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关于睡觉的问题/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沉吟:“你们继续回去做他们的基因战士,帮我收集他们的所有信息,包括人员搭配,重要人物的信息等等。”

花瓶对视一眼,瓶说:“你能复活人的话,请求你出手一次。”

“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花真挚地看着苏北。

苏北不忍与她们对视,淡淡地说:“还是照我说的做,如果能够让我得到有价值的东西,我可以出手。”

“我有一个疑惑。”瓶没有得到自己理想的答复,忽然问。

“你说。”

“既然你无所不能,为何还要我们去帮你搜索东山组的情报?”瓶直视苏北,似乎是想要找到一些什么。

“当我带着你们飞起来的时候,你们是什么感觉?”苏北看着下方的大地。因为云层的消散,地面上的江海市犹如无数光点连接起来的小地图。

“是震撼!”苏北接着说,“如果我当着全世界的面,使用了这种能力,你们觉得会发生什么?”

科技社会之中出现一个神话级别的人物,这将会引起整个世界的轰动。

“你是想要维持人类文明的平衡?”瓶忽然想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大义问题。

苏北一愣,点头:“也有这方面的打算。”

“我们被你抓住,这么平安的回去,会引起很多误会的。”花说。她现在已经有了想要臣服于苏北的想法。

“之前我是考虑,让你们加入暗组,但是我想了一下,发现彻底摧毁东山组,要比增加暗组实力要好的多。”苏北带着两人往地面降落。

“想要就这么平安的回去,确实很困难。”

落在之前的原地上,苏北指着花瓶两人:“不如再受一次伤?”

两个人一愣。

“放心,我会给你们补偿。”苏北看穿这两个人的实力的来源。

基因改造了她们的细胞组织,直接把玄阶后期左右的力量蕴含在每一个细胞之中。因此,她们一旦发力,物理攻击将会比普通人要强上好几十倍。

但这也就造成她们的细胞无法再次增强,除非得到更强大的基因。但这样做,几乎是在用命来赌博。

基因的每一次改造,都会有极其巨大的风险。

第一次成功不代表第二次也会成功。

正是因为如此,苏北想要利用真气,从外部改造她们的细胞,让她们的实力在不用改造基因的基础上,得到增强。

“你们可答应?”

“该说的我们都说了,来吧!”瓶说。

一开始,她是不愿意相信苏北。

但当她看到苏北那可怕的能力,犹如神一样的能力时,内心中隐隐有着期盼,期盼这样的存在能够做出她想要的事情来。

既然花也相信他,那不如放手一搏。

“你们两个盘坐在地上。”苏北微微悬空,身上开始有微微的白色光芒出现。这是真气运转在各大筋脉中的表现。

花瓶盘坐在地,一动不动。

苏北吐出一口气,白色的真气散开,笼罩花瓶两人。

两人只感觉到暖流不断地流入四肢百骸,身上的每一处都活跃起来。

不过一会,她们的身体就被白色的光芒笼罩。

从现在开始,她们的身体正在快速地吸收真气,身体的每一处细胞都在增强。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彻底吸收完真气。

“站起来试试。”苏北站在两人的身前,淡淡地说。

花瓶两个人在此时感觉有用不完的力量在体内。

她们低喝一声,对着地面一拳砸去。

沉闷的轰隆声响起。

只见到水泥板坚硬的地面,出现一个大坑。

两个人吃了一惊。

实力比以前强大很多啊!

“按照华夏古武者的说法,你们的实力在地阶初期。”苏北利用自己的力量,强行让这两个姐妹的实力从玄阶后期提升到达地阶初期。

到达地阶,这在华夏已经是顶尖战力。

就算是燕京的那几家,实力也不过是地阶后期巅峰。整个大陆,除了已知的,苏北还不清楚谁的实力到达天阶。

花瓶两姐妹彻底信服苏北。

这一刻,她们才清楚苏北的能力有多么的可怕。

直接帮助她们强行提升实力,此人的实力不是一般的高端。

她们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苏北此时的能力是多么的可怕。

全力一击,可以让半个江海市受到巨大影响。

犹如地震一般的能力,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一个国家陷入瘫痪状态。

“你们两个和我对打。”苏北对着两人招手,“使用全力。”

花瓶两人对视一眼,纷纷鼓足全力,往苏北攻击而去。招招都是要害,没有任何一点的保留。

她们很清楚,如果不适用全力的话,想要打败苏北,没有任何一点机会。

不过,他们即使是使用了全力,解决还是一样。

苏北轻松地躲开两人的攻击,他每一次的进攻,反而会让两人受到伤害。

短短半分钟,花瓶两姐妹的身上出现多处伤势。

“差不多了。”苏北见花的嘴角出现鲜血,“这些都是外伤,回去之后疗养一下就会恢复。”

作为地阶初期基本的异能战士,恢复能力强大到变态。

两人对苏北一拱手:“多谢神的成全。”

