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她们在洗澡/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以为我不敢动手,现在我只是不想对你下死手。”初代鬼人忽然出现在云层之上。他浑身被黑袍笼罩,双眼隐隐释放出血光。

他的浑身上下释放出来的力量非常庞大,直接压制的苏北不断后退。

“只要我想,你连命格之力都无法使用,还想跟过来吗?”这就是初代鬼人的自信。

对于化虚境界的强者来说,战斗可以在一瞬间发生,也可以在一瞬间结束。

苏北目前的实力无法和初代鬼人想比较,因此在速度上和反应能力上,都无法与初代鬼人企及。

他认为初代鬼人的这句话。

“孩子对你来说没有任何作用,你想要狐狸,可以自己去拿,但要看自己有没有能力!”

“谁说没有作用?”初代鬼人残忍一笑,“牵制你的最好办法就是牵制住身边的所有人。”

“对于你,我可不能够太急切,否则砂妖宫可是会看出什么来。”他冷淡地看着苏北,“而你,也不想太早地与砂妖宫的人接触吧?”

他冷哼一声:“那你就最好别在我这里找麻烦,否则,找死的是你。现在整个砂妖宫的妖主级别人物,都有一个特殊任务,那就是杀死你。”

苏北知道初代鬼人要说的意思。

他看出了初代鬼人想要夺取小狐狸的想法,同样的,他也看到初代鬼人似乎在于砂妖宫的人合作。

惊动砂妖宫,对苏北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

过于急切的与初代鬼人开战,很可能会惊动砂妖宫的人。

他也与砂妖宫有仇,砂妖宫派出妖主级别的人物来击杀他,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其余势力或多或少的都在冷眼旁观,甚至会在自己落水的时候踢一脚。

当然,这也要看苏北到底会走上哪一条道路。

“牵制我?”苏北听到这句话之后,内心出现了不小的震动。

“你还是走吧。在南方大陆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你觉得你还能够安全多久?砂妖宫的人已经降临南方大陆,稍不小心,你就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这才是初代鬼人不想跟苏北开战的原因。

一旦双方开战,必定会惊动砂妖宫的妖主,到时候,以初代鬼人这种白手起家的单薄势力来说,他占不到任何好处。

所以,他现在选择的是与苏北谈清楚,双方开战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孩子被你移交给砂妖宫了?”苏北冷冷地说。

他目前在初代鬼人身上最关心的是这件事情。

“在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之前,你尽管放心好了。”初代鬼人转身离去,“你最好别玩什么心机。”

苏北没有动,魂也在他的身后。

两个人就这般眼睁睁地看着初代鬼人离去。

“走吧。”苏北轻轻地叹了口气。

魂不甘地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随着苏北离去。

这一刻,苏北的情绪开始混乱起来。

“用狐苏来牵制我?”他轻声呵呵一笑。

魂不安地看了一眼苏北,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她不知道苏北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却知道苏北必定是出了事情。

怎么可能没有出现事情?

用狐苏来牵制苏北。

单单从字面上来看,这多么的像夜一白与狐苏的结局?

当初夜一白之所以仍由众神封印,就是因为狐苏的原因。三百年前,狐苏也许被牵制了,夜一白心灰意冷之下,失去了反抗的动力。

而且,他还知道一件事情。

狐苏不是大魔,她只是背了夜一白的黑锅。

这世间上的一切,从来没有听说过夜一白的名称,只听到过一只传说中的九尾大魔要毁灭世界的传言。

难道说,那个孩子就是狐苏的转世?

苏北出现一种荒诞的想法。

天命所定,让他敏感地猜测着。

“直接飞过去。在马车上还有我的霸体印记,等时机成熟,我们跟踪过去。”

苏北压制内心的紊乱,神色平静无比。

他摇了摇头,尽量往好的方面想。

那天蒋琳琳以雷神殿天才的身份降临吹风城的时候,曾经告诉过他一件事情。

蒋琳琳进入过夜一白的世界,那个世界里,宏一天死了,但留给她一则信息,必须要杀死苏北。

而她也知道了夜一白的悲惨背景。

跟随在夜一白身边的所有人全死,而夜一白之所以叫做夜一白,那是婉清在临死前为他取的名字。

最后还活着的人,只有蒋琳琳和她的妹妹蒋舒吟。

不过,蒋舒吟却在七大势力组建的问天牢之中,用来牵制夜一白。

苏北此时回想到之前初代鬼人说的牵制他的话,瞬间想到了自己身边的蒋吟吟和被抓走的狐苏。

蒋吟吟就是蒋舒吟,她没有被抓走,用以牵制他的,反而是安苏的孩子狐苏。

这跟夜一白的经历有些大不相同。

也许命运开始得到转变。

所谓的天命所定,在他的身上开始悄然消失。

这是他自我安慰的想法。虽然是猜测,但至少让他的内心轻松不少。

不过世事难料,他深怕这只是时候未到,等某日时机成熟,蒋吟吟被抓走,被关入问天牢,而狐苏也成为了牵制他的工具。

他摇了摇头,沉默中爆发出全速,往平原中飞去。

小城池内发生的事情,他暂时不想关心,因为他前往小城池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初代鬼人的线索。

