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起床啦!!!/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醒了?”苏北淡淡一笑。

“恩!”安苏别扭地扭动了一下,“公子也睡在这里?”

“我看你太累,睡在外面,就不想惊醒你,没想到你还是醒过来了。”

“噢!”安苏的内心没来由地失落了一下。

苏北把她放在床上,站在旁边说:“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其他人呢?”毕竟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安苏躺在床上,脸红润。

“都去睡觉了。”

“公子,要是地方不够,我这里也可以睡。”安苏没来由地说出这句话,把自己也吓到。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苏北吞了口口水,浑身燥热:“有得睡。”他调侃一笑,“这可不是平时的你。”

安苏说不出话来,脸通红无比。

“行了,都睡了吧。”苏北走出房间。

刘淑坐在沙发上,端着从没有见到过的杯子,双眼中是好奇。

杯子透明,但是水能够装进去。

“这是玻璃。”苏北解释。

“好神奇啊!”刘淑看了一眼苏北,把杯子扔向地面,“应该很牢固。”她以为这是水晶。

苏北释放真气,控住在半空中即将与地面接触的杯子:“这东西很脆弱,会碎的。”

刘淑吐了吐舌头,握住杯子。

“二楼还有两间卧室,你跟我来。”苏北抱起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李琳。

她的嘴角还流着口水。

苏北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随便折腾,她也不会被醒过来。

抱着她,上二楼。

“这里是你睡的房间。”苏北把刘淑带到二楼的里间。

刘淑进去时,目光盯着李琳:“大叔会不会趁机睡了她啊?”

“这小胸板,谁会去睡她。”苏北扫了一眼刘淑的胸部。

“流氓!”刘淑的脸色一红,啐了一口,转身进了房。

苏北一笑,把李琳抱到曾经她睡觉的卧室,靠近洗漱间。

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脱下她的裙装,然后用被子盖住。

李琳忽然哼了一声,感觉身体凉快不少,她翻过身,双手抓住苏北的左手,脸靠了上去。

苏北的眉头一挑,轻轻抽动。

没想到这家伙抓的更紧了。

“喂……”苏北轻轻喊。

他忽地抬起头,看向前方的墙壁。

隔着墙壁的刘淑吓得急忙收起神识,脸红不已。

“恩~”李琳嘤咛了一声,陷入深深的睡眠之中。

这一身弄得苏北的浑身燥热,这妮子睡觉也这么的缠人。

苏北没有办法,坐在床边,用真气轻轻地挪移自己的左手。

刚刚要挣脱开,李琳蹬开床被,两条细嫩大腿卡在苏北的大腿处。

苏北的脸色一黑,低声又喊:“李琳!”

李琳淌口水,没反应。

“信不信我睡了你。”苏北把嘴贴在李琳的耳边,低沉地说。

没想到嘴里的气刺激到了李琳的耳垂,她再次翻身,嘴与苏北的嘴擦过。

冰凉的感觉,还有……口水的黏黏感……

苏北的嘴角一阵抽搐。

这家伙一翻身,苏北正好得到解脱。

他松了口气:“睡觉也不安生。”

他擦了擦嘴边的口水,那是李琳睡觉淌出来的。摇了摇头,出了房。

“小屁孩,上来。”蒋吟吟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睡不着。”蒋吟吟专注地看着电视内的动画人物汤姆。

苏北靠在扶手上,直接把蒋吟吟从沙发上控起,然后飞到二楼。

“哎呀!”蒋吟吟撒娇地抱住苏北,“我真睡不着嘛,叔叔,我好久没有看动画片了。”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满山跑了。”

“真的吗?”蒋吟吟睁大双眼,“叔叔可不可以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的故事。”

“行啊!”苏北抱着蒋吟吟进入主卧室,那是曾经,柳寒烟的卧室。

这一夜,对于苏北等人来说,很平静,但对于燕京来说,这是无眠之夜。

李青云把苏北归来的消息在族内公布,举族震动,家族内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聚集,针对苏北回来这件事情,不断地深入讨论。

苏北也有自己的产业,他们正在讨论在避免与苏北的产业有冲突时,还能够与苏北拉上关系。

同时,在一些政治上的事情,他们也有相应的应对方针。

李家在燕京权势滔天,他们的异常举动,也让其余家族的人注意到,但无奈一时间猜不透李家到底在干什么。

第二天早晨。

苏北早晨六点起床。

他来到阳台上,活动了一下。

昨夜,他没有修炼,而是睡觉。

来到地球之后,这是他第一次睡觉。

“早。”刘淑从房间内走出来,穿着单薄的内衣,头发散乱。她经过走廊时,对阳台上的苏北喊了一声。

苏北回过头来,看了眼,眉头挑了挑。原来,她也没有修炼。

“流氓!不许看!”刘淑骂了一声,往洗漱台走去。

过了一会,她又走了出来,脸上有些醉红。

“怎么?”苏北背靠阳台上的扶手,调侃地说。

一见苏北那嘚瑟的表情,刘淑的脸色一沉:“哼!没什么!”

