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兵王苏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弓着身子,他每走一步,都要观察四周的动静。

现在的他好似回到了部队之中一样。双眼犹如鹰眼,冷静的分析着四周的局势。

此时的他是兵王北烈鹰,那个手持狙击枪,杀人于千米之外的特种作战兵。

以兵王的作战手法隐藏自身,用凝丹境界初期的实力去应对危险。两者结合,这会更大幅度地提升他的作战能力。

魂是杀手,擅长于隐藏和埋伏。

就算是苏北也惊叹于魂的能力,所以他并不担心魂的安危。

而且,魂的实力在凝丹境界中期,比他的实力还要强大,应对危险将会更加的容易。

双眼看着远处一处灌木丛,那里有衣角露出来。他清楚,那是一名气海境界强者的衣角。

那家伙至今还没有知道自己的隐藏已经暴露开,还在灌木丛之中躲着。

苏北的神识收缩在附近千米范围内,也笼罩在那名气海境界的炼气者身上。

现在苏北最怕的就是气海境界炼气者释放出神识。

一旦对方释放出来,他将会暴露身形。

虽然他释放出神识,等级低的察觉不到他的神识,可是对方释放出神识,却能够轻易的发现他。

好在他的神识比对方的强大,因此对方无法感知到他的神识。苏北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对方一旦释放神识,苏北将会雷霆出击。

深吸一口气,调整心态,他的身体前倾,手中的铁剑斜斜地倒贴在他的手臂之上。这样的做法,可以让他把铁剑当做匕首使用。

近身敌方的时候,只需要用手一划,铁剑就会刹那间划破敌人的血管。

缓缓地接近,苏北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轻微起来。

忽然,他的神识察觉到对方有异动。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低下身,犹如猛虎下山,快速地穿梭进灌木丛之中。

一个俯身扑了过去。

他的手臂猛地往前一划,铁剑划了过去。

只听到一道轻微的泡沫般爆炸的声音,灌木丛中的炼气者双脚一阵抽搐,然后身死离去。

苏北松开了敌方的嘴鼻。

在他袭击的那瞬间,他快速控制到敌人的嘴鼻,防止他发出任何声响,然后释放出真气,强行镇压此人的反抗之力。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上的铁剑划过了此人的喉咙。

大量的鲜血从喉咙处流出来。

苏北利用真气刨了一个坑,把此人扔了进去。这样做的原因是避免血腥味的扩散。

一旦出现血腥味,其余炼气者眼线必定会警觉。

做完这件事情,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前进。

此人的实力在气海境界初期,不知道跨越这最后的十里范围,是否会遇到凝丹境界的存在。

如果有凝丹境界的存在,苏北的行动将会产生巨大压力。

仅仅是眼线都能派出这种级别的炼气者,那么城市里面的高手的实力强度就更不用说。

苏北压下内心的想法,继续前行。

走过千米范围,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一如既往的眼线,而是一群人。

这群人身穿华贵,个个的身上都气度不凡。

苏北下意识地往后回缩。

前方的人距离他有一千多米远,但是他感觉前面那几人的实力非同一般。

即使实力上没有苏北强大,可只要是气海境界的炼气者释放出神识,也能够发现他的存在。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转身离去。

在那群人聚集的地面上,有血迹。

苏北推断应该是昨晚上,魂做掉跟踪他们的炼气者留下来的血。

退到一千米之外,开始往侧方前进。

悄然释放出神识,控制在一千米范围内。

他发现魂正贴身在一颗大树下一动不动。

苏北走了过去,刚刚走到没有五百米左右,魂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瞬间飞到树上去。

“很警觉的。”他低声赞赏说。

他来到大树下,直接飞了上去。

“王。”魂疑惑地问,“要一起了吗?”

“从另外一个方向迂回前进,先入了城再说。”苏北淡淡地说。

魂没有意见。

她从一开始就忠心与苏北。苏北让她做什么,她都会去做。

苏北从树上跳下来,低着身子,双眼环视四周,点头:“可以下来。”

他在观察之前的某些灌木丛或者是树叶是否移动过。

这是狙击手最基本的观察常识,也是最难的一点常识。

来到某一处地方之后,必须要认准容易被伏击的地方是否变化过。

犹如参照物一样,一旦那个地方跟之前不一样,这个时候就需要警觉了。

也许是有敌人已经潜伏起来。

魂跟了下来。

“等会跟上我,我说什么就做什么。”

“王应该不是职业杀手。”魂之所以成为鬼手之王,不仅仅因为自身的实力强大,还有自身对杀手的理解以及手法。

苏北的嘴角一笑:“我确实不是杀手,但是,我有无数种杀人的方法。”

他听出了魂怕他在前进过程中出现意外。

“我听命于王,不管生或者是死。”魂低头说。

苏北轻轻拍了一下笼罩脑袋的黑袍:“我可不会让自己的手下送死。”

