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聚会/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墅的一楼大厅下,暖黄色的灯光照射着下方的众人。

有说有笑,大家的心情都很好,因为苏北回来了。

在众女之中,张婷表现的很青涩。作为一个还在学校里面读书的腼腆女孩,她对陈雪菲那华贵的气质、安苏那典雅的举动,显得很拘谨。

苏北也因此,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我想知道你的头发为什么白了。”陈雪菲端着酒杯,坐在苏北的另一边。她的芊芊细手抚摸着苏北的长发。

声音很轻,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但在苏北另外一边的张婷,却听到了陈雪菲的话,她也用好奇的目光看向苏北。

“我染白的。”苏北淡淡一笑。

“不许说胡话。”陈雪菲轻轻拍了一下苏北的肩膀,“你要老实说出来。”

“我这是实话。在外游历,总得有个特殊的特征才是。”苏北的双手靠在沙发上,好似放松地说,“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我有着一头白色头发。”

“什么时候,你也会变得这么高调了?”陈雪菲嗔怪地看着苏北,她显然是不相信苏北所说的话。

但张婷却有几分相信了。

“只有这样,才没有人知道我是华夏的苏北。”苏北认真地对视陈雪菲。

陈雪菲定定地看着他那双深邃的目光,末了,与苏北碰了一下酒杯,一饮而尽。

她吹出一口带着清香与葡萄酒香的气,贴近苏北的耳边,红唇微动:“今晚能来我的庄园吗?”

苏北的浑身一热。他转头过去,只见到陈雪菲与安苏聊起了闲话。

时间转眼就过去两个小时。

夜晚十点。

张婷左右张望,见聚会还没有散的意思,她靠近苏北,轻声说:“苏北……”

“我知道。”苏北抬头看了一眼大厅上的钟表,“明天早上有课?”

“对不起。”张婷悄声说。她今晚过的并不是很适应,但却真心为苏北的到来而感到高兴。

“有什么对不起的,你还是学生,知道吗?”苏北站起来,轻轻拍了一下张婷的肩膀,表示鼓励。

“你们在屋内玩着,我送张婷回家,她明天还得上课。”看着陈雪菲几人。

“你在哪个学校,我给你们的校长打个电话。”陈雪菲掏出电话,淡淡地说。苏北清楚,陈雪菲是有这个能力的。

但是,他却不能够让陈雪菲这么做。

有些事情,不能够依据她的想法来做。

“不用了!她家里人会担心。”苏北示意陈雪菲收起电话。

陈雪菲一愣,看了看苏北,收起电话:“好吧,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她忽然懂了苏北的意思。

“今天晚上,非常抱歉。”张婷微微低了低头。

陈雪菲笑:“作为苏北的朋友,有什么好抱歉的。小妹妹,你来自哪个学校的?”

“江海大学。”

“恩。你好好读书,看你也是个家里的乖乖女。”陈雪菲的双眼毒辣,一眼就看出张婷是个什么都不懂得的雏儿,“学校里面要是有什么麻烦,你就找苏北。”

苏北的脸色一黑:“怎么摊上我了?”他还以为,陈雪菲要说自己。

“找上你,你要是抽出空,可以找我啊!”陈雪菲白了苏北一眼。

张婷害羞一笑:“一般我不会有什么麻烦。”

“长得这么漂亮,一般麻烦都会来找你。”陈雪菲深深地看了眼张婷。

“还有我还有我!”李琳握紧拳头挥舞,“张婷妹妹,要是有困难,你就在电话里联系我。”

她得意一笑:“我的电脑技术很强的,等会我会在电脑上与你的手机取得联系。”

刘淑看了看众人,站起来,也说:“你也可以找我啊!我的实力很强的。”

见众人鸦雀无声,似乎有些不相信,她的面子上挂不住。

指着中间的茶几说:“大叔,能碰一下吗?”

“碰一下倒是可以……”话还没有说完,众人只听到砰地一声。

刘淑从茶几的面板上收回右手,然后,茶几犹如粉末一般,堆积在地面上。

“哇!”李琳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好厉害!”

众人被惊住。

“我是名天阶后期的炼气者,你要是有麻烦了,可以找我!我的话,一般都会跟着大叔的。”刘淑笑了笑说。

陈雪菲一愣,双眼中的瞳孔收缩。成为一个江海市数一数二的富商之后,她理解古武者是什么概念。

虽然听不懂炼气者是什么,但至少她还是理解什么是天阶后期这四个字。

这已经是大陆顶端战斗力了。

眼前这个漂亮但很低调的刘淑,竟然是一名顶端强者!

“安苏姐!你呢!你呢!”李琳迫不及待地看着安苏,她想看到安苏能否拿得出什么。

众人也把目光期待地看着安苏。

安苏摆手:“我不会唉!什么都不会。”

“怎么不会,我的头发就是安苏帮我盘理的,否则这么长的头发不梳理起来,会很麻烦。”苏北的话让所有人看向安苏的眼神变了变。

“只会一些手工活。”安苏淡淡一笑。

蒋吟吟生怕被人忘记,她也挥舞拳头:“我可是地阶后期的炼气者!”

