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神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告诉我,为什么要派你们这些珍贵的异能者来杀我?”苏北单手抓住花的脖子。

“你说好要放我的!我现在只想一死!”

花越是这样说,苏北越是觉得此人的特殊。

“看你这小脸蛋,只怕是刚刚成为异能战士就被派送过来。只是个炮灰而已。”苏北摇头,“你这样死太可惜了。”

信仰是最可怕的!因为它可以让一个人为某一样东西而付出任何代价。

就像现在的花一样。

“别假惺惺了!”花瞪着苏北,“有本事现在就杀我!”

也在这时,苏北收回了在花体内的真气。

花一愣,下一瞬间,双手涌现大力,往苏北的心脏戳去。

只要有任何一个机会,她都会至苏北于死地。

“你杀不死我!”苏北释放出真气,在自己的身上制作出一个无形铠甲。

花使用大力,好似砸在玻璃上一样,对苏北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其实我想说的是,瓶并没有死!”苏北的话让花震惊。

“你不用在骗我,我和她使用的是同一种基因,我能够感觉得到她是否死亡。”

“真的吗?”苏北单手举起花,“如果我能证明瓶还活着,你是否说出我要问的问题?”

“首先你要让我信服,你说的是否是真话!”

苏北松开抓在花的脖子上的手,然后环抱她的腰部,冲天而起。

只是这个举动,就成为花永生难忘的经历。

人能飞!

花的浑身一颤,在空中失声尖叫:“这怎么可能!你不是人?”

“我是半神!”当一个人悬空飞起来,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带着传奇和神话性,但对方却能深信不疑。

花震惊地看着苏北,瞳孔收缩,喃喃:“神?”

“我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苏北松开抱在花腰部的手,用真气控制她悬空。

花先是一惊,然后惊骇地看着自己的状态。

“你死掉太可惜!”苏北叹了口气,“如果你考虑加入华夏暗组,我也可以考虑是否培养你。”

这就是神!

花颤抖着嘴唇,张了张口,好半天才说:“我想看到瓶。”

“在那里。”苏北控制天地之力,让他在一瞬间加速。

花只感觉双眼一花,当再次看到景物时,她出现在了一个废弃工厂。

恶鬼惊诧地看着苏北:“苏先生,你是怎么出现的?”他带着人刚刚来到三环外的一处废弃工厂,就看到苏北忽然出现。

“飞过来的,你信吗?”苏北淡淡一笑,“反正我不信。”

调侃的笑意,让恶鬼没有笑出来,而是看向花。

“她……”

“还是个处女。”

花呆了一下,看向苏北:“神不应该是这样的。”

见花的反应,苏北笑:“原来你内心还是有那么一处单纯幻想的净土。”

花低着头,给人没什么反应的感觉。

“瓶呢?”

“喏。”苏北松开花的双手,指着一处台阶。

当初,瓶是真的要死去。

因为恶鬼是下死手的,但最后被苏北暗中救回一条命,并且嘱咐恶鬼带走。

苏北要的不是死人的尸体,而是想要从花瓶两人的口中,得知关于他们身后组织的信息。

放长线钓大鱼,是他一开始的想法。

不根除祸源,麻烦将会一直缠身。

此时的瓶,后背缠着白布,脸色苍白,无力地靠在满是青苔的墙上。

花看了眼苏北,忽然冲向瓶。

恶鬼深怕出事,命人控制住这两人。

“不用!”苏北罢手。

花来到瓶的身边,双眼中有泪水,她看了眼苏北等人,见他们没有跟过来,便低声说:“瓶,你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

瓶虚弱地一笑:“你,来了?”

“恩!你还活着,我也是。”花忍着哭,“我原以为这个任务很快就会结束的,没想到会这么艰难!”

“能走吗?”瓶扫了一下四周,发现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她们。

花沉默地咬着嘴唇,双眼不断流下。

“如果不能,那就自杀吧!不能够在这里受到任何屈辱。”瓶的双眼中有坚毅。

两个人相拥。

花深吸一口气,在瓶的耳边低声喃喃:“其实,东山组要我们对付的不是异能高手,而是神。”

瓶一笑:“你还是这么爱说很梦幻的话。”

“不!我说的是真的!你见过哪个异能高手能够飞的?”花直视瓶的双眼,“刚刚我就是被目标从天上带过来的。”

瓶沉默了一下,双手抱住花的脖子:“那又有什么用?”

