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前生今世只爱一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一笑,从挎包中把钥匙取出,递给苏北。

“我们进去。”苏北开了门,深吸一口气,是灰尘的味道。

好久没有来过人了。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都进来吧。”苏北对身后的人喊了一声。他想了想,转身走向后院。

后院里埋葬着婉清,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你去哪?”李琳问。

“后院走走。”

“噢,等会一起大扫除,你别偷懒啊!”李琳提醒。

安苏眨了眨眼睛,想要转身往苏北走去。

刘淑拉住,摇头:“大叔似乎有心事,让他一个人静静。”她的神识感觉到苏北的神情有些低落。

蒋吟吟也被刘淑拉住,进了房间。

李琳还不知道苏北的变化, 进入房间后,撸起袖子,一个清爽的转身,笑:“安苏姐,刘淑姐,我们大扫除吧!”

“噢耶!”蒋吟吟跳到沙发上。

“有灰尘!”李琳瞪眼。

后院,苏北站在一块平地上。

坟墓在地下,如果不是夜一白提醒,他可能并不清楚婉清的尸体就在下面。

“嘤~”小狐狸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苏北盘坐在地面上,双手握着膝盖,侧过头看着点点和红红过来。

“你们也感觉到了吧?”他感觉小狐狸与上一世的狐苏,那个九尾狐仙有很大关系。它们能够感觉得到婉清的气息,也很正常。

因为,婉清就是当初的狐苏。

点点和红红的情绪也很低落,它们靠在苏北的大腿上,低声哀嚎。

苏北用手触摸着地面上的草坪,叹了口气:“婉清夺取了帝王魂的身体……”他摇了摇头,“婉清啊,你这天生残魂,是否就是狐苏的转世呢?”

他想起了安苏的孩子。

是的,现在他很确定,安苏的孩子就是未来的九尾狐仙。不过,轮回已经被打破,狐苏的命运未知。

这是夜一白用魂力引导入他身体的时候,给他的一种强烈肯定感觉。

婉清与狐苏可算是有非常复杂的关系。

帝王魂也就是狐苏的残魂为了复活,与婉清扯上关系,在葬神塔内,莫名其妙地,婉清与帝王魂的一部分力量融合,成为魂体。

为了生存下来,她寄居在南宫瑾的大脑之中,最后受到南宫瑾的影响,对苏北痴情不移。婉清便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

她有着帝王魂的戾气和观念,但又有着南宫瑾一样的人格。

最后,她还夺去了帝王魂的身体,也就是狐苏的身体,成为复活后的九尾狐仙。

苏北低落地看着地面的草坪说:“这一切应该是轮回所致吧!你从海底世界大门走出,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灵魂消散,不过是走散了而已。”

就像是夜一白一样,他的魂魄散去,一部分化作被封印在异世界西方大陆沙漠内的夜一白,其余部分,可能转世成为苏北。

当夜一白以自身的灵魂把话转给苏北的时候,夜一白才真正的死去。那个时候,苏北才是一个真正完整的人。

相应的,婉清的天才残魂,也许这残魂就是狐苏的灵魂的一部分,不过因为因缘巧合,成为了婉清。

但那个时候的婉清并不清楚这一切,她甚至一无所知。

而帝王魂也就是狐苏灵魂的一部分,也不清楚婉清的灵魂就是她的一部分。当帝王魂也就是前世的狐苏之魂与婉清的残魂结合,却是婉清的意志占了上风,从当初深爱着夜一白的狐苏,变成了深爱着下一世的苏北,也就是轮回回来的夜一白。

不知道是悲哀还是庆幸。

狐苏和婉清好像就是一个人,但她们却不断地轮回着,深爱着前世今生的一个人,轮回不止,生生不息,直到死去。

最后的最后,狐苏转世,从安苏的怀中诞生。那个时候的她,好似一张白纸,对一切都是懵懂无知的。

而苏北那个时候,来到了异世界,与诞生后的狐苏相识。

从那一刻开始,苏北就即将变成上一世的夜一白,轮回的齿轮在转动……

“如果真的是我想的这样,你为何会从世界大门内出来,难道是为了寻找夜一白吗?”苏北的双手握紧,低着头,内心有深深的不值。

他为自己的存在而不值。

在这场宿命之中,最悲的人是狐苏,最被人遗忘的人也是狐苏。

她爱着夜一白,甚至不惜灵魂散去,也要来到世界大门之外。即使是来到了地球上,她最后还是会因为南宫瑾而爱上苏北,直到死去,然后转世轮回成为安苏的孩子。

苏北的内心忽然有些揪。

也许是小狐狸也感受到了他的情绪,跳到他的怀中,哀伤地嘤咛着。

“狐苏,这一切的悲剧,我都不会让它重演!”苏北深深吸了一口气,双眼看向前方的黑暗。

黑暗中,魂就站在那里。

“云鸟。”苏北低沉地喊了一声。

魂的本身也是一个悲剧,但苏北在此时,愿意称呼魂的真名。

“王,为何悲伤?”云鸟并不知道在苏北的前方地下,埋藏着一具尸骨。

“没什么!”苏北的情绪有些波动,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云鸟想了一下,来到苏北的面前。

