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受到刺激的蒋吟吟/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儿反常地没听丽人的话,她的目光看着苏北,她想要看看这位霸体的眼神中的态度。

苏北的嘴角出现一抹调侃:“西部大陆的顶级四大联盟之一的风成盟,难不成真有大劫难。”

他接着说:“我发觉我上了你们的当。”

“公子难不成想要推辞?”薛儿皱眉问。

“如果我有能力,必定相助。”苏北的心思百转。还是先安全离开这里再说。

薛儿淡淡一笑:“希望吧。”

苏北的心中一紧。这话说的不明不白,这妮子似乎已经感觉出他话中的虚实。

丽人叹了口气:“走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结交一名霸体,总归是好事。”

“薛儿会等你。”薛玉依旧用坚定的目光看着苏北。

苏北看到的分明是一种乞求,而不是恳求。

他游历山川大河,社会上的事情,特别是高层次的东西,他并没有兴趣知道,也不想知道。

西大陆四大联盟的事情,他更不想知道。

今日所遇到的事情和人,对他而言,是过客。

收回眼神,目光冷淡地看了一眼城池。

惨叫声、愤怒声、祈求声,不断地响起。

这就是残酷!

他的内心没有波澜。

一脚踩碎一名在地上挣扎的鬼人的脑袋,飞向刘淑等人。

“走吧。”苏北淡淡地说。

“叔叔,我想变魔法。”蒋吟吟不忍听到这些杂乱残酷的声音。

“现在还不行。”苏北抱起蒋吟吟。

蒋吟吟把头埋入他的怀中,想要借此来屏蔽这些声音。

“为什么?”

“因为你太小。”

孩子在安苏的怀中哭闹,也不知道是饿哭的还是吓哭的。

刘淑背着安苏,而跟随苏北离去。

他们来到城池,连一天安稳觉都没有睡过,整个城池便陷入到了生灵涂炭的地步。

苏北低空飞行,淡淡地说:“好好看看。”

蒋吟吟不愿意在苏北的背上,她想躺在苏北的怀中。

听到苏北的话,她转头往下看。

鬼人吃人,人性百态,在这座城市中尽显。

她被吓哭了。

世界观受到冲击。

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人,眼睁睁见到旁人被砍去头颅。血和骨头,经脉和血管,洒满地。

这种视觉感官的刺激,会直击人的心灵。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此湮灭。

蒋吟吟的心境发生极大变化。

“你救不了他们。”苏北冷淡地说。

屋顶之上的刘淑不满苏北的做法:“大叔,她还是一个孩子,我看了都受不了,为何要让她看。”

安苏早已经闭上双眼,胸口捂住婴儿,希望能够遮住这个世界的黑暗。

“她要变强!”苏北的理由很简单。

“那也不需要这样过激的行为啊!”刘淑鼓起勇气反驳。

“你不是她。”苏北冷漠地回答。

是啊,你不是她,她是霸体,生命霸体。

全天下仅有的,也是唯一的,更是传说中才出现的生命霸体。

她的出现,必定会泛起惊天骇浪,腥风血雨。

当初的七神之战便是蒋吟吟引起。

人不一样,从此经历的也就不一样。

蒋吟吟要活下来,她必须要以常人难以接受的经历去磨炼。

以前,苏北也曾听蒋吟吟的话,他强便可以。

可走到现在,他还是觉得自己的所说和所做,更能合适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刘淑在也没反驳。她是没勇气反驳。

“你要是害怕,总有一天你也会变成这样,知道吗?”苏北说。

蒋吟吟哽咽地点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他们来到城墙处,蛟龙等候多时。

坐到蛟龙的身上,远离了这座陷入黑暗中的城池。

“我们就这样不管吗?”蒋吟吟问。

“自然会有人管,如果没人管,那就让它自身自灭。”

蒋吟吟没说话,她看向苏北的目光,又一次变得陌生。苏北记得,当初蒋吟吟用这样的眼光看自己的时候,是在沙漠事件时。

他曾经也这样冷酷过。

现在,也是如此。

“吟吟,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噢!”蒋吟吟低着头。

“如果没有人管你,你会怎么办?”

“自己管自己。”

“城池里面的人遭到劫难,我们管不了的话,是不是也要他们自己管?”

蒋吟吟不满地说:“我知道叔叔想说什么,可是大家都没有能力去抵抗灾难啊!”

“那你要是没有能力管自己,你会怎么办?”

见蒋吟吟没说话,苏北继续说:“你要变强才能够管得了自己。”

苏北的话,蒋吟吟并不能接受。但她现在无法反驳。

“公子为何在意吟吟的实力和境界?”安苏忍不住问,“让她幸福快乐,不是更好吗?”

在她看来,蒋吟吟被苏北强迫的修炼和面对现实,是对孩子的残忍。

她自己也是一个当母亲的,自然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受苦。

苏北站了起来,摸了摸蒋吟吟的头发,迎着风,看着远处的明月,淡淡地说:“我怕她以后快乐不起来。”

“何出此言?”

