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反策略与心理战/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往侧方开始行动:“跟上我,玩心理战的时候,需要反策对方的心理想些什么。”

魂信服苏北,收敛杀机,跟随苏北行动。

苏北不动如山,一动如风。

他忽地从侧方冲了上去。

匍匐在地面上的人神色一愣,他刚想要动手,却发现苏北等人不在了。

这只能够说明,他低估了这两人的实力。

速度太快,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一股死亡危机从他的内心中出现。

他以为自己要被杀了,因此第一时间不是通告身后的战友,对方行动了。

下意识地,他侧身想进入湿地之内躲避。

不过,他等了半天,杀手还没有出现,他相安无事。

“糟了!”他愤怒地说。

忽地站起来的时候,苏北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别玩心计。”苏北手中的铁剑,无情地插入此人的心脏之中。

“你怎么会……”此人想不通苏北等人一开始为何不来杀他。

话还没有说话,倒地身亡。

苏北瞬间行动的时候,速度激增到对方的实力看不清楚,然后迅速的往这人的身后冲去。

果然,有三个人正在等待着伏击。

这三人的实力在气海境界后期级别。

因为前方有战友在做诱饵,因此他们的心态比较放松。

可也正是因为这种心态,才导致他们的死亡。

苏北以及魂迅速的出手,一击必杀,快速解决掉他们三个人,然后反身过来,解决掉最前面的诱饵。

这不仅仅是策略,还是心理战。

苏北清楚当做诱饵的人实力很弱,对方以为他行动起来,必定是针对他。

当苏北真的行动起来后,实力上的差距让这个诱饵感觉自己可能真的会被杀死,这种恐惧感瞬间袭身后,他的下意识做法不是呼唤战友,而是尽可能地躲避伤害。

可当他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被杀死的时候,也就是他死亡的时刻。

魂此时不得不佩服苏北的这一手反策略反心理战的打法。

炼气者们的战斗经常是以境界和差距上的对比而分生死或者是胜负。

但苏北这一堂课,给她开了一个新的思想空间。

虽然他们的实力都高于对方,但是要知道,这里可是在对方的大本营。

一旦发出任何声响,强者将会降临。

苏北两人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反杀了这三人,而做到滴水不漏,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可想而知,这种手法的高超。

“这三个人太自信,没有第一时间通告上去。”他看了一眼四周,“往这里走。”

魂对苏北再也没有任何的担忧,反倒是生怕自己的行动会影响这次的潜入。

苏北在湿地中发现一种粘性角蛙,不过巴掌大小。

他想了想,忽地弹出手,把这种角蛙抓住。蹲在地上,他把角蛙放入口中。

魂吃了一惊:“王……”

苏北示意魂不要出声。

一口把角蛙含在嘴中,不断地摇动。

这种做法,他曾经在地球上的荒岛上做过。

当时的他和蒋琳琳没有任何的炼气者能力,为了生存,他们想尽办法去伪装。

而利用一种特殊蛙类生物的性质给自己填上伪装,是一种特殊作战做法。

苏北作为兵王,自然是对这种做法很娴熟。

角蛙含在嘴中不断地嚼动,最后他的嘴中出现一抹灰绿色的黏稠物体出现。

他把这黏稠的东西吐了出来,另一只手把这黏稠的物体抹在脸上。

“这是具有粘性的迷彩涂料,可以用于伪装。”他给自己涂上了伪装。

苏北给自己填好之后,伸出手准备给魂涂抹。

魂有些抗拒。

“接下来,我们可能无法随时使用神识搜索目标,这个伪装起来很重要。”

苏北把她的黑袍帽子掀开,用涂料给她涂抹在脸上。

手指与肌肤的触碰,丝滑凉意传来。

魂微微低着头,她是鬼手之王,在苏北的手指之间。

“你黑色的外衣实在是太刺眼,收起来。”苏北提议。

“我里面穿的很少。”魂低声说。

苏北的眼角一抽,再没说什么。

“快到夜晚,黑色的外衣还会有用处,那就这样吧。”苏北没再多说。

“我们现在潜入?”魂问。

苏北点头:“这四个家伙应该是四个不同地段的眼线,他们已经死去,我们可以继续深入下去。”