“等会我们要出去购置很多东西,你可得快点收拾。”苏北笑。

刘淑不理苏北,直接进入房间。

“起床了,小懒虫。”苏北把裸身的蒋吟吟叫醒。这小家伙睡觉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习惯,那就是总会脱光衣服。

这一点,苏北开始不习惯起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把蒋吟吟弄醒,她又要让苏北帮她穿衣服。

无奈之下,苏北帮她打扮。

“我快成你妈了。”

“我没爸没妈,叔叔要疼我才是。”蒋吟吟笑吟吟,末了还打了一个起床气。

“这么大人了,还要我来帮你,你羞不羞?”

“我才八岁。”

“狡辩!”

“你才狡辩!”

一大一小,争论起来。

正在此时,楼下的安苏也醒过来。

他们一行人在异世界在外有游历,早已经习惯于早起。

安苏穿着单薄的外衣,双手环抱:“公子,厕所……”

安苏是知道厕所在哪里,但是,她要说的意思是,那厕所要如何使用。

“你等等啊。”苏北嘱咐蒋吟吟,“自己去梳头。”他下楼。

看了一眼安苏,来到一楼厕所。

苏北把马桶的使用方法教了一遍,看着脸色红润的安苏:“懂了吗?”

“恩……懂了。”

苏北走出去,抬头一看,看到刘淑穿好衣服,只是头发依旧很乱。

“需不需要帮忙?”

刘淑一想到苏北之前的调侃神情,有些抗拒地摇头:“不需要!”

“梳子在洗漱间的右边挂壁台上。”苏北知道这妮子在逞强,之前的调侃惹毛了她。

他进入洗漱间,伸头去喊刘淑。

“看到没有,这镜子可比铜镜方面得多。”苏北抱住刘淑的双臂,把她推到镜子前,他举了一下手中的梳子,“这个就是梳子,不是你们那的木梳。我示范一遍。”

他拿着梳子,轻轻地在刘淑的发根上一插,缓缓地往下梳理。

神情专注,让刘淑有些不适应地小鹿乱撞。

这是第一次有异性帮她梳理头发,而且这异性还是苏北。

刘淑脸色通红地看着镜子内的苏北。

“会了吧?”

“啊?”刘淑一愣。

苏北瞪眼:“你刚在干什么呢?”一眼看到刘淑的脸色,“你怎么了?”他怀疑刘淑来大姨妈了。

“没……”刘淑夺过苏北手中的梳子,自顾自地梳理起来。

蒋吟吟打了一个哈气说:“安苏姐姐说过,男人送梳子或者是发饰给女人,相当于是定情信物,如果男人给女人梳理头发,只能够使夫妻才可以。”

刘淑脸红地低着头,手上的梳子被她握在手中。

苏北诧异地看了一眼刘淑。

怪不得刘淑会如此的娇柔。

忽然,他想起在异世界的时候,安苏好像不止一次给他梳理过头发,每一次都是脸色红润。苏北还以为安苏在害羞,没想到……

她可没有告诉苏北,关于这些习俗。常年在外游历,对这些东西,苏北一窍不通。

“赶紧整理头发,我们等会就要出发!”苏北对蒋吟吟哼了一声。

“叔叔,帮我弄嘛!”她撒娇。

“自己弄!”苏北走出洗漱间。

打开李琳的门,果然见到这姑娘还死睡在床上。

苏北站在床边,看了半响,叹了口气:“该起来了!”

没反应。

“起来了!”苏北忽地大吼一声。

李琳吓得猛地坐起来,尖叫:“救命啊!”等反应过来,来者是苏北,她的神情瞬间变化。

从刚开始的愣神,然后对苏北瞪眼,最后双眼溢满眼泪大哭起来。

苏北的眉头一挑:“哭什么哭,给我起来!”

刘淑和安苏听到声音,急忙进房一看。

“公子,怎么回事?”安苏问。

“你这大混蛋,人家好好睡着,你干嘛吼我!”李琳的心中那个委屈啊!让她恨不得一口气抱起一头牛砸向苏北。

“不这样,你起得来吗?”

“我都哭了,你还这样冷样子。”李琳转头抱起枕头,狠狠地砸向苏北。

苏北接过。

李琳把床单,床柜上的闹钟、手机,只要是有什么就扔什么。

安苏看不下去,急忙上前安慰,好半天才把李琳安抚好。

蒋吟吟站在苏北的面前,看了半天,忽然叹气:“有什么好闹的,唉!”

这一句话,让整个安静了半天。

李琳的脸色憋红了眼,一句话说不出来。

在车库前,苏北打开车库,发现那辆宾利慕尚还在。

双手环抱在胸,端详着这辆车,他的嘴角一笑。

忽感身后有人来,他上车。

李琳给他的钥匙是一整串,别墅内要用到的,都在那一串上。

发动车,熟练地开了出来。

他打开车窗喊:“都上车。”

李琳的双眼还红肿,她幽怨地盯着苏北,似乎随时都可以把苏北给吞了。

“行了行了,等会去吃早点的时候,由你选择。”

“别想用早点来糊弄我。”李琳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苏北。

苏北瞬间想起来,这妮子可是天才黑客。看到那双眼神,他的内心有不安:“你要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