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2章 张局长,张婷丽/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司机深吸一口气,“那个在全世界做出轰动事件的男人,应该就是苏北现在你了。”

全世界的大事件中,都有一个男人的身影,不知其人,只知其名。

苏北这个身份被确认出来,司机立马联系上了国际上最火的那个苏北。

他一笑置之:“也不算是。”

“那就是了!”司机敬畏地看向苏北。

“连海盗王也能够抓住,先生,你……你简直就是神人!”司机似乎非常崇拜苏北,“还有那辆装有炸弹的货车……”

他说到这里,摇头:“先生你可能不知道,当新闻上播放这则消息的时候,张局啊……”

声音莫名地小了起来:“她当时的神情很紧张,生怕你出事。”

李琳嘟嘴,大眼睛瞪着司机。

“张局是谁?”安苏问。

苏北一阵头大。

这可是一语激怒众人。

司机似乎还没有察觉到,他口沫横飞:“事后我还感觉得出来,她一直在找关于你的消息。”

苏北的眉头一挑,干笑:“让你见笑了!”

“什么见笑!”司机听到这句话很激动,车也差点开歪。

后方的老司机差点就撞上去,大骂:“他吗的,警车也这么吊?”

“苏北先生做的事情可是大事情,跟我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司机摇头叹气,“也不知道小杨在做什么,竟然让先生来做笔录。”

他的双眼忽然一亮:“这也好,你与张局也能聚一聚。”他这话有些暧昧。

当初胡局还在的时候,苏北和张婷丽之间的传言就一直没有消停过。

“好好的警察,怎么那么多废话!”李琳怒哼一声。

司机看了一眼李琳,终于察觉到是什么气氛了。他也是个和善的人,干笑一声:“马上就到了。”

苏北扫了一眼李琳,双眼中有光芒在闪烁。

这妮子在自己归来之后,态度大变啊!

可苏北并不知道的是,有些东西,以前自己满不在乎却不能够丢失的东西丢失之后,一个人,才能够知道那对她是有多么的珍贵。

“到了!”车开进警局。

司机下了车,亲自去打开苏北所在的车门:“苏北先生,你请。”

“别这么客气,我现在只是个证人。”苏北可不想太过高调了。

不过,老司机的这个举动也引起了很多警员的注意。

巡警小杨开着摩托警车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皱眉不解地问:“你这怎么回事?”

“等会再跟你算账!”老司机对小杨可不客气。

小杨莫名其妙地看了眼老司机,押着黄发男进入审问室。

“王叔,你去哪啊?”他看到老司机带着苏北等人去了办公厅,而不是审问室。

“去忙你的。”老司机王叔回了一声,便迫不及待地带着苏北走去。

“这是……”苏北问。

“您稍等。”老司机小跑到局长办公室,敲门。

“进来。”干练的声音传来。

老司机走了进去,不过一会,他又出来喊:“先生,您请。”

“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下。”苏北嘱咐安苏和刘淑,“不要乱走动,等会迷路了可不好找你们。”

“反正有神识。”刘淑悄悄地说。

“恩?”苏北瞪眼。

“知道了!”刘淑撇了撇嘴。

“谁呢?别耽误上班时间!”局长正在加班加点地工作,如今快到下班时间,她依然把时间看的很重要。

苏北走了进去。

局长张婷丽穿着干练的警服,埋头工作,苏北走了进来,她也没看过一眼。

“找我什么事?”她正在对一件案子愁眉紧锁,笔对着桌上的档案,无从下手。

直到她发觉进来的人靠近她的时候,她才抬起头。

“你……”她刚要发怒,见到来人,话语却是一顿。

“我?”苏北一笑。

这笑是如此的熟悉,但人已经大变。

“你是?”张婷丽疑惑地问了一声。

“怎么?不认识我了?当初我还给你打过针啊!”苏北笑。当初江海市出现禽流感病毒,张婷丽不幸感染。

因为病情危急,苏北脱了张婷丽全身,只剩下内衣,施展古武之法,为她疗伤。

这可是一语激起千层浪!

“苏脸皮!”张婷丽啪地一声,把钢笔砸在桌子上,腾地一声站了起来。

“你这家伙还回来了!”她满脸怒容。

苏北就站在她的对面,桌子隔着两人。

“张警官,我又得罪你什么了?”苏北的内心感叹。

斗转星移,可人都没有大变。

“你知道有多少人认为我坐到这个位子上,是因为你吗?”张婷丽愤怒地瞪着苏北。

她对工作一丝不苟,非常认真,但还是脱离不了苏北对她的影响。

苏北摊手:“那说明大家对我的印象很深。”

“苏脸皮,你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看,我张婷丽可不是你什么人!”

“你一直都不是我什么人!”

张婷丽忽然冷下脸:“你来我办公室做什么?”

“看看熟人,顺便记下笔录。”苏北淡淡地说。

张婷丽的脸色才缓和下来:“又有什么事情摊上了?”