苏北的眉头一挑,淡淡地说:“还是叫我苏北吧。”

他为了忽悠这两个女孩,费尽心机。虽然他的想法并不是危害这两人,但始终是骗了人。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作为半神,没有办法复活一个人,就算是一个神也不可以。

如果可以,他早就复活婉清和柳寒雪了。

花瓶两人离去。

苏北在原地站了一会,忽然叹气:“不知道这样是对是错。”他摇了摇头,离去。

短时间内,他飞回龙城KTV。

当他来到KTV门口时,陈雪菲一脸焦急地看着四周,在她的身旁还有安苏等人。

“你去哪了?”陈雪菲见到苏北从大门处走来,顿时满面寒霜,那语气中的怒气可以杀人,苏北早已经被千刀万剐。

“找一个朋友。”苏北干笑。

“哼!一去就是一个小时?”陈雪菲打量苏北,“所有人都在为你操心呢,他们都出去找你了。”

“快打电话让他们回来。”

“凌晨了,我还是让他们回去算了。”陈雪菲无奈地看了一眼苏北。终究还是对苏北生不了气。

“公子,要回去了吗?”安苏的双眼皮快打架。

苏北点头。

“上车。”苏北看向凯迪拉克,忽然观察到车旁边的白色布加迪威龙。

这是白玄烨的车。

看到这车,他的眉头就紧皱。

白画扇这妮子想必又在找他吧!

他摇了摇头,上车。

陈雪菲正在打电话通知每一个人,不用在寻找,苏北已经回来,并且让他们回家休息,不用再去KTV。

“白家那几个要如何通知?”陈雪菲可没有白画扇或者是白玄烨的电话。

“看到车不在,他们自然会知道发生了什么。”苏北的双眼看着前方昏暗的道路,淡淡地说。

“哎呀,口水。”刘淑甩了甩手。

蒋吟吟趴在她的手臂上睡觉,口水全流在她的手臂上。

李琳迷迷糊糊地看着前方,然后身体不稳,忽然倒在安苏的怀中。

车内出奇的宁静。

陈雪菲坐在副驾驶,目光静静地看着苏北,好似在看风景一样。

“好看吗?”苏北做了一个抽烟的动作,发现并没有烟,他把手放在方向盘上。

自从开了车,他发觉这个动作应该改改。

陈雪菲笑:“刚刚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苏北的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等会送我回去。”陈雪菲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绯红,目光闪烁中隐隐有水光在波动。

“只怕不能了。”苏北叹了口气。

“为什么?”陈雪菲的脸上变色。

“白画扇今晚上肯定会找我麻烦!”苏北侧头看着陈雪菲,“今晚上,你也在别墅内休息,不用再回去。”

“我认床。”陈雪菲看着前方,双手合拢,“她为什么找你麻烦,年纪轻轻就这么野蛮。”

“白姐这两年来,一直在世界各地寻找苏北北,跟我一样,很心累的。”李琳找到话插口,她抱怨地看向苏北。

陈雪菲哑口无言,这才彻底的体会到,有些人比她还要更关心苏北。

她沉默。

“不用多想。”苏北转动方向盘,车开始转弯。

“你们那睡觉的地方多吗?”陈雪菲吻。

“有!”苏北的嘴角一笑,“让刘淑跟安苏睡,就多出一个空位。”

“还有这个小妮子。”刘淑抱着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蒋吟吟。

李琳点头:“苏北北可以睡沙发,让雪菲姐睡主卧室。”

“你怎么不去睡沙发?”

“人家是女孩子!”李琳豆大的目光瞪着苏北,那样子就再说,她说的很有道理。

苏北无话可说。

陈雪菲吃笑:“我看我还是睡沙发得了,我是会认床的。”

“都有睡的,不用在纠结。”

夜幕之下,车开进海棠别墅区。

众人下了车,苏北把车开进车库之中。

进入别墅,刘淑带着将吟吟走到一楼卧室,安苏在一楼洗漱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也回房入睡。

对于她这个普通人来说,这个时间点是最困的时候。

李琳也撑不住,回到卧室,脱掉鞋子就躺在床上睡死过去。

一楼大厅中,苏北和陈雪菲相视而坐。

“你睡我的卧室。”苏北靠在沙发上说。

陈雪菲见没有人,她坐到苏北的身边,为苏北按摩肩膀大腿,轻声说:“那你呢?”

“睡沙发。”苏北头往上面的吊灯看去。

其实在三楼的小阁楼上还有一个床位,不过已经被苏北安排给云鸟居住。

云鸟从来不现身,因此陈雪菲和李琳至今还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那白画扇和白玄烨呢?”

“还有一套空的,搁置着没有用。”当初钟婶住的房间,不过现在变成了一个放置各种不用的床单被套的小仓库。

“你要是和我去我家,就不会这么麻烦了。”陈雪菲暖暖地低声说。她凑到苏北的耳边,轻唇在苏北的耳垂上蠕动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