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吟吟声苏大酒楼/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呢?”刘淑睁大双眼看向苏北。

“你不是想要加入某个门派或者势力吗?”苏北说,“你也有自己的生活,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吧。”

“恩恩,以后这酒楼的安全,我包了!”刘淑豪气冲天地说。

“以后这酒楼,可就是吹风城第一大酒楼了。”门外走来一名带刀男子。

在这名男子的身后,跟着三名打手。

苏北淡淡地说:“去干活吧。”

他见原来这家酒楼的跑堂哈腰往这带到男子走去,便挥手说:“第一位客人,我来迎。”

跑堂的恭谨一笑,开始扫地,擦桌子。

“这位兄台,需要吃点什么?”苏北淡淡一笑。

他对于气机的掌握很敏感。这带刀男子进来说的第一句话,他就感觉得出,此人没敌意。

话中是真的赞叹!

苏北也清楚他为何要如此赞叹。

昨日,杨家事件,早已经传遍整个吹风城。

原酒楼掌柜子之所以会把酒楼转卖给苏北,也是因为有这部分的原因。

苏北一语叫走杨家强者,此等风光,谁能胜?

因此,从今天开始,苏北已经预见,将会有很多吹风城大门派大势力的人会来酒楼。

或敌意或交友,苏北皆不惧。

“早点就粥点便行,同为炼气者,其实也不需要吃这些凡俗物。”带刀男子对苏北拱手。

他一笑:“在下刺刀门掌门垂封,是个嫉恶如仇的游侠,说来,我还真没有掌门样子。”

“性子我喜欢。这一顿,我请。”苏北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这可不敢,鄙人实力不过天阶中期,此次上门,是想见见前辈的风范。”

这人来此,是来人个脸,以后好想见。

“来者是客,没有尊贵之分,这是我的原则。”苏北洒脱一笑。

这一笑一语,让垂封的双眼一亮。他感受到苏北话语之意。

“鄙人就不客气了。”虽说不客气,但是他对苏北的举动,依旧带着尊敬。

“这么快就来了。”门外又来人。

是名身材中等的华服男子。

苏北迎接。

“在下吹风城物等盐铺的贱商,吴大福。”商界的人也来了。

此人对垂封说了一句,然后对苏北拱手一拜:“见过前辈。”这是在以炼气界的规矩行礼。

每一座城市中,各种势力和利益错综复杂。

新生一大势力,自然会有很多人抱着各种目的去接触。

“你是客,无需行礼。”苏北淡淡一笑,“咱们在生意上,还得对你客气。”

吴大福诚惶诚恐:“这可不敢,前辈尊贵,鄙人承受不起。”

“你就接受吧,前辈是个洒脱之人,你这样拘谨,反而不妥。”

吴大福才应了。

接下来,各种势力的人陆陆续续地过来。

有人没多少好脸色,有人循规蹈矩保持中立,想要看苏北接下来的应对能力,有人人熟练,与苏北结交。

到了中午,整个一楼大厅,已经聚集了大半吹风城的大势力。

普通人看了这阵容,便要走。

跑堂的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一阵容,也是紧张得满头大汗。

苏北站在门口说:“你们就招待要来吃饭的客人,全部上二楼。咱们是酒楼,不是衙门,知道吗?”

这话说的大厅内的一部分人暗中叫好。

说话做事,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心态和行事风格。

“前辈这意思,似乎是在说,我城主府的地位跟普通人一样,甚至是不如?”有人开始挑刺了。

“太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苏北转过头来,负手而立,看着中间饭桌上的中年男子。

此人身穿华服的服装,身上隐隐有无形威势。

城主府自然是整个城市的管理者,身上有着各种利益关系。今天他们来,便是要来针对苏北的。

其余人默默不说话,想看看苏北要如何处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如果一个城池的统治者没了威严,如何统治城池?”

“你知道威严是如何来的吗?”苏北刚刚说完这句话,门外来了客人。

是普通的两名行人。

他们一进来就看到里面肃静的阵容,咽了口口水,转身就走。

“客官别走,还有位子,在二楼。”跑堂的急忙喊住。

“不吃了,不吃了。”一名行人挥手。

“今天本店新开张,二楼免费,且只留给普通大众使用,任何权贵人事,皆不准上楼。”

苏北转过身,淡淡地说。

语气很平静,内容很清晰,但给人的感觉,就是霸气。

“两位客官,请。在我的酒楼,没人敢惹你们!”苏北淡淡一笑,躬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两位行人对视一眼,迟疑了一下,上了二楼。

苏北的一番举动,一楼的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威严哪里来?难道就该跟前辈一样,低头哈腰?”中年人的一句话,一部分安静,一部分讥笑。

“民心聚众,才可平天下!”苏北深邃的目光看着他,“所有人认可你,你说的每一句话,他自然信服。”

走了两步:“如果你用威压压人,对方不过是敢怒不敢言,你说东,他暗地里往西,你有什么办法?”