“别踩在上面。”他示意云鸟绕开走。

云鸟深深地看了一眼地面上的草坪,然后盘坐在苏北的身边。

“这下面有东西。”云鸟说。

“恩!一个当初救我而死的人。”苏北前后摇摆着身子。他的情绪不稳定。

云鸟沉默地看着前面的地面,忽然说:“如果她跟我的性别一样,想必很深爱王。”

苏北抬起头,望着零散的星点。

风在这一刻掠过脖子,一股幽凉卷入身体之中,让他内外发凉。

“后不后悔跟着我来到这里?”苏北莫名其妙地说。

“怎么会呢。”云鸟脱下黑袍帽子,丹凤眼犹如桃花,看了一眼苏北,目光平淡而平静。

“那就好,我可不想在辜负每一个人。”苏北站起来,收拾心情,“能不能别一直躲在暗处?”

他看着别墅:“当初这里也有一个跟你差不多性子的人,要是哪一天不在了,我会很难过的。”

云鸟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一下,她张了张嘴,但内心抗拒了一下,低着头:“我适合在黑暗。”

“黑暗这种东西,太吸引人了!”苏北摇了摇头,他转身进入房中。

既然云鸟不愿意,他也没在强求。

收拾起心情,苏北又成为了一个身背大山的男人。他是别墅内的所有人的主心骨,他出现在旁人的眼前,是靠得住的。

“我还以为你是偷懒,想要等我们收拾完在进来!”李琳在二楼,把一根扫把从上面扔了下来。

苏北接住,掂量了一下:“等收拾完,晚上我给你们做点夜宵。”

好久没有在这栋别墅内做饭了。

“还是明天吧,没菜了。”李琳说,“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

“钟婶呢?”

苏北问。

当初进入世界大门内,钟婶可没有跟着进来,她在外面还有自己的儿子,还有自己的亲人。

至于秦晓蕙,因为服侍许丽多年,她没多想便与苏北进入世界大门内。

“在临南县。”李琳想了一下,补充,“我哥托人安抚好了周曼姐的父母。”

这句话的意思显而易见。

“多谢你们李家了!”苏北一笑。

“到时候多请我吃火锅就行了!”李琳调皮一笑。

“这么热的天,你也能吃得下!”苏北调侃。

“在家里总是各种定时定点的东西,苏北北在的话,我得多吃点好吃的。”

“我的名字!”苏北沉着脸提醒。

“有本事打我呀!”李琳在二楼,苏北在一楼,她对苏北扮鬼脸。

苏北冷哼一声:“别以为我抓不到你。”他一伸手。

“救命!”李琳立马转身就跑。

苏北收手,摇了摇头,开始扫除。

安苏在二楼走廊,看了一眼往楼顶走去的李琳,她沉默了一下,继续扫地。

蒋吟吟从二楼卧室走了出来,抱着一个相框。

“叔叔,你看我这里有什么!”她笑吟吟往一楼走。

安苏抬起头,一愣。

在那瞬间,她看到了相框内的人。

是苏北,还有蒋吟吟,最后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她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但却看到了这三个人组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家人。

安苏看向没有合上门的卧室,心中猜想,应该是在那张床上。

相框内的是一张全家福。

在卧室内,苏北抱着蒋吟吟,蒋吟吟拉住满脸不情愿的柳寒烟,当延迟拍摄的相机响起声音时,三个人的照片成型了。

“喏!”蒋吟吟递给苏北,“我好想姐姐。”

苏北擦干净相框上的灰尘,嘴角一笑:“那就努力修炼!”

蒋吟吟不喜欢苏北的这种敷衍,她一把抢过苏北手中的相框,噔噔噔冲进卧室。

苏北无奈摇头,似有所感,发现上方的安苏正在注视她。

双方四目相对,然后下意识地错开。

是啊,在看相框的时候,忘记了安苏还在这里。

刘淑从一楼的厕所走出来,脸色涨红地说:“厕所怪怪的。”

“对于炼气者来说,不需要进厕所吧?”苏北问。

“我就是想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然后就看到一个桶,这要怎么上……”

“过来,我教你。”苏北一笑。

刘淑脸红大骂。安苏和李琳的脸色一沉。

弄好整个别墅,已经是深夜两点。

所有人躺在沙发上,长长舒气。

对于炼气者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多累的事情。

李琳和安苏两人累得躺在沙发上,不过一会,竟然睡着了。

苏北安排床位。

从二楼卧室内的一衣柜中取出备用的被单,用真气震荡开里面的灰尘,放入一楼的卧室。

从一开始,在大扫除的时候,他并不像使用炼气,刘淑想用,也被他阻止。用一次普通人的手段去打扫,也许有别样的体验。

他抱着安苏走进一楼卧室。

也许是动作上有些大,也许是安苏对四周敏感,当苏北抱着她刚刚进入卧室的时候,安苏醒了过来。

“公子……这是……”安苏睁开朦胧的双眼,就看到自己被苏北抱在怀里,在看无人的卧室,她的脸色一红,有些抗拒地挣扎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