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我能进来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揽住安苏的腰,飞上了巨龙的身上。

安苏单手勾住苏北的脖子,另一只手抱着孩子,她轻声问:“公子没有受伤吧?”

苏北摇头:“只是现在需要立马离开这里。”

他们没有任何的拖延,骑着飞龙,往大陆深处飞去。

沿海城是边海国的繁华城市之一,苏北要去的地方自然是边海国之外的另外一个国家。

毕竟,他刚刚杀了一名凝丹境界中期的炼气者,这种强者在沿海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一旦这样的消息曝光,肯定会引起很大的波动,再加上他在城中惹了城主的儿子,自然是不能够在边海国呆着。

沿海城很繁华和强盛,身为城主,在边海国自然有很强大的手段和人际关系。

因此,苏北就算是在边海国的其余城市也不安全。

黑夜成为了遮掩他们离开的黑布。

从沿海城的高空掠过。

刘淑看着下方的灯火,叹了口气:“美美的洗个澡,然后睡一觉的想法破灭了。”

“等我们去另外一个大城市,我们就洗啊。”蒋吟吟把头靠在刘淑的肩膀上。

她的心态比较好。

“哟,还安慰我来了。”刘淑哼了一声。

“我们是一个团队!”蒋吟吟摸了一把刘淑的胸部,“等安顿好了,我要和姐姐洗白白。”

刘淑瞪了一眼蒋吟吟:“谁教你了?这么色。”

“这哪里算是色, 大家都是女人嘛!”蒋吟吟语不惊人死不休。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如此的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就在他们飞掠过沿海城的时候,在他们的上空,更高空,出现一道紫色的光芒。

苏北察觉到了:“闪电。”

这一刻,他想起了雷神殿的使者。

果然,上方有人飞了过来。

身穿着紫色长袍,一身飘逸而休闲的着装,让他看起来很风度。

苏北能够这么仔细的观察到此人,那么对方也能够看得到他们。

“咦,这是……”那人在空中惊奇地看着飞龙。

苏北站在龙首上,目光盯着上方的人,一句话没有说。但是,他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那人接近了。

不过,他并没有停顿。

看了一眼苏北,然后从飞龙的身旁擦肩而过。

“大叔,我们被发现了。”刘淑提醒。

苏北见那人头也不回地离去,双眼中有思索的光芒。

“不怕,我们继续走。他想必并不像惹麻烦。”苏北说。

那人从飞龙身旁离去,双方紧张的气氛瞬间消失。

飞龙在黑夜之中往远方飞去。

他们在第二个国家安顿了下来。

安丰国的吹风城。

一座普通的城市,最强者也不过是炼气境界中期级别的炼气者。但是,苏北是想要安心的安顿下来,从来不会胡乱搞事情。

对于霸体来说,有足够的资源,成长起来就只需要时间。

这么久以来,苏北之所以带着蒋吟吟不断地游历,就是为了躲避对他们抱有各种目的的人的追击。

现在,这个问题已经消失。

来到南方大陆,没有任何人知道。

因此,也就没有人会来打扰到他们。

至于那夜晚遇到的雷神殿的使者,苏北认真的思考过。如果他认得自己,而并没有声张,那必然是故意掩藏这个消息。

当初,雷神殿就一直坚持的庇护苏北,苏北对这个大势力还是有些好感的。

如果认不得,那就更好了。

“安苏,还有多少银子?”

“零零散散还剩下两锭银子。”安苏翻开包裹细算。

“想要买下一栋酒楼,还差得远。”苏北说。

安苏高兴地说:“公子,我们真的要开酒楼吗?”

“难道我还会说假?”

安苏的脸上出现红红的润色,嘴角勾起迷人的笑容。

“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天天吃好吃的东西了。”蒋吟吟显得很兴奋。

“你会变胖的。”刘淑威胁蒋吟吟。

“哼,我是那样的人吗?”蒋吟吟明显不受刘淑的威胁。

苏北站了起来,看了看天色,有些晚了,他说:“都各自会各自的房间,明天起来,都给我想办法赚钱。”

他说到这里,看向刘淑:“不能够抢劫偷盗。”

“大叔,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刘淑不服了。

“我怕你脑壳打铁。”

“哼,小看我,你明天就看好了,赚钱最多的就是我。”刘淑站起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姐姐等我。”蒋吟吟拉住刘淑的手。

“调皮鬼,干嘛?”刘淑问。

“洗白白。”蒋吟吟蹦蹦跳跳地说。

刘淑看了眼苏北,拉着蒋吟吟说:“走,今晚跟我睡。”

蒋吟吟看向苏北。

“今晚不要忘记修炼。”

“恩。”蒋吟吟一笑,跟着刘淑离去。

房间内一下子安静下来,就只剩下安苏以及苏北。

“用纸擦擦。”苏北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安苏的身后。他看到安苏怀中的孩子,把手放在嘴中,口水流了出来。

