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缠缠绵绵/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菲,有没有想过再婚?”

陈雪菲沉默了一下,勉强笑了笑:“今晚上不说这个。”

两个人相隔两年,在这一晚缠绵良久。

屋内云里雾里,暧昧的气氛弥漫在其中。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早晨六点,苏北从床上坐起。转头看向一边的陈雪菲,轻声说:“好好休息,我要回去了。”

他伸手在床脚摸索。

把陈雪菲的粉红小内裤放在床柜上,然后找到自己的穿上。

站在床边,双眼仔细地注视着那个美丽荣贵的女人。

她的头发因为汗水而黏在一起,看起来有几分散乱,但脸上却出现了很久没有出现的红润。

苏北见她的呼吸均匀,猜测应该是还在熟睡之中,他转身利用真气打开门,开着凯迪拉克离去。

当他出了门,陈雪菲缓缓睁开双眼。

原来,她早已经醒来,只是装的太像,苏北竟然没有发现。

她坐起,叹了口气:“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再婚吗?苏北!”双眼中带着泪光。

是的,她的内心凄凉,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可我也不想与你这么偷偷摸摸下去啊!我的孩子也需要一个父亲。”

低着头,头发散乱地遮住她的脸,不过还是有几滴泪水落了下来。

自言自语,没人听到她说的话。

苏北出了庄园,开向海棠区。

“在休息两天,就出发前往死亡谷。”他判断。

之所以回到地球之后,就直接前往江海市,是因为他念旧,他想要见见老朋友,走过当初走过的地方。

经历了太多生死危机,在钢铁的人,内心也会脆弱,苏北也是。

而在地球上,苏北最急迫的任务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

上一次他为了拯救南宫瑾,前往昆仑死亡谷的时候,他发现龙脉之祖的昆仑,存在的灵气在地球上算是非常浓郁的一处。

那个地方,才是苏北必须要去的地方。

在那里,才能够最大限度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而且,死亡谷远离都市,一旦有些不法组织想要找自己麻烦,他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

回到海棠区。

进入别墅,他见人都还没有起来。

神识一扫,云鸟盘坐在别墅的仓库角落下,正在一丝不苟地修炼。

安苏在一楼的卧室内熟睡着,二楼的刘淑盘坐在床上,与云鸟一样,还在修炼。

蒋吟吟裸着身子,与李琳睡在主卧室内。

苏北活动了一下脖子,在沙发上坐了一下,然后在厨房围上围裙,开始制作早餐。

钟婶回到临南县照顾自己的老伴,孩子在外面读书,时常也需要回来。她无法抽身,苏北也不想打扰她。

因为他们很快就要从海棠区离开,到时候整个别墅又是空无一人。所以,他不想再麻烦这个老人。

还是等柳寒烟来了之后,在让钟婶回来。

等他做完早餐,从厨房内出来,发现安苏穿着单薄的内衣,有些迷糊地从卧室内走出来,往厕所而去。

“早。”苏北招呼了一声。

安苏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她下意识地挥了挥手:“早,公子。”

进入厕所。

早晨是最安静的。

尿声从厕所内传来,过了一会,则是抽水声。

苏北的眉头一挑,见安苏走出来,便说:“洗漱一下,准备吃早餐。”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早间新闻。

最近的新闻都是在讲公海上出现的轮船袭击事件。

不过,这起事件被米国控制下来,一些内幕并没有公布,但苏北却十分清楚。因为,他就是轮船袭击事件中的关键人物。

当然,在李家的强硬手段下,苏北与李青云这个副参谋相见的事情,被压了下去,没有公布出去。

新闻还讲述着华夏江海市新出现的车神云云。

苏北无聊地看着,忽然听到安苏叫了一声:“公子!”语气中有惊讶,“你什么时候来的?”

“很早就来了。”

安苏的脸色一红,试探性地问:“刚刚我去厕所的时候,你也在这里?”

“恩。”

安苏害羞地跑进卧室。

早晨很安静,她在厕所的尿声也很大,自己很清楚。可让她没有想到的就是,苏北竟然在外面。

苏北的嘴角一笑,按动遥控器,翻看电视台。

看到一个电视台正在讲述着娱乐圈的很多事。

苏北赫然醒目地出现在头条,各种标题,什么与某某女星在某个地方相遇之类的。

他也许感触不深,但是整个娱乐圈已经炸了锅。

大牌女星们感到气愤,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中流女星觉得无所谓,这反倒可以让自己的名气增加。

总之,娱乐圈的内部,到处都在问一个问题,这个男人是谁。

李琳并没有把苏北的名字公布出去,因为她很清楚国际上也有一个苏北。但她的想法有些幼稚。

因为,国际上的人不可能因为一个名字,而真的找不到真人是谁。

当照片发出去的那一刻,苏北就已经麻烦缠身。

过了一会,安苏穿戴整齐走了出来。

还是古装打扮。

“公子,早安。”她走到苏北的身后,看了看四下无人,便给苏北按摩。

“你应该换一身打扮。”苏北忽然间想到了南宫瑾。

当初南宫瑾对自己的性别有区别对待,穿着更是一件大黑袍掩饰。但当苏北带着她去商场换装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女神之中的女神。