“摩托抢劫的,不过他们运气不好,抢到我朋友的东西了。”

张婷丽点头。

“熟人也见了,我也该去笔录了。”苏北歪了一下头,笑笑地看了一眼张婷丽,转身离去。

“等一下。”张婷丽迟疑了一下喊。

“恩?”苏北转身。

“国际上流传的苏北,可是你?”

“你认为呢?”

“你可没这么大的本事。”张婷丽哼了一声。

偏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张婷丽是在没话找话,她的双眼中有波动,可见情绪正在起伏。

“那你还问我?脑残!”苏北哼了一声。

“混蛋!你给我站住!”张婷丽大吼一声。

老司机在门外安抚刘淑等人,笑了笑:“他们两个就是这样。”

“怎么,你要逮捕我?因为我辱骂警官!”苏北痞气地说。

不过,他怎么装都不想。

长发古衣,风华绝代的气质,始终缠绕在他的身上。

痞气地一笑,却带着莫名的忧郁。

而苏北却不清楚这些。

张婷丽坐会椅子上,双眼斜斜地看着苏北的别处,有些不适应地说:“你怎么变这样子了?”

“唉,我就说嘛,你还是关心我的。”苏北笑。

张婷丽的脸瞬间涨红:“谁关心你了!”

苏北又笑:“我说我是染的,你信吗?”

张婷丽沉默地看着苏北,双眼中有复杂的目光。

她清楚,这绝对不是染的,因为苏北不可能会这么做。

苏北收敛了笑容,定定地看了一眼张婷丽。

这一刻,房间出奇的安静,就像是两个多年的老朋友忽然相遇一样。

当年的愤怒,当年的暧昧,当年的各种辛酸苦辣,在这一刻,化作了无言感叹。

“你年龄不小,该找男朋友了。”苏北轻声说。

张婷丽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档案,也不知道是否是真的在看,她想了一会,才说:“还早。”

“等人啊?”苏北说。

“这个不用你知道!”张婷丽说完又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补充一些什么。

“别等太久,这会浪费你的青春。”苏北说完,转身离去。

出了门,苏北走到刘淑的身边,低声说:“神识别给我乱放。”

刘淑的脸红,低着头没说话。

安苏看了一眼苏北,悄声问刘淑:“他们说了一些什么?”

苏北忽地回头过来,瞪了一眼安苏。

安苏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没再多问。

等他们离开办公厅,张婷丽坐在办公室内,发呆地看着手中的档案。

莫名地,她喃喃:“他要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两年来,她才真正的体会到,一个经常遇见的人,不在了,是什么样的感觉。

两年后,初次见面后,当年的怨气,当年的埋怨,当年的愤怒,化为了浓而不散的思念。

录了笔录,苏北带着众人离去。

“走,我们回去。”

老司机走过来:“苏北先生,我送你们回去。”

一语再次激起千层浪。

“他就是苏北!”有年轻的警员震惊地看着那名长发古衣的男人!

“是不是国际上热传的那个?”

苏北却是平淡面对,淡淡地说:“这样不妥吧,公车私办。”

“唉,这怎么能够算是公车私办?你们在这起事件之中是受害人,理应得到一些补偿。”

“行吧。”他也没再推辞。

身上身无分文,打车回去也是难事。

除非飞回去。

“去哪?”老司机发车。

“江海市海棠区。”苏北淡淡地说。

“对了,我还记得苏北先生是个车神!”老司机握着方向盘,忽然想起来。

他摇头:“真的是人跟人不一样,苏北先生几乎都是全能型,什么都会。”

苏北笑了笑:“现在都生疏了。”

“嘚瑟!”李琳撇嘴。

蒋吟吟傲然地说:“哪里啊!叔叔本来就厉害!”

李琳捏着她的脸蛋:“你就成天向着你的叔叔。”

两人打闹起来。

车很快,在夜里开车。

苏北的双眼深邃地看着城市内的风景,微微叹气。

安苏坐在她的旁边,问:“公子这一天叹了很多次了。”

“很久没回来了。”苏北一笑。

“恩。”安苏轻轻一笑。

当海棠区出现在苏北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栋别墅。

神识一扫,附近没了袁家兄弟,没了A组织的人,没了外围的曾龙带领的特种部队。

不过,他却发现了一个坟墓。

在别墅的后院中。

“婉清……”苏北的心中在低声喃喃。

“好奇特的房子。”刘淑东张西望。

“这是别墅。”蒋吟吟介绍,“房子很大很宽敞的。”她对于能够回到这里,显得很安静。

老司机离去,苏北进入前院,看着熟悉的四周。

当初,他就住在这里,与柳寒烟等人。

在这里闹过,笑过,玩过。

可惜,人都不在了。

“别多想了。”李琳见苏北这模样,走过去拉住他的手。

安苏的心中一沉,别过头看着远处。

“你没钥匙吧?”苏北认为李琳没有。

不过,李琳还真有。

“有啊!你们走了之后,我就拿了这别墅的钥匙。”她一笑,“现在你回来了,钥匙交给相应的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