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逃不掉的/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化虚境界强者的战斗产生的巨大冲击波直接覆盖在苏北的身上,让他的伤上加伤。

但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活着。

蒋吟吟好似失了魂魄,跌跌撞撞地往苏北跑去:“叔叔。”

刘淑急忙拉住。

“你别拉我。”蒋吟吟反抗,用了巨大的力量。

刘淑心中一惊,蒋吟吟的力量很强大,她如果不适用真气的话,是拉不住的。

蒋吟吟被阻扰,大哭。

上方,双剑强者冷冷地看着下方的苏北:“你知道你活着的价值吗?”

灵峰宗派的化虚境界强者忽地消失在原地,当他出现的时候,是在刘淑的身旁。

“少主!”他的神识观察灵风,发现他的身上有多处瘀伤,皱眉,“他们打伤了少主?”

灵风恢复了底气,他冷淡地看了一眼刘淑,然后说:“回去吧。”

“这些人如何处置?”他问。

刘淑抱住蒋吟吟,带着人急忙后退。

“看热闹就好,等会就有人来收拾他们。”灵风冷冷一笑,“所谓的霸体一旦死去,我看你们如何活下去。”

化虚境界的战斗会引来更多的麻烦。这是灵风清楚的,特别是他还知道苏北的特殊性。

白流国公主害怕地与灵风拉开距离。

灵风冷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收回眼光。

化虚境界强者带着灵风远离了这支队伍,在空中冷眼旁观。

“苏无墨,你掠走我灵风宗派的少主,今日谁也救不了你。”他没有动手,但是却在等。

作为化虚境界强者,他已经感受到了远处有各种强横气息在接近。

苏北咳嗽出声,他缓缓地从石堆之中站了起来。

蒋吟吟大哭大闹要往他跑去。

苏北站起来镇压体内紊乱的气血,然后抬起头。

他看到南方盛光的强者正在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另一边的灵风宗派强者也是同样的眼神。

他嗤笑一声,神情中没有任何的畏惧。

这样的表情,让上方的人非常的不喜。

“这个人,交给你们处置。”南方盛光的双剑强者说。

既然是苏北掠走了灵风宗派的少主,那么就由他们带走苏北,这样的话,双方的矛盾就会彻底解开。

灵风宗派的少主灵风摆手:“看在他没有直接击杀我的份上,我不会让他这么快就死的。”

高空上,初代鬼人怒吼一声,化作黑雾,冲下方的苏北冲击而去。

他还没有死心,想赶在局势没有彻底从他手中脱离之前,解决苏北。

苏北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看向蒋吟吟,他缓缓走了过去。

身穿龙骑铠甲,在此时却像个落幕的将军,挡在他前面的则是万千敌军。

唯有他一人面对着万千敌军。

他步履缓慢而有力。

“哭什么?”他走到蒋吟吟身边问。

蹲下身,布满鲜血的双手在身上擦了擦,然后摸干蒋吟吟脸颊上的眼泪。

“我,我,我要……”蒋吟吟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苏北用手捂住了嘴巴。

“你什么都不要做。”苏北淡淡地说。

他知道蒋吟吟想说什么。

这个小女孩想要使用生命霸体。不过,这个时候使用,无异于找死。

“叔叔,我们逃吧,现在还来得及的。”蒋吟吟的双眼中有止不住的眼泪掉落。

苏北轻轻一笑:“行啊,我们逃。”

蒋吟吟拉起苏北的手,转头大喊:“龙妈妈,带我们走啊!”

灵风在上空大笑:“天真的小姑娘,你们逃得了吗?”

巨龙龙啸,往苏北飞了过去。

南方盛光以及灵风宗派的强者冷淡地看着。他们知道,苏北是逃不掉的。

初代鬼人冲击下来,被这两大强者阻挡。

苏北还不能够死,对于他们来说,苏北还有价值。

对于灵风宗派来说,苏北的价值在于他与砂妖宫的仇恨。把他交给砂妖宫的人,灵风宗派将会得到很多好处。

而南方盛光则是认为苏北不能够现在死,他们与灵风宗派的矛盾还没有彻底解开之前,苏北可是重要的人犯,死了倒霉的就是他们。

“让我吃了他。”初代鬼人那恐怖的气势让灵风宗派以及南方盛光的强者皱眉。

巨龙落在地面上。

蒋吟吟咳嗽一声,鼻涕眼泪止不住地掉。她拉着苏北往巨龙的背上跳去。

刘淑面如死灰地背起安苏,跳上巨龙的背部。白流国公主只能够跟随他们来到巨龙的身上。

谁都知道,他们逃不走,除了蒋吟吟。

小狐狸不安地叫唤着。

苏北瘫坐在巨龙的背上,体内紊乱的气血还在让他的伤势恶化。

“龙妈妈,我们走。”蒋吟吟大喊。

巨龙怒吼,往远处飞去。

也在这个时候,天边出现一道血色的气流,犹如无形的屏障,直接砸在巨龙的头部。

巨龙惨痛地叫了一声,往地面上重重地落去。

“逃?逃到哪里去?”淋血赶到。

作为砂妖宫的妖主,他不仅有义务要斩杀苏北,而且他自身还与苏北有仇。

在这两种因素的结合下,看到下方的巨龙背部上的苏北,他残忍一笑:“今天还会有谁来救你?雷神殿的天才?”

