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天命所定/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火山灰覆盖在四周,让附近的植被化作死灰色。能生存在这里的植被,必定是顽强而坚韧的。

踩在松软的火山灰上,苏北开始一步一步地往上走。

他的神识在四周搜索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根据村长记载,在死火山上游神迹之地,但被火兽给占领。

之前那浑身都是火焰的巨兽,应该就是火兽。

但此时,他只能够亡命逃亡。

不过气海境初期的巨兽而已,此时的飞龙早已经到达凝丹境界巅峰级别,仅仅是一个眼神就可以吓跑它。

来到火山口,他往下看。

干枯的褐色石块分布在火山内部。从上往下看,这里犹如一个巨大的陨石坑。

他的神识扫视了一下,身体腾空,开始缓缓地降落。

降落过程中,他仔细地观察着山体内部的岩壁。

沧桑而嶙峋的岩壁经历了往日的不平凡。应该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经发生过巨大的火山喷发。

这一刻,苏北反倒清楚这座岛屿是如何在无尽之海的深处出现的。也许就是因为这座火山的原因。

这座火山之所以成为死火山,并不是因为它以前发生过大面积的熔岩喷发,而是因为岩浆远去了。

苏北的双眼望着下方的火山底部,喃喃:“也许岩浆被埋藏在了海底的很深处。”

他在下降的过程中,想象着岛屿生成的过程。

在这座岛屿下方的海底有一座海底火山,熔浆从海底从下往上喷发,在喷发的过程中遇到厚层的海水,快速冷却形成玻璃质地的岩石。

火山喷发的时候速度快而且量非常巨大,不断往上喷发的时候,形成块状岩石堆积,最后堆积到了海面上,形成了这座岛屿。

而真正的火山喷发口,其实是在这座岛屿之下。

缓缓地落在地面,踩在质地坚硬的玄武岩上,他的神识搜索着四周。

“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他微微皱眉。

他走着走着,双耳一动,发觉了不对劲。

往前走了两步的苏北,微微后退,用脚轻轻地踩踏在之前走过的石块上。

他的耳朵再次一动,沉思:“里面是空的。”

他这一次用了力量,一脚踩下去。

“砰!”

脚下方的石块碎裂,落入了黑暗犹如深渊中的下面。

苏北当即释放出了神识,双眼中释放出精光。

他毫不犹豫地往下方降落而去。

黑暗并不能够阻挡他的视野。

当他下去的时候,双眼看着四周的岩壁。

内部竟然还有一个类似于火山的山洞。

忽然,他的身体一震,双眼看向侧方的岩壁。

他看着岩壁上的字体,一字一语地说:“苏北,我等你回来!”

他倒吸一口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他的毫毛倒竖,一种恐惧感包围着他。

如果上面的名字是夜一白,也许他还没有多大的感触,可上面写的是苏北,这就让他恐惧了。

难道说,在几百年前,就已经有人知道他要来了?

就算是预言也不可能会预言的这么准吧。

他来了,苏北真的来了。

字迹沧桑,似乎是用剑在山体岩壁上刻画而成。

他的神识竭力地搜索着四周的每一处,想要观察到任何可能会发生的线索。

当他彻底踩在怪石嶙峋的地板上时,他的双眼定格在黑暗角落里面的一块石碑上。

“镇魔碑!”

“汉氏家族有镇仙碑,这里有一块镇魔碑!”苏北感觉自己的大脑要炸了。

他悬浮在空中,盘坐起来。

此时的他,努力地回想着从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切一切经过。

秋干沙漠出现大魔,实则是夜一白自己封印在内,因为狐苏身死而心灰意冷。

继而引发了汉氏家族的镇仙碑可以镇压夜一白。

他的双眼看着镇魔碑,双眼迷离中反射出一道精光。

“汉莎!”他回想起汉莎的背部有一副神秘的图案。

他曾经问过,汉莎老实回答,那是从小就有的图案。可他却清楚,曾经有七大势力的人想要借助汉莎来封印夜一白。

能够封印弑神存在的夜一白,这镇仙碑的威力可见一斑。

“镇魔碑啊镇魔碑,你上方的图案,为何与汉莎身上的如此相似。”苏北接近镇魔碑,轻轻地触摸。

“砰!”