安苏的身体一僵,然后掏出手绢,给孩子擦拭。

“很可爱的孩子。”苏北的嘴角一笑。

“谢谢公子夸奖。”安苏轻声说。

话虽然不暧昧,但是整个房间已经不知不觉的出现了一股暧昧的气息。

“早点去休息吧。”苏北说。

“这些天劳累这么久,我想为公子打些水……”

苏北的眉头一挑,浑身发热。

这意思是要给苏北洗澡啊。

再看向安苏,脸上通红。

“你小胳膊小腿的,能抬得动吗?”苏北调侃,“好了,去休息吧,我作为炼气者,不需要洗澡的。”

“明天我想跟公子去找兼职。”安苏深吸一口气说。

苏北想了想。

“我也想要早点赚到更多钱,我也可以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安苏补充。

“行。”苏北看着安苏,“你应该可以去当奶妈。”

安苏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胸部。

她误解了苏北的意思,脸上通红。

苏北咳嗽一声:“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活要干。”

“公子晚安。”安苏对苏北福了福,离去。

他的五官敏感,可以清晰的听到隔壁房间内,蒋吟吟与刘淑在大水桶中的洗澡声。

他浑身燥热,不想听,却奈何听力太好。

到最后,他干脆打开窗户,脱掉了上衣,吹风。

“公子。”安苏轻轻推开门。

她一呆,正好看到苏北光着上身,看着外面的夜景发呆。

苏北转身过来,问:“怎么了?”

在他的身上,有太多的伤疤。刀伤、枪伤。

作为炼气者,他可以利用自己的真气愈合,但是他并没有。

这是他在地球上生活的经历和记忆。

“我的发饰……”安苏把自己的发饰落在了苏北的房间中。

苏北走到桌边,拿起发饰,来到门前。

安苏红着脸说:“谢谢公子。”

她看了一眼苏北身上的上身,犹犹豫豫地说:“公子,我第一次见到你身上的疤痕的时候,真的把我吓了一跳。”

“没什么可怕的,我人不可怕。”

“当时安苏真的不敢想象,公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安苏深深呼吸,她看着**上身的苏北,“但一定很坎坷吧。”

苏北直视安苏的双眼,淡淡地说:“看得出来,你很感慨。”

“公子,我能进来吗?”安苏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说出了这句话。

苏北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侧开身子,让开路。

安苏浑身燥热,她看了一眼苏北,走了进去。

“孩子呢?”

“在房间里睡着了。”安苏走到桌边。

一时间,气氛有些暧昧而沉闷。

“这天气有点热,吹吹。”苏北站在窗边说。

安苏从桌柜上取来铜镜,放在桌边。

她背对着窗边的苏北,但是却能通过铜镜,看到苏北。

她梳理自己的头发,轻声地说:“公子以前过的生活应该很危险吧?”

“是啊,是很危险,稍有不慎就会死。”苏北回想起了当初在猎鹰部队的生活。

那个时候的他,不敢想象他自己会走到今天。他当初还只是一个黄阶级别的古武者。

“公子的能力这么强,为何要当佣兵哪一类的人,其实还有很多可以赚钱的方式。”

“你没有听刘淑听过吗?我以前是当兵的。”

“我的爹爹便是在战场上死去的。”安苏叹了口气,“公子很幸运,活了下来。”

“披散着发的时候,你更漂亮。”苏北评论。

“谢谢公子的称赞。”安苏的心中一喜。

她放下手中的发饰,让头发披散开来:“最近天气很热,披散着更凉快。”

“你很漂亮,而且也温柔娴淑。”苏北吹着风,背对着安苏说,“不知道你做的饭好不好吃。”

常年在外游历,从来就没有见到过安苏的厨艺。

“公子想吃吗?”安苏转过身来,看着**上身的苏北。

“有点好奇。”

“可惜我们现在在客栈,不然的话,我愿意天天给公子做饭做菜。”安苏轻声说。

她的双眼中带着一抹秋水,樱桃小嘴挂起一抹笑意。

“我问你一个问题。”苏北转过身来,与安苏直视。

“恩。”

“你想过再嫁吗?”苏北的话让安苏一愣,显然,安苏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她想了一下,双眼直直地看着苏北:“这要看嫁给谁了。”

苏北一笑:“你想嫁给谁?”

“公子说笑了。”安苏这话的意思就是在说,你这话显然是明知故问。

苏北走过去,坐在安苏的身边。

他把玩着酒杯,淡淡地说:“我们游历了这么久,人吃人的、兽吃人的,各种事情都遇到过,你难道就没有感到厌烦吗?”

安苏摇头:“这是一个人成长的过程,我跟在公子身边,视野变得非常宽阔。”

“后悔吗?”

“我要是后悔,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安苏转过头来,语气中有些变化,“我愿意以后一直跟在公子的身边。”

“接下来应该就是彻底的安顿下来了吧。”苏北说。

“恩。”安苏深深吸了一口气,双眼不断地望向苏北,似乎是有些话要说。

可是,她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