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 安苏的表白/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仿佛没有看到一样,他看着酒杯问:“想不想我帮你找一个?”

安苏微微皱眉:“为什么?”

“你一个人带孩子太累了。”

“我不累,我真的不累。”安苏明白苏北的意思,她焦急地解释,“我愿意跟在公子身边。”

苏北转头看着安苏。

安苏看着苏北,张了张口,最后问:“公子是在嫌弃我吗?”

她的内心有些恐惧。

“你是知道的,这个世界的权力中心,在针对我。”苏北凝重地说,“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严重性问题。”

“可是我们依旧撑过来了。”安苏摇头,“跟在公子身边,我会感觉很安全。”

安苏前前后后说的这几句话,已经明确的表明了她的心意。这在这样一个世界中,让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苏北沉默地看着酒杯,叹了口气:“我要是死了呢?”

“公子不会死。”安苏摇头。

“我说如果!”

“公子今天为何要对我讲这些?”安苏的语气有些激烈,“难道公子真的想让我离开?”

她的心里有些茫然,不知道苏北为何要这样对她。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公子要是死了,我能活吗?”安苏坚定地说,“我肯定也不想活了。”

这话已经很明确了,要是苏北在装作听不懂,那就真的会让安苏崩溃。

一直以来,安苏像蒋吟吟一样,对苏北非常的依赖。

苏北把酒杯放在盘子中,看着安苏:“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远方还有人在等着我。”

安苏的双眼有眼泪,她忽然抓住苏北的手,咬着嘴唇:“安苏知道,可是……”

她清楚苏北要说的意思。

在苏北的身边,有他喜欢的女人。

“没有可是。”苏北淡淡地说。

“如果公子这样说的话,我后悔与你相见。”人生若只如初见。

苏北看着那双柔软无骨的手,看着紧紧握着自己左手的手。

“苏无墨,你要是离开了我,我能活下来吗?”安苏直视苏北。

一时间,苏北竟然不敢与安苏对视。

“你好好的思考一下,如果吟吟出了事情,你是什么感觉?”

苏北抬起头看着安苏,半响才说:“我死的心都有了。”这一刻,他想起了在锻造城发生的一幕。

那个时候,初代鬼人一棍子把地窖和地洞砸碎,苏北真以为蒋吟吟等人死去。

他当时几乎是陷入了癫狂状态,连呼吸都需要歇斯底里。

“如果公子离开了我,或者出了意外,我也会有那样的心情。”安苏表达出了自己的心意。

苏北确切的感受到了,因为他感受过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他摇了摇头,无声地笑了笑:“本来,我是想要给你找个好的婆家,让你不再过这么危险的生活。”

安苏哼笑一声。她这一刻的心态大变,在没有之前那般的温柔娴淑。

苏北明明感觉出来一种熟悉的感觉。

刚烈!

这一刻他才发现,安苏的内心竟然有刚烈的一面。

“但是……”苏北说到这里,看着安苏。

“但是什么?”

“我自己有老婆了。”

“我愿意跟在公子身边,无名无分也行,只求能跟在公子身边。”安苏抱住苏北,她贴着苏北的耳边,低声说,“公子,作为一个女人,安苏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

苏北哑然失笑,笑的有些无奈。

他笑的无奈也无声。

过了许久,他才把双手贴在安苏的背部。

安苏闭上双眼,嘴角带着一丝笑,丝丝泪水从眼角溢了出来。

“等开了酒楼,你就给我们做饭做菜吧。”苏北轻声说。

“谢谢公子。”安苏紧紧地抱着苏北,“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你不要这样说。我们是朋友,而不是交易某种东西。”苏北听出了安苏话中的自卑。

“朋友?”安苏松开怀抱,近在咫尺地看着苏北。

她的胸口起伏,呼吸有些沉重。

苏北没说话,只是看着她,双眼中有深深的无奈。

“公子的境界和层次很高,虽然我不是很懂,但想必也不是普通人。”安苏自嘲,“是因为安苏是普通人吗?”

“你见过我对人分层次了吗?”苏北问。

苏北对人对事,从来没有等级层次的划分。刘淑以前有,但跟在苏北的身边久了,也就淡化了那种观念。

安苏也是因为苏北的这种对人对事的公平态度而吸引。毕竟,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弱肉强食,制度等级非常的鲜明。

苏北的作风,算是一种奇葩了吧。

“公子,安苏真的无法离开你!”安苏的双眼有雾气,她坚定而认真地说。

“真因为如此,我才没有再开口,让你离开我。”

“公子,你等我一下。”安苏听到这句话,立马站了起来。

她走出了门。

苏北看着她那坚毅的神色,看着她雷厉风行的步伐,喃喃:“性子太烈。”

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安苏,也许是因为是他的话语太偏激,刺激到安苏了吧。

“周曼也是这样啊!”苏北叹了口气。

他现在可以毫不犹豫的相信,如果他狠心的把安苏撇下,安苏绝对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安苏进来了。

抱着孩子,直接推开门,然后把门关上。

苏北诧异地看着安苏:“这是……”