身处绝望境地,即使对方是天神,是上帝,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有啊!神无所不能,我想复活她。”

“傻妹妹!”瓶靠在花的身上,“站起来,跟着我杀出去。”

“杀不出去的。”花坚定了自己的意念,她轻而易举地把瓶抱在怀中,让她无法动弹。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他真愿意帮助我们吗?而且还是复活一个人……”

“如何不能?”不知何时,苏北忽然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真的?”花睁大双眼问。

“说没用,我让你们见见真的。”他指着远处的天空,“扶她起来。”

花看了一眼瓶,会心地重重点了一下头。

瓶叹了口气,在花的搀扶下,缓缓站起。

“我带着她们离去,你们回到北美洲去,记住我对你说的话。”苏北看向恶鬼。

"希望苏先生不要让A太过失望。”恶鬼扫了一眼苏北身后的花瓶两个姐妹。

苏北一笑,带着花瓶走出工厂。

在一处空地上,他转过身,走向瓶。

花生怕瓶受到伤害,挡在她的面前。

苏北懒得废话,推开花,手按在瓶的后背,真气释放出。

“这是什么?”瓶明显的感觉得到,一股极其强烈的暖流正在从隐隐生痛的后背伤口上流过。

苍白的脸色出现了逆转,肤色红润起来。

花吃惊地看着这一幕。当今最发达的医术也不可能会让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变化。

“活动一下。”苏北后退一步。

连站起来都觉得吃力的瓶,试探性地活动了一下后背,发现伤口好像消失了,她不可思议地看向苏北。

苏北示意她活动。

瓶站在原地,忽地跳了起来,一跳三米高,轻盈落地,然后在地面上翻滚,做了一连套格斗术。

“好了!”她深吸一口气,依旧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苏北。

忽然,花瓶两姐妹从地面上悬空而起。

瓶的身体一颤,一股未知的恐惧从身心涌现。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飞起来。

“不要担心。”花握住瓶的手。

“不要惊慌。”苏北淡淡地说了一声,他利用真气控制花瓶两人,往高空飞去。

当三个人飞到高空,其中之一的瓶才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震撼。

花抱着瓶,双眼中有新奇和震撼。

瓶从震撼到平静,她看了看花,然后开口:“你这么做,应该是有目的的吧?”

苏北扫了一眼她,点头。

“你如果是神,为何还要在人间?”瓶问,

“因为我还有我没有完成的事情。”

“如果你能够复活一个人,你需要让我们做什么?”瓶比花在考虑事情方面要实际的多。

“叛逃东山组。”苏北冷淡地说。

曾经,东山组可是她们的信仰。苏北这样说,实在是有些强求了。

“可以!”但出乎苏北意料的是,瓶竟然果断的开口了。

诧异地看着瓶。

“不要把我们想的太复杂。从一开始,我们对东山组就没有任何好感。”瓶的话让苏北产生了好奇。

既然没有好感,那为何花就算是死也不会说出关于东山组的秘密?直到苏北用了比死还要可怕的办法,才让她说出口。

而且,她最后也会选择自杀。

“如果我们透露了东山组的信息,会死人的。”花幽幽地说。

“能跟我说说具体情况吗?”苏北对这对姐妹产生好奇。

死人?死的是谁?

她们连死都不怕,难不成死的是其他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苏北反倒是对花瓶刮目相看。

苏北曾经也为了自己相亲相爱的人做出很多让人不解和不值的事情。

对于苏北的话,花瓶对视一眼,并没有开口。

“哼!走。”苏北带着人往更高空飞去。

对流层的风从上方吹来,打乱了三个人的头发。

穿过黑幕一般的云层,来到平流层。

“看到前方的云海没有?”苏北指着蔓延千米的厚厚云层,犹如黑墨一般。

花瓶两个人看了过去。

苏北的嘴角一笑,手一伸。

天地之间的力量被他借用。

庞大的云层,好似被什么东西抓住一般,竟然在上空旋转起来,犹如龙卷一般地卷动起来。

“散!”他的手一张。

庞大的龙卷云忽然爆炸开。

这犹如天地异象一般,让花瓶两个人吓了一跳。

这是苏北第一次在地球上使用化虚境界的力量。

云层炸开,往四处散去,也落在苏北等人的身上。

他看向花瓶:“足够你们说出实情了吗?”他清楚花瓶为何不说出她们对东山组的具体态度。

那是因为他的筹码还不够。

也许,当她们说出来的时候,也正是冒着最大危险的时候,因为,这会死人的。

“他们在进行惨绝人寰的基因人体试验。”瓶拢了一下耳边的头发,“我和妹妹之所以进入东山口,是因为家人被他们关在一个未知的地方。”

花握紧拳头,低声说:“我们曾经反抗过,但代价则是死人。”声音中有压抑的愤怒和恨意。

苏北想象得出,当这一对姐妹反抗东山组的实验时,家人被杀的场景。

怪不得她们死也不敢说出东山组的信息,那是因为,一旦被发现,不仅仅自己身死,家人也会无辜丢了性命。

“我们是幸运的,从两百多人中活了下来。”听到这句话,苏北吃了一惊。这也就是说,为了这次的基因改造实验,有大概两百多人无辜身死。

可见东山组是什么风格的组织。

这简直跟恐怖组织没有任何的区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