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有人要搞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面有口水,你好意思给我?”刘淑看了一眼苏北以及安苏。

蒋吟吟就坐在苏北以及安苏的中间,没之前那般的生硬。

她的嘴角一笑:“还好留着菜。”

苏北的这个举动,在城市内产生不小的轰动。

晚上的时候,杨家人送来赔礼。

苏北用赔礼的一小部分,买下了这家酒楼,并且在他们昨夜居住的客栈退了房。

“从今往后,这里就是我们生活的地方。”苏北站在客厅之中,说。

此时是深夜时分,酒楼早已经打烊。

“安苏能烧几手好菜。”安苏淡淡一笑。

“我也是。”刘淑笑嘻嘻地说。

“你的话,还需要多练练。”

“我也可以学啊!”蒋吟吟挥手,生怕他们会忘了自己。

“你的话,负责吃就行。”苏北摸着下巴说。

从今天开始,他们将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夜里,到了睡觉的时间。

苏北看了一眼安苏,目光闪动。

蒋吟吟嘟着嘴,走向刘淑,她拉着刘淑的手说:“姐姐,洗白白,我跟你睡。”

她的目光一动不动,没有往苏北以及安苏的身上偏移。

安苏紧张地看向蒋吟吟,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口。

“刘淑,等会洗完去我房间。”苏北的一句话,弄得刘淑莫名其妙。

“为什么?”刘淑疑惑地说。

“我睡你的房间。”

“流氓!”刘淑拉着蒋吟吟的手走了。

“公子……”安苏抿了抿嘴说。

“没事,这孩子心里有隔阂,我得去疏通疏通。”

“恩。”安苏抱着孩子,上楼。

走到一半,她转过身说:“公子,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苏北笑,“别多想,去睡吧。”

“我自己有房间的。”安苏低声说。

苏北点了点头,再没说什么。

刘淑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地披散在身后,身上披着毛巾,展现出完美的曲线。

洁白的肌肤吹弹可破,一股香气扑面而来。

“她就在里面。”刘淑开了门,瞪了一眼苏北,“大叔,你别乱动我的东西啊。”

她说完走向苏北的房间。

“你能有什么东西。”

这话说的在理。

“反正不能乱动就行!”刘淑哼了一声。

“行了,去吧。”

苏北进入房间。

虽然才住进来一夜,但少女的香气早已经弥漫在其中。

他走向床边。

蒋吟吟盖着被子,背对床边,睡着了。

苏北一眼就看出来,她在装睡。

想必,她也应该知道苏北要来吧。

苏北站在床边,看了半响,然后缓缓叹了口气。他上床,轻轻拍了拍蒋吟吟光洁的胳膊。

“干嘛呀?”蒋吟吟睁开双眼问。

“跟你谈点心。”苏北轻声说。

“不想谈。”

“白天的时候不是原谅我了吗?”苏北往蒋吟吟的脸上吹了口气,“怎么又对我这么冷的样子。”

“白天是白天,现在是现在。”蒋吟吟撇着嘴,一脸的不情愿。

苏北上床,把蒋吟吟抱在怀中,说:“是不是因为我今晚来找你了?”

“哪有!”蒋吟吟低着头玩自己的手指。

“你是不是怕我抛弃你?”苏北问。

蒋吟吟闭口不言,一个劲摇头。

“那你为何生气?因为安苏去了我的房间?”

蒋吟吟摇头。

“难道是为南宫瑾、柳寒烟不值?”

蒋吟吟摇头。

“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很清楚你。吟吟。你摇头,就代表真的在意!”

“没有!”蒋吟吟加重了口气。

“昨晚上我和安苏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苏北淡淡地说。

蒋吟吟抬头看了一眼苏北,眼神中显示的是不信。

“你觉得安苏好不好?”

“好啊。”蒋吟吟老老实实地回答。

如果她的心中真的对安苏愤怒的话,白天的时候,她就不会出手相救了。

苏北很清楚她的性子。

“你恨不恨安苏?”

“不恨。”

“如果安苏出了事情,或者离开我们,你会不会难过?”

蒋吟吟看着苏北,眨了眨眼睛:“你说呢?”

“你肯定会哭。”

蒋吟吟不吭声。

“昨晚我对安苏说了一些话,她以为我要抛弃她。”

“你怎么能这样对安苏姐姐。”蒋吟吟不满了。

“所以我才后悔啊!”苏北抱着蒋吟吟,微微摇动身子,“她以为我要丢下她,所以她才会过激的跑到我的房间。”

“真的是这样吗?”蒋吟吟信了。

“那还能怎么样?”苏北反问,“你也害怕被抛弃对不对?”

