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雀的真面目/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兽降临的那一战,初代鬼人没有死,而是逃走,足以证明他的厉害和几乎不死的身体。

苏北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

等南方盛光的分支全部被消灭,苏北冷淡地说:“处理干净了。”

他看了一眼五大杀星,补充:“回到你们该去的地方,鬼手们也散了。”

他说完,离去。

“王。”雀叫住了苏北。

苏北看了一眼她,才想起来,她喊住自己的原因。

“魂。”苏北对着四周的黑暗喊了一声。

不过一会,一道黑黝黝的身影出现在苏北的身后。

苏北看向雀。

身影被宽大的黑袍笼罩,低着头,当真如鬼魂一般。

雀眨了眨眼睛,她看了看四周的人在注视着自己,她低声说:“鬼王,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情。”

魂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能让我见见你的脸吗?”雀低声说,“可以去没人的地方。”

“不能。”魂沙哑着声音,断然拒绝。

苏北诧异地看了一眼魂,双眼中有思索。

“为什么?”雀问。她的语气中有不甘。

“你没资格。”魂说完,似乎是想要隐藏在黑暗之中。

“你是不是叫做云鸟?”雀继续逼问,“我是云雀。”

魂再也没有说话。

“散了吧。”苏北看出了魂的意思。

魂离去。

雀追不上,因为她的实力与鬼王的凝丹境界初期相比,有太大的差距。

她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鬼王离去。

“她不想见你,就不会见。”苏北淡淡地看着她,“她很固执。就算是我,也只见过她一次面。”

所有人都不理解,这样一个超越苏北实力的强者,为何会甘心跟随苏北。

不过,他们也没有多想,这也许是苏北特有的手段和领导魅力吧。

“王从来没有见过我的面貌吧?”雀忽然问了一句话。

她看了看四周,低声说:“王,我们能在无人的地方说话吗?”

苏北的双眼一亮,他知道雀想说什么,点头:“可以。”

“独眼,你们先回去。”苏北嘱咐过后,往侧方的黑暗之中走去。

雀在身后跟随。

来到一处灌木丛,苏北看着身穿夜行衣的雀。

微微紧身的夜行衣凸显出雀凹凸有致的身材。她戴着面罩,看着苏北。

“既然王见过鬼王的面貌,我想请王辨认一下,我与她的相似度。”雀说完,摘下了面罩。

“等等。”苏北叫住雀。

雀的手刚刚抬起来,顿了顿,双眼带着不解。

“魂从来不会跟任何人废话,即使是我。”苏北深深地看着雀,“她刚刚的回答,其实是多余的。以她的性子,是无视你才对。”

雀的双眼一亮,急切的说:“她的内心出现波动了!”

苏北再没说话,他的双眼扫了一下雀的身后。

雀作为杀星之一,善于观察五官表情。她见到苏北的眼神微不可擦地往自己的身后扫了一下,她下意识地往后看。

黑暗,只剩下黑暗,什么都没有。

“刚刚魂在吗?”雀的心态也出现波动。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单膝跪地,摘下自己的面罩,低声诉说:“当初妹妹为了不让我加入杀手组织,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最后……”

这是她第一次说出自己的背景。

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北打断。

“不用说了。”苏北背对她淡淡地说,“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行。”

“王,不只是你一个人听。”雀的语气有些怪异。

“哦?”苏北无声地笑了笑,“你认为魂也在?”

“所以,王还是让我把话说完吧。”

“她走了。”苏北看向单膝跪地的雀,眉头一挑。

是个精致的美人。

吹可弹破的肌肤,一寸一完美,月牙般的脸颊弧度,当真是月夜下的绝世美人。

她看着苏北,观察着苏北的一举一动。

苏北看着她,忽然回想起了南宫瑾。

“这就是你戴着面罩的原因?”苏北的问题问的莫名其妙。

可是,雀却听懂了。

“女人总是与男人有很大差别。”雀轻声说。

“带上吧。”雀与当初的南宫瑾也是一样。

在地球上,苏北与南宫瑾身处久了才知道,当初她为什么要带着斗笠。

那是因为,家族惨遭屠戮,那个时候的南宫瑾很小,身为一个女孩,很害怕有人因为她的性别而歧视、轻视她。

是的,女人总是与男人有很大的差别。

当时的南宫瑾对自己的性别很不满。

雀想必也是这样的吧。

所谓的红颜祸水。

雀低着头说:“鬼王魂也是这样吗?”

苏北一笑:“自己去看吧。”

“我知道答案了。”雀说。

“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去。”苏北在没有说话,他转身离去。

苏北撇开了雀的问题,相当于是证实了雀问的问题。

雀站在原地,看了一眼苏北,喃喃:“为什么会跟了您呢?”她也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离去。

苏北的双眼中看不出深浅光芒,漂浮在空中,被云层遮掩。他淡淡地说:“你为何不现身?”

“不想。”不知道何时,魂不知不觉地出现在了苏北的身后。

“她已经猜到你的身份了,云鸟。”苏北幽幽地说。

“没有见到我之前,她的猜测终究只是猜测。”

苏北转过身,面对着魂:“为什么要这么固执?”