犹如气泡破灭了一般。

镇魔碑上出现一道涟漪,缓缓地往四周扩散出去。

“转世归来的苏北,你能够听到这句话,想必已经触发了我在镇魔碑上留给你的神识印记。”

能够以神识储存自身映像和声音的印记,这等能力,需要化虚境以上的能力。

苏北仔细地听着。

“我担心你知道真相之后,心态会彻底大变。所以,接下来我给你看的,只是当年发生的一部分。”

“我知道你很好奇我是谁,你不用好奇,接下来你就会知道。”

苏北心生疑惑的时候,镇魔碑上再次出现一道涟漪。

他忽觉睡意来袭,瘫倒在了怪石上。

一梦回首三百年之前。

海面上。

他化身成为上帝视野,看着下方的恢弘战斗。

战斗没有声响,他听不到声音,只看得到光和影。

下方有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男人,头发银白,身上有暗金色光芒爆发。

他知道,那是火系霸体的特征。

同时,他也很清楚,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相同特征的霸体。

也就是说,当一个人拥有了火系霸体,这个世界上不会出现另外一个火系霸体。

除非,拥有者死去,他身上的特殊霸体才会回归天地之中。

苏北看不到自己在哪里,可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双手早已经紧紧地捏紧。

他是个无神信仰者,即使这个世界有神,他也认为是人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而被封为神。

可这一刻,他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存在。因为,他似乎看到了轮回。

下方跟他差不多模样的人,手持一把大铁剑,在海面上掀起滔天大浪,一剑劈开海面。

那一瞬间,他看到一座大门,在大门的前面,有两座雕像,是烛九阴的雕像。

“在地球吗?”他的心中猜测。

在地球上的时候,他去过一趟百慕大,为了救出蒋吟吟等人,潜入深海。

也在那里,他发现了一个大阴谋。

帝王魂要借助霸体的灵魂和力量,重生,重生者是狐苏。

大魔狐苏复活了,可戏剧性的却是婉清的灵魂代替了帝王魂。

也是那个时候,他发现了海底存在着一座世界大门。

就在他猜想的时候,画面一转。

与他相像的人悬浮在海底,浑身重伤,甚至有一只眼睛已经瞎了。

他背着大铁剑,目光毅然决然地看着前方的大门。

没有过多久,他抽出自己的铁剑,没有任何犹豫地劈碎了大门前的两座烛九阴雕像。

当雕像破碎的一瞬间,世界大门缓缓打开。

苏北睁大双眼看去。

大门之内,同样是一片海域。

可就在那个时候,大门之内的那片海域,似乎是有沉船事故出现。

无数的船只碎片散落下来。

那个与苏北相像的男人,目光定定地看着大门之内发生的场景。

忽然,沉船中有一个小型救生筏被一块钢铁碎片带入大门之中。

和苏北相像的男人就这么默默地看着那块碎片从大门之内飘浮进来,好似穿越了时空一般。

此时,如果苏北可以出声的时候,他绝对会无法抑制地大吼起来。

那钢铁碎片刮到的不仅仅是一个救生筏,还有一个孩子。

孩子浑身上下被挤压得犹如一名只剩下骨头的骨架。

可苏北很清楚,在深海之中的压强有多强。但这孩子竟然抵抗住了!

苏北浑身颤抖地看着这一切。

与苏北相像的男人缓缓走了过去,抱起那名似乎是尸体的孩子。

这个男人缓缓地张口,说着一些苏北并不能够听得到的话。

场景再换。

苏北的呼吸差点要窒息,他想要接着看下去,看下去那个孩子到底怎么样了。

可是,他无法控制这一切。

出现在他眼前的人是那个女人,在海上一直在寻找夜一白的女人。这一刻,苏北确定无疑,之前在海底的世界大门处的男人,就是夜一白。

她也是浑身重伤。这让苏北不禁疑惑,难道要来到这处世界大门,需要经历很多的磨难?

还是说,有很多的强者在阻拦。

苏北依旧无法看到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似乎是被遮掩住了。

世界大门前的雕像早就被打破,因此世界大门是打开的。

苏北看得清楚,在大门之内是无数的沉船碎片。

这也就能够说明,这个女人来之前,夜一白已经在这里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女人的身体悬浮起来,往世界大门飞去。

“地球!”苏北肯定地猜测,这个世界大门通往地球。

在沉船碎片上有地球上才可能出现的标志。

这女人刚刚踏入大门,苏北的双眼一黑。

梦醒了。

苏北睁开双眼,浑身都是冷汗。

他瞪大双眼,看着镇魔碑发呆。

如果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话,那么他到底是谁。

“ 你没必要多想,我之所以肯定你会来到这个小岛,就是因为这是天命所定。”

“这些不过是以前发生的一部分,想要知道一切真相,你必须慢慢的去挖掘,逐渐的去适应,不然,你的心境会崩溃的。”

“你知道崩溃之后,以你的实力和霸体,会变成什么吗?”

苏北的双眼中有光芒一闪。

“会变成毁天灭地的大魔。”

苏北看向自己的双手,忽然捏紧,喃喃低语:“我怎么可能会被天命所定,我就是我,哪里还来第二个苏北!”

他的心中有愤怒在燃烧。

可是,当他每每想起那名深海中坠落的孩子时,心就疼痛和愤怒得无以复加。

“我之所以要告诉你这些,就是要告诉你一个事实。”

“想要打破天命,那就顺着自己的本心去做事。一失足成千古恨,你看到的那些,便是如此造成。”

镇魔碑上的涟漪消失。

整个火山内部彻底的变得寂静起来。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坐在坚硬的石头上,脸上的情绪变幻莫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