而且苏北并不是直线前进,而且带着魂在各种地形之间不断地迂回前进。

一路上,竟然没有遇到威胁。

这让魂更加深入地了解对一个地形的熟悉程度的重要性。

距离城池五里左右,用来警戒的眼线已经达到了气海境界中期。

但是,眼线之间搜索的范围也更广。

每一个几乎相隔两千米。

如果照这样计算的话,五里的范围,总共有两圈眼线。

外围的眼线有两千米的搜索范围,进入两千米之后,还有一圈眼线在监视四周。

同样的,他们也管理着两千米,甚至是三千米。

苏北的大脑中不断地推算着各种眼线的排布。

当初在部队里面作战,苏北感受最深切的就是对于信息的掌握。

能够更多深入的理解敌方的各种作战细节以及策略,那么你就可以用最小的力量去破坏敌方的攻击或者是防御。

以此来达到自己想要的最终目的。

苏北如今要做的就是这样。

他不敢随意的打开神识,但是对方却能够。

不过,从外面进入到距离城池五里左右,他基本上认清楚这些家伙释放神识的时间规律。

而且,释放的范围也是有规定的,否则两个眼线之间的神识穿插在一起,很容易造成混淆。

到时候要是有什么东西乱入进来,他们也不好分辨。

苏北站在一处山丘之下,双眼观察着对方可能会当做观察点的地方。

不远处有一个小山丘,当然,他不可能直接观察山丘的顶部,而是侧方。

乱石堆之间有藤蔓覆盖。

“应该在那里。”魂说了出来。

苏北顺着魂看的方向看去,点头:“我俩想到一块去了。”

“要不要……”魂的话没有说完,但苏北很清楚她要说什么。

“可以,一起行动。”对付一个气海境界中期的炼气者,其实这并不可怕。

他们忌惮的是在斩首过程中,那名炼气者会惊动其余人。

两人一起行动,渐渐地步入对方的神识搜索范围。

刚刚进入其中,苏北就释放出神识,锁定乱石堆中的眼线。

那人的视野正在另一方观察,还没有观察到苏北等人已经接近。

但他察觉到不对劲想要发出警报的时候,苏北遽然加速,忽地冲进了乱石堆之中。

手中的铁剑,往他的脖子上抹去。

此人对身体反应速度很快,想要侧身闪躲,防止对方的攻击落入自己的要害部位。

不过,实力差距上决定了他的反抗是徒劳的。

苏北第一时间控制住他的嘴鼻,防止他发出任何声响,然后,手中的铁剑,抹在他的脖子上。

鲜血溅射。

此人身亡。

苏北挖了一个坑,把这具尸体埋入进去,防止鲜血味传荡出去,从而引起其余人的警觉。

“快要到了。”他看向前方高大的城墙。

也在这个时候,城内有剧烈的战斗声传来。

“轰隆隆!”

所有人都被吸引。

“走。”苏北忽地释放出自己的神识,往四周扩撒而去。

他发现大部分的炼气者眼线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城内的战斗声响上。

苏北当机立断,带着魂忽地冲了进去。

“速战速决。”他冷静的说。

他准备趁着这次机会,斩出最后一名在他们前方的眼线。

也在这个时候,前方的城墙忽地碎裂。

有一个人从城内的城墙中打穿,往远处飞去。

整个城墙都在晃动。

“南方盛光所有人听令,不要让他跑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从那城墙中的大窟窿中传出。

下一刻,围绕着城池的大量炼气者眼线纷纷释放出强横的气势,往被撞飞出去的男人飞去。

苏北冷笑一声,转头说:“走。”

他带着魂直接来到了城墙边下。

此时城门已经关闭,他们想要从城门口进入,基本上是不可能。

现在的他们需要选择时机,从城墙上飞过去。

被撞飞出去的男人在半空中止住了去势,浑身上下释放出强横的实力。

苏北体会过凝丹境界后期的实力和力量。

那强横的气势,让他清楚,那男人的实力在凝丹境界后期。

看来城池内部的强者很多,苏北庆幸自己之前在城内可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影响。

南方盛光的炼气者纷纷围攻那男子。那男子虽然有凝丹境界后期的实力,可面对如此多熟练的炼气者,也颇为吃力。

城墙上的大窟窿中,一名流着白胡子的老人出现,他身披战甲,精神奕奕,身上有着强大的凝丹境界后期的气势。

“你知道我为何要牵制住你吗?”此人飞到被围攻的男人前方。

他一挥手,示意众人后退。

被围攻的男子松了口气,压力大减。

但是,面对老人的时候,他的气势依然没有减弱。

目光冷然地盯着老人:“只有你自己清楚。灵风是在你们的地盘消失,现在却要杀我灭口?”

此话已经说出了他想要说出来的意思。

苏北冷淡地看着这一切。

看来,他带走灵风的事情做的天衣无缝,根本就没有人察觉到一丝痕迹。

反倒是挑起南方盛光以及灵风宗派之间的矛盾。

两大超级势力的碰撞,必定会引发大格局的变化。

“你已经出去了理智。我南方盛光与你等交易多年,为何会如此莽撞?”

老人摇头:“我不会杀你,但是你要清楚,我南方盛光做事情向来不会使用这种手段。”

“哼!不杀我,那我就不奉陪了。”他想要立马回到总部,告知灵风在南方盛光的地盘消失的事情。

老人看着那人离去,微微摇了摇头:“这是有人要我们出事啊!”

他的内心中充满了不安。

“都回城,封锁全城,任何人不准出去。”老人还在继续做着自己能够力所能及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