霸体能够使用的。

“好好休息,明天我们继续出发。”

刘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她看着岛屿深处,目光中隐隐带着担忧。她觉得这座岛屿不简单。

第二天早晨。

苏北等人休息了一晚上,精气神十足。

“走吧,大家继续出发。”

有了昨天的经验,众人对四周的敏感度有很大的提高,警惕性也增强很多。

走到深处,他们遇见很多的生物,大部分都是昆虫。

令人有些奇怪的就是,昆虫很温顺,只要不去惹它,或者是伤害到它的利益,这些凶残的家伙就不会主动发起攻击。

走到中半段,苏北感觉他们正在走上坡路,神识观察了一遍,感觉是在往一座庞大无比的大山走去。

不过,这座大山的起伏不高,不仔细的话都不会注意到这些存在。

“好香。”蒋吟吟耸动鼻子,她对着前方的一个方向说。

苏北走到安苏的面前,双手轻轻地按在安苏的后背。

真气从掌心中释放,缓缓地进入到安苏的身体之中。

安苏脸红地低着头,没说话。

“你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没有吃东西,需要补充一点能量。”苏北用真气为安苏提供能量。

“多谢公子。”安苏礼貌地回答。

孩子从熟睡中醒过来,她的脸上带着笑意,似乎有人在逗她笑一样。

安苏哄着孩子,嘴角带着笑。

孩子每次醒过来,不是哭就是闹,这一次竟然这么乖,反倒是让安苏省下不少心。

苏北定定地看着,然后把目光转向安苏,双眼中出现了疑惑。

安苏确实是在逗孩子笑,可是孩子的目光和注意力,丝毫不在安苏的脸上。

孩子是在对某一处地方笑。

“叔叔,前面好香啊!我们去看看。”蒋吟吟看向苏北。

“应该是有灵药出现。”刘淑深吸一口气,断定。

苏北闻了一闻,确实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香气。

“去看看。”他走在最前面。

虽然他们深入,四周的植物开始减少,坡度也在增加。

越是往里面走,香气也就越加的浓郁。

走了没有多久,他们看到前方出现一片宽阔地。

“这里是……”苏北看着四周的草地,感觉有些眼熟,可是认真想起来,却有觉得很陌生。

“好漂亮的花。”蒋吟吟往前方的一个小水池跑去,身后的小狐狸点点和红红跟着。

苏北的眉头一皱,跟了上去:“在这种地方,不要乱跑,知道吗?”

他的话没有引起蒋吟吟的注意,应该是说,蒋吟吟根本就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吟吟?”他来到小水池边,看着水池中央犹如蘑菇一般的花朵,他晃动蒋吟吟的肩膀。

蒋吟吟迷茫地转过身来,好似看穿苏北一样,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观察水池中的花朵。

“恩?”他的心中开始出现不祥的预感。

“大叔……”刘淑的头微微晃动起来。

苏北回头看去,见她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我的面前出现好多的幻觉。”她的话提醒苏北,让他的心中慕然一惊。

这一刻,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双手中弥漫真气,忽地往蒋吟吟的后脑上按去。

清凉的真气袭击大脑,让她瞬间回神过来。

“叔叔,刚刚四周有好多好多花。”蒋吟吟转头说。

“跟在我身边,不要走太远。”苏北来不及解释,他释放出真气罩,笼罩在方圆十米范围。

在这范围内,空气要经过他的真气过滤才能够流通。

他缓缓走向后面的一块大石头。

安苏抱着孩子,低声哭泣。

苏北走过去却看到怪异的一幕。

哭泣的安苏,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伤心事情,而她怀中的孩子却一个劲的笑,似乎是被逗弄着。

两种诡异的场景让苏北的心中微微一寒。

原来,从一开始,他们中的人就中了幻觉。

狐苏这名婴儿应该是第一个中幻觉的,只是因为是襁褓婴儿,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

直到刘淑的一句话,才让苏北察察觉到众人的不对劲。

他的双手释放出真气,不断地进入到安苏以及孩子的身上。

母女俩渐渐清醒。

孩子在不知不觉中再次陷入睡眠。应该说,孩子从来没有醒过,她醒着的时候,是因为中了幻觉。

安苏大口呼吸,双眼中仍然心有余悸。

“不要走太远,那花应该有幻觉。”苏北用凝重的目光看着前方的水池。

刘淑来到苏北的身边,感觉好受不少。

连天阶级别的炼气者都会遭受到影响,可想而知这花的厉害性。

“你可否知道这是什么花?”苏北问刘淑。

刘淑在闭关之余对于灵药武器方面有一定的研究,因此大部分的灵药她能够认知得到。

“迷幻类的灵药,我认识的少,不过能够影响到我这种级别的炼气者,也应该是天阶级别。”

苏北来到水池边,手轻轻地触摸上这犹如蘑菇般鲜艳的花朵。

手触碰到的一瞬间,花朵晃动了一下,从上面洒下粉色的灰。

“内部的灵气很足,就是迷幻性太强。”苏北从包裹内拿出木盒。

他们每经过一座城市,都会收集很多木盒。主要是在游历过程中,方便收集灵药。

苏北小心翼翼地把这朵花摘下来,放入木盒之中。

当他把木盒合上,并且用真气封印住木盒的缝隙,四周的环境忽然一变。

苏北只觉得双眼一花,他们出现在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一刻,苏北才恍然大悟。

他也被迷惑住了。

神识搜索四周,发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草地之上,有各种各样的昆虫在安逸地熟睡着,而他们则在各种昆虫之中穿梭。

蒋吟吟吓得差点想叫出来。

当初咬断刘淑手中的方天画戟的行军蚁,也在这一群昆虫之中,而且还不是一只,而是一群。

看的苏北毛骨悚然。

他捂住蒋吟吟的嘴巴,不让她发出声响。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木盒,里面真实存在着灵药。

应该是他封闭了灵药的能力,使得迷幻接触,让他们看到了最真实的一面。

“这些家伙应该也是被迷惑才这样的吧。”刘淑小声地说。

她指的是地面上的大量昆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