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玉佩引发的危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苏北的真气。

他怒喝一声:“来了就别想走。”

手中的铁剑被他猛地甩向上空。

恰在这时,上空化作流星陨落下来的七杀剑与铁剑在半空中碰撞。

“疾风成剑,一剑成仙!”一道沧桑的声音从七杀剑与铁剑合二为一的疾风剑中传出。

这声音只有苏北听到。

可现在的苏北,无暇听这些。

他用尽全力控制住妖主,然后扛着妖主的一记攻击,冲向疾风剑。

妖主的长枪猛地往苏北的胸膛刺去。

“轰隆!”

苏北把大量真气凝聚在胸膛,硬生生挡住长枪的穿透。虽然保住了身体被刺穿的下场,但还是被长枪刺进去两寸。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可也在这时,释放出极其强烈的力量的疾风剑,被他握在手中。

就算是以苏北现在的力量,也有些控制不住这把疾风剑。

不过,仅仅是挥舞疾风剑,他还是能做到。

双眼中带着杀机,冷而低沉地说:“你会后悔来找我。砂妖宫从今往后,敢来一人,我就杀一人,敢两人,我就杀两人,直到你们砂妖宫再无人可来。”

犹如毒誓一般,钻入妖主的耳中。

这一刻,妖主的内心敏感的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气机。

下意识地,他就想要脱离苏北离去。

可是,晚了。

疾风剑此时蕴含着化虚境界后期的力量,挥斩向他的头颅。

苏北用尽全力,挥舞了一次疾风剑,妖主身首分离。

“不……”妖主绝望地喊了一声。

他内心确实后悔了,可是这后悔也只是持续了一瞬间,便随着意识的消失而消失。

半空中的战斗瞬间停止。

爆炸声消失,战斗传出的冲击波也消失。

只留下苏北一个人悬浮在空中,散发着无可匹敌的气势。

巨龙停止远去,它开始转向,往苏北飞去。

在巨龙之上的马车旁边,灵风震撼地喃喃:“他竟然就是苏无墨,西方大陆上的霸体王者。”

“叔叔成功了!”蒋吟吟用手拍着小胸脯。

空中,苏北手持利剑,看着远处的天空,自语:“该走了。”

他没有散去身上的气势,因为,他感觉到远处同样也有化虚境界的强者在赶过来。

也许是砂妖宫的强者,也许是其余势力的强者,但总之,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强行控制住疾风剑内的力量散开,飞到巨龙的头部。

庞大的力量被他控制住,防止外散,那是那逼人的气势依然让刘淑等人无法接近。

此时的他犹如天神一般。

“先离开这里。”

苏北瞬间消失在原地。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的身边出现重伤的蛟龙以及火兽。

这两个家伙被苏北的真气笼罩,跟随他来到巨龙的身边。

他最后看了一眼小城池所在的方向,真气控制蒋吟吟等人,带着巨龙、蛟龙和火兽,往南方飞去。

他在深入南方大陆的腹地。

双眼中带着毫不动摇的光芒,速度飙升到达极限。

可以用一瞬百里来述说苏北的速度。

巨龙甚至不用飞行,它是被苏北强行带动着远去。

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大陆的中间部位。

飞到一处深山之间的山谷中,苏北散去身上的命格之力以及霸体之力。

“去。”命格之力散去,七杀剑也随之从铁剑中散去。

铁剑再次变成了铁剑。

但在苏北的心中,它依然有着特殊的神秘性。

苏北散去身上的力量,感觉身体有些疲惫。

站在巨龙的背上说:“刘淑警戒四周,我需要补充灵气。”

说完,盘坐在巨龙背上,开始进行修炼。

刘淑担任起了警戒的作用。

她刚刚要往外走,双眼看向灵风:“这么胆小,也不知道你的实力是怎么上来的。”

当然是被天材地宝强行提升起来的。

不过,灵风可不会说出来。

他之前确实很狼狈,以为自己真的要死。

“我可以跟你一起警戒。”说完,下意识地看向苏北。

“你?”刘淑哼笑一声,“还是算了。”

巨龙鼻哼了一声,盘踞起来,神识释放,震慑四野。

刘淑警戒,不过是为了起到让众人安心的作用,真正的守护者还是巨龙。

蒋吟吟抱着点点,吐气:“小不点,还是你们厉害。”

刘淑等人甚深知小狐狸的力量,只有白流国公主和灵风投去好奇的目光。

扁扁和圆圆围在蒋吟吟的身边,像个小弟一样,双眼看向小狐狸的时候充满了畏惧。

在妖主与苏北大战的平原上。

南方盛光以及灵风宗派的化虚境界强者相对而立,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不过一会,小城池内的白胡子老人也赶了过来。他的实力在凝丹境界后期,为了尽快了解战斗的情况,深怕是自己这一方的人与灵风宗派的强者起冲突,便提前一个人过来。