“以后叔叔要对安苏姐姐好一点。”蒋吟吟的气消了。

“我对每个人都很好。”

“那一言为定啊!不能够抛弃任何人。”她睁着明亮的双眼说。

“一言为定!”苏北的心中松了口气,总算是把这小家伙给说服了。他回想了一下,这还是他第一次与蒋吟吟打如此坚决的冷战。

“睡吧。”苏北躺在床边,淡淡地说。

“不用修炼吗?”蒋吟吟高兴地说。

“不用,今晚安安稳稳的睡一觉,明天开始我们的新生活。”

“耶!”蒋吟吟想着自己不用在荒郊野外生活,心中欢脱得不得了。

果然,孩子心性就是纯真。

苏北的嘴角一笑,他看着兴奋的蒋吟吟,心中莫名的感受到轻松。

直到凌晨时分,蒋吟吟才欢脱过头,熟睡过去。

这家伙熟睡之后就开始蹬床,被子全被她蹬开。

苏北只好为她重新盖上。

他睡不着觉,起床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刚刚喝光杯子中的水,他敏感的察觉到酒楼之下有人在活动。

三更半夜,在酒楼下活动,必定不是巧合。

他走到窗口,看了一眼下方。

他们现在居住在第三层,一楼以及二楼是用来招待客人,三楼以及四楼是客房。

黑暗并没有对苏北造成任何视野上的阻碍。他清清楚楚地看到,有两个人身穿着黑袍,在酒楼下坐着一些奇怪的举动。

苏北微微皱眉,当即释放出神识。

两名天阶后天境界的炼气者。

他们的身上有特殊的真气波动,苏北细细感受之后,才反应过来。

“魂力波动!”苏北的心中吃了一惊。

真气中蕴含着魂力,这也就说明,他们正在使用魂术。

跟在地球上的贪狼一样,能够利用天地之势,龙脉之势,展示出特殊的力量。

他的目光变得冷了下来。

这两个炼气者等级特别高的家伙,在一栋酒楼下施法,应该是来针对他。

否则的话,用天阶后天境界的炼气者来对付一栋酒楼,这就有些大题小做了。

“杨家人!”他的心中一沉。

能够知道他们实力不一般的,也只有杨家人了。但是,他们为何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报复?

苏北在心中冷哼一声。

他就这么冷冷地看下酒楼下的两个人,一动不动。他要看看,这两个家伙到底要做些什么。

两人的动作很轻,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只看到一人转过身,从身后的袋子中拖出一具骨架。

另外一个人则是拿着幡旗,在地面上画着图案。

苏北能够感受到附近的气机开始变了。

阴气渐渐地聚拢在酒楼的附近。

等这两个人做法完后,那具骨架在图案之中竟然开始活动起来。苏北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杀了这里面的所有人,杀不了,隐藏起来。”拖出骨架的人低声沙哑地说。

苏北的双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他见到骨架微微动了一下,然后彻底活络过来。

图案在他的脚下不断地释放出绿光。

骨架微微活动了一下,然后往酒楼走去。

苏北缩回脑袋,神识释放出去,仔细地观察着。

骨架来到大门口,开始缓缓地慢动。

下方的两个人见状,对视冷笑,然后离去。

苏北等这两个人远离了酒楼,便从窗口上跳了出去。

悬浮在空中。

骨架发现了他,开始往他扑了过来。

“轻视对手的实力,后果是很可怕的。”苏北释放出真气,强行捏碎了骨架。

当然,他也承认这骨架的实力。

至少是气海境界中期的骨架。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实力,在苏北的面洽,也无法构成威胁。

做完这一切,苏北望了一眼地面上的图案,然后借助之前捕捉到的两个人的气息,追了出去。

他的速度很快,不过一会就发现这两人。

“逃?”他看见这两个人加速往城外跑去,“难不成被发现了?”

他说完,追了上去。

在城根底下,苏北堵住了这两个人的去路。

“干嘛呢?”苏北冷淡地说。

两个人对视一眼,纷纷使用武器,开始攻击苏北。

一个手持幡旗,里面鬼气阵阵,往苏北笼罩而去。

苏北的身上释放出强有力的真气,震荡开了鬼气。另外一人手持骷髅权杖,真气从权杖中释放,携带着鬼气,往苏北的身体冲击过来。

“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苏北释放出气海境界后期的实力。

他面对的不过是两个天阶后天境界的炼气者,连气海境的实力都没有上。只需要动动手指,他就能轻易的解决这两个家伙。

“怎么会这么强!”手持幡旗的家伙被苏北踩在脚下动弹不了,他震惊而恐惧地说。

“谁让你们来的?”苏北问。

使用魂术的炼气者,确实不能够以等级来判定实力高低。但是,如果差距太大的话,即使是有超强魂术,也会被镇压。

杨家人应该知道他的实力是在气海境界左右。虽然这两人的实力只是天阶后天境界左右,但是他们召唤出来的骷髅,却有气海中期级别的实力。

仅仅是这份能力,就能够说明两人的实力不仅仅是天阶后天境界这么简单。

他大概知道这些家伙是哪里来的人了。

“你会后悔的。”脚下的家伙冷冷地说。

另外一个想要逃跑,但是被苏北身后的大铁剑给插中大腿,直接倒在地上不起。

“我后悔什么?”苏北笑。

“你即使是跑到天涯海角,依旧会有更强的人来收拾你。”幡旗炼气者愤怒地说。

苏北的双眼中出现杀机:“也就是说,如果不彻底根除你们,你们就会一直纠缠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