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白画扇的告白/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的浑身一热,差点就忍不住要抱住这个尤物。

“可惜去不了。”

“有酒吗?”陈雪菲忽然问。

“我回来之后并没有买这些东西。”苏北摊手,“就算是有,在上一次的聚会上用光了。”

柔软的部分靠在苏北的手臂旁,柔情地看着苏北。

“早点睡可以吗?”苏北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陈雪菲。

那双美眸中有秋水,嘴唇微微一张,好似想要索取什么一样。

苏北轻手抚摸着她的长发,往二楼扫了一眼:“去睡觉。”

“我认床,不想上去,今晚就在沙发上睡。”

“别任性。”苏北皱眉,“这里人多着呢,你就将就一下。”

陈雪菲嘟嘴,撒娇地摇头。

“这么大的人了,能好好听话吗?”

“我要睡沙发,你去卧室。”

“你这是要让我成为公愤的对象啊!

让陈雪菲睡沙发,作为主人的苏北,还做不到。

“快去。”苏北侧过身,双手夹住陈雪菲的腋下,把她提起来。

陈雪菲好似被敏感到,她的脸色忽地绯红起来,身体有些无力。

苏北释放出真气,直接进入她的体内,让她浑身的血液循环减缓速度,大脑稍微恢复冷静。

“好好站好。”贴在胸膛上的陈雪菲站在苏北的面前。

“去。”苏北拉着陈雪菲上二楼卧室。

卧室里,推了一下陈雪菲的香肩:“今晚将就一下。”

说完,他转身就走。

忽然,香风扑面。

陈雪菲从苏北的后背抱住,柔软的部分紧紧贴在苏北的背上,她低声说:“能陪我聊会天吗?”

“不行!”苏北断然拒绝。

他拿开陈雪菲的双手。

“我……”苏北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已经用嘴堵住了他的嘴。

浑身的燥热再次涌现。

陈雪菲拉着苏北往床上躺。

“不行!雪菲,好好清醒一下。”苏北一咬牙,双眼恢复清明,冷静地盯着陈雪菲。

被压在下面的陈雪菲散乱着头发,愣愣地看着苏北。

“不要任性!”苏北吹了一口真气在陈雪菲的脸上,让她恢复头脑的清明。这一次,他没有任何犹豫,转身离开了卧室。

陈雪菲坐在床边,咬着嘴唇,双眼一眨一眨地看着合上的门,许久,她才躺在床上,不知是否睡去般地躺着一动不动。

苏北在洗漱间洗了一下脸,往一楼的一处小仓库走去。

那里曾经是钟婶睡觉的地方,不过现在已经空置,放置一些床单之类的生活用品。

他从小仓库内拿出一套被单,放在沙发上,伸了一下懒腰,并没有进行修炼,而是打开电视,躺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

他也想感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一楼灯光被他关掉,整栋别墅陷入到黑暗中。

半个小时后,别墅外有脚步声传来。

苏北放下遥控器,扫了一眼房门,释放出真气,控制门锁。

咔擦!

房门被打开。

白画扇诧异地看着门自动打开,她收拾起对苏北的怨念,警惕地观察了一下别墅内的情况。

夜视对她来说,不是一种障碍。

她清晰的看到在沙发上有个人,从侧脸上看去,她敢肯定,那人是苏北。

心中愤怒交加,噔噔噔地往沙发走去。

白雪和白雨跟在身后。白雪目光冷漠,白雨目光柔和,像个小姑娘。

三人进房,忘记关上门。

苏北又用真气合上。

“小哥哥!”白画扇站在苏北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瞪着苏北,声音很冷很愤怒。

“我给你安排睡的地方。”苏北从沙发上下来,准备往小仓库内收拾一下。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她拉住苏北的手。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苏北用另一只手握住白画扇的细手。

一个举动,让她内心的气消了大半。

“那你为何不通知我,我在外面吹了一个多小时的风。”白画扇委屈地看着苏北,双眼中有泪水。

“我没有手机,无法联系到你,但我相信,你肯定会来这里,所以我一直在等你。”

白雪冷冷地哼了一声:“现说现卖!虚伪!”

白雨的小眼睛瞪着苏北,也赞同地点头。

“多说无益,你所做所为,我苏北铭记在心。”他轻轻拍了拍白画扇的细手,往小仓库走去。

白画扇怨气颇深地看着苏北,跟着走了过去。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她对白雪和白雨说。

一楼角落的小仓库内,苏北抬了一套被单,刚刚转身,白画扇却抱了上来。

“你别离开我好吗?”她闭上双眼,娇躯贴在苏北的胸怀,“这两年来,我生怕你出事,我真的很害怕。”

她对苏北很愤怒,因为他不声不响就丢下她离去,两年之后,苏北才出现。

可她也在这两年来,胡思乱想过,生怕苏北出现意外。

痛苦与害怕交织,让她再次见到苏北时,愤怒中却有更深层次的情绪,那是害怕。

黑暗的小仓库内。

白画扇低声哭泣,苏北安静而清晰地盯着这道哭泣声,他能够真切的感受得到眼前这个女孩的悲伤和仿徨。

轻轻放下被单,双手拍着白画扇的后背,微微晃动身子,轻声说:“我有我身不由己的麻烦需要我去解决,你不用害怕我会忘记你。”