他的双眼中带着坚定的目光。

曾经在猎鹰部队,他们一行人因为修罗集团的阴谋而差点全军覆没。

虽然在后来的时间里,苏北为猎鹰部队报了仇,但兄弟姐妹已经死去,他铭记在心,从此发誓再也不会让这种悲剧发生。

魂抬起头看了一眼苏北,她又马上低下头。

“走吧。”苏北深深吸了一口气,“左侧方有湿地,先去那里。”

魂一愣,把自己的神识释放出千米范围,没有发现有湿地的存在,她疑惑地看了一眼苏北。

不过,她还是跟随苏北而去。

走到一千五百米的时候,前面有浓重的湿地闻到。

腐烂木头在水中泡过的味道传来。

苏北躬身走了过去。

在湿地附近,苏北观察着四周的环境。魂跟随了进来。

“王是如何发现的?”

苏北知道她是在问湿地的问题。

“我们来的时候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得出来,左侧和右侧的植物生长程度不同,左边的植物密集而高大,右边的稀疏甚至带着枯黄。”

魂作为天才杀手,瞬间理解苏北的这句话。

“我们就可以推断出左边可能有水系存在。”苏北怕她听不懂水系这两个字,便补充,“也就是有水源存在。”

“作为杀手,而且还是凝丹境界的炼气者,五官灵敏度应该很高才是。风从左边吹过来,你应该能够感受得到风带过来的干燥程度和味道吧?”

以炼气者级别的感觉度,风从湿地吹过来,带着微弱的潮湿气息,这很容易就推断出这里存在着湿地。

魂有些惊异地说:“王以前也是杀手?”

“我不是杀手,我是当兵的,不过懂得很多地形战斗。”苏北淡淡地说,“你是名天才,相信懂得我说的话。”

他蹲在下,指着地面说:“你也可以从泥土上判断出前方大概会存在着什么。”

抓起一把湿泥说:“再来之前,你可以观察一下泥土的变化过程,从干燥到稀疏,还是干燥到松软。”

魂认真地听着。

“如果是松软,你要判断这松软的变化程度。比如,一开始进来的时候,你发现泥土很干燥,在中间部分,你发现很松软,那么附近应该会有水源出现,可到了最后面,你发现泥土呈现块状,一捏就碎,那就代表你已经远离了水源,再次来到干枯之地。”

苏北看了看四周说:“总之,这里面有很多的讲究,需要用经历去验证,去深刻的记在心中。”

魂看了一眼苏北,她在这一刻反而对苏北的来历感受很好奇。

可她就犹如鬼手一般,不问来历,不问目的,只求过程和结果。

她忍住了去问的冲动。

苏北说到这里,在看向四周,脸色微微一变。

他下意识地用手抱住魂的头部,然后低身匍匐在地面上。

“有人。”苏北低声说。

魂的身体一颤,再也没有动弹。

作为一名杀手,她很清楚此时万不能够轻举妄动。

不过,此时的她是被苏北压在身下,让她变得非常别扭。

她可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一个男性,就算是女性也是如此。

两个人等待了十分钟左右,附近传来脚步声。

苏北微微侧开身子,双眼看向魂。

他传音:“你别乱动。”

“恩。”

苏北单膝跪地,双眼冷静地观察四周。

他发现湿地一侧的一颗枯木出现了稍微的弯曲。

神识缓缓地释放出去,从五米,再到十米,五十米,最后是两百米范围。

他不敢一次性放出去,生怕会被一些实力更强大的炼气者发现。

在两百米左右,他发现有一名眼线匍匐在地上,一动不动,但是双眼却往他们的方向上看。

看来,他是用神识发现了苏北等人,但是他却准备暗中接近苏北两人,然后进行暗杀。

苏北的心中冷笑。

既然他用神识发现了人,实力上不对称的话,为何还要继续接近他们?

只能够说,他的身后还有帮手。

否则的话,他断然不会这么贸然接近。

而且,双方都很清楚神识的作用。

暗中那眼线既然能够用神识发现苏北,那么苏北也能够用神识发现他。

苏北按兵不动。

他感觉对方是在等他出动,在等他上钩。

“我们先后撤。”苏北传音。

“他的实力在气海境界,可以杀他。”魂说。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境界是气海境界,但为何还要跟着过来?”苏北传音给魂,魂一时间无法反驳。

稍微提醒一下,魂便知道苏北要说的是什么了。

“走吧。”苏北开始后撤。

可是,当他刚刚要后撤的时候,那匍匐在地面上的人行动了起来。

苏北伸出手拉住魂在黑袍中的手:“来了。”

魂的双眼中出现杀机,一把黑色的匕首暗无光泽,从手中划现。

就在魂要出动的时候,苏北冷冷一笑,传音给魂:“这一战你要记住了。对方在引诱你出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