他觉得安苏也应该是那样的人,也许做不到南宫瑾那般的惊艳,但也能够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啊?我啊?”安苏想到了李琳,然后是街道上看到的年轻女生的打扮,有些畏惧地说,“我觉得我现在这样挺好。”

“等我带你去商场一次,你就觉得还有更好的。”

安苏随意地应了一声。

看着苏北的发簪中有些散乱的头发,便说:“公子,等我给你梳理一下。”她红着脸走进自己的卧室。

苏北和安苏的心中都清楚,在异世界内,给异性梳理头发代表的是什么。

当然,苏北的观点与安苏的不同,他认为梳理头发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此也就没有点破。

但安苏却深受异世界的影响,每次给苏北梳理头发,她的内心都是紧张而娇羞的。

苏北看了一眼大厅上的钟表。

七点了。

安苏坐在他的旁边,半个小时前就已经帮他整理好头发。但早晨,闲来无事地坐着,很容易出现床气。

她的头靠在苏北的肩膀上,熟睡过去。

“起来了。”苏北吹了一口真气,让安苏转醒过来。

“你缓缓,我去叫人起来。”他上楼。

苏北在主卧室门前敲门:“都给我起来。”

见无人反应,他释放出真气,打开门。

蒋吟吟一嘴的口水,全流在李琳的力量。李琳对苏北进来,完全没有反应,还在睡梦之中。

“哼!”苏北释放出真气,忽地往李琳和蒋吟吟的身上扑去。

两道起床气非常明显的抱怨声出现。

蒋吟吟和李琳被苏北的真气控制在半空中无法动弹。

两个人清醒过来。

紧接着,则是李琳的大声抱怨。

刘淑在隔壁睁开双眼,她已经修炼不下去,因为隔壁太吵。

她摇了摇头,准备起来。

“知道后天与后期的差别吗?”苏北的传音忽然进入刘淑的耳中。

刘淑一愣。

那一刻,她下意识地想到了苏北当初说的话。

天阶后期与先天后天境界的差别,不在于真气凝练度,而是境界态度上。

同时,李琳的抱怨声从隔壁传来。

有那么一刹那,她的灵光一闪。

苏北咦了一声,当即释放出自己的真气,往隔壁的刘淑席卷而去。

闹中求静,才是先天后天的最大特点。

刘淑在灵光闪烁的一瞬间,好似进入到某种专注度之中。那一刻,她的双眼看物不是物,好似心在看物。

也在这关键的一刻,苏北的真气笼罩刘淑。

刘淑的心彻底沉淀下来,她进入顿悟状态。

苏北一笑。

“你笑什么!”李琳双手抱胸,“臭流氓,快放我下来。”她现在只穿着单薄的粉红色内衣,脸色通红。

“既然清醒了,那就洗漱洗漱,出来吃早餐。”苏北淡淡地说。

“起这么早干嘛!还不如让我多睡一会。”

苏北的双眼一转,哼笑:“有事!等会跟着我去跑步!一日之计在于晨!知道吗?”

李琳苦着脸抱怨。

抱怨无效。

苏北转身就走。

周围的声音已经无法影响到刘淑,这一点,苏北也不在用真气去隔绝刘淑所在的房间。

当她顿悟之时,也是她突破到先天后天境界的时候。

“刘淑姐不来吗?”蒋吟吟穿着以前在别墅内,柳寒烟给她买的牛仔衣。一套穿在身上,像个萌动的小萝莉。

她们现在已经在吃早餐,但是刘淑一直不见动静。

“苏北北偏心。”李琳还在抱怨苏北不让她多睡。

“她在修炼,别打扰她。”苏北淡淡地说。

安苏吃了一惊:“刘淑要突破了吗?”

她清楚刘淑的境界,因此也知道,刘淑现在是在什么关键时期。

李琳见他们的认真模样,也好奇地问:“她要突破到什么境界了?”

“先天后天境界。”

“跟当初的苏北北一样!”李琳眨巴大眼睛,惊奇地说,“好厉害!”

“吃你的饭,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临近中午,她就能够醒过来,到时候,天地灵气汇聚在她的周围,境界也能到达后天境界。”

众人期待着。

当初阳在上空开始发热,一股犹如微风般的气息,从远处飘来,最后来到海棠区的别墅上空。

苏北深吸一口气:“灵气来了。”

他示意云鸟、蒋吟吟不要趁机吸收这些灵气。

这些灵气全部都是用来给刘淑进行境界提升而用。

当这些灵气犹如龙卷风一般卷入刘淑的体内,一股强悍的气息从二楼传出。

苏北立即用真气固定住四周的建筑物,避免她的气息太过强势,造成破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