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潜入厢房/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站在墙角,双眼冷冷地看了一眼倒地身亡的此人,冷哼一声:“你要是一句话不说就这样离去,我可能还会留你一条命。”

他转身,往大宅院中潜入进去。

轻盈地落在院落之中,闪身躲在一棵桃花树之下。

双眼观察四周。

两件厢房对称而建立。在东厢房,里面还有灯火。

苏北想了一下,释放出自己的神识。

顿时,他的双眼中出现冷光。

深吸一口气,往东厢房闪身潜入。

犹如魅影一般,他从桃树下来到厢房门口。

里面传来哭泣声和笑声。

苏北往前走了几步,走到窗口,用真气打开窗子,潜入进去。

在大厅侧方的里房内还亮着灯。

“既然被抓到这里,那就老老实实的服侍本少爷,知道吗?”是个很年轻的声音。

“不要!我求你了!”女子的声音苦苦哀求,“我是白流国的公主,你不能够这样。”

苏北的身体一顿,双眼中有思索之意。

为何一国公主会出现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市之内?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有大人物降临此地。

南方盛光几乎掌控了整个白流国,白流国的皇室对于他们来说,相当于是奴隶。

公主出现在这里,想必与南方盛光拖不了干系。

他轻盈脚步走到里房门前。

“哼,小小的一国公主而已,别把这种地位当回事。南方盛光掌管你们,而我们灵风宗派比南方盛光只强不弱。”

“不要!”女子尖叫。

不过,再这样一个宅院之中,她的挣扎没有人去管。

“老实点吧。”青年笑。

挣扎的声音在里面传来。

苏北喃喃:“灵风宗派……他们是在与南方盛光合作吗?”

“谁?”青年的实力不简单,苏北的轻声低语似乎引起了他的注意。

苏北瞬间内敛自己的气势。

青年的实力在气海境界初期,很不错的实力。但在苏北的面前,还是差的太多。

整个房间瞬间死寂,除了少女的低低哭泣声。

青年穿上外衣,从床上下来,从旁边抽出长剑,冷冷地观察四周。

忽然,桌子上跳动的烛火忽然熄灭。

青年被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释放出了神识,想要张嘴呼救。

“哼!”苏北忽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双眼中带着杀机,“敢乱动乱叫,你必死无疑。”

手卡在青年的脖子上。

青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喉结被眼前这人牢牢地固定住,他吞咽口水都很艰难。

这一刻,他吓得脸色惨白,一动不敢动。

“这里是什么地方?”苏北想要确认一遍这里是否就是南方盛光在这座城市的分支总部。

“南方盛光的分支基地。”青年艰难地说,“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来自于灵风宗派,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跟我说,我可以给你。”

“你们宗派为何与南方盛光相接触?”苏北对于青年的后半句话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感觉时间不多,直入主题。

双眼扫了一下侧边,浑身衣服残破的少女,冷淡地说:“别发出任何声音,否则我也救不了你。”

少女几乎是袒胸露乳,急忙用被子盖住,哭泣地点头。她看到了希望。

“说!”苏北低声警告青年。

他的身上有真气弥漫。

“从南方盛光这里购置武器!”青年颤抖地说,“不要杀我,求你了。”

苏北想了想,松开青年的脖子。

青年获得了自由,下一瞬间,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往外面跑去,大喊:“救命。”

同时,他的神识释放出去。

少女的脸色惨白,眼中出现绝望之色。

一旦被发现,她也会遭受这种无妄之灾。

不过,她发现眼前这个男人一点都不惊慌。

是的,苏北就这么站着,像是看跳梁小丑一样地看着青年。

青年往前冲了两步就被一堵透明的真气墙阻拦。这一刻,他的脸上开始惨白,双眼中流露出恐惧。

他的神识被堵在这真气罩之中,声音也是,他人也是。

“你这样做,让我如何不杀你?”苏北皱眉,声音很冷淡。

青年转过身来,直接跪在地上:“我和前辈无冤无仇,如果前辈是想要这女人的话,请随便享用,如果我有什么得罪前辈的地方,希望你大慈大悲,放过我一条贱命。”

苏北冷冷地看着地下的青年:“我和你没有仇,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青年的脸上一喜,但看苏北那冰冷的面貌,便紧张地问:“那为何……”

他的目光看向少女。

少女畏畏缩缩地躲在床角,一动不敢动。

“只是因为你知道了我的存在,所以……”

“我发誓绝不会说出去。”青年恐惧地磕头。

苏北坐在椅子上,沉吟:“你知道南方盛光最近在做些什么事情?”