“我已经退房了。”安苏抱着孩子,坐回原位,哄着孩子。

“乱来!”苏北微微一怒。

“那公子就让安苏睡大街吧。”安苏没有去看苏北,她看着自己的孩子,脸上面无表情。

这般子流氓的做法,没想到也会出现在这样一个柔弱的女人身上。

正因为性子刚烈,在面对无法改变的择决上,她做出了让人无法想象的举动。

“你这是强制绑架。”苏北皱着眉头,瞪着安苏。

“安苏只是个普通人,没办法与公子比较。”安苏的话让苏北有怒也无处发泄。

苏北重重地叹了口气,他站起来走到窗边。

安苏犹豫了一下,转过头,柔柔地看了一眼苏北,她的双眼暗淡。

“我自己再去开一间。”苏北转过头来说。

柔弱的双眼瞬间变的坚毅起来。安苏说:“那我就再退一间。”

苏北有力也使用不出来,他走到安苏的身边,忽然说:“是不是要让我睡了你,你才消停这样的举动?”

安苏身体一颤,红着脸低下头,再也不敢与苏北对视。

“恩?”苏北逼迫安苏。

“我只是不想离开公子。”安苏的声音中有哭腔。

“我是为你好。”

“那就不要赶安苏走。”

苏北回到窗边,吹着风,看着安苏,过了一会说:“早点睡。”

“恩?”安苏睁大双眼,有泪滴不小心落下来,她试探性地问,“这里吗?”

“还能有哪里?”

“那公子……”

“我修炼,还用睡觉吗?”

“噢。”安苏的内心一喜,她擦干眼泪。

到了这个时候,她反倒开始不适应这样的结果起来。

一开始,她是受了刺激才做出这种事情,这完全就是内心忽然涌现的一种举动。

此时回想起来,她甚至有些不敢想象自己能做出这些事情。

有些不适应地坐着,话不知道如何开口。

“夜深了,早点睡,明天还要早早出去。”苏北轻声说。

安苏对苏北福了福,她轻盈地走到床边。

把孩子轻轻地放在床里边,转身看向苏北。

“公子在哪里修炼?”

“哪里都可以。”

安苏想了一下,当着苏北的面,脱下衣裤。

苏北浑身的血液一热,一股躁动在内心涌动。

他赶紧转过身,看向夜景:“你能不能上了床再脱?”

“公子以前就看过了。”安苏红着脸说。这一刻的她对自己的举动也有些震惊。

“可以了吗?”苏北问。

“可以了。”

苏北转过身,见安苏躺在床上,不过是往里边靠了靠,还留着一大半床位。

“公子,你可以在这里修炼。”安苏哄着孩子,低声说。

安苏做到这份上,要是让旁人知道苏北还回绝的话,那绝对是要对苏北杀千刀的举动。

苏北犹豫了一下,走过去。

双手撑在床上,双眼望着安苏。

安苏看了一眼,立马避了开。

“你这是强制性的让我给你一个名分。”

“我不在乎这些的。”安苏闭上双眼说。

“那就睡吧。”苏北有些不忍心回绝她,可是又怕自己的举动会让自己后悔。

“公子也早点休息。”安苏睁开双眼,柔柔地说。

苏北抿了抿嘴,手整理了一下安苏额头上的头发。

安苏发自内心地一笑,她痴痴地看着苏北。

“熬夜可对身体不好。”苏北说。

安苏笑了笑,闭上了双眼。可是,今夜的她,彻夜无眠,因为她,失眠了。

深夜,苏北盘坐在床边,陷入修炼之中。

安苏悄然睁开双眼,在黑夜之中,看着那模糊的强壮身影,她竟然有些痴了。

苏北虽然在修炼,可是神识一直放在四周,防止出现意外和危险。常年在外游历,这已经成为苏北的习惯。

所以,在安苏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苏北就已经发现。

凌晨时分。

安苏侧着身子,看着那模糊的身影,疑惑地说:“修炼难道真的不累吗?”

她伸出手,在空中犹豫了一下。

她没有体会过修炼代替睡觉的感觉。

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

看到苏北一直在修炼,心里也有了关心。

“公子,莫要修炼了。”安苏停顿在空中的手,轻轻地按在苏北的肩膀上,“会很累的吧。”

她往后拉了拉。

苏北无奈地睁开双眼。

他转过头说:“你要是蒋吟吟,我早就训她了。”

“为何?”安苏轻声一笑。

“大半夜不睡,明早还想早起?”苏北哼了一声。

“那就晚点起来。”安苏再次拉了拉苏北。

“你这样搞得我无心修炼。”

“对不起噢,公子。”

“心更乱了。”苏北脱了裤子,躺在床上。

上一次与苏北睡在一张床上,是因为苏北喝醉。

这一刻,坦然相对,安苏仿徨、紧张和激动。

苏北把双手枕在后脑上,双眼看着床顶。

“公子在想什么?”深夜才能让人说出一些白天说不了的话,安苏如是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