“狐苏就是这样死的。”苏北淡淡地说,“我当初实力不够,导致她的死。”

话出之后,一切都变得安静起来。

他要是实力够,狐苏也不会死。

他不想让蒋吟吟重演这一幕。

她的实力不强,死的人会是他,或者是她们。

死不可怕,当初苏北就是拖着一身肉体,回到都市,认识了柳寒烟等人。

他怕的是自己死了之后,蒋吟吟怎么办?柳寒烟怎么办?周曼怎么办……?

那才是最可怕的。

而且,蒋吟吟的实力不增强,她会更容易遭遇死亡。

他不想再体会当初狐苏死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蒋吟吟很聪明,她哭泣着走到苏北的面前,小手拉住苏北的手:“叔叔,我知道错了!”

“你没错!你本该就跟其他孩子一样,过正常的生活。”苏北是说真心话。

蒋吟吟以为苏北在抱怨自责,心中更加伤心,因此不断地认错。

“以后啊,多努力修炼,我就开心了, 知道吗?”苏北语重心长地说。

蒋吟吟这个时候可是什么都答应苏北的。她怕苏北伤心,她更怕自己惹的苏北伤心。

安苏在这一刻默默地当了旁观者。她再一次体会到一个男人的心思,细腻的一面。

为了养育孩子,煞费苦心。

虽然,她不能理解苏北的教育方法,但能体会出那种心思。

同为天下父母心,深知养儿不易的无奈。

深夜里,苏北的防护罩保护他们面受到大风大雨的阻碍。

安苏以及蒋吟吟睡着了。

一个是深夜困倦,一个是身心疲惫。

苏北盘坐在蒋吟吟的面前,手轻轻地抹去蒋吟吟眼角上还残留的泪痕,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转头看着侧方的明月,双眼有些发红。

他在自责。

刘淑在另一旁修炼,并不知道苏北此时的状态。

早晨,蛟龙落地。

落在一片湖泊之上。

“该起床了。”苏北叫醒众人。

“我去弄早餐。”刘淑踩在湖面上,往远处的大山走去。

“我修炼。”蒋吟吟的小眼睛有些红肿,观察了一下四周,里面进入修炼状态。

见到这种情况,苏北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这孩子,昨晚上确实受到很大的影响。

“公子,你的头发有些散乱,安苏为你重新整理。”安苏轻盈地走到苏北的身后。

“我给你买的发饰呢?”苏北问。

安苏的脸色一红,轻声说:“我暂时还不用,留着。”

“这样披散着也挺好看。”苏北随意地评论。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安苏把苏北散乱的头发梳成发髻,用发饰固定起来。

“锻造城。”苏北的目光中泛着奇异的光芒,“我们需要点武器装备。”

他下定决心,这一次前往锻造城,除了把武器装备弄好,还要补给大量的丹药、灵石。

刘淑很快就回来。

苏北从蛟龙的身上扛着包裹,来到湖边。

他释放出真气,化作防护罩,隔绝方圆十米左右的地方,把刘淑等人包括在内。

“我想了一晚上,发现咱们的实力还是太弱小。在锻造城要是遇到危险,只怕自身难保。”

苏北之所以这么想,还是因为昨晚上的事情。

如果不是风成盟的人前来,他现在已经死了。

那一刻,他强烈的感受到实力的重要性。

“大叔,要使用灵药吗?”刘淑很兴奋地说。

“恩,你也有份。”苏北的话让刘淑激动起来。

她自身认为,苏北找到了灵药,也是苏北的。毕竟,如果没有苏北带领,她可能一辈子也去不了那座岛。

突破到天阶中期的实力,也难以实现。

实力强,自然就应该得到好东西。

这便是这个世界的价值观中的一部分。

苏北看向安苏,见她哄孩子,对灵药的事情,没兴趣,他补充说:“你也需要补充点,当妈的需要随时补充能量。”

安苏被苏北突如其来的话说的一愣,随后脸色通红无比。

这话有些暧昧,便是刘淑也有些不适应地别过脸去。

蒋吟吟这一次是真的入定修炼,对于苏北等人说的话,一概不知。那认真的模样,让苏北都觉得昨晚上自己所做的,有些过激。

孩子瞬间转变态度,始终不如她自己慢慢改变来的好。

“去弄一个大锅过来。”苏北思考了一下如何使用这些灵药。

“是要把肉食与灵药烹饪在一起吗?”刘淑舔嘴唇,“肯定很好吃。”

“你看你这样子,真屌丝。”苏北的话让刘淑摸不到头脑。

不过,必定不是什么好的话。

在美食与灵药面前,她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

站起来转身就往远处寻找大石头。

铁锅肯定无法找到,只能够利用石头制作。

“你就负责看好四周有无危险就行。”苏北给安苏安排工作。因为,安苏看向他的眼神也有期待。

“什么样的情况才算是危险?”安苏问。

“有东西靠近就是有危险。”苏北的五官比安苏的敏感上千倍,自然是在敷衍她。

要是真有危险来临,苏北早就已经行动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