青年磕头不敢言语。

“你要是说出了我满意的话,也许你的命还能够保留下来。”

“此话可真?”他说完又觉得后悔,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谈条件。

“你觉得呢?”苏北冷冷一笑。

“他们在收集人血,作用并不是很清楚。”青年低头说。

“你们在他们这里收购武器,什么类型的武器?”苏北可是很奇怪,灵风宗门既然与南方盛光是相差无几的存在,为何还要像他们求购武器?

青年浑身颤抖,嘴唇欲动。很明显,他犹豫了。

“我可以去问其余人。”苏北站了起来。

青年吓得立马就说:“有腐蚀性的武器,可能是由人血酿造而成,威力很强。”

苏北在这里得到了很多他曾经不知道的事情。

接下来,他开始审问此人关于南方盛光的更多事情,只是青年却真的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

“你们的交易选择了这一座城市?”苏北问。

既然连白流国的公主都出现在这里,那么这里想必也有一些特殊的地方存在。

“是的!我们宗门为了低调行事,就选择了这一个小城。”青年的内心非常后悔。

他万万没有想到再这样一个小偏僻的地方竟然出现这么强大的强者。

他关系南方盛光的每项事情,那么他应该是针对南方盛光而来。

“灵风宗门是南方大陆的一个大门派之一,前辈要是放过我,我事后必定会泉涌相报。”

苏北是个老狐狸,怎么可能会被此人的花言巧语给说动?

“你们的交易什么时候开始?”他继续问。

“明天晚上。”青年还在挖掘自己的价值,“交易的过程必须要由我在场,如果前辈能绕过我,我可以把货物转交给您。”

他低着头颤抖。

再这样一个强者面前,他的小技巧顿时无影无踪。

“南方盛光除了与你们合作之外,还跟什么样的人物合作?”苏北是想要试探出此人话语中的某个对象,鬼人。

果然,青年的双眼中出现亮光:“有,那就是鬼人一族。根据我们的了解,南方盛光为了更多特殊的武器和利益,抽取大量人血。”

苏北冷笑:“你说的很对。你在灵风宗门是什么地位?“

这话可能会决定青年的生死,因此青年不敢在乱说,也不敢真实的话。

“少主。”

“留着你还有用处。”苏北用手刀斩晕眼前这个男子。

青年松了一口气,脸上出现谄媚。

“沉默会抱住你的命。”苏北已经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也就不想让这家伙开口说话。

转过身,看向少女。

“你来自于帝都白流城?”苏北问。

少女可怜而畏惧地看着苏北,点了点头。

她的浑身上下的衣服都被青年给撕破,胸口前,下体前。

苏北脱下上衣,扔给少女:“穿上,我带你出去。”

既然遇上和摊上,也不得不去救。

少女急忙披上苏北给与的上衣。

她脸红地披在身上。

雪白肌肤从破洞和裂缝中露出,让她娇羞而害怕。

“能走吗?”苏北解开少女双腿上的绳子。

“恩。”少女一下床就摔倒在地。

她被吓坏了,双腿无法支撑。

“赶紧离开这里,否则会更有危险。”既然是顶级大势力之间的交易,那么附近必定存在着强者。

苏北可不敢久留,一旦被发现,他可是插翅也难飞了。

他见少女拖拖拉拉,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单手拖住少女的臀部,另一只手提死狗一样地把青年提了起来。

打开房门,双眼观察了一下四周。

除了东厢房们的灯光亮着,其余地方都是黑灯瞎火。苏北的神识观察过,这个大宅院里,只有东厢房的青年的实力强大,宅院内的其余人实力弱小,还没发现苏北的存在。

想必其余强者应该是出去了,否则他们早就发现苏北的神识。

少女知道这是自己得救的机会,手勾住苏北的脖子,恐惧地看着四周,一句话不敢说。

苏北走出房门,双眼见四周没人,悄然冲进宅院之中。

他按照原路返回,离开了宅院。

当少女彻底离开这个对于她来说犹如牢笼的大宅院,送一口气的同时,也害怕自己未来的命运在地在哪里。

是的,她虽然从大宅院内离开,但是她依旧不是自由的。

“前辈……”

“别说话。”苏北冷淡地说。

少女再不敢说话,她的双眼中带着担忧。

“等这件事情结束,你就会得救,否则我送你回去,你还是会被送回来。”苏北深知其中事情的复杂性。

“我是被莫名其妙地送到这里的。”少女低着头说。

“清楚就好。”苏北把少女放在地上,“我背你。”

“前辈,我能知道你的姓名吗?”少女轻声问。她紧张。

“苏成玉。”苏北说出了自己在吹风城的名字。

“啊!”少女低声啊了一声,她发觉不对劲,急忙闭上了嘴巴。

她瞬间清楚眼前这个男子是什么样的身份。

他们的皇室被南方盛光掌控着,自然也清楚南方盛光在安丰国的分支被灭的信息。

而苏成玉则是灭了南方盛光分支的人。

这在整个南方盛光不再是任何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