苏北冷笑一声:“看你这说话风格,只怕城主府这一势力的人,也差不多玩完了!”

此话一说,所有人彻底安静下来。

中年人的目光变冷:“我尊你一声前辈,那你前辈有手段手能力,但是在这吹风城,实力强的可不止是你一个!”

“是想继续上一个话题,还是这一个话题?”苏北淡淡地撇开了这家伙的威胁。

“你继续!”中年人已经警告过苏北,自然不想在深入,否则矛盾深化,在不知道对方背景的情况下就产生摩擦,这是真的吃力不讨好。

“我刚刚的做法,不过是站在商人的立场。来者是客,我便要服务。这服务好了,自然就有人来,人一多了,你的身价自然就涨了,身价一高,所有人便尊你为上上人。”

苏北的双眼看着众人:“所以啊,这人上人,是自己一步一步争上来的,也是别人自愿抬你上来的。”

苏北在这里清风云淡地说着,给别人的感觉就是洒脱,稳重。

面对众多势力代表,没有任何一点惊慌。

单单凭借这一点,便让很多人不得不折服。

“前辈自己说了,来者是客,为何二楼不准我等上去?”另外有人在刁难。

“我这样说,自然是有这样说的原因。”苏北见那人实力不强,应该是某个势力的代表。

“你们有镇压普通人的力量,我让你们上去,岂不是打扰了普通人吃饭的雅兴?来者虽是客,但也不能够无脑的说,都是客。”

苏北深深地看了一眼他:“就比如说你,你来这里,真的是客吗?”

“前辈说笑了?”这人发虚,拱手一笑,然后坐了下来。

他见还有人要发话,便咳嗽一声说:“我客气对待客,是因为我站在商人的角度!”

“但是!”他的语气加重,“如果我是站在炼气者的角度上看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有原则,能屈能伸,前辈,今天一行,我没有白来。”垂封一笑。

其余人也是纷纷拱手赞叹。

小二端着菜上桌。

苏北与一楼的诸多人不断地一答一问,气势上不卑不亢。

半个时辰之后,再没人去针对苏北。

有人看出了苏北的能力,有人则是准备蛰伏,有人则是回去后准备针对计划。

总之,每个人想的都不一样。

苏北没了事情,这一楼反倒是成了各个势力之间的交谈大厅。

有人叫酒应酬,纷纷或结交,或讨论某件事情。

这简直就是武界、商界、政界的穿插交谈。

苏北推辞了他们之中的应酬商谈,而是真成了一个掌柜子,站在柜台旁,处理酒楼事物。

安苏坐在柜子内的椅子上,盘算各类账务的流出与收入。

一时间,好不热闹。

从此,这家新开的吟吟声苏大酒楼,成为了吹风城最著名、最特殊的第一大酒楼。

而且最特殊的看点就是,酒楼的一楼成为了各大势力门派聚集交谈的地方。

江湖恩怨、利益交接等事情,全部在一楼解决。

时间一长,吟吟声苏大酒楼的一楼,被吹风城的人称为一楼殿。

曾经有人因为控制不住情绪,在化解江湖恩怨或者是商谈利益上的问题时,大打出手。

吟吟声苏大酒楼的人警告无效,直接出手丢出大门。

作为势力门派的人,被酒楼的人扔出去,颜面何存?

苏北冷哼一声:“酒楼有酒楼的规矩,这里是吃饭的地方,不是打架的地方!想在这里面打,可以,前提是你有那个命打!”

扔出去的人可不管这些,带着门人弟子,势力强者来踢馆。

“刘淑,该你出场了。”苏北的一句话,直接让这名天阶后期的小美人暴力出手。

刘淑跨越无尽之海,实力早已经进入天阶后期级别。

实力上直接压制这群闹事的人。

这一个举动,算是镇住了这群人。

小小酒楼,随便一个人便有天阶后期的实力!

吹风城的势力门派从那以后,便遵从了酒楼的规矩。

而一楼之所以被称为一楼殿,也是因为酒楼的这个规矩才起的。

各大势力门派商谈事宜,自然是想要选择一个安全、不会出现冲突第三方的环境。

苏北的酒楼,是他们的首选。

当然,二楼也很有特色,那就是不准任何有权势之人上去。

有了一楼殿的教训,二楼有人尝试,无一例外,全部被强制镇压。这些被打脸的权贵,自然想要报复。

刘淑解决不了,苏北只手镇压。

这更加提升酒楼的无形威严的存在。

因此,被这个社会压制的有些呼吸不了的平民百姓们,喜欢上了这吟吟声苏的二楼。

时间一长,二楼也就被人称为平民殿。

吟吟声苏大酒楼在不知不觉之中,称为吹风城的一大势力之一,虽然这个势力从来不展露于人,但却被所有人知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