苏北抬起头,双眼看着淋血,冷漠地说:“你是我在砂妖宫一员中最想要杀的人。”

“哦?你现在就想杀我?”淋血冷笑:“来吧,我现在就让你来杀我。”

他的双眼扫了一下上空的初代鬼人,出声:“你最好给我停止你那愚蠢的举动,否则,连你我也会动手。”

初代鬼人见淋血到来,知道大势已去。

身上的黑雾凝聚,他飘浮在空中,微微用狰狞的目光盯着苏北。他的内心非常不甘心。

他本以为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苏北身边的一切东西都将会成为他的。可让他没有想到的就是,一次妖主斩杀苏北的行动,让他的想法再也赶不上计划。

“我现在允许你使用命格之力。”淋血有非常强大的自信,因为他的实力就在化虚境界后期。

即使是苏北释放出了命格之力,也无法与他匹敌。

不说这些,单单在远处不断赶过来的各大强者,就已经堵得苏北无路可逃。

今天是苏北的末日。

这是谁都清楚而无法改变的。

蒋吟吟大哭:“我们逃吧,叔叔!”

她抬起头恐惧地看着淋血:“求求你了,这位叔叔,放过我们吧。”

她清楚淋血是谁,那个给与她露骨的伤痛的人,蒋吟吟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但是,现在的她只有无限的恐惧。

常年在游历之中,终于在这么一天,他们走投无路了。

苏北抱住蒋吟吟,让她不要再说,抬头看向安苏以及刘淑,低声说:“对不起。”

刘淑苍白着脸色一笑:“我害怕死,但是我不后悔跟在大叔身边。”

安苏平淡地看着苏北,然后走过去,展开双臂,抱住苏北和蒋吟吟。她没有说话,但是用行动说明了一切。

白流国公主吓得彷徨无比。她想要逃离这里。

“吟吟,到死也不能够使用那种力量。”苏北传音给蒋吟吟。

淋血在上空看着蒋吟吟,目光中有闪烁的光芒。

忽然,他冷淡地说:“苏无墨,我可以和你有一个交易。”

苏北头也没有抬起,显然,他根本就不想去听淋血的话。

淋血恼怒地看了眼苏北,语气却很平静:“你选择自杀,你身边的所有人都可以活下来。”

他并没有忘记妖神对他们这些妖主说的话。

苏北可以死,但是他身边的那名生命霸体却要留下来。

拥有生命霸体的人只是一个孩子,大脑内还没有太多的杂质,稍加培养就可以为自己所用。

妖主考虑的是这个,当然,他可不会公开蒋吟吟的霸体,否则只会引来更多的麻烦。

因此,他用苏北身边的所有人来代替了他内心的想法。

“你觉得你做得到吗?”苏北嘲讽地一笑。

他看穿了淋血的想法。

“如果你不自杀,从现在开始,你身边的所有人都会死。”淋血**裸地威胁。

“你现在是砂妖宫的代表,其他人允许你这样做吗?”苏北又问。

被吸引到这里的不仅仅是砂妖宫的人,还有其余神权势力。

“在他们来之前,我可以提前解决你。”淋血可不想浪费时间,“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自杀还是选择所有人因你而死。”

他冷冷地警告苏北。

灵风宗派以及南方盛光的强者一句话不说,他们也没有开口的资格。

初代鬼人目光闪烁地看着苏北,他在此时也没有开口的资格。

蒋吟吟低声哭泣,她对死亡的概念不深,但她却恐惧苏北离她而去。只要苏北在她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心安。

“五秒钟的时间。”淋血开始倒计时。

苏北站了起来,双眼冷淡地看着淋血:“我要让她们先走。”

是的,他还是妥协了。

安苏抱住苏北,低沉地说:“我哪也不去。”

刘淑手持方天画戟,点头:“去哪也不如大叔这里安全。”

蒋吟吟更不用说,双手勾住苏北的脖子,生怕他丢弃了他。

“可以。”淋血自然是想要让苏北妥协,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蒋吟吟给带走。

“请发毒誓,以化虚境界强者的身份发毒誓。”苏北深知到达了化虚境界的存在,对于口中说出来的阻止,还是非常忌惮的。

因为他们已经接触到了天机的层次。

淋血怒:“现在还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苏北冷冷一笑,没说话。

淋血端详苏北半天,这才缓缓冷静下来,然后缓缓开口:“我淋血身为化虚境界后期强者,今日若失了诺言,永生成不了神。”

“我看你不用发毒誓也成不了神。”苏北嘲讽。

淋血阴沉着脸:“你最好马上兑现你现在需要做的。”

他的浑身上下都释放出狂暴的气息。是的,他在愤怒的边缘,强烈的杀人yuwang边缘。

苏北低下头,叹了口气:“刘淑,带她们走。”

“不!”蒋吟吟大叫。

她八爪鱼一样地缠在苏北的身上,最后甚至用嘴咬在苏北的衣领上。

“你这样会死的,大叔。”刘淑摇头。

“总比所有人死都好。”苏北冷淡地说,“你们没必要因为我而出事。”

他加重了语气:“带她们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