“我的话不是很多。”魂抬起头,露出了黑袍帽子下那精致的脸蛋,简直是另外一个雀,除了右眼下的一颗黑痣有区别外。

苏北的嘴角一笑:“她也很固执,她会一直找你。”

“我会永远跟随王。”魂坚定而低沉地说。

“她也是。”

魂没说话。

“你跟随我的原因之一,恐怕也是因为你的姐姐也在我身边吧?”苏北说。

魂还是没说话。

苏北叹了口气:“你们两个都是可怜人。你身具诅咒,无法离开我太远……”

微微停顿了一下说:“一辈子不与自己的亲人相见,会很痛苦的。”

他可是感受过这种痛苦。

“见到就行。”魂的声音有了波动,苏北听得出来波动中的颤抖。

“我会帮你解决身上的诅咒。”苏北说完,继续飞行。

魂看了眼苏北,悄无声息地隐藏在了后方,默默地跟随着。

她,鬼手之王魂,从未离开过苏北的身边千米远。

苏北在空中飞行,双眼中有考量,思考着鬼人,回忆中忽而闪现出那个小男孩苍白的脸。

他的眉头微微一皱,忽地往下俯冲而去。

东水城的一处宅院,苏北站在院墙上。

之前他跟随五大杀星前往南方盛光的分支时,路过一个宅院,宅院里面有个小男孩,脸色苍白的可怕,双眼没有什么变化,但总是给苏北一点怪异的感觉。

在东水城经历了贵人事件后,他的心再次敏感起来。

站在院墙上,他的神识一扫,脸色顿时一沉。

跳到地面,缓缓地往正房走去。

走进了,他可以清晰的听到里面的喘息声。那是一种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一起一伏,犹如蒸汽在缓缓地喷发,还带着一点金属摩擦感。

释放出真气,打开房门。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里面的喘息声忽然消失。

苏北站在门槛前,双眼望着里面的黑暗。

其实,对他来说,黑暗并不是成为阻碍视线的东西。

有一双眼睛,泛着黑洞般的眼神在看着他。

喘息声从那眼睛下面传了出来,呼吸急促。

“你多大了?”苏北淡淡地说。

喘息声没有停止,苏北也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

“啊!”喘息声变成了嘶吼声,往苏北扑了过来。

苏北往后一退,退到了院落之中。

那嘶吼声也跟了过来。

借助月光,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现。

是那个脸色苍白的小男孩,不过,此时的他,脸色已经彻底变得惨白,犹如尸体一般,看起来非常的可怕。

他的双眼没有瞳孔,犹如深渊黑潭一般的可怕。

他狰狞着嘴,嘴角和脸上还有大量的鲜血,似乎之前是在吃什么东西。

见到苏北的出现,他疯狂地扑咬上去。

“没意识了吗?”苏北淡淡地问了一句。

他说完,释放出真气,直接困住这名小男孩。

神识搜索四周,叹了口气:“还好没有走出去,否则的话,会有更多的鬼人出现。”

这一刻,他毫无疑问地判断,这个小男孩已经成为了恐怖嗜血的鬼人。

之前有鬼人来过这里。

可苏北的神识判断,除了这处宅院,四周并没有其余鬼人出现。

这让苏北由此推断,让这个小男孩成为鬼人的家伙,是一个能够拥有理智的鬼人。

目前为止,这种有理智的鬼人,苏北只在初代鬼人的身上见过。

“家人都死了。”他低沉地说。

他的神识清晰的判断到,小男孩吃了他的父母亲。整个宅院已经变成了一个死宅。

小男孩在狰狞嘶吼,不过被苏北的真气隔绝了声音。控制了身体。

“初代鬼人!”苏北握紧拳头,冷冷地说了一声。

他冷哼一声,真气斩断小男孩的头颅。

成为鬼人的小男孩倒在地面上,安心地离去。

当变成鬼人的那一刻起,小男孩就已经死了。

鬼人要是不清除,将会犹如瘟疫一般,传染给其余人,最后是全城鬼人的场面出现。

苏北走到小男孩的身前,伸出手,一串火焰出现。

他焚烧了小男孩的身体,进入屋中,也焚烧了小男孩的父母。

他离去了。

蛟龙在城外等候。

至于五大杀星,等处理了这里的事情之后,他们自己在赶回来就行。

苏北盘坐在蛟龙的头部,双眼看着前方的云层,一动不动。在他的后面,魂也盘坐在上面,同样的一动不动。

两个人就这么一直坐到了吹风城之中。

“回去吧。”苏北对蛟龙说。

他飞向了吟吟声苏大酒楼之中。

此时已经是清晨时分。

魂不知道何时已经离去,但是也只是消失在了世人的视野之中而已,她其实一直都在苏北的附近。

进入房中,他的神识扫了一下。

他感受到刘淑的神识一直覆盖在自己的房间,也就是安苏的身上。看来,她这一晚上一直在守护着四周人的安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