等他过来之后,才知道,是其余化虚境界的强者在战斗。

不过,南方盛光以及灵风宗派的化虚境界强者相对而立,充满了很多火药味。

白胡子老人远远地看着,然后落在地面上,释放出自己的神识。

下一刻,他的双眼中出现精光,然后猛地往一处平原的凹起处飞去。

附近到处都是深坑浅坑。

在那凹起处有一样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是一块玉佩。

他捡了起来,仔细观察半天,震惊地说:“这是少主灵风的玉佩。”

老人作为南方盛光的交易方领头人,无意间见到过灵风少主也拥有这样一枚玉佩。

他的话引起了上方的化虚境界强者的注意。

“我说了,我们南方盛光可不会做这类事情。”南方盛光的化虚境界强者背着双剑,冷淡地说。

灵风宗派的化虚境界强者斜眼看了看老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当他出现的时候,是在妖主的尸体面前。

妖主已经身首分离,不过他们这些高层次强者可以很轻易的分别出他是哪门哪派。

毕竟化虚境界的强者太稀少,基本上看上一眼就能够分得清是谁。

他释放出神识,再次仔细的搜索了一下这具尸体,说:“砂妖宫妖主沙玉峰。”

“是他们掠走了你们的少主,或者是斩杀沙玉峰的人。”南方盛光的双剑强者要走了过来。

在他的手中拿着一枚玉佩。

他见对方想要玉佩,收手:“还是等认得的人过来辨认吧。”

他们也怕这是灵风宗门的阴谋,想要以此来要挟他们,从而获得更多的利益。

比如武器的交易。

双方都是化虚境界强者,神识扩散出去,不可能没有发现这枚玉佩。而灵风宗门的化虚境界强者却一直没有辨认出玉佩的主人,反倒是南方盛光这一方的人认出来。

这也就说明,眼前这名灵风宗派的化虚境级强者根本就识别不出这枚玉佩的主人。

“不管是否被掠走,总之是在你们的地盘出事,要是少主出了事情,你们南方盛光好自为之。”

“前辈,妖主已死却不见少主的踪迹,想必是被斩杀方带走。”

老人猜测。

“是不是你们南方盛光的人斩杀了妖主,还有待辨认。”灵风宗派的强者可不会三言两语就信服对方的话。

不过,他的心中依然清明。

之前他清晰的感受到命格的气机和霸体之力。这也就说明,跟沙玉峰战斗的人,百分之九十的几率,可能是那名西方大陆的霸体天才。

当然,他不会明面上的说出自己的推测。

给与南方盛光一定的压力,他们能够在很多事情上占据主动。这是一种变相的政治利益的交锋。

“感受得到气机吗?可以追的。”双剑强者说。对方明知故问,满口胡言,他却无法反驳,只能够用事实来证明。

斩杀者不是南方盛光的人,而很有可能是那名霸体苏无墨。

对方沉思了一下,转身离去。双剑强者看向老人:“通告总部,这件事情如实禀告,让他们尽快派人控制这里。”

“是否要告知砂妖宫?”老人问。

“等灵风宗派的人过来之后,在通告。”双剑强者说。他说完,跟随对方的强者追击而去。

南方盛光以及灵风宗派之间存在着矛盾,双剑强者需要让灵风宗派的人看到这里的真实场景,才能够让矛盾暂时调和,避免产生更大的冲突。

如果提前通告砂妖宫,以这些神权统治者的想法,必定是第一时间带走妖主的尸体。

那样的话,南方盛光想要找到不是他们掠走灵风宗派少主的事实将会变成一场口头上的解释。

他们可不想背黑锅。

双剑强者以及灵风宗派的强者循着薄弱而开始消散的斩杀者气机追去。

他们一开始没有追击,那是因为他们双方出现对峙,一场因为少主始终而产生的对峙。

“弱小的霸体成长到如今,让人感觉到可怕。”双剑强者感叹,“不愧是三百年难遇的霸体体质啊!”

灵风宗派的强者没有说话。如果他赞成对方说的话,那也就变相的承认,斩杀者是苏无墨。

那样的话,只会让南方盛光减轻少主失踪的责任。

“不清楚你在说什么,还是好好赶路吧。”对方淡淡地说。

双剑强者见捞不到便宜,也没在多说。他是真的想要尽快化解这次的矛盾,否则超然大势力的碰撞,对谁都没好处。

在吹风城上空,淋血再次出现。

他看着远处的天空,喃喃:“七杀剑再次出现。”

那从天际之上出现的七杀剑,犹如太阳,南方大陆的大部分地方都看到它的存在。

“你又一次使用命格之力……”淋血冷冷一笑,“这种世间本不该存在的力量,你又使用了。”

话刚说完,他便往白流国所在方向飞去。

不仅仅是他看到,其余地方的妖主也看到了七杀剑出现的场景,因此纷纷往白流国飞去。

除了妖主,还有其余神权统治势力的尊者。

他们也在暗中观察着七杀剑出现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