如今他把自己的霸体所特有的气机留在初代鬼人的马车内,那么他的目标也得到转变。

现在,他只需要关心如何去寻找到初代鬼人的基地,然后救出狐苏就行。

至于什么初代鬼人与他有缘之类的事情,苏北不想去关心。

现在的局势已经够乱,他可不想在各种复杂局势之中迷失方向。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就是,南方盛光不是国家级别的势力,它来自于更高层次的存在。

同样的,灵风宗派也是如此。

当灵风宗派的少主在南方盛光的分支基地内失踪后,双方产生的矛盾出乎了苏北的意料。

清晨时分,苏北疲惫地看了一眼前方的草原,神识释放出去,观察到所有人都相安无恙,这才松了口气。

曲折地经历了一夜危险,他来到了草原之上。

“每次都这样躲躲藏藏,你真的喜欢吗?”苏北见魂开始与自己拉开距离,别皱眉想。

“我是杀手。”魂说出自己的理由。

“你现在不是杀手,是队伍里面的一员。”苏北淡淡地说。

魂没说话。

苏北叹了口气:“那随你吧,等哪天想通了,再过来。她们对你很好奇。”

他看出了魂的抗拒。

一个人独处习惯之后,再让她去面见众人,这只会让她难堪。特别是魂这样一个性子孤僻,沉默寡言的杀手来说。

巨龙抬起头看了一眼苏北,然后继续沉睡过去。

当苏北走过去的时候,他发现安苏和蒋吟吟躺在马车旁边,陷入沉睡之中。

蒋吟吟裸着身子,被安苏紧紧地抱着,就像是母子一样。

苏北不想打扰她们,便跳到巨龙的背上,四处瞭望。

在不远处的湖泊之中,蛟龙把背部的一部分露了出来,似乎是在休眠。而刘淑和那名白流国的公主则是脱衣在湖水之中洗澡。

虽然相隔有一些距离,但苏北还是清晰的看得到她那细嫩的肌肤。

修炼的境界越高,那么容易变老的趋势也就越小。

就像是灵风宗派的少主一样,看起来很年轻,像个青年,但他修炼到气海境界的实力,必定不是短短几十年的时间。

就算灵风宗派是个超然势力,用各种天材地宝让他们的少主提升实力,也是需要很多时间的。

可一旦到达了高层次境界,他们的年级看起来就会非常的年轻。

像苏北这种还是一副大叔模样,但岁数确实只有二十多岁,实在是罕见。

他的寿元几次为了救人而消耗,这才造就了如今的样子。

苏北收回目光,看向巨龙的尾巴处。

灵风宗派的少主灵风已经醒了过来,不过他的双手被马车内的铁链给拴住。

他现在眼巴巴地看着苏北,不敢发出声音。

现在的他学乖了,知道马车旁还有两位姑奶奶在睡觉,苏北都没有出声打扰,他怎么敢?

即使铁链没绑住他,他也不敢逃亡。

巨龙有着凝丹境界后期的实力,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巨龙监视的一清二楚。

就算是让他跑,他也没有那个胆量。

苏北盘坐在巨龙的背部,闭目养神,吸收天地灵气,对于灵风那可怜巴巴的眼神,他视若无物。

远处的湖泊中,白流国的公主发现巨龙的背部有一个黑点,她怪异地说:“那上面有东西,是不是灵风啊?”

她被吓了一跳。

她的实力在地阶后期左右,只能够模糊的看到巨龙的背上有一个人似乎在背对着她们盘坐。

刘淑看过去,哼了一声:“是大叔回来了。”她的脸上出现怒意,“他刚刚肯定偷看我们了。”

对于这种事情,刘淑不止一次抱怨过。

“苏前辈应该不会吧。”白流国的公主还是向着苏北,“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背对着我们?”

“哼,要是没发现我们,怎么可能不背对着我们?”刘淑哼了一声。

“我觉得苏前辈是好人。”白流国公主庇护苏北。

“好是好,有时候就是太混蛋了。”刘淑把头以下的部位埋入水中,避免被人看到。

“你这么说前辈……”公主小心翼翼地看向苏北。

“放心吧,大叔的心还是好的。”刘淑嬉皮笑脸。

“那你刚才还……”

“那你为何能够这么轻松的说上话?”刘淑反问。

白流国的公主才地阶后期,实力上没有刘淑的强大,但她与刘淑对话时,犹如闺蜜一般的轻松。

公主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只是一笑。

临近中午。

“抓鱼。”苏北对刘淑说。

曾经,他们游历的时候,刘淑就是专门狩猎。

“已经准备好了。”刘淑早已经把鱼准备好。

苏北开始生火做饭。

公主很诧异苏北的行为。

不过一会,烤鱼做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