陈雪菲扫了一下,没在意她说的。

“好了!谢谢大家的帮助,今晚上,我过的很高兴。”张婷对炼气者什么的没有什么概念。

但终究是对她好,所以心中感动。

苏北带着张婷离去。

出了门,张婷明显松了口气。

那样的聚会,她有些不适应。

苏北上了宾利慕尚,示意张婷也上来。

看着副驾驶上的张婷,他问:“你今晚很拘谨。”

直白的说出来,让张婷的脸色有些发烫:“我从来没有再一栋别墅里面聚过会。”

“以后你会习惯的。”

“还有以后啊?”张婷张了张嘴。

“你需要适应下来,对你以后的学习、生活和工作,都有好处的。”苏北发动车,“陈雪菲是江海市的第一地产大鳄的掌权者,跟她好好的打好关系。”

“我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张婷懂苏北的意思,同时也心惊,那个女人竟然有如此强硬的背景。

现在,苏北在为张婷打好人脉关系。但是,张婷生怕苏北会以为,她是因为建立自己的人脉,而与苏北走近的。

“正因为如此,我才要为你铺好路。”苏北开车离去,“我没有读过大学,但是我很清楚,人脉关系是你以后的人生中很关键的一个点。”

张婷深深吸了一口气,耸了耸肩,看着窗外的夜空,淡淡地说:“苏北。”

“恩?”苏北忽然间想抽烟,但看了看夜色,甩掉了这个念头。

几年了,在各种奔波中,不知不觉也就忘记了烟的味道。

“为什么这么好心的帮助我!”张婷的双眼红了,握着手中的手机,“我还在高中的时候,你就说过要包养我。”

“那时候你就是个石头,只能够用这种方法才能够说服你。”苏北不在意地一笑。他在看窗外,没有注意到张婷的情绪变化。

“那个时候我是认真考虑过的。”张婷忽然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车内的气氛忽然变得暧昧起来。

苏北诧异地看向张婷,却见到她的情绪起伏有些大。

“你给了我家这么多钱,我想,我要在毕业以后,打至少十年的工,才能够还完。”可是张婷很清楚,如果没有那些钱,她根本就无法在大学读书。

从答应被苏北包养开始,她就认真的想过很多很多事情。

“谁要你还了?”苏北转动方向盘,车开出小区,往城南方向而去。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张婷很认真地说,“现在又在帮我铺路。”她再次低下头,手不知觉地握紧,“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

她抬起头,双眼中有秋水。那是一种萌动,是一种情愫。

苏北侧过头,吹出一口真气。他想要让张婷冷静一下大脑。

可张婷却误会了苏北的意思。她见苏北侧过头,也许是苏北的动作使然,她忽然伸长脖子,在苏北的脸上吻了一口。

苏北的身体一颤,头面对张婷,双眼却是注意着车前。

这开车技术,无人能比。

“我以前说过,高中的时候,我想安心读书,不能跟你开房,现在我已经在大学了……”张婷红着脸,低着头,紧张地说。

她紧张地等苏北回复。

但是,她却只听到一声笑,然后脑袋被人拍了一下。

“我是那种人吗?”苏北挑了挑眉头,“以后别总是用太现实的眼光看我,我对人,是看心情的。”

他确实是这种人。

做事情,从来不在乎利益结果。

但张婷能够用这种态度来对他,他也能理解。

毕竟,这是一个现实社会。

张婷一愣,脸瞬间涨红,对自己之前说的话,感到非常的害羞和懊恼。为什么,她能说出这些话?

当人在某些情绪下的时候,说出一些感叹或者是感触良深的话,很正常。但是,却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做到换位思考。

苏北换位不了,但却能理解。

“我想帮你,是因为以前我给你说过原因。还有就是,既然你现在是我朋友,我能帮自然会帮。”

苏北淡淡一笑。

张婷忽地回想起来,当初苏北为什么会帮助自己的原因。

那个时候,南园村还存在,杨缺等人还对她一家人不轨。

那个时候,苏北对她说过,要对生活有希望。那个时候的张婷,绝望的就像当初的柳寒雪一样,绝望地对苏北说着自己的遗嘱。

“以后要是有麻烦,大胆的找我。说句实话,我对金钱可真不在乎,对情义,看的很深。”

苏北是真对金钱不在乎,不是因为钱多的可以不在乎。

张婷理解错了,她认为苏北是个大人物,有钱,所以对金钱不在乎。

“我怕你会误会成,我变的势力了。”张婷说出自己担忧的话。

她还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孩,总是找苏北这些大人物解决麻烦,会给旁人、自己或者是苏北造成一定的误会。

那就是,张婷在抱大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