白画扇美如仙,好似画中走出来的一样。

她是苏北小时候的玩伴,也是苏北唯一仅存的童年记忆,同时,也是白画扇内心最纯净的一处记忆。

当初的她经常发呆,自从知道苏北还活着,她恢复了活力,只因为,苏北还活着。

抱着苏北,那份愤怒在此刻化作害怕。

“今晚你就睡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不要害怕。”苏北说。

“我不!我要和你睡。”白画扇从小时候就把苏北认作自己未来的夫婿,因此现在的她,也是以苏北的未婚妻身份面对众人。

她说的时候,很有理有据。

苏北张了张嘴,末了还是开口:“我在沙发上睡,你和白雪她们两人在这个房间休息。”

他想要抽身离去。

白画扇死死抱住苏北:“不行!你要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是你的人,知道吗?”双眼仿若秋画,带着浓浓爱意。

“别墅内还有很多人,能别任性吗?”

“我知道了,你是在意别人的眼光!”白画扇皱鼻子,“可是我是你的未婚妻,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怎么可能在意别人的眼光?”苏北哼笑。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和你睡?”

“我在外面把风,防止有小偷进来。”苏北认真地看着白画扇。

白画扇认真地看着苏北,没有说话,只是双手环抱在苏北的腰部,死死不松手。那样子,是认定要一直跟在苏北的身边。

苏北叹了口气,刚想要释放出真气,弹开白画扇,却听她说:“你要是敢推开我,我死给你看!”

话冷冽。

“姑奶奶,你到底要干嘛?”

“陪我睡觉。”白画扇倔强地看着苏北。

“行吧!”苏北叹了口气,把床单放在另外一角落的干净床上。

白画扇甜甜一笑,不过并没有松开环抱在苏北腰部的双手。她生怕一松手,苏北就会离她而去。

“白雪和白雨怎么办?”苏北问。

“睡沙发。”

苏北无奈地再次抱起被子,走出门。

白画扇抱着苏北,亦步亦趋。

“今晚你们两个就睡在这里,刚好有两张沙发。”苏北安置好睡觉时的用品。

白雪紧张地看着自家主子,问:“主子,你是准备跟这个男人睡觉?”

白画扇瞪了一眼白雪:“要你管!”

白雨作为普通人,早已经双眼皮打架。她想迫不及待地躺在沙发上睡觉。

反正她自己迟早也要嫁给苏北,主子是否跟苏北睡不睡,这不是她关心的事情。

“好好休息,你们两个。”她说完,跟随苏北进去一楼的小仓库房间。

小仓库房间内。

苏北坐在床边,淡淡地说:“现在可以放开了吧?”

白画扇的脸色微微一红,松开。她靠在苏北的身边,低声说:“小哥哥,你不能够辜负我,知道吗?”

孤男寡女,异性之间总会出现一些特殊的感叹情绪。

“我什么时候辜负过你?”苏北的双手靠在脑后,直接躺在床上。

白画扇也躺了下来,她侧过身,看着苏北,竟也痴了。

“以后我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麻烦,你怕不怕?”苏北问。

“那还用问,当然不怕。只要小哥哥还在,我就什么都不怕。”在白画扇的心中,苏北已经成为了她心中的精神支柱。

只要苏北还活着,她就能够坚强活下去。

苏北不敢想象,一旦自己出了事情,这个女孩到底会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世,去生活。

但他清楚的是,白画扇肯定会崩溃。

忽然,白画扇为苏北脱下鞋子,自己也脱了下来。

两个人躺在床上。

白画扇盯着苏北的侧脸看个不停,双腿弯曲,双手抱着苏北的手臂,像个依赖苏北的女孩一样。

“小哥哥,今晚我可以成为你的人。”她脸色微红,低声说。

苏北深吸一口气,压住内心的动荡。

美如画的白画扇,有着让人无法控制的面容。一蹙一笑,脸颊桃红,看着苏北的时候,那双眉目带着求死。

“恩?”白画扇仰着头,看着苏北的侧脸。

那是一张她两年来,魂牵梦绕的面貌。

正是因为苏北的存在,她才能够在世界上充满希望地活下去。

“好好睡觉。”苏北再次深吸口气,双手抚摸着白画扇的头发,低声说。

“噢!”白画扇把头放在苏北的胸膛中,像个小女孩一样。

“我去给白雨和白雪拿被单。”苏北站起来。

“你会不会回来?”

“她们两个占了我的位置,你觉得我能去哪?”

白画扇一笑。

“喏,你们两个的。”苏北抱着被单出去。

白雪冷冰冰地看着苏北,心中有非常大的敌意。白雨嘟着嘴,非常不乐意地看着苏北。

她可没有白雪那般的冲动爆炸性格,学商的她,性子柔弱,但对苏